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風光 > 春神的祭品 > 第二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春神的祭品 第二章

作者︰風光
    「春神大人,我求求你好吧?你就下一場雨,讓我可以交代,擔誤不了你太多時間的!」

    「春神大人,不然滴幾滴水也好啊!證明我心有余而力不足,讓他們再去找更有說服力的女娃來獻祭如何?」

    「春神大人,我講了一整天了,又累又餓,你也行行好,你不下雨我就死定了啊……」

    芳菲說得口干舌燥,但那春神卻是動也不動,彷佛真的睡著了一般。到了這個節骨眼,芳菲也火大了,反正橫豎都是死,她干麼繼續低聲下氣的?

    于是她上前幾步,直直來到春神臥榻前。

    這麼近的距離,春神終于張開眼看她了,只不過卻是帶著幾絲意外之色。

    因為這膽大包天的女娃,居然端起了他的茶,咕嚕咕嚕的一口喝下,甚至不客氣地抓起他的小點心,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最後好像餓過頭吃得太急,她臉色變得鐵青,直搥著自己胸口,接著居然粗魯地直接拿起茶壺就往嘴里灌。

    「呼!差點噎死!」芳菲喘了一口大氣,有些鄙夷地看著剩下的空盤子。「這仙界的點心也不怎麼好吃嘛!一點味道都沒有。」

    春神即便再淡定,听到這樣的話也不由黑線滿面。這里是凡間,不是仙界,所以他的茶點也是一般民間的食物,百姓供奉什麼他就吃什麼,他都不在意味道如何了,她居然還嫌棄?!

    而且誰又允許她吃這些供品了?這丫頭簡直好大的膽子!他俊美的臉不由微微抽搐了一下,只不過為了維持他神祇的格調,暫時還沒有發作。

    吃飽喝足之後,芳菲像是又有力氣了,又開始在春神耳邊叨叨絮絮起來。

    「春神大人,你真的不要下點雨嗎?我跟國師打個商量讓他下次咒語念短一點,不要浪費大家時間?」

    「春神大人,一直不下雨你不覺得很無聊嗎?你這樣就不像春天了,根本是夏天啊!你這樣不覺得很失格嗎……」

    「春神大人……」

    在這一刻,春神十分確定這個話多到叫他腦袋發痛的丫頭,絕對不可能是他的楊柳!他的楊柳聲音嬌細,和風拂過時听起來更是悅耳,但現在他只想把眼前這個麻雀般吱吱喳喳的丫頭扔出他的小世界。

    他不由想起了仙界的雷公,在雷雨之日,他會幻化出雷槌,讓雷公拿去打雷行雲布雨。而那雷公本體便是一只鳥,時常停在楊柳枝上啼唱,偏偏雷公的歌聲只能用恐怖至極來形容,所以楊柳有些怕他,一見到他就閃得老遠。如今回想起來,他寧可听雷公唱歌,也不想听這丫頭嗦啊!

    他先前到底哪根筋不對了,會傳遞訊息給普天王朝的國師,讓他弄了這麼一個活寶來?

    「春神大人,今天我也說累了,你這里有沒有地方讓我洗澡睡個覺,明日我再繼續講?」在春神沉思時,芳菲已經告了一個段落,睜大圓圓的眼,可愛地望著他。

    明天還要繼續?

    「妳……」春神終于正視她,深吸了一口氣,大袖一揮——

    「給本君滾出去!」

    「春神真的太沒水平了,居然這樣對待一個大難不死孤苦無依我見猶憐的嬌弱女子!」

    芳菲自昏迷中蘇醒,赫然發現自己竟莫名其妙地躺在山道中,一旁還有只小鹿好奇地在她身旁嗅著。

    藍天白雲、草叢灌木,這個環境給她的感覺是如此真實,她立刻就明白自己已經離開了春神那個小世界。

    明白之後,她心頭就一陣憤慨,春神哪里不好扔,竟把她扔到了森林之中,萬一她醒來眼前是一頭熊,大概就直接往生了,到時候就算到西方極樂世界她也要參他一本,身為一個神祇居然這樣枉顧人命,枉費他長得那麼好看。

    這年頭,好看的男人都靠不住浮!

    唉,芳菲嘆息了一聲,無奈地看著四周的荒野,听著蟲鳴鳥叫,她開始有點緊張起來。在太陽下山之前,她不曉得走不走得出這片林地,就算走得出,她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去哪里。

    農村的老家是不能回了,她沒有達成求雨的任務,遲早會被朝廷抓回去再沉一次河獻祭,可是她又沒有任何親戚可以投奔,更不用說她也沒有一技之長可以用來維生……

    不!要說一技之長,其實她是有的,而且還是一種別人模仿不來的特殊能力,只是這種特殊能力要是泄露出去,恐怕她會被當成異端,結果肯定比抓去獻祭還慘。

    無奈的芳菲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她正想舉步,突然眼前一花,一只只比麻雀大一些、翠羽紅冠卻是渾身隱隱透著金光的鳥兒,就這麼大剌剌的飛到她眼前,站在地面上,昂首矗立,大有攔路虎的味道。

    「什麼啊,我今年犯了太歲了?連鳥都來阻擋我?」芳菲輕哼了一聲,想繞過牠,想不到那鳥兒一振翅,又飛到了她面前擋住她。

    「跟我摃上了是不是?」芳菲扠起腰,又轉了個方向,而這鳥兒像是通靈了,居然再一次的攔在她面前。

    「你……」芳菲簡直氣炸了,指著那鳥兒卻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

    誰知她不說,那鳥兒倒是先開口了。「你什麼你?一點禮貌都沒有。本鳥是全天庭名聲最響的鳥,名叫雷公,妳可以喚我雷公大人,什麼你你你的真不懂規矩。」那只鳥兒傲氣十足地盯著她。

    「鳥居然會說話?!你是何方妖孽?」芳菲嚇了一大跳,以為自己遇到了什麼精怪,硬生生的退了好幾大步。

    「妖孽妳個頭!咕鳥是神!有神位的!」名為雷公的鳥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妳連春神都敢頂撞了,不過是一只會說話的鳥,妳嚇成那樣做什麼?」

    這麼說也有道理,芳菲慢慢冷靜下來,不過心里仍是余悸猶存,提防地說道︰「你……你攔住我有什麼事?」

    「本鳥攔住妳,是要妳做一件福國利民的好事,如果妳能成功,那麼妳的功德肯定足以讓妳一往生就立刻名列仙班……」雷公鳥滔滔不絕地說著。

    「等等!我現在可還沒有往生的準備。」芳菲翻了一個白眼。「我不答應。」

    「妳都還沒听我說就不答應,有這麼沒禮貌的嗎?」雷公鳥暴跳了起來,差點都忘了自己還能飛。「我告訴妳,這件事妳想做也得答應,不想做也得答應,因為這麼多年來,我只看到妳一個人有成功的希望。」

    「究竟是什麼事?」芳菲狐疑地瞅著牠。

    「春神大人,妳見過了對吧!妳不覺得春神大人一副了無生趣的樣子嗎?」雷公鳥在仙界就是替春神執掌打雷下雨一事的跟班,所以他很清楚春神的轉變,也為此心疼不已。「春神大人在天界的時候,失去了一樣重要的東西,從此之後他便一蹶不振了。他這趟下凡來尋找,若是尋不到,他就不回天界,再這樣下去,四季就要大亂了!」

    瞧牠說得如此嚴重,芳菲一顆心都提了起來,卻仍是質疑地挑起了一邊的眉。「我有什麼辦法可以幫你?你沒看到春神把我轟出來了嗎?」

    「不!春神大人對妳是不一樣的。」雷公鳥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因為許多年來,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兒獻祭給春神,但妳是唯一讓他多看一眼,令他開口說話的人,所以春神對妳,絕對是特別的!」

    「春神對我是特別的?」芳菲想想春神對她說的那句話,不由苦笑。「他是叫我滾啊……」

    「不管是叫妳滾,還是叫妳爬,總之他跟妳說話了。我努力了那麼久,春神大人還不願意跟我說一句話呢!」雷公鳥嘆息了一聲,接著用一半威脅一半利誘的語氣說︰「所以妳必須和我一起努力,想辦法讓春神大人振作起來,甚至幫他找到他要找的東西,否則妳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

    「我不答應!」芳菲否決得干脆,她才不自找麻煩。

    「妳真的不答應?」雷公鳥瞇起眼來,那張鳥臉看起來有些滑稽。

    「不答應!」

    「好!妳不答應是吧?那本鳥就不客氣了……」話說到這里,就見雷公鳥深吸了口氣,接著突然唱起歌來。

    鳥兒唱歌基本上沒什麼稀奇的,但能夠唱得這麼難听,簡直讓人想把耳朵刺聾,想把五髒六腑都吐出來,難听到天地同悲、月沉星落的,全天下大概也就這麼一只了。

    這時候,芳菲已然完全相信了牠是雷公,因為這歌聲簡直比打雷更難听,難怪春神不理牠了,要是她,也不想理牠啊。

    「喔,天啊,拜托你不要唱了!」

    「妳真的不答應?那我繼續……」

    「好好好,我什麼都答應你,求求你懇求你拜托你不要再唱了—— 」

    就在雷公鳥得意洋洋終于說服這個蠢丫頭時,忽然間一滴水滴到他的臉上,接著是第二滴、第三滴……

    「好像下雨了啊?!」芳菲傻傻地用手接著雨水,因為干旱太久了,她都快忘了下雨是什麼感覺。

    「就憑這個,芳菲丫頭,妳非幫我不可了!」雷公鳥望著無雷卻驟下的雨,心緒復雜地說道。

    看來,春神大人對她,當真是不同的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