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風光 > 春神的祭品 > 第七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春神的祭品 第七章

作者︰風光
    此時,一直旁听的雷公鳥見他們談妥了,才啪啪啪地振翅飛了過來。

    「春神大人,你準備要替芳菲……噢,是準備要動手了嗎?」這里說的自然是動手替芳菲恢復記憶,在它看來,這是理所當然的。

    听到動手,芳菲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警戒地瞪著蒼靈與雷公鳥。

    但蒼靈卻是搖了搖頭。

    「不,本君不打算動手。」

    他這句話讓芳菲松了口氣,雖然不知道他想動什麼手,不過她本能的覺得不動手才是最好的。

    「為什麼?」雷公鳥驚叫起來。春神大人找了這麼久,還消極懈怠春神的工作,讓民間苦了這麼多年,不就是為了楊柳?結果人找到了,大人居然選擇什麼都不做?

    「你瞧瞧,現在的她,有什麼不好呢?」蒼靈幽幽地望著芳菲。

    「至少,她會笑了不是?」

    雷公鳥一愣,望向了芳菲,與她茫然的眼神踫撞在一起。這丫頭少了楊柳的那份靈氣,卻顯得更活潑、更外向,也更敢表達自己內心的感覺,甚至敢指著春神的鼻頭與他爭辯,這可是以前的楊柳打死都不敢的。

    「大人說的有道理。」雷公鳥認同地點點頭。

    「現在的她,好像真的比較好……」

    芳菲听了老半天,終于忍不住警戒地開口問︰「你們……究竟在說什麼啊?要對我動什麼手?不會又想把我弄到昏倒什麼的吧?」

    蒼靈溫柔地看著她,以往他總是懶得回答她的蠢問題,可是知道了她的身分後,他整個態度都變了。

    「不會了!以後你就跟在本君身邊,本君會讓你恣意縱情地過著愉悅的生活,想要的一切都不虞匱乏,不會再拘束你,也不會再試探你了。」

    「真的!」芳菲整張小臉都亮了起來。

    「我真的可以一直跟在你身邊?」她骨子里果然真是楊柳,他說了那麼多,許諾了幾乎是任性的承諾,她竟只在意著能不能和他在一起。

    蒼靈覺得,他一直冰冷的心,在這一瞬間開始有了溫度。

    「你會一直在本君身邊。」他深深地望著她。

    「太好了!」芳菲大笑了起來。

    「你等我一下!」

    她突然莫名其妙地拔腿沖出門去,留下了詫異的蒼靈與雷公鳥。

    待蒼靈與雷公鳥跟著芳菲的腳步,來到了院子中時,只見她不知從哪里撿來一根棍子,接著一手持棍敲擊著另一手,一臉壞笑的大踏步走到凍結住的店小二及那幾個壞蛋面前,接著二話不說,一棍從那店小二的頭上敲下去。

    這要是一般人,光這一下就站不穩了,可是被定住的人沒有反抗的能力,只能乖乖站著挨打。芳菲一棒還不夠,見他沒流血又狠狠地再敲下第二棒。

    「王八蛋想害我!還下藥想毒死我們?我看你再毒啊!再毒啊!老娘不打得你連你老母都不認識,就打得連你老爹都不認識!」

    她打得興起,順手連旁邊幾個人一起打了,一邊打還一邊嚷嚷著,「你們這群壞蛋死有余辜啊!打幾棒還便宜你們了!居然還不流血?打得老娘手都疫了,罪加一等!我再打……」

    蒼靈與雷公鳥看得目瞪口呆,雷公鳥顫抖著鳥尾,忍不住說︰「被法力定住,真要會流血才見鬼了!等會兒法力撤去,這些人沒個一年半載大概站不起來了。要不是這芳菲的能力跟楊柳一模一樣,本鳥真不敢相信她是那楊柳,楊柳是很悲天憫人的啊!」

    蒼靈卻是淡淡地道︰「這群人手上的人命沒有上百也有幾十,至少她沒把這幾人打死,已經算是悲天憫人了!」

    雷公鳥難以置信地看向蒼靈,這話是這麼說的嗎?這女人凶殘的模樣叫悲天憫人?那它過去偶爾才降雷劈死幾個人,簡直就是慈悲為懷了!

    打到人都喘了,芳菲才將手上的棍子一扔,接著來到蒼靈與雷公鳥面前,一點也不像剛施完暴,還一臉笑嘻嘻地說道︰「好了,這樣我爽了!咱們到大廳進行下一步去吧!」

    「你這丫頭……說話能不能文雅些?」雷公鳥鄙視地瞪著她,楊柳說話細聲細氣,溫柔婉約,怎麼也不像芳菲這麼粗魯不文明啊!

    「也是。」芳菲居然像是很認同地點了點頭,接著認真地望著雷公鳥,刻意放柔了語氣,矯揉造作地說道︰「這位鳥公子,奴家失禮了!不知公子可否移動尊腳,偕奴家至此間大廳有要事待辦,不知奴家如此遣詞用字,鳥公子滿意否?」在她說話同時,還眨了眨眼比了個蓮花指,直叫雷公鳥的鳥皮疙瘩掉滿地。

    「你這模樣也太古怪了!」

    「對嘛!所以我還是本來的模樣好些,有話直說就好,咬文嚼字的又不會變比較聰明,蒼靈你說是吧?」芳菲抓著雷公鳥的話柄,朝著蒼靈擠眉弄眼。

    蒼靈居然同意道︰「是的,你想要是什麼模樣,就什麼模樣,遵照你本心就好。」

    芳菲得意地望了一眼雷公鳥,便逕自前往酒樓大廳。

    雷公鳥傻眼地望著蒼露說道︰「你就這樣讓她走了?她說話動作這麼粗魯,簡直破壞楊柳的形象,楊柳應該是文靜的啊……」

    「楊柳過往的形象,只是棵樹,能不文靜嗎?」蒼靈望著芳菲的背影,眼光變得幽遠。

    「如今她好動,是件好事,代表她在本君面前不再拘束了……」雷公鳥突然有些了解蒼靈的意思,過去楊柳小心翼翼的,就怕蒼靈不高興,但對蒼靈而言,他一直認為楊柳畏他懼他,尊他敬他,就是沒察覺到她愛他,所以當他察覺自己對她萬年來培養起的感情,已然變為一種愛時,卻已經太晚了,才造成憾事。

    如果當時的楊柳就像如今的芳菲,或許陰姬不可能有得逞的機會,芳菲那刁鑽的個性,絕對會陰得陰姬連春神宮都不敢踏進去。

    一人一鳥各懷心事,慢慢踱步到大廳之中,卻見到芳菲坐在一桌剛上好菜的宴席上,一手雞腿一手筷子,筷子上還插著顆肉丸,正在大快朵頤,看得兩人一陣啞口無言。

    「好吃,好吃,餓死我了!」她一口將肉丸吃掉,又咬了口雞腿,那油花飛濺弄髒了臉也不管。接著她又夾起一大口青椒肉絲塞到嘴里,那肉汁都由嘴角流出來了,突然間她小臉漲紅,咳了一聲差點把嘴里的東西全給噴出來,連忙把筷子丟一邊,拿起大湯勺,舀起一匙湯咕嚕嚕地大口喝下。

    「丫頭,這里的食物下了毒,你還敢吃?」雷公鳥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差點沒噎死的芳菲,好不容易將食物咽下肚後,才撥了空回答道︰「大廳是門面啊!他們總不可能把大廳的客人毒死給外面的人看,這樣誰要進來?所以大廳上的菜最不可能下毒了。」

    又咬了一口雞腿,她滿足地繼續道︰「而且風里的氣息告訴我,這些食物沒問題!我跟你說,這雞腿真好吃啊,你要不要也來一點試試?噢不,雞也算是鳥的一種,你還是別吃好了,相煎何太急……」

    雷公鳥有些無力地望著她。

    「你不是說動用感知風的能力,你會變虛弱?怎麼現在吃東西就不見你虛弱了?」

    芳菲認真地點著頭。

    「所以才要大吃大喝補回來啊!不趁著這些人不會動時佔點便宜,還有什麼機會讓我這樣吃啊?」

    說完,她再不理會雷公鳥,又逕自進攻起桌面上豐盛的菜肴。先不說這是家黑店,這里的菜色可不是蓋的,先前在房里時,她明知菜里有毒,還是被香味勾引得口水直冒,只是她不敢吃而已,但現在不吃都對不起父母。

    「你不是愛她好動?」雷公鳥對著蒼靈翻了記白眼道,用它的翅膀指著芳菲,還是不太能接受楊柳變這樣子。

    「這也太好動了?」

    蒼靈卻只是沉吟了一下,那表情連一絲嫌棄都沒有。

    「嗯……她本體是楊柳,柳腰花態,怎麼吃也不會變成紅檜的,所以不需要顧忌身材走樣,多吃一點又何妨?」

    可以這麼解釋嗎?她現在是人可不是樹啊!還柳腰花態呢!不過雷公鳥內心隱隱覺得蒼靈說得是對的,不像他雷公的本體可是頭五大三粗的鳥妖,就算成天喝露水吸仙氣過活也是天生的壯,光是手臂的肌肉可以頂上幾百株楊柳,想到這里還真令人氣餒。

    不過雷公鳥的重點可不是身材,他快崩潰似地說道︰「這已經不只是多吃一點的問題了,她的吃相也太難看了點!」

    「至少比你好。」蒼靈淡定地道。

    「……」一句話,堵得雷公鳥無言以對。

    的確,雷公也是酷愛大魚大肉的,但在天庭它的本體是現在的數百倍數千倍大,猛地一吸就可以吃下所有想吃的東西,可是現在化身為這麼小一只鳥,它將嘴張到極限也吞不下一只雞腿,因此吃相睜獰點在所難免。

    想到芳菲說的相煎何太急,它猛地想起自己曾經吞吃過不少仙禽,當時吃相也絕對不會好看到哪里去,整張鳥臉都黑了起來。

    拿這一項出來比,它無異以卵擊石,就算芳菲吃相再怎麼丑,也不需要贏過全世界的女子,只要贏過它就是贏。

    雷公鳥搖了搖頭。

    「自從發現她是楊柳,大人的態度就變得溺愛了,這樣是非不分真的好嗎?」

    蒼靈卻不在乎雷公鳥的批評,應該說,他不在乎任何人的批評。

    「我春神一向都是是非不分的,你現在才知道?」他淡淡地瞄了它一眼。

    雷公鳥再次無言。沒錯,要不是是非不分,這家伙能因為心系轉世的楊柳,怠工那麼多年搞得民不聊生嗎?

    不過,蒼靈雖是任性,卻不愚昧,他看著大快朵頤的芳菲,意味深遠地一笑。

    「而且,就算本君是非不分又如何,她是楊柳啊!而且是觀音大士送的楊柳,豈會是我們看到的這麼簡單?」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