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風光 > 春神的祭品 > 第五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春神的祭品 第五章

作者︰風光
    【第三章】

    芳菲覺得自己從一個深深的夢境中醒來,夢里仙氣繚繞,宮殿瑰麗堂皇,有很多飛來飛去的仙女及仙翁,偶爾閃過金光閃閃的仙輦,偶爾又是神鶴的仙羽在她眼前落下,總之一切是那麼不真實,卻又像是真的在她眼前發生一樣,而她能做的,就是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發生。

    她眨了眨眼,腦袋里那些光怪陸離的畫面與她眼前真實的世界產生了一絲重疊,但在她搖搖頭,甩去那種暈眩感之後,她發現自己位在一處樹林中,用著極不雅的姿勢趴在一塊大石上,而她一時還搞不清楚自己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仔細回想清醒前自己經歷的一切,芳菲想起了她與蒼靈共渡一船,然後他訴說著心中女子的美好,接著她好像一句話激怒他了,四周的天氣就突然不對勁起來,然後她被大水卷入河中,喝了一大口水後,就不省人事了。

    想起那驚險的一幕,她打了個冷顫,摸了摸自己的頭和身體,接著是四肢,心中不由興起一陣感動,她,真的還活著啊。

    就在她做著這些傻兮兮的動作時,一只鳥兒突然飛到她頭頂上,把她原本就因落水而變得亂七八糟的頭發抓得更亂了,接著鳥兒開口了——

    「喂!你這笨女人沒事吧?該不會被水一淹,腦袋就進了水,變得不好使了?怎麼淨做些犯傻的事呢……」

    這是雷公鳥的聲音,芳菲猛地一抬頭,卻不意與蒼靈那帥到沒天理的臉對個正著,她想起自己會成這副狼狽的樣子,就是這個喜怒無常的春神的錯啊!她直盯著蒼靈,淚水就這麼在她圓圓的大眼中凝結,接著一滴、一滴的落下,卻沒有發出哭泣聲。因為他太帥了,她看著看著都忘了哭,只是那種發自內心的不甘及委屈,讓她不由自主的落下淚,她不知道這種可憐兮兮的哭法,比嚎啕大哭還要令人心疼。

    而她這種內斂又自制的自憐,還有那晶瑩的淚珠,倒是讓蒼靈陷入了深思。真的……太像了!

    雖然芳菲長得一點也不像楊柳,氣質與性格更是天南地北,但如今這種我見猶憐的韻致,還有自骨子里透出來的柔弱感,都讓人直想好好的呵護她、疼惜她,簡直是一模一樣。

    先前他竟舍得下手令她落水,簡直天理不容啊!

    蒼靈幾乎是不受控制的,伸出修長的手,輕輕地抬起了芳菲的下巴,就像他萬年來對楊柳所做的事一樣。而芳菲的反應也沒讓他失望,她愣愣地看著他,淚水就這麼半掛在眼眶,但那美麗的雙頰,卻是微微地緋紅了起來,她的眼光也望向了別處,不勝嬌羞。

    蒼靈心中像是被雷擊中一般,她的反應簡直跟楊柳如出一轍,難道她真的是楊柳轉世?

    此時不只是蒼靈,連雷公鳥都難以置信地振翅飛到了蒼靈肩上,如此它才能正對著芳菲,看清她與楊柳那極為相似的神韻及動作。

    「你也覺得很像嗎?」蒼靈忍不住喃喃問著雷公鳥。

    雷公鳥猛點著頭,即使蒼靈根本沒在看它。

    「很像,真的很像,而且她每次害羞完之後,都會把……呃……」

    它的話還沒說完,那個楚楚可憐、弱柳扶風的嬌柔芳菲,突然鼓起了腮幫子,接著一把抓起蒼靈的衣袖,往自己的臉上抹,把所有的眼淚鼻涕全都擦在了他的袖子上!

    敢情她方才的臉紅,是賭氣漲紅的,瞧她現在哪里有任何見鬼的嬌羞?「……她這樣也算把甘露水獻給大人了吧?」雷公鳥干笑了一聲說道。蒼靈嘆了口氣,也任由她拿他的衣袖出氣,反正他一道淨身的法術全身就縴塵不染,畢竟她會落水,也真的是他一時動氣的緣故。

    只不過蒼靈方才受的沖擊真的太大了,現在芳菲變回她正常的樣子,他說不上自己究竟是失望,還是放心。他身為春神,情感一向淡薄,但只要關系到楊柳,他就控制不住情緒。

    對一個神只而言,這種七情六欲可是大忌,可是他並不想克制、改變,因為這是楊柳造成他的情緒波動,他需要用這種方式來懲罰自己曾犯的錯。

    芳菲終于像是發泄夠了,才悻悻然放下他的袖子,不甘心地瞪著他。

    「我差點被你害死了,所以你要補償我才行。」

    「補償你?」她突然來了這麼一句,令蒼靈有些詫異。

    「你那什麼眼神?」他的詫異看在她眼中,無疑是種鄙視,芳菲不服氣地回道︰「雖然我說是補償,但是你也有好處的!我不會坑你的!」她的說法當真引起了他的興趣,蒼靈挑了挑眉。

    「說說看。」

    「我跟你說,你前一陣子忽而下雨忽而又大晴天,搞得民不聊生,給了我一個靈感……」

    芳菲眯起了眼,露出了個小財迷的表情,左手搓著右手,嘿嘿笑著,看起來很是奸詐。

    「我們兩個來合伙如何?你負責控制天氣,如果要長時間炎熱不下雨呢,那我就借錢來囤米糧,如果你要讓雨下個不停呢,易致生疫病,那我就改囤藥材,這樣等到天氣變化,我就能大賺一筆,到時候咱倆三七分帳,你覺得如何?」蒼靈听得滿頭黑線,連雷公鳥都差點沒從他肩頭上掉下來。

    「……在你心中,神只是會這樣斂財的嗎?」

    這回,換芳菲帶點鄙視地望著他。

    「因為你一直換身分到處打零工,表面上是找人,事實上是缺錢吧,所以我提這個方案,大家都有好處……」她的話令蒼靈及雷公鳥都覺得無語問蒼天,偏偏他們自己就是蒼天,就算降下一道雷也劈不到自己,簡直快被她逼到內傷,這種感覺之復雜就別再提了。

    末了,蒼靈幽幽地嘆了口氣。

    「你……看來本君真的大錯特錯了,你不可能是她!」雷公鳥也極為認同地點著頭。

    「本鳥也開始覺得應該不是了,簡直差太多了……」

    然而,芳菲與楊柳神情及姿態上的相似,實在讓蒼靈無法忽視,于是他決定進一步確定自己心中的猜想。

    只是一個眨眼的時間,蒼靈已帶著芳菲來到一座小城里,芳菲發現自己不知什麼時候已換了一身婢女的衣服,想來是蒼靈變化出來的,而他自己則化身成了一個富家少爺的模樣,手里還提著個鳥籠,籠子里自然是沉著臉生悶氣的雷公鳥,兩人一鳥有模有樣的在大街上逛著,城里的人竟也沒發現他們是憑空突然冒出來的。

    這座小城離主要官道有些距離,出了城便是荒山野嶺,所以小城算是來往商旅的一個休憩點,時間一久,各方勢力看出商機,紛紛來此設點做生意,久而久之這個地方就熱鬧了起來,變成了一座小城。

    但也由于小城的商家勢力構成復雜,所以不乏欺生的黑店,敢在這座城里待的商旅,也都有自己的人脈與背景,路上的行人三教九流、牛鬼蛇神,因此見到一個眼生的富少帶著一個貌美的婢女走在街上,其實是一道相當奇怪的風景,不少人早就暗地里交頭接耳,似乎在討論著怎麼宰這頭肥羊。

    蒼靈走了一陣,便挑了一家酒樓走進去,但才剛到這酒樓門口,芳菲便定住了腳步,死都不動。

    「怎麼了?」蒼靈問道。

    「等等,我覺得不太對。」芳菲突然閉上了眼,手慢慢地在半空中比劃了一下,像在抓取空氣里的什麼東西,之後猛地睜開眼,居然已經一頭冷汗,臉色也有點蒼白。

    「那個,蒼靈……啊不,少爺,我們真的要進這家酒樓?」芳菲一臉為難。

    「我覺得,這里,呃,惡意有點重。」

    「惡意有點重?」蒼靈眼底精光一閃,表面上卻只是淡然一笑。

    「你認為我會怕這個嗎?」

    芳菲這才想起來,眼前這家伙可是春神啊!不管遇到什麼惡意,一道法術就解決了,他怕什麼?

    可是他不怕,她卻很怕啊!因為她感受到風中傳來的訊息,告訴她這間酒樓里的人相當具有惡意,而且還有濃重的血腥之氣,代表這家酒樓里死過的人應該不少,就她這膽小鬼的猜測,搞不好里頭連叉燒包都是人肉做的。他春神被人砍了不會死,但她這凡人可是一刀就死啊!

    然而在她掙扎的時候,蒼靈已經一步踏進去了,她只好硬著頭皮跟上,而當她听到蒼靈對店小一一說的話時,更是差點沒嚇暈過去。

    「給我兩間上房,然後其中一間準備一桌酒菜。」蒼靈淡淡地吩咐著。那店小二一听他們要住房,笑得唇角都快咧到耳根,他看著芳菲那閃爍的眼神,直讓她頭皮發麻。

    「少爺,你真的要吃?」芳菲吞了口口水,卻不是因為羈,而是因為怕。她小小聲地道︰「神只不吃不會餓的吧?你們不是吃香火喝露水的嗎?這種凡間的五谷雜糧入體,會污了你們的仙軀,讓你們仙軀內有雜質,到時候你的法力要升級就要花更多的精力,一點都不值的,所以……」

    她說到最後幾乎是哭喪著臉了。

    「……不要吃吧?」蒼靈一臉狐疑地望著她。

    「誰告訴你這些事的?」

    「那些章回小說,神只飛天遁地的,都是這麼寫的啊!」芳菲突然不服氣起來。

    「我雖然在鄉下長大,但也是有讀過書的!」

    「妖言惑眾。」蒼靈再不看她,跟店小二上樓。

    芳菲見他雷打不動,也只好嘆了口氣,膽戰心驚地跟了上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