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小说网
繁体版
登入注册
夜间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春神的祭品 第六章

作者:风光

一群人进了房,很快地,店小二也上满了一桌的菜,这些菜看起来色香味俱全,而且有肉有菜有汤,相当美味的样子,如果没有别的考虑,的确是令人食指大动。

苍灵默默地打开了鸟笼,放雷公鸟出来一起吃。然而当那一人一鸟要动筷的时候,芳菲突然又大叫了一声。

“再等一下!”她苦笑着,“再等我……那个……验证一下。”她又闭上了眼,这次双手是摆在桌面的菜肴上轻挥,没两下她又张开了眼,只是那小脸显得更为苍白,而且居然莫名其妙地说话有点喘。

“不要吃!千万不要吃,这菜里被下了药!”她连忙推开了自己眼前的碗,站起来离那张桌子远远的。

“你又知道菜里被下了药?”这次换成雷公鸟白了她一眼。

“本鸟倒觉得菜色不错。”

“我就是知道!是风告诉……唉呀,反正你不要吃就对了!”芳菲一脸严正地警告着它。

雷公鸟却相当不以为然,睥睨了她一眼。

“该不会是你这丫头想独吞,所以编了个什么菜被下药的理由吧?太没说服力了!本鸟几百年前就不会被这种谎言所骗,你好歹也编个像样一点的借口!”

“用膳吧!”苍灵则是根本不跟她罗嗦,一筷子夹起菜,很快地就送入口中。

而那雷公鸟见苍灵吃了,也跟着吃了起来,一人一鸟吃得欢快,根本没去注意那芳菲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直到菜被吃了大半,苍灵与雷公鸟就像是贵公子及贵公子养的鸟一般,慢条斯理地放下餐具,还用布巾擦了擦嘴角,顶有教养的样子。

“你们……还好吗?”芳菲看他们似乎没什么大碍的样子,一直提着的心微微放下,心忖神体果然跟他们凡体不同啊。

诅料,她这问题才出口,苍灵突然眉头一皱,接着手支着额,一脸痛苦难当的样子,最后居然直接趴倒在桌面上,不省人事。

至于那雷公鸟,则是直接呈四脚朝天之势倒下了,那姿态一点也不像只鸟,倒像只翻肚的青蛙。

芳菲才放下的心,立刻悬到了喉头,她一个箭步冲上去,摇了摇苍灵。

“喂!你别吓我啊!你没事吧?别装了啊!哪有人中毒昏倒还这么注意形象的?你吓我的吧……”

然而不管她怎么摇,苍灵就是没反应,她又连忙把注意力摆到桌面上的雷公鸟,用手指轻轻戳它的肚子,说话都带着哭音了。

“雷公鸟?你不会也真的中毒了吧?只会吃吃吃,你到底有什么鸟用?因为贪吃被毒死,到阎罗王面前会被笑死的!你死了吗?我看看……你的脉膊呢?他娘的鸟脉膊是要模哪里啊……”

芳菲整个人都慌了,横竖昏的昏倒的倒,她说话也不加掩饰了。

“跟你们说食物里有毒嘛!是风的气息告诉我的!我从小到大都亲近风,感受不会有错的!你们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怎么你们这神体一点屁用也没有,跟凡人一样会中毒还当个什么神,全部砍掉重练好了!早知道这桌上的食物我就全扫在地上了,跟你们吵架也要阻止你们吃啊……”

她忽地想到什么,紧张地冲到了房门口,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往外看,果然看到转角处,那店小二带着几个人一脸不怀好意地站在那里等着,手里居然还拿着刀,似乎在等房里的人毒性发作,然后来个一锅端。

这下真的惨了!她关上门后又连忙跑回桌子旁,试着再推推苍灵或雷公鸟,却都没有反应,她犹豫地看着身后的窗户,右是不管他们,自个儿跳窗还是逃得掉的,可是她真的没有办法昧着良心丢下他们。

尤其……尤其她心里对苍灵总有一种不明的悸动,那已经不是什么祟拜还是什么友情可以解释得过去,她知道自己是有点喜欢他了……但这种喜欢,足以令她不顾生命危险救他吗……

“唉!拼了!我真是上辈子欠你们的!”芳菲突然伸出了一根手指,接着再次闭上眼睛,眉头紧锁,像是用尽全力在观想着什么,整张小脸在这瞬间变得惨白无血色。

在她睁开眼的同时,她拔下头上的木簪,在手指上戳了一个洞,立刻有深红色的血珠冒出来。

她滴了一滴在苍灵口中,然后又扳开了雷公鸟的嘴,同样滴了一滴。然而只是做了这个动作,她却一副虚月兑的模样,整个人都站不稳了。

“真是的……我这是拼了老命救你们,到时候你们醒了……可要记得带我走啊……否则老娘做鬼都会跟着你们……唉,明知道使用这能力会昏倒,我怎么就忘了站去床边,撞下去也比较不痛啊……”说完,她双眼一闭,就这么昏厥过去。而在她的娇躯倒在地上之前,倒卧在桌上的苍灵突然间及时坐起,伸手接住了她,看着她的眼神却是相当复杂。

桌面上的雷公鸟也飞了起来,同样是欲言又止地望着苍灵怀中的芳菲。一人一鸟久久不语,应该说他们澎湃的心情一下子令他们说不出话来,只能任那种情绪在胸口激荡着,直到稍稍缓和。

但只是缓和,却无法平息。

因为,她,真的是她。

芳菲再一次从深眠中惊醒,这一次她同样梦到了那个仙气缭绕的地方,而且还进一步看到了一汪清澈的湖水就在自己脚下。她好不容易可以低头看看自己在梦里的模样了,但那湖水中却只有一株繁盛的杨柳树倒影,让她感到似曾相识又一头雾水,最后在关键时刻她清醒过来。

这一次,她发现自己醒在屋里,而且这屋里的摆设装饰她还相当眼熟,赫然就是那个充满罪恶与血腥的黑店酒楼啊!

她吓得坐起身来,却发现苍灵就坐在一旁闭目养神,直到她醒来了,他才悠悠地睁开眼,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你……你不是中毒……啊不对,你被我救活了,那怎么还没逃?”芳菲连忙跳下床,冲到门口开了个缝隙察看,果然让她看到了不怀好意的店小二,以及那几个准备杀进房来大丰收的坏蛋,可是再继续看下去,她不禁傻眼,樱桃小口也张得阖不拢。

因为站在那里的人,都像中了定身咒一样,动也不动,张口抬手的动作悬在那儿老半天,甚至连眼都不眨一下。这种诡异的景象,令她索性豁出去地将房门整个推开,却发现不仅是那几个人,这院落里什么都不动了,落叶落到一半像是浮在了半空,连蝴蝶飞舞都被定在空中不会掉下来。

他们……芳菲想了想,随即反应过来,这应该是苍灵干的!但如果春神的法力能够做到这种程度,那他刚才又怎么会中毒呢?

“你……”她倒抽了一口气,回头与苍灵对上了眼,在他那古井无波的眼中,她好像瞬间明白了什么。

双肩无力的垂下,她拖着沉重的步伐,赌气似地回到了房内,一**坐下,喃喃地抱怨起来。

“喂,你要不要解释一下,堂堂的春神和雷公,干么假装中毒骗我?”

苍灵好整以暇地回道:“该是你先向本君解释,你那能力是怎么回事?”被他这么一说,芳菲马上变成理亏的一方了,她才明白从自己进到这家黑店的第一步,就踏入了苍灵的算计,她猜想他应该是察觉了她奇特的能力,所以演这么一出让她不打自招。

反正都被他发现了,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再说打也打不过一尊神只,更何况她内心不知怎么地相当信任他,或许是少女情之所钟,认为自己垂青的男人,绝对不会对她不利。

所以她老实承认道:“好吧,我告诉你。我从小就知道我有着奇怪的异能,我好像天生亲近风,可以感受到风里传来的气息。仔细去感知的话,还能知道风里带着各种情绪,比如恐惧、罪恶、紧张、喜悦等等。”她指了指地下。

“所以在进这座酒楼之前,我先感受到风中传来的恶意,才会希望你们不要进来,而这桌面上的饭菜,也是风里传来了毒药那种腥擅刺鼻的味道,我才会提醒你们别吃。”

苍灵点了点头,似乎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那你的血……”

“我的血又是另一种能力了,也是小时候无意发现的。”芳菲叹了口气。

“小时候我被只俯狗咬了一口,想不到那狗吃了我的血,腐着的腿居然不药而愈。我当时吓坏了,试着把自己的血滴到砧板上死去的鱼口中,想不到那鱼居然活了过来,还从砧板上跃出了窗,落到了沟渠里游走了!这对我来说根本是不可思议!我这才知道,我的血似乎有一种……疗愈生命的能力。只是随着长大,我的血变成必须用尽全力逼出,才能得到那么一小滴。

“不管是要感知风的气息,还是要逼出具有疗愈效能的血,这些都会让我虚弱好一阵子,所以我刚才才会救了你和那只笨鸟以后,就不省人事了。”

芳菲一口气将她的秘密说完,接着小心翼翼的看着苍灵。她的异能在她从小长大的村子里,算是公开的秘密,因为每年春季,大家都会来问她风的气息是怎么说的,今年适不适合栽种,何时播种之类的问题。

可是大家也知道这种能力出了那个小村子,只怕带给芳菲的就是大祸,因为她会被视为异端,所以出了村大伙儿就绝口不提,她会在苍灵面前承认,其实需要很大的勇气。

而苍灵听完她的话,那一向没什么表情的俊脸上,倒是有了微微的动容,看着她的目光不若以往那般充满了批判,而是带着一抹说不出的柔光。

她,真的是他的杨柳转世而来!

曾经她的神韵与气息,让他怀疑过她是杨柳,只是那相差十万八千里的个性,一直让他不敢相信,而今她的能力,无疑证明了这项怀疑。杨柳原就是亲近风的植物,他的杨柳在天庭时,甚至可以与风对话,这是他这个春神都没有的能力,而转世后的芳菲,能留下探知风的气息的能力,已经算是不错了。

至于她的血可以救人,那更不用说。杨柳当初会差点被阴姬炼化了真灵,就是因为杨柳自身凝聚的甘露水可以活死人肉白骨增加道行,所以芳菲的血有那么一点疗效,也是正常。

芳菲见苍灵久久不语,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究竟查探出我的能力,是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苍灵苦笑了起来。他有办法让她立刻恢复当杨柳时的记忆,只要让她喝下几滴甘露水就好了,可是他却陷入了两难。

让她恢复记忆之后呢?他无法忘记杨柳误会是他将她出卖给阴姬时,那绝望的模样,而她最后一点真灵转世前,看向他的那种失望眼神,更是他心底永远的伤痕。他不希望她为了这些事而再痛一次,再经历一次背叛的苦。

如今的芳菲虽然性格与杨柳南辕北辙,可是她无疑是快乐的,是天真的,脑子里那些光怪陆离的想法,更不可能是成天伤春悲秋、无病的杨柳会有的。如今的他,宁可看着笑容满面的她,也不希望见到愁苦哀泣的杨柳。甚至他有种自私的想法,如果芳菲不恢复杨柳的记忆,他便可以让她重新爱上他,而且他会让她就是傻傻地一直爱着他,那么那伤痛的过往,就永远不会影响她对他的感情。

有了这种想法,苍灵已然做出了决定。他是春神又如何?春神一向是自我且任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何况他现在面临的是自己的感情问题,又不是什么普渡众生的事,他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

他相信,自己做的决定,对她才是最好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