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風光 > 春神的祭品 > 第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春神的祭品 第一章

作者︰風光
    【第一章】

    難得暖陽的春日,天空顯得很高很藍,和風吹來,帶著點泥土與青草的芳香,總讓人有種昏昏欲睡的慵懶感。

    離京城不遠的一處小農村,按理來說,這時節農人們應該正忙著插秧才是,然而家家戶戶卻都是滿臉哀愁,有的打蒼蠅,有的曬起樹根做腌菜,有的干脆坐在家門口發呆,拿著芒草逗狗打發時間,一邊痴痴地望著遠方自家那干涸的農地。

    話說驚蟄這一天,應是春雷作響,驚起蟄伏的昆蟲鳥獸,迎接春天的來臨,農人們也期盼著听到雷聲,那麼今年的春雨必足,豐收可期,反之若驚蟄春雷不響,則這一年恐有饑饉干旱之虞。

    今日正是驚蟄,百姓們期盼著春神敲響春雷,給他們來年莊稼一個盼頭,只可惜看著晴空萬里的模樣,顯然又要令人失望了。

    普天王朝的百姓,普遍信奉春神,每年開春都會有盛大的祭祀典禮,期待四季神之首的春神能保佑眾生,讓接下來一整年風調雨順、五谷豐收。

    除此之外,若是國運遇到了問題,朝廷也會透過國師跟春神溝通,希望春神降下旨意指點迷津。

    然而這是第幾年了?春神好像遺忘了他們一般,農作物連年欠收,他們這個小農村,已經出走了幾十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大家都不想留在村子里等死,剩下那些守住祖產的,也不過是一些走不掉的老弱婦孺。

    芳菲,一個眉清目秀的女孩兒,身材縴細有致,大眼靈動有神,在這小農村里算是絕色了,卻也是被留下來等死的其中一個。她今年才十五歲,與爺爺相依為命,但前些日子爺爺出門打獵被熊抓死了,剩下她孤身一人不知道能去哪,只好在這農村里日復一日地看著干枯的土地發呆。

    她坐在窗邊,左手托著腮,右手伸出去感受著微微的和風,眼楮緩緩閉了起來。這時候,她听到身後家門咿呀一聲的被打開,知道是隔壁大嬸好心地又拿食物來接濟她了。

    她頭也不回,懶洋洋地說︰「黃大媽,不必去田里看了!看今年這風吹的,雨不會下了,估計又要干旱一年,我們要想著找其他的生計才是,這麼耗著也不是辦法……」

    黃大媽進門後,放下了一個裝著干饅頭的盤子,她倒是一反之前的悲觀,甚至有些喜出望外地道︰「丫頭啊,妳還別說,咱們有救了啊!」

    「有救了?」芳菲終于回頭,眨著大眼納悶地看著黃大媽。

    黃大媽笑道︰「咱們普天王朝因為好幾年春雷不響,谷子都沒法兒長,鬧了幾年饑荒,所以皇上透過國師大人作法,請求春神降雨。結果那國師大人溝通後的結果,說只要找到一個具備特殊條件的女娃兒,將她獻祭給春神,春神就願意降雨了啊!」

    「獻祭給春神?可是要將那女娃兒給宰了?」芳菲一想到那種儀式,冷不防打了一個冷顫。

    「也不是宰了,就是流放在春神指定的河流之中,春神自會指引那女娃找到他,這都是國師大人說的。」黃大媽煞有其事地說著。她的丈夫也是出走農村的人之一,前陣子倒是捎回了些財物,所以她的消息比村里人靈通一些。

    「真有這麼靈驗?」人流到水里不一樣是死了嗎?芳菲半信半疑。「那女娃需要什麼條件?」

    「要出生于戊戌年的驚蟄之日午時,今年正好及笄的女娃。」黃大媽很肯定地說,「普天王朝這麼大,找一個這樣的女娃應該不難。」

    「戊戌年啊……」芳菲眉頭一挑,自己不就是戊戌年某日的大中午生的嗎?而且今年剛剛及笄,好像正好符合呢……

    她有些遲疑地問︰「戊戌年的驚蟄之日是什麼時候?」

    「我想想,好像是元月十八……」

    听到這個日期,芳菲差點沒跳起來,沒搞錯吧?戊戌年元月十八的午時生,剛好及笄,她完全命中,這條件壓根就是沖著她來的啊!

    這下也顧不得懶洋洋了,她從窗邊跳開,突然沖向里間,往包袱里塞衣服——其實也才兩三件,沒多久又沖出房間,看得黃大媽一頭霧水。

    「丫頭,妳這是……」

    不待黃大媽問完,芳菲拎著包袱直往外走,只留下了一句話,「黃大媽,我離村了,感謝妳這些年的照顧!」

    說完,她一溜煙的跑了,留下傻眼的黃大媽。然而才幾個呼吸的時間,芳菲突然又跑了回來,一把抄起黃大媽剛剛帶來的干饅頭。

    「嘿!忘了干糧!大媽有緣再會了!」芳菲揮了揮手,又急忙往外跑。

    只是這一次她沒這麼順利了,才跑到門口,便一頭撞上了一個雄壯的胸膛,害得她痛叫一聲,倒退了好幾步,差點跌倒在地上。

    黃大媽連忙扶住芳菲,兩人一起看向門外來人。只見幾名身著戎服的官兵,威風凜凜地站在門口打量她們,氣焰囂張地指著芳菲問︰「妳就是芳菲吧?」

    芳菲閉口不答,只是猛搖頭,而黃大媽不明白對方來意,看到是幾名官爺,嚇到魂都飛了,本能地就回答道︰「她是芳菲……官爺找她做什麼?」

    幾名官兵听了,也不嗦,上前便擒住芳菲,不顧她拚命掙扎,一把將她綁了起來,就要帶走。

    黃大媽見狀驚叫道︰「各位官爺你們想做什麼?芳菲……芳菲……」

    然而官兵並沒有解釋,也沒有必要向她解釋,黃大媽只能眼睜睜看著芳菲被五花大綁抬出門外,甚至等人走遠了,還听得到芳菲的咒罵聲。

    「……早知道就不回來拿干糧了,我那麼貪吃干麼!夠人知道了我回來送死只是為了一顆饅頭,還不被人笑死啊浮浮—— 」

    那種擾人心神的吟唱,彷佛還在耳邊,芳菲只記得自己被五花大綁放到了祭台上,然後國師開始施咒,四周站著幾名大官,中間那個穿龍袍的,應該是皇帝吧?可是在她什麼都還搞不清楚的時候,便撲通一聲被投入了河流之中。

    她覺得自己在下沉,那種透心涼的感覺卻澆不醒昏昏沉沉的腦袋,自己的靈魂像在剝離,意識慢慢的離開了身體,接著便不省人事。

    再次醒來時,她已處在一座鳥語花香、美得不似人間的花園里頭,而且渾身舒爽,沒有任何不舒服。

    原本伏臥在地上的她,慢慢的爬起身,接著驚慌地摸了摸自己的身體,又摸了摸臉蛋。

    「是實的不是虛的!所以我沒死?這里不是地府?」她又橫了心咬了自己的手一口,然後痛到大叫,卻是叫到笑了出來。

    原來她真的沒死啊!芳菲笑到流淚,大大的松了口氣。

    不過眼前的一切實在美得太夢幻了,那種一樹開出無數色彩的花兒,還有綠得像是碧玉的竹枝,甚至潺潺的流水都散發出美好的香氣,這根本不可能是人間能擁有的美景啊!

    「所以……」她在心中打了個突,接著雙眼一亮。「我真的來到了春神的地盤?」

    看來國師的獻祭真的成功了?她抱著緊張又興奮的心情,開始往前走,她也不知道自己會走到哪里,但內心深處總覺得這個方向有什麼在召喚著她。

    約莫走了一刻鐘,眼前出現了一座美侖美奐的涼亭,亭上輕紗籠罩,風吹起來飄渺出塵,透過那透明的紗,她能看到里頭有著一座臥榻,榻上一個人影舒適地倚著,臥榻前方的桌上還備有茶水點心,看上去就是個舒適安閑的景象。

    此時一陣風吹過,掀起了輕紗,芳菲終于瞄到臥榻上的是一個男人,而當她看清楚這名男子時,她的心突地撲通撲通的狂跳起來,氣息也變得紊亂。

    這……是春神?

    在第一眼看到這俊美得不像人的男子時,芳菲已然確定她找到春神正主兒了!因為不可能有人能長得如此完美,如此無懈可擊。早知道春神那麼帥,她還提心吊膽做什麼,不用人家來綁,她自己就跳入河里來尋了啊!

    她幾乎是無法克制,像著迷般來到了這名俊美男子的身前,睜大了眼用力地看著他。

    而那男子睜開眼,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便轉過頭去,繼續慵懶地靠著軟榻,閉目養神。

    她……不是他的楊柳。

    只一眼,他就看出了她出生的時辰,的確與他的楊柳墜落凡塵的時間相同,但是他雖貴為春神,處在凡間卻無法看出她的靈魂本質,因為經過投胎後,每個人都是肉體凡胎,所以只能從言行舉止,或是一些獨特的能力上去判斷。

    他的楊柳,柔弱多情,羞怯嬌美,眼前這名女子雖然樣貌不俗,身上的氣息也給了他一絲熟悉感,但楊柳絕不可能這樣直勾勾的盯著他看,一副要吃掉他的樣子。

    要知道在天界時,他只消逗一逗她的枝葉,她就害羞得雙頰飛紅,別過頭不敢看他了呀!

    「你是春神大人吧?」芳菲看對方沒否認,更加確定自己心中所想,連忙將自己的來意一股腦兒倒了出來。「春神大人,容我自我介紹一下,我便是那戊戌年驚蟄午時出生的女子,名叫芳菲。今日被你害……呃,被大人召喚至此,目的就是希望春神大人能開恩,讓人間降下雨水,滋潤萬物,否則大家都要餓死了啊!」

    春神聞言並不為所動,甚至連眉毛都沒挑一下。

    這……驕傲個什麼勁啊!

    芳菲見狀不由腹誹,這春神架子也太大了,長得那麼俊不是應該要有相應的溫文儒雅嗎?好歹也解釋一下為何連續幾年不下雨,且她都死里逃生來到他面前了,他就不能表示出一點憐憫?

    她很清楚,只要走出此地,春神若沒下雨,她依舊會被國師抓起來再一次的丟進河里,直到求雨成功。這次能幸運活著來到春神眼前,不代表下次也可以,要是直接見到的是閻羅王,她一定會狠狠詛咒這個害死她的驕傲神祇。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