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風光 > 春神的祭品 > 第九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春神的祭品 第九章

作者︰風光
    「咦?這天怎麼突然陰了起來?剛剛還大太陽啊!」習慣了好一陣子的天清氣爽,突然烏雲罩頂,芳菲一下子很不習慣,不過倒也沒聯想到是身邊的春神變臉了。

    談話間,他們已來到了平城王府之外。呼吸之間隱約聞到了濕氣,像要下雨了,芳菲左顧右盼想找個地方躲雨,卻不意看到平城王府的天空,不由狠狠地皺起了眉頭。

    她幾乎是本能的閉起了眼,感受起四周風的動靜,接著猛地張開了眼,眼中有著驚懼。

    「這風……平城王府里,怎麼會傳出這麼邪惡的氣息?」蒼靈自然也感受到她說的邪惡氣息,而且是從一進宜城他就感受到了,不過他自然不會告訴芳菲這種氣息叫做魔氣,因為他不想提醒她任何有關于魔的事。芳菲不知道蒼靈心中的打算,只是緩和了一下有些暈眩的身體。這邪惡的氣息應該在平城王府里存在了一段時間,才會讓她輕易感受到,但幸好沒有向府外發散開來,所以她的虛弱一會兒就恢復了。

    以芳菲的性格,遇到這種詭異的事,自然是有多遠閃多遠,但當她看到身後圍牆上的一張告示時,雙眼都亮了起來,想馬上開溜的想法立刻煙消雲散。

    「……平城王生怪病,急尋名醫?」令芳菲反應劇烈的,自然不是這句話,而是王府開出的診療金簡直是天價,對芳菲這種鄉下土包子而言,幾乎能買下他們整座村子還有找了!

    「你想進去?」蒼靈皺起了眉,光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那絕對不會是什麼悲天憫人的情懷。

    「當然想!」芳菲二話不說撕下了那張告示,就往王府大門走去。這不過是浪費一滴血的事,只要她虛弱一天,就能賺進一個村,白痴才不干啊!很快地,芳菲與蒼靈便來到了王府門口。她大力地擂了擂門,不一會兒便有門房出來開門。那是個外表老實的老人家,一見到年輕的芳菲及蒼靈,先是愣了一下,但仍是維持著王府下人的禮節,問道︰「請問這位公子,到王府來有何貴事?」

    門房見來人雖然衣著簡樸,但男子外貌不凡,女子負責擂門,直覺認為女子肯定是個丫鬟,所以開口便問向蒼靈。

    芳菲才不介意門房問的是蒼靈還是她,只是搶著話說道︰「你們王爺不是生病了嗎?我們是來替他看病的!」

    門房面露驚喜,卻仍然看著蒼靈。

    「公子原來是位大夫嗎?不知公子來自何處,有無名號,方便我進去通報一聲?」

    「喂喂喂,他不是大夫,我才是。」芳菲跨步站到了門房面前,手指著自己。

    「你?」門房皺起眉來,這姑娘橫看豎看都不像個大夫啊……

    「你懷疑啊!我告訴你我可是神醫!可別小看了我,那麼容易讓你看出深淺,那我還叫高人嗎?」芳菲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樣。

    即使淡然如蒼靈,听到這樣的話都忍不住眉頭抽動,那雷公鳥更是不客氣地直接笑出來,不過在旁人听來,就是只叫聲難听的鳥罷了。

    要不是王府馭下甚嚴,蒼靈又一副莫測高深的樣子,門房都想找人把芳菲給轟出去了,這丫頭簡直只差沒擺明了說來騙錢的。

    正當門房想再說些什麼,一道穩重卻帶著點虛弱的聲音,由不遠處傳來。

    「老李,讓他們進來吧!」一道身影慢慢的由花園那頭出現。

    「既然都上門了,想必這位姑娘自有過人之處,反正情況也不會比現在更差了。」芳菲看清了來人,即使身旁有蒼靈這樣的極品俊男在,她也不由眼楮一亮,目光還在來人身上打轉了幾圈,接著居然滿意地微微點了點頭。

    因為來人並不像他的聲音那麼老成,反而很是年輕,絕對不超過三十歲,樣貌堂堂,龍行虎步,若不是印堂發黑一臉病容,肯定也是個氣宇軒昂、飛揚俊逸的人物。

    見到芳菲看那男子的神情,蒼靈眉頭微微一皺。

    大道無情天地不仁,對于一個情感冷淡的神明,這樣已經算是很強烈的情緒波動了,而他肩上的雷公鳥,自然也感受到了。

    芳菲一听那男子的話,也不由臭屁了起來。

    「還是這位公子通情達理。要是高人這麼好找,你們就不會現在還在懸賞了。放心吧!有我在,你們王爺死不了!」

    「姑娘怎麼如此有把握?」那男子語氣平穩地問道。

    「因為本姑娘自道以來,還沒有治不好的人,你們王爺有福了!」芳菲雖有些自吹自擂,但倒也沒說謊話。

    因為,她自出道以來,根本沒治過人!唯一治過的是一只癘腿的狗,一條待宰的魚,還有兩個裝死的神仙而已!

    「那本王的命,就交給姑娘了。」那男子雖是病中,卻也是從容一笑,听其言語,竟然就是那平城王朱宇本人。

    芳菲聞言卻是臉色微變。

    「你就是平城王?」

    朱宇見她的神情,眼底閃過一絲失望。

    「是,本王便是平城王。」

    「王爺哪有你那麼年輕的?」芳菲懷疑地望著他。

    朱宇倒是坦然回道︰「因為本王是當今聖上最小的弟弟,出生時父皇已經快五十歲,皇兄當年也二十好幾了。」

    「原來如此。」芳菲點了點頭,下一瞬她立刻給了他一個超大的笑容,目光又再一次古怪地在朱宇身上掃了掃,接著自信滿滿地伸出手就要住他背上一拍,不過听見那門房倒抽了口氣的時候,她猛地停手。

    那蒼靈的眼神,也在此時變得有些銳利。雷公鳥察覺他平靜表面下潛藏的波瀾,都忍不住飛了起來,離了他一段距離。

    「抱歉抱歉,忘了你是個病人差點失手。」芳菲嘿嘿干笑兩聲,悻悻然地收回手。

    「王爺你好眼光啊!知道找我救你的病!既然你這麼相信我,這條命我救定了!」

    雖然朱宇已經不抱太大希望,但仍沒有撕破臉。因為這個姑娘知道了他的身分後,還敢在他面前油嘴滑舌的毫不掩飾,也算是有勇氣了。

    沒想到她的下一句話,又讓朱宇升起了無窮希望,那一直維持住的沉穩心情,頓時起了波瀾。

    芳菲一副神秘兮兮,語出驚人地說——

    「因為,王爺你根本不是生病浮!」

    芳菲沒有騙平城王,他的確不是生病。

    朱宇的怪病,是一種完全沒來由的虛弱,所以他能走能說話,就是一直覺得病懨懨的,有時候一整天里有半天都是昏昏沉沉,覺得好像有什麼想侵入他的身體,而這種情形造成他惡夢連連,結果原就虛弱的身體,也就一天天更衰頹下去。一開始還以為是傷風,大夫開了幾帖驅寒湯、風邪湯之類的藥方,喝下去都沒有用,等到情況日漸嚴重,方圓能夠請來的大夫全都不管用,連每一季要回京述職都沒辦法,朱宇就知道自己這身子事情大條了。

    所以他開始用懸賞的方式請來大夫,這告示不僅貼在他的領地,也發出去至普天王朝的各個角落,連御醫都請來替他看過,卻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久而久之,朱宇也看開了,抱著活一天是一天的心情。

    所以他才能這麼容易接受芳菲的說法,反正不管是誰來看他的病,情況也不會比他現在更糟了,死馬當活馬醫,說不定真的讓他找到病因呢?芳菲的說法,無疑替朱宇的病情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他從來沒想過自己不是生病,如果此癥非病,那又是什麼?

    芳菲在朱宇的臥房內,仔仔細細的替他檢查了一番——其實說是檢查,她也不過就是花費了力氣,感受朱宇臥房內風的訊息,只不過表面上她仍是有模有樣的替他把把脈、看看氣色什麼的,之後便退出了朱宇的臥房,將蒼靈拉到了王府內偏僻的一角。

    左右張望確定四處真的沒人,芳菲那嚴肅正經的神情陡然一松,換成了一種帶著期待的神情,望著蒼靈。

    「蒼靈,我需要你的幫忙。」她說這話的同時,雙眼亮晶晶的。蒼靈則是面無表情地望著她,但心中早已打定主意,如果她提的要求和那朱宇有關,他絕對懶得管。

    應該說,朱宇的死活關他啥事?而芳菲對朱宇的特別關注,更令蒼靈對朱宇本能的反感。

    身為一個神明,他不曉得這種情緒在凡間叫做嫉妒,因為他的楊柳注意力不在他一個人身上了,而是放到了別的男人身上,這叫他打從心底無法接受。

    芳菲卻沒注意到他心境上的變化,反正這春神始終都是一張冷臉,她也習慣了,哪天他要真的變得像彌勒佛那樣笑容可掬,她才會嚇死。

    所以她有模有樣地說著她的發現。

    「這平城王的確不是生病,而是受到那股邪惡氣息的影響,所以身體逐漸衰弱。我的血雖然可以讓他立刻好起來,但他這里的環境一直這麼差,邪惡的氣息不除,他之後還是會慢慢衰弱下去。」這也是為什麼芳菲沒有立刻救治朱宇的原因。

    「要對抗這種邪惡的氣息,最好的方法就是曬太陽了。連續曬他個幾天大太陽,什麼邪惡的氣息都沒了!」這便是她想出來的好辦法,也是她要來拜托蒼靈的緣由。

    「我可沒那本領出太陽,可是你有啊!你是春神耶!所以我救了平城王之後,你讓那太陽出來幾天,把這氣息曬消散了,我們就大功告成啦!」

    「不要。」豈料,蒼靈一口回絕。

    他的干脆利落令她有點傻眼。

    「喂喂喂!你也回答得太爽快了吧?幫個忙會怎麼樣?」

    「不要。」蒼靈仍是口徑不改,連眉毛都沒動一下。

    芳菲可不依了。

    「你是個神耶!神不是應該慈悲為懷,普渡眾生的嗎?你就普渡一下這個平城王嘛!」

    「區區凡人,要普渡還是超渡,關本君什麼事?」蒼靈平靜地反問。

    「你你你……你怎麼那麼冷血啊?」她簡直說到都快生氣了。照理說,他身為一個神,應該比她這個凡人更在意濟世救人這回事啊!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你什麼時候看過上天特別針對一個人好的?」蒼靈淡淡地說道,在他看來,世間生老病死都是正常的,他救了朱宇,但這世間還有多少病人,他能救每一個嗎?依循自然,才是天道。

    可是他的話,芳菲卻無法接受,她舉出了一個活生生的反證。

    「你就對我很好啊!」

    「你不一樣。」蒼靈直覺回道。

    「我哪里不一樣?你不會喜歡我吧?」芳菲脫口而出,這個問題根本不經大腦。

    「……」想不到,蒼靈定定地看著她,那冷峻的神情居然有了松動,目光也多了絲柔情。

    「本君對你的感情,豈止是喜歡可以形容?」

    「你……」芳菲怎麼也沒想到他居然會這麼老實的說出了對她的感情。原來這一路上都不是她自作多情,他真的對她有愛意,所以才會對她好,對她溫柔,甚至包容她到了寵溺的程度。

    芳菲覺得自己的心都快飛起來了。在這一刻,仙凡之別在她心中已經不算什麼了。反正人就活這麼一世,她能和一個神仙有一段戀情,已經是上輩子燒了好香,說不定祖墳都開始冒青煙了,她要不好好把握,才真的是白痴。

    她的動情,自然也感染到了蒼靈。他幾乎是出自本能的伸出了手,從下巴抬起了她那嬌俏的小臉蛋,就像他過去在天庭時,常常對楊柳做的那樣。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