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風光 > 春神的祭品 > 第六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春神的祭品 第六章

作者︰風光
    一群人進了房,很快地,店小二也上滿了一桌的菜,這些菜看起來色香味俱全,而且有肉有菜有湯,相當美味的樣子,如果沒有別的考慮,的確是令人食指大動。

    蒼靈默默地打開了鳥籠,放雷公鳥出來一起吃。然而當那一人一鳥要動筷的時候,芳菲突然又大叫了一聲。

    「再等一下!」她苦笑著,「再等我……那個……驗證一下。」她又閉上了眼,這次雙手是擺在桌面的菜肴上輕揮,沒兩下她又張開了眼,只是那小臉顯得更為蒼白,而且居然莫名其妙地說話有點喘。

    「不要吃!千萬不要吃,這菜里被下了藥!」她連忙推開了自己眼前的碗,站起來離那張桌子遠遠的。

    「你又知道菜里被下了藥?」這次換成雷公鳥白了她一眼。

    「本鳥倒覺得菜色不錯。」

    「我就是知道!是風告訴……唉呀,反正你不要吃就對了!」芳菲一臉嚴正地警告著它。

    雷公鳥卻相當不以為然,睥睨了她一眼。

    「該不會是你這丫頭想獨吞,所以編了個什麼菜被下藥的理由吧?太沒說服力了!咕鳥幾百年前就不會被這種謊言所騙,你好歹也編個像樣一點的借口!」

    「用膳吧!」蒼靈則是根本不跟她羅嗦,一筷子夾起菜,很快地就送入口中。

    而那雷公鳥見蒼靈吃了,也跟著吃了起來,一人一鳥吃得歡快,根本沒去注意那芳菲越來越難看的臉色。

    直到菜被吃了大半,蒼靈與雷公鳥就像是貴公子及貴公子養的鳥一般,慢條斯理地放下餐具,還用布巾擦了擦嘴角,頂有教養的樣子。

    「你們……還好嗎?」芳菲看他們似乎沒什麼大礙的樣子,一直提著的心微微放下,心忖神體果然跟他們凡體不同啊。

    詛料,她這問題才出口,蒼靈突然眉頭一皺,接著手支著額,一臉痛苦難當的樣子,最後居然直接趴倒在桌面上,不省人事。

    至于那雷公鳥,則是直接呈四腳朝天之勢倒下了,那姿態一點也不像只鳥,倒像只翻肚的青蛙。

    芳菲才放下的心,立刻懸到了喉頭,她一個箭步沖上去,搖了搖蒼靈。

    「喂!你別嚇我啊!你沒事吧?別裝了啊!哪有人中毒昏倒還這麼注意形象的?你嚇我的吧……」

    然而不管她怎麼搖,蒼靈就是沒反應,她又連忙把注意力擺到桌面上的雷公鳥,用手指輕輕戳它的肚子,說話都帶著哭音了。

    「雷公鳥?你不會也真的中毒了吧?只會吃吃吃,你到底有什麼鳥用?因為貪吃被毒死,到閻羅王面前會被笑死的!你死了嗎?我看看……你的脈膊呢?他娘的鳥脈膊是要摸哪里啊……」

    芳菲整個人都慌了,橫豎昏的昏倒的倒,她說話也不加掩飾了。

    「跟你們說食物里有毒嘛!是風的氣息告訴我的!我從小到大都親近風,感受不會有錯的!你們為什麼就是不相信我呢?怎麼你們這神體一點屁用也沒有,跟凡人一樣會中毒還當個什麼神,全部砍掉重練好了!早知道這桌上的食物我就全掃在地上了,跟你們吵架也要阻止你們吃啊……」

    她忽地想到什麼,緊張地沖到了房門口,小心翼翼地打開門往外看,果然看到轉角處,那店小二帶著幾個人一臉不懷好意地站在那里等著,手里居然還拿著刀,似乎在等房里的人毒性發作,然後來個一鍋端。

    這下真的慘了!她關上門後又連忙跑回桌子旁,試著再推推蒼靈或雷公鳥,卻都沒有反應,她猶豫地看著身後的窗戶,右是不管他們,自個兒跳窗還是逃得掉的,可是她真的沒有辦法昧著良心丟下他們。

    尤其……尤其她心里對蒼靈總有一種不明的悸動,那已經不是什麼祟拜還是什麼友情可以解釋得過去,她知道自己是有點喜歡他了……但這種喜歡,足以令她不顧生命危險救他嗎……

    「唉!拼了!我真是上輩子欠你們的!」芳菲突然伸出了一根手指,接著再次閉上眼楮,眉頭緊鎖,像是用盡全力在觀想著什麼,整張小臉在這瞬間變得慘白無血色。

    在她睜開眼的同時,她拔下頭上的木簪,在手指上戳了一個洞,立刻有深紅色的血珠冒出來。

    她滴了一滴在蒼靈口中,然後又扳開了雷公鳥的嘴,同樣滴了一滴。然而只是做了這個動作,她卻一副虛脫的模樣,整個人都站不穩了。

    「真是的……我這是拼了老命救你們,到時候你們醒了……可要記得帶我走啊……否則老娘做鬼都會跟著你們……唉,明知道使用這能力會昏倒,我怎麼就忘了站去床邊,撞下去也比較不痛啊……」說完,她雙眼一閉,就這麼昏厥過去。而在她的嬌軀倒在地上之前,倒臥在桌上的蒼靈突然間及時坐起,伸手接住了她,看著她的眼神卻是相當復雜。

    桌面上的雷公鳥也飛了起來,同樣是欲言又止地望著蒼靈懷中的芳菲。一人一鳥久久不語,應該說他們澎湃的心情一下子令他們說不出話來,只能任那種情緒在胸口激蕩著,直到稍稍緩和。

    但只是緩和,卻無法平息。

    因為,她,真的是她。

    芳菲再一次從深眠中驚醒,這一次她同樣夢到了那個仙氣繚繞的地方,而且還進一步看到了一汪清澈的湖水就在自己腳下。她好不容易可以低頭看看自己在夢里的模樣了,但那湖水中卻只有一株繁盛的楊柳樹倒影,讓她感到似曾相識又一頭霧水,最後在關鍵時刻她清醒過來。

    這一次,她發現自己醒在屋里,而且這屋里的擺設裝飾她還相當眼熟,赫然就是那個充滿罪惡與血腥的黑店酒樓啊!

    她嚇得坐起身來,卻發現蒼靈就坐在一旁閉目養神,直到她醒來了,他才悠悠地睜開眼,一言不發地看著她。

    「你……你不是中毒……啊不對,你被我救活了,那怎麼還沒逃?」芳菲連忙跳下床,沖到門口開了個縫隙察看,果然讓她看到了不懷好意的店小二,以及那幾個準備殺進房來大豐收的壞蛋,可是再繼續看下去,她不禁傻眼,櫻桃小口也張得闔不攏。

    因為站在那里的人,都像中了定身咒一樣,動也不動,張口抬手的動作懸在那兒老半天,甚至連眼都不眨一下。這種詭異的景象,令她索性豁出去地將房門整個推開,卻發現不僅是那幾個人,這院落里什麼都不動了,落葉落到一半像是浮在了半空,連蝴蝶飛舞都被定在空中不會掉下來。

    他們……芳菲想了想,隨即反應過來,這應該是蒼靈干的!但如果春神的法力能夠做到這種程度,那他剛才又怎麼會中毒呢?

    「你……」她倒抽了一口氣,回頭與蒼靈對上了眼,在他那古井無波的眼中,她好像瞬間明白了什麼。

    雙肩無力的垂下,她拖著沉重的步伐,賭氣似地回到了房內,一**坐下,喃喃地抱怨起來。

    「喂,你要不要解釋一下,堂堂的春神和雷公,干麼假裝中毒騙我?」

    蒼靈好整以暇地回道︰「該是你先向本君解釋,你那能力是怎麼回事?」被他這麼一說,芳菲馬上變成理虧的一方了,她才明白從自己進到這家黑店的第一步,就踏入了蒼靈的算計,她猜想他應該是察覺了她奇特的能力,所以演這麼一出讓她不打自招。

    反正都被他發現了,她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再說打也打不過一尊神只,更何況她內心不知怎麼地相當信任他,或許是少女情之所鐘,認為自己垂青的男人,絕對不會對她不利。

    所以她老實承認道︰「好吧,我告訴你。我從小就知道我有著奇怪的異能,我好像天生親近風,可以感受到風里傳來的氣息。仔細去感知的話,還能知道風里帶著各種情緒,比如恐懼、罪惡、緊張、喜悅等等。」她指了指地下。

    「所以在進這座酒樓之前,我先感受到風中傳來的惡意,才會希望你們不要進來,而這桌面上的飯菜,也是風里傳來了毒藥那種腥擅刺鼻的味道,我才會提醒你們別吃。」

    蒼靈點了點頭,似乎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那你的血……」

    「我的血又是另一種能力了,也是小時候無意發現的。」芳菲嘆了口氣。

    「小時候我被只俯狗咬了一口,想不到那狗吃了我的血,腐著的腿居然不藥而愈。我當時嚇壞了,試著把自己的血滴到砧板上死去的魚口中,想不到那魚居然活了過來,還從砧板上躍出了窗,落到了溝渠里游走了!這對我來說根本是不可思議!我這才知道,我的血似乎有一種……療愈生命的能力。只是隨著長大,我的血變成必須用盡全力逼出,才能得到那麼一小滴。

    「不管是要感知風的氣息,還是要逼出具有療愈效能的血,這些都會讓我虛弱好一陣子,所以我剛才才會救了你和那只笨鳥以後,就不省人事了。」

    芳菲一口氣將她的秘密說完,接著小心翼翼的看著蒼靈。她的異能在她從小長大的村子里,算是公開的秘密,因為每年春季,大家都會來問她風的氣息是怎麼說的,今年適不適合栽種,何時播種之類的問題。

    可是大家也知道這種能力出了那個小村子,只怕帶給芳菲的就是大禍,因為她會被視為異端,所以出了村大伙兒就絕口不提,她會在蒼靈面前承認,其實需要很大的勇氣。

    而蒼靈听完她的話,那一向沒什麼表情的俊臉上,倒是有了微微的動容,看著她的目光不若以往那般充滿了批判,而是帶著一抹說不出的柔光。

    她,真的是他的楊柳轉世而來!

    曾經她的神韻與氣息,讓他懷疑過她是楊柳,只是那相差十萬八千里的個性,一直讓他不敢相信,而今她的能力,無疑證明了這項懷疑。楊柳原就是親近風的植物,他的楊柳在天庭時,甚至可以與風對話,這是他這個春神都沒有的能力,而轉世後的芳菲,能留下探知風的氣息的能力,已經算是不錯了。

    至于她的血可以救人,那更不用說。楊柳當初會差點被陰姬煉化了真靈,就是因為楊柳自身凝聚的甘露水可以活死人肉白骨增加道行,所以芳菲的血有那麼一點療效,也是正常。

    芳菲見蒼靈久久不語,終于忍不住問道︰「你……究竟查探出我的能力,是想干什麼?」

    想干什麼?蒼靈苦笑了起來。他有辦法讓她立刻恢復當楊柳時的記憶,只要讓她喝下幾滴甘露水就好了,可是他卻陷入了兩難。

    讓她恢復記憶之後呢?他無法忘記楊柳誤會是他將她出賣給陰姬時,那絕望的模樣,而她最後一點真靈轉世前,看向他的那種失望眼神,更是他心底永遠的傷痕。他不希望她為了這些事而再痛一次,再經歷一次背叛的苦。

    如今的芳菲雖然性格與楊柳南轅北轍,可是她無疑是快樂的,是天真的,腦子里那些光怪陸離的想法,更不可能是成天傷春悲秋、無病呻吟的楊柳會有的。如今的他,寧可看著笑容滿面的她,也不希望見到愁苦哀泣的楊柳。甚至他有種自私的想法,如果芳菲不恢復楊柳的記憶,他便可以讓她重新愛上他,而且他會讓她就是傻傻地一直愛著他,那麼那傷痛的過往,就永遠不會影響她對他的感情。

    有了這種想法,蒼靈已然做出了決定。他是春神又如何?春神一向是自我且任性,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何況他現在面臨的是自己的感情問題,又不是什麼普渡眾生的事,他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

    他相信,自己做的決定,對她才是最好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