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風光 > 春神的祭品 > 楔子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春神的祭品 楔子

作者︰風光
    遠遠地,那一道頎長的身影走了過來,衣袂無風自動飛揚,如此的瀟灑、如此的飄逸,便是四季神之首的春神。

    他來到水池畔一株茂盛的楊柳樹下,舉起手來,一抹紫氣成形,被他打入楊柳之中,那楊柳枝一伸,葉子居然綠了幾分,接著他一彈指,捎來了一陣和風,將楊柳的枝葉吹得簌簌作響,像是整棵樹都精神起來。

    春神名為蒼靈,他俊美無儔,優雅至極,那種絕世的風姿席卷了天宮的無數仙女,甚至連魔界的公主陰姬都對他情有所鐘。可是他的善變也是眾所皆知,有時晴朗和煦,但轉眼就變成狂風驟雨,端賴蒼靈當時心情而定。

    不過有一項永遠不會變的,是他對觀音大士的愛慕。

    觀音是無相的,也就是說,只要信仰觀音,在你的心中觀音該是什麼模樣,就是什麼模樣。而在蒼靈的心中,觀音大士便是那樣的高貴典雅,不可褻瀆,擁有絕世的美貌與最完美的德行。但卻是他求之而不可得的,所以他對觀音大士的迷戀一天天的加深,不可自拔。

    或許是想將他的執念引向他處,觀音大士給了蒼靈一枝楊柳,讓他好好栽下。蒼靈也不負所托,全心全意地養著這枝楊柳,如今已是枝葉繁盛,那神韻或許比觀音大士用來凝聚甘露水的楊枝都還要精妙幾分。

    蒼靈溫柔地直盯著楊柳樹,忍不住伸手挑了挑垂下的柳枝,又撫了撫曲線有致的枝干,彷佛在挑逗戲弄,又像是撫摸著心愛女子的臉蛋般,想不到這楊柳微微一震,居然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年方二八,身材縴細,看起來弱不禁風,卻是嬌柔可愛的女子。

    他滿意地點點頭,微笑道︰「不枉我將妳種植在廣寒宮種桂樹的沃土上,天天取來日神羲和于日出時紫氣東來的精華供妳吸收,還用瑤池金母天池的池水灌溉,再向蚩尤的大將風伯每日借一道和風吹拂,果然讓妳長得亭亭玉立!」

    楊柳像是被他撫摸得羞了,又禁不起他這般贊美,臉上微微酡紅,羞澀地笑著,回避他直視的目光,雙手捧著一滴露水,獻到了他眼前。

    蒼靈一見她獻上的東西,不由笑了,他拿出一只玉瓶,收取她手中的露水。這可是能夠活死人肉白骨、增加道行,女子服了更能青春永駐的楊枝甘露。

    兼之這楊柳是他精心培養,那甘露比起觀音大士的楊枝甘露只怕更為不凡。這楊柳自從生出靈智,能夠幻化人身後,似乎是基于對他的感激,每一年都會凝聚出這麼一滴甘露回報與他。

    要知道,人間一年,天上一日,一滴甘露所需要的時間,放在人間都能活上好幾輩子了,幸好神祇是永生的,沒有時間的概念,否則蒼靈只怕連享用一滴楊枝甘露的機會都沒有。

    只不過他也無心去品嘗,他既無受傷,也不需駐顏,神力更是充沛得不得了,因此每年的一滴甘露,都被他收集了起來,似乎這樣就能拉近他與觀音大士的距離一般。

    取得甘露後,蒼靈轉身就走,那小楊柳亦步亦趨地跟在他身後,他在香榭之中坐下,小楊柳便伶俐地在他面前的桌上擺放了茶與仙果。

    蒼靈沒說什麼地吃掉了一個仙果,再啜了口茶,接著便看到楊柳送上了手巾,供他淨手。

    「妳永遠是這麼周到。」蒼靈目光淡然地看著她。「好不容易化為人形,妳卻日日跟著我,難道就沒有自己的事要做嗎?」

    「跟著大人,就是楊柳最重要的事!」小楊柳說得堅定,那一向顯得柔和的美眸,驀地強硬起來。

    「跟著本君,本君可沒有東西賞妳。」蒼靈對她這種孺慕似的崇拜,雖然內心也有些自得,卻只是淡然一笑。

    「只要大人開心,楊柳就開心。」她死心眼地說道。

    「但妳自從化身人形以來,已經跟了我……」他屈指一算,卻發現自己算不出來,只好作罷。「應該有一萬多年了吧?」

    「是一萬兩千五百二十一年又三十七天。」楊柳記得可清楚了。

    蒼靈對她的固執只是皺眉,卻又不忍趕她。被跟了這麼多年,雖然覺得厭煩,但如果哪天少了這小拖油瓶,或許他還會覺得不自在。

    真是習慣害人啊!連神祇都無法避免。

    蒼靈兀自嘆息著,但他不知道,楊柳對他,可不只是單純的孺慕或依賴,而是一種由骨子里的信任慢慢演變而成的愛情。打從一生出靈智,她的眼中就只有他,她的一切是他所給予,她的心神是為他而活,她若不愛他,還能愛誰呢?

    「楊柳,如今妳也算是修煉得小有所成了,何不出去歷練一番,開拓一下眼界?」蒼靈不想被她制約,不想自己的心情被一個小妖影響,不由想出了這樣一個主意。

    想不到楊柳一副大受打擊的樣子,「大人要驅趕楊柳了嗎?」

    蒼靈瞧她怯生生地,沒好氣地道︰「如果是呢?」

    隨著他這麼一句話帶來的一點小脾氣,四周的風似乎大了一點,而天庭之下的民間,早就刮起了大風,吹壞了好些莊稼和房舍。

    楊柳原就嬌柔不堪,如今被他這麼一嚇,美眸都浮出了淚花。「大人不要楊柳了?是不是楊柳哪里沒做好……」

    蒼靈嘆息道︰「妳可知道魔界的公主陰姬前些日子向觀音大士求取甘露水而不得,妳是除了大士之外,唯一可以得到甘露的地方,若是能煉化妳的真靈,那陰姬不只能永保青春美貌,還能功力大增。我這春神宮可沒什麼防護,妳不怕繼續待在這里,遲早會被她找出來,將妳煉化了?!」

    楊柳听得臉色都發白了,但仍然嘴硬地道︰「不……楊柳要留在大人身邊,除非大人不要楊柳了。」

    蒼靈覺得自己頭都要痛起來。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這黏人的小家伙好像真的踢不掉,老是來這種可憐攻勢,叫他如何是好?

    才這麼想著,他的宮殿之外,突然漫入了森森魔氣,蒼靈心頭一動,還來不及叫楊柳避開,只見一道魔光閃入,直射楊柳而來。

    「哼!」蒼靈冷哼一聲,一道法力射出,恰恰阻擋了那道魔光,但這麼弱的一擊,也讓蒼靈好生納悶。

    陰姬不該只有這點功力的,雖然由魔界來到天庭,她的法力會被削弱許多,卻也不可能如此容易就被擊潰。

    「要糟!」蒼靈很快地反應過來,望向了楊柳,果然看到楊柳被一束魔藤給纏住,正慢慢的往外拖。

    「魔女放肆!」蒼靈冷喝一聲,法力幻化成刀,一把斬向了魔藤。

    「春神哥哥如此殘忍,居然要斬奴家的手啊!」魔藤嗖的一聲收了回去,春神宮內隨即走進一名儷人。

    這名儷人容貌艷麗,穿著一襲貼身黑裙,更凸顯了前凸後翹的傲人身材,便是魔界的公主陰姬。

    她能這麼大搖大擺、不受阻撓就來到春神宮內,一方面是春神宮的防衛一向薄弱,因為蒼靈從來不在乎排場,心志淡泊;另一方面,陰姬這次可是做足了準備,一定要得到那株楊柳的真靈。

    因為魔界物種不像仙界萬靈,可以永保青春,她已經活了幾十萬年,若不及早做好準備,她也會像母親一樣慢慢的容顏老去,最後化為修羅夜叉那般的丑陋。

    她要的是永生及美麗,這必須要提高魔功或是得仙藥輔助,既然這楊枝甘露兩項都能做到,怎叫陰姬不處心積慮的來搶?

    「妳要的是甘露水,本君可以給妳,妳速速退去。」說完,蒼靈手指一彈,一滴甘露水就這麼懸在了陰姬眼前。

    「春神哥哥怎如此小氣,要這麼一滴能起多大作用?本公主可不是只想多漂亮幾萬年而已。」她媚然一笑順手收了,妖嬈地走向了蒼靈,眼角卻似不經意地在一旁的楊柳身上掃了一下。

    眼見傲人的身材就要貼上蒼靈,陰姬吐氣如蘭地在蒼靈耳邊說道︰「春神哥哥,你忘了你答應過我的嗎?我要永遠這麼漂亮,你要幫我的。」

    「那是小時候的事了……」蒼靈皺著眉低聲道,在幾十萬年前,天界與魔界關系還沒有惡化的時候,他這剛出生沒多久的春神,確實與身為魔界公主的她見過一面。陰姬自小廣美貌動人,而春神的本能就是向往各種美好的事物,所以當時他也不過就驚艷了一下,說了一句希望她永遠這麼漂亮,想不到如今竟成了把柄。

    「你既然說過,就別想賴。」陰姬笑得冰冷,但看著蒼靈的眼光卻是火熱。「春神哥哥這麼辛苦的栽種這株楊柳,將她養得如此出類拔萃,那麼真靈必是不凡,說不定更勝觀音大士的那些楊柳。你做的這些,不都是為了遵守要助我永生美麗的承諾嗎?」

    她這句話,令楊柳的臉色慘白起來。「大人,你不可能真的承諾過她吧?」

    蒼靈默然無語,因為他真的承諾過,而他的反應,也讓陰姬笑得更猖狂了。

    「楊柳……楊柳可以把所有的甘露都給她,可是楊柳還想留在大人身邊,請大人不要讓她煉化了我的真靈……」楊柳已嚇得瑟瑟發抖,她不願相信蒼靈對她的細心呵護,都是為了將她養好,然後用來讓陰姬煉化。可是蒼靈方才默認了他的確對陰姬說過希望她永保美貌那樣的話,那自己……究竟還能不能相信他?

    她還不想死,她好不容易有了蒼靈這個寄托,她只想單純的陪伴他、看著他就好,連這麼簡單的願望都無法達到嗎?

    蒼靈看著兩個女人,沉思了片刻,無奈說道︰「這樣吧,楊柳,妳分離出一部分的真靈給陰姬,讓她回去好生培養,時間一久總會有所成果……」至于楊柳所虧損的,他會找來仙界的靈丹妙藥補償她,不多時楊柳就能恢復如現在的繁盛了。

    但在楊柳耳中听來,她就是要犧牲了,嚇得整個人退了好幾步,想離陰姬遠一點。可是陰姬哪里會給她這個機會?魔藤一伸,又將楊柳整個人卷住,猛地收回。

    「大人真的不要楊柳了嗎?」楊柳幽幽泣問,苦苦掙扎著。

    這次,蒼靈沒有再阻止陰姬,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一向古井無波的心情,會因為楊柳臉上那種無助及淒楚,而有些微的抽痛。

    「她怕痛,妳別弄疼她了。」蒼靈忍不住說道。

    陰姬冷冷一笑。「放心,很快她就永遠感覺不到痛了。」

    蒼靈臉色微變。「妳是什麼意思?」

    還不待他弄清楚,陰姬早已開始煉化手上的楊柳,她才沒有那個耐心去培養一個殘缺的楊柳真靈,何況魔界根本沒有仙界這樣的日月水土、風火雷電,真被她養成了都不知道幾百萬年過去,她也老得差不多了。

    所以逮到了機會,她想都不想就直接煉化楊柳,反正死了一株楊柳,蒼靈也不敢為此向她開戰,這可是關系到仙界與魔界的和平,橫豎他還能找觀音大士再要一株去,頂多再花費一些時間養大就是了。

    蒼靈眼睜睜看著楊柳如玉般的面容瞬間枯槁萎靡,他的心像是冷不防的被尖刀刺入,那種椎心的痛楚一下子蔓延開來。

    「住手!」蒼靈抬手就是一道法力打去,企圖中止陰姬的煉化。

    他終于明白了!他不想看著這個小可憐就這麼真靈泯滅,楊柳日日夜夜的跟著他、服侍他、討好他,早也在他無欲無求的心中,扎下了根。她早就已經不是一株單純的、供他賞玩的植物,而是一尊活生生的個體,與他有著心靈與情感的交流。

    在她無私地奉獻她的愛時,他也已慢慢的被她打動了,否則為什麼她蒙難時他會感受到不適呢?

    可惜他出手晚了,魔藤雖是被那道法力給擊中斷裂,但被松開的楊柳卻是軟趴趴的撲倒在地,慢慢的她的人形變得透明微弱,而她看著他的目光,是那般失望痛苦。

    因為她被最信任的他背叛了啊!

    「不!」蒼靈第一次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他飛快的變出一朵花,這朵花寶光燦燦,是他早年從玉皇大帝那里得到的至寶,可以儲存魂魄,維持生機。

    他將花兒放到楊柳身上,卻只堪堪保留了她最後一點真靈,而那個虛幻的影子已然變成了一枝楊柳,而且是一枝失去生氣、再也不可能恢復原狀的楊柳。

    陰姬正進行到最後關頭,卻被蒼靈打斷,她也噴出了一口血。只要再給她一點時間,煉化了最後那一絲真靈,她的功力就能得到突破,也能永保青春了啊!

    她不悅地揚起魔藤,朝著蒼靈攻擊而去。

    蒼靈正悲傷著,一時不察被她一擊而中,居然手一松,那朵儲存著楊柳真靈的花,就這麼落下凡間。

    「陰姬,妳該死!」蒼靈真的怒了,楊柳這麼一落凡塵,運氣好可能投胎轉世,但運氣不好,就永世泯滅了,叫他如何找去?

    于是他運起法力,與陰姬大戰起來。

    這一天民間恰恰是驚蟄,百姓只見天空閃電遍布,瞬間起了暴風狂雨,人們皆是憂心忡忡地望著天空。

    這天道,只怕要變了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