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小说网
繁体版
登入注册
夜间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春神的祭品 第一章

作者:风光

第一章

难得暖阳的春日,天空显得很高很蓝,和风吹来,带着点泥土与青草的芳香,总让人有种昏昏欲睡的慵懒感。

离京城不远的一处小农村,按理来说,这时节农人们应该正忙着插秧才是,然而家家户户却都是满脸哀愁,有的打苍蝇,有的晒起树根做腌菜,有的干脆坐在家门口发呆,拿着芒草逗狗打发时间,一边痴痴地望着远方自家那干涸的农地。

话说惊蛰这一天,应是春雷作响,惊起蛰伏的昆虫鸟兽,迎接春天的来临,农人们也期盼着听到雷声,那么今年的春雨必足,丰收可期,反之若惊蛰春雷不响,则这一年恐有饥馑干旱之虞。

今日正是惊蛰,百姓们期盼着春神敲响春雷,给他们来年庄稼一个盼头,只可惜看着晴空万里的模样,显然又要令人失望了。

普天王朝的百姓,普遍信奉春神,每年开春都会有盛大的祭祀典礼,期待四季神之首的春神能保佑众生,让接下来一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收。

除此之外,若是国运遇到了问题,朝廷也会透过国师跟春神沟通,希望春神降下旨意指点迷津。

然而这是第几年了?春神好像遗忘了他们一般,农作物连年欠收,他们这个小农村,已经出走了几十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大家都不想留在村子里等死,剩下那些守住祖产的,也不过是一些走不掉的老弱妇孺。

芳菲,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儿,身材纤细有致,大眼灵动有神,在这小农村里算是绝色了,却也是被留下来等死的其中一个。她今年才十五岁,与爷爷相依为命,但前些日子爷爷出门打猎被熊抓死了,剩下她孤身一人不知道能去哪,只好在这农村里日复一日地看着干枯的土地发呆。

她坐在窗边,左手托着腮,右手伸出去感受着微微的和风,眼睛缓缓闭了起来。这时候,她听到身后家门咿呀一声的被打开,知道是隔壁大婶好心地又拿食物来接济她了。

她头也不回,懒洋洋地说:“黄大妈,不必去田里看了!看今年这风吹的,雨不会下了,估计又要干旱一年,我们要想着找其他的生计才是,这么耗着也不是办法……”

黄大妈进门后,放下了一个装着干馒头的盘子,她倒是一反之前的悲观,甚至有些喜出望外地道:“丫头啊,妳还别说,咱们有救了啊!”

“有救了?”芳菲终于回头,眨着大眼纳闷地看着黄大妈。

黄大妈笑道:“咱们普天王朝因为好几年春雷不响,谷子都没法儿长,闹了几年饥荒,所以皇上透过国师大人作法,请求春神降雨。结果那国师大人沟通后的结果,说只要找到一个具备特殊条件的女娃儿,将她献祭给春神,春神就愿意降雨了啊!”

“献祭给春神?可是要将那女娃儿给宰了?”芳菲一想到那种仪式,冷不防打了一个冷颤。

“也不是宰了,就是流放在春神指定的河流之中,春神自会指引那女娃找到他,这都是国师大人说的。”黄大妈煞有其事地说着。她的丈夫也是出走农村的人之一,前阵子倒是捎回了些财物,所以她的消息比村里人灵通一些。

“真有这么灵验?”人流到水里不一样是死了吗?芳菲半信半疑。“那女娃需要什么条件?”

“要出生于戊戌年的惊蛰之日午时,今年正好及笄的女娃。”黄大妈很肯定地说,“普天王朝这么大,找一个这样的女娃应该不难。”

“戊戌年啊……”芳菲眉头一挑,自己不就是戊戌年某日的大中午生的吗?而且今年刚刚及笄,好像正好符合呢……

她有些迟疑地问:“戊戌年的惊蛰之日是什么时候?”

“我想想,好像是元月十八……”

听到这个日期,芳菲差点没跳起来,没搞错吧?戊戌年元月十八的午时生,刚好及笄,她完全命中,这条件压根就是冲着她来的啊!

这下也顾不得懒洋洋了,她从窗边跳开,突然冲向里间,往包袱里塞衣服——其实也才两三件,没多久又冲出房间,看得黄大妈一头雾水。

“丫头,妳这是……”

不待黄大妈问完,芳菲拎着包袱直往外走,只留下了一句话,“黄大妈,我离村了,感谢妳这些年的照顾!”

说完,她一溜烟的跑了,留下傻眼的黄大妈。然而才几个呼吸的时间,芳菲突然又跑了回来,一把抄起黄大妈刚刚带来的干馒头。

“嘿!忘了干粮!大妈有缘再会了!”芳菲挥了挥手,又急忙往外跑。

只是这一次她没这么顺利了,才跑到门口,便一头撞上了一个雄壮的胸膛,害得她痛叫一声,倒退了好几步,差点跌倒在地上。

黄大妈连忙扶住芳菲,两人一起看向门外来人。只见几名身着戎服的官兵,威风凛凛地站在门口打量她们,气焰嚣张地指着芳菲问:“妳就是芳菲吧?”

芳菲闭口不答,只是猛摇头,而黄大妈不明白对方来意,看到是几名官爷,吓到魂都飞了,本能地就回答道:“她是芳菲……官爷找她做什么?”

几名官兵听了,也不啰嗦,上前便擒住芳菲,不顾她拚命挣扎,一把将她绑了起来,就要带走。

黄大妈见状惊叫道:“各位官爷你们想做什么?芳菲……芳菲……”

然而官兵并没有解释,也没有必要向她解释,黄大妈只能眼睁睁看着芳菲被五花大绑抬出门外,甚至等人走远了,还听得到芳菲的咒骂声。

“……早知道就不回来拿干粮了,我那么贪吃干么!被人知道了我回来送死只是为了一颗馒头,还不被人笑死啊啊啊—— ”

那种扰人心神的吟唱,彷佛还在耳边,芳菲只记得自己被五花大绑放到了祭台上,然后国师开始施咒,四周站着几名大官,中间那个穿龙袍的,应该是皇帝吧?可是在她什么都还搞不清楚的时候,便扑通一声被投入了河流之中。

她觉得自己在下沉,那种透心凉的感觉却浇不醒昏昏沉沉的脑袋,自己的灵魂像在剥离,意识慢慢的离开了身体,接着便不省人事。

再次醒来时,她已处在一座鸟语花香、美得不似人间的花园里头,而且浑身舒爽,没有任何不舒服。

原本伏卧在地上的她,慢慢的爬起身,接着惊慌地模了模自己的身体,又模了模脸蛋。

“是实的不是虚的!所以我没死?这里不是地府?”她又横了心咬了自己的手一口,然后痛到大叫,却是叫到笑了出来。

原来她真的没死啊!芳菲笑到流泪,大大的松了口气。

不过眼前的一切实在美得太梦幻了,那种一树开出无数色彩的花儿,还有绿得像是碧玉的竹枝,甚至潺潺的流水都散发出美好的香气,这根本不可能是人间能拥有的美景啊!

“所以……”她在心中打了个突,接着双眼一亮。“我真的来到了春神的地盘?”

看来国师的献祭真的成功了?她抱着紧张又兴奋的心情,开始往前走,她也不知道自己会走到哪里,但内心深处总觉得这个方向有什么在召唤着她。

约莫走了一刻钟,眼前出现了一座美仑美奂的凉亭,亭上轻纱笼罩,风吹起来飘渺出尘,透过那透明的纱,她能看到里头有着一座卧榻,榻上一个人影舒适地倚着,卧榻前方的桌上还备有茶水点心,看上去就是个舒适安闲的景象。

此时一阵风吹过,掀起了轻纱,芳菲终于瞄到卧榻上的是一个男人,而当她看清楚这名男子时,她的心突地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气息也变得紊乱。

这……是春神?

在第一眼看到这俊美得不像人的男子时,芳菲已然确定她找到春神正主儿了!因为不可能有人能长得如此完美,如此无懈可击。早知道春神那么帅,她还提心吊胆做什么,不用人家来绑,她自己就跳入河里来寻了啊!

她几乎是无法克制,像着迷般来到了这名俊美男子的身前,睁大了眼用力地看着他。

而那男子睁开眼,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便转过头去,继续慵懒地靠着软榻,闭目养神。

她……不是他的杨柳。

只一眼,他就看出了她出生的时辰,的确与他的杨柳坠落凡尘的时间相同,但是他虽贵为春神,处在凡间却无法看出她的灵魂本质,因为经过投胎后,每个人都是凡胎,所以只能从言行举止,或是一些独特的能力上去判断。

他的杨柳,柔弱多情,羞怯娇美,眼前这名女子虽然样貌不俗,身上的气息也给了他一丝熟悉感,但杨柳绝不可能这样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一副要吃掉他的样子。

要知道在天界时,他只消逗一逗她的枝叶,她就害羞得双颊飞红,别过头不敢看他了呀!

“你是春神大人吧?”芳菲看对方没否认,更加确定自己心中所想,连忙将自己的来意一股脑儿倒了出来。“春神大人,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便是那戊戌年惊蛰午时出生的女子,名叫芳菲。今日被你害……呃,被大人召唤至此,目的就是希望春神大人能开恩,让人间降下雨水,滋润万物,否则大家都要饿死了啊!”

春神闻言并不为所动,甚至连眉毛都没挑一下。

这……骄傲个什么劲啊!

芳菲见状不由腹诽,这春神架子也太大了,长得那么俊不是应该要有相应的温文儒雅吗?好歹也解释一下为何连续几年不下雨,且她都死里逃生来到他面前了,他就不能表示出一点怜悯?

她很清楚,只要走出此地,春神若没下雨,她依旧会被国师抓起来再一次的丢进河里,直到求雨成功。这次能幸运活着来到春神眼前,不代表下次也可以,要是直接见到的是阎罗王,她一定会狠狠诅咒这个害死她的骄傲神祇。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