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風光 > 春神的祭品 > 第八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春神的祭品 第八章

作者︰風光
    【第四章】

    找到春神的任務算是圓滿完成了,春神也答應她讓氣候恢復正常,而且不知為什麼,蒼靈對她無比的溫柔,令芳菲有些受寵若驚。

    是從何時開始的?他會用那種足以溺死人的深邃眼眸柔柔地看她,也會用那具有磁性想令人把心都掏出來的誘人嗓音和她說話。她常常被勾引到都忍不住自問,他會有這樣極度的反差,難道是被她美麗的外貌所迷?還是被她直率的性格所惑?不過仔細想來,或許是他在那黑店酒樓被她凶殘的吃相所震驚,才會陡然改變對她的態度吧?

    芳菲非常有自知之明,但不管是基于什麼原因,他願意對她好,她可是求之不得,因為她早就被春神的俊美迷得七葷八素不說,兩人一起經歷了那麼多困難,她也交出了內心最深處的秘密,對他早就情有所鐘了,只是她自知是個普通的凡人,就算愛上一個神明也不會有什麼結局,所以絲毫沒有表露出來,只能珍惜與他相處的每一刻,以後就算老了出去吹牛也有本錢啊!因為芳菲已經沒了那種命在旦夕的危機了,所以她本能的想回鄉去看看,雖然她的家人都沒了,但村子里的左鄰右舍對她來說,還是有點感情在的。

    當她試探性地對蒼靈提了這件事情,她以為行蹤飄忽、去向不明的春神會直接拒絕,想不到他竟是很好說話,當下便答應了她的要求,還帶著雷公鳥和她一起回村。

    芳菲簡直樂壞了。

    由于他放下了春神的架子,芳菲偶爾也按捺不住對他的愛慕,兩人間的曖昧之意越來越濃,有時候光是一個對視,都讓一旁的雷公鳥覺得自己快被閃瞎了。為了增加兩人相處的時間,蒼靈並沒有使用法力瞬移到芳菲的家鄉,而是像個凡人般趕路。

    不過對芳菲來說,這段回鄉的路她還是覺得太短了,短到讓她還沒來得及享受與蒼靈的親近,村子已經隱約出現在前方。

    而她與蒼靈及雷公鳥同行的隊形,也從幾個月前她跟在蒼靈身後,那鳥站在她肩上,變成現在的她與蒼靈並肩而行,兩人之間間不容發,雷公鳥則是站在蒼靈肩上,而且還是頭向著後方,一副眼不見為淨的樣子。

    「……我們這村啊,算是平城王的領地,只不過偏遠了點,所以基本上王府的人收稅不會收到這里來,我們都是自給自足。不過前幾年很多年輕力壯的男人出走到宜城了,就是平城王府所在的大城,那里可就熱鬧了,賺錢的機會很多,有機會我們也去看看……」

    當她一邊向蒼靈熱絡地介紹著自己的家鄉時,兩人一邊狀似親熱的進了村子,幾名村人見到了她,因為她的打扮不像過去那麼土氣,他們一時認不出來,後來還是與芳菲一向交好的一個鄰家女兒蓮花,認出了芳菲,大叫出了她的名字,眾人才恍然大悟。

    當時被五花大綁到京城獻祭,如今卻如此風光的回來,幾乎沒多久整個村子的人都涌上來了。雖然芳菲被獻祭後,又是水災又是熱浪的,不過近幾個月氣候已經開始好轉,別的地方的人可能會感謝春神,但這個小村子的人知道芳菲的犧牲,對她更是有說不出的感激。

    可是令人想不到的是,芳菲竟然能平安回來,沒有犧牲!

    「芳菲,你怎麼回來了?」蓮花喜孜孜去拉她的手,接著看向一旁的蒼靈,眼楮也不由得一亮。

    「這位俊公子,是芳菲的漢子嗎?」

    方才她只注意到芳菲,因為蒼靈有意地隱藏了自己的氣息,一般凡人只會知道芳菲身邊站著個人,但大多不會去注意,然而蓮花已經走到了芳菲身邊,芳菲又與蒼靈站得那麼近,蓮花不多看一眼才奇怪。

    蓮花現在仔細看這個男人,也被蒼靈的俊美狠狠驚艷了一番。這男人美成這個德性,芳菲是上輩子積了多少德,才能遇到如此良人啊!夠蓮花這麼一喊,村里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蒼靈,那春神施的小小隱匿法術不攻自破,而當每個人看清了蒼靈的模樣後,也紛紛驚呼起來。

    「芳菲!你漢子長得真俊浮!」

    「是哪里認識的?」

    「他有沒有兄弟啊?能不能介紹給我女兒?」

    一群村人開始圍著芳菲打探蒼靈的來歷,蒼靈本人倒是淡定,卻是讓芳菲苦笑不已。

    他哪里是她的漢子呢?即使一路上兩人多有曖昧,但她總覺得自己在吃他豆腐,反正仙凡不同路,她也抱著能吃一分豆腐就多一分的心態,拼命的與他搞曖昧,想象自己是他的伴侶,因為雖然不知他為什麼沒有反抗,但未來這種機會可能也不多了。

    然而這一群鄉親蜂擁上來,問的居然不是她如何歷劫歸來,而是所有注意力全擺在了蒼靈身上,只能說春神的魅力不同凡響。

    「他……」芳菲有些為難,因為她不知道該怎麼說,否認兩個人的關系,下了自己的面子;但要承認嘛,她也知道自己不夠格承認他是她的漢子。

    這個時候,一直面無表情的蒼靈,居然泰然自若的開了口,「芳菲是我的女人,此次帶她回來,就是要感謝大家過去對她的照顧。」

    說這話的同時,他的大手還順勢搭上了芳菲的肩,彷佛兩人正在熱戀中似的,看得他肩上的雷公鳥一陣鄙夷,倒是村里的人反應更熱烈了。

    至于芳菲,則是心頭又驚又喜,她自然不會認為蒼靈對她的情感是愛情,但這種對朋友的情義簡直山高海深,她決定以後等兩人分開,她一定要用黃金替春神做一尊神像,就算她無法有錢到那種程度,至少也要是銀鑄澆金的啊……「哇!好帥好帥!如果我家的漢子這麼有男子氣概,比芳菲的漢子丑一半我也甘願啊!」

    「你家的漢子只比芳菲的漢子丑一半?是連人家一半的一半的一半都沒有好不好!」

    大伙兒對蒼靈簡直是贊不絕口,听得芳菲都快要飛起來,誤以為自己真的是蒼靈的另一半了!

    「芳菲啊!你是走了什麼好運道,竟找到這麼好的男人?」黃大媾羨慕地道。

    「好說好說。」芳菲眼兒都笑眯了。

    「你們還沒成親吧?如果要吃喜酒,可別忘了我蓮花啊!」蓮花也連忙開口。

    「當然,我不會忘了你的!一定讓你坐前面幾桌啊!」芳菲一口答應了下來,反正蒼靈都幫她演戲了,她不推波助瀾一下怎麼對得起自己。

    「也別忘了我啊!不差我這杯酒水的吧?」其他村民也鼓諫起來。

    「還有我還有我……」

    「一定一定,到時候大家都來參加,呵呵呵呵呵……」

    芳菲顯然有些得意忘形了,現在的她滿腦子都是自己嫁給蒼靈的畫面。蒼靈可是春神啊!與她的婚禮可不是凡俗可比!替她抬轎的,好歹也要是幾頭仙獸吧?那些旁邊灑花的,肯定都是仙女了!婚禮的花轎可以跟王母娘娘借一下那座鑒轎嗎?證婚人可以請來太乙星君嗎?媒人公可以是月下老人嗎?還有還有,什麼嫦娥仙子、九天玄女、姑射仙子之類的,通通不準來,這賓客比新娘還美麗像話馬……

    這時候,一道不咸不淡的聲音傳入了芳菲耳中,猶如淋了她一頭涼水。

    「你這是請了全村的人啊!你有這個錢嗎?」

    遇到現實問題,芳菲立刻從幻想中清醒,可是左顧右盼,卻又不知道這句話是誰說出來的。不意看到蒼靈肩上那雷公鳥半眯眼的不屑眼神,她頓時驚覺就是這家伙說的。

    「你這頭禽獸可以不要這麼過分嗎!」她忍不住低低咒罵了一聲。

    「我本來就禽獸,而且還是禽獸中的王者,過分一點又怎麼了。」雷公鳥倒是非常驕傲。

    雷公鳥下凡後雖然法力不濟,但他至少可以控制自己的話要不要讓人听到,所以大伙兒只听到了前一句芳菲沒錢,便紛紛冷靜下來。

    「我看還是不用了,芳菲的家人也都不在了,那麼鋪張做什麼?」

    「是啊!她的漢子那麼好看,好看的男人都不中用,估計就是沒錢才看得上芳菲吧?你們別忘了芳菲可不是一般人,真要賺錢還不簡單?所以我們也不要為難人家了……」

    村子的人又開始替芳菲找台階,比較嘴壞的人連蒼靈都扯了下水,令原本不想多說什麼的蒼靈都忍不住俊臉一抽。

    身為春神被這麼看不起還真是第一遭,居然被當成吃軟飯的,要知道他只消手指一動,凡間錢財要多少有多少,只是神明從來不干那些無聊事,畢竟他們要什麼東西沒有?還需要用到錢嗎?

    芳菲卻是知道,蒼靈是不會替自己辯駁的,應該說他骨子里也是有神明的傲氣,這種鳥事他根本懶得解釋。

    可是他是來幫她的,她怎麼可能讓他受這種委屈?

    于是她先狠狠地瞪了一眼雷公鳥,才慢條斯理、一副早有準備的模樣說道︰「呵呵呵,請全村人是沒有問題的!我漢子只是帶我回村看看,等一下我們就要出發到宜城呢!你們也知道,那里可是個淘金的地方……」

    到宜城是個不得不為的決定,一方面芳菲是想替蒼靈解圍,一方面也順理成章的離開小村。

    至于辦婚禮?請全村?大家就慢慢等吧!看她這輩子還有沒有機會!瓜竟她這次離村之後,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再回村,她還想把握最後與蒼靈在一起的時光,能和他並肩走多久就走多久,能多遠就多遠,直到不得不分開的那天。

    而那天,她也不知道自己會在哪里了。

    出了小村之後,兩人一鳥還真的來到了宜城,因為宜城算是平城王領地里最大的城市,熱鬧非凡,都經過了不來看看也可惜。

    畢竟對出身小村的人來說,宜城一直就像個聖地一樣,總要過來朝朝聖啊!即使芳菲去過京城,但那是在五花大綁的情況下,而且沒去幾天就被沉到河底了,跟自由自在的來到宜城根本不能比。

    才進到宜城,蒼靈微微的挑了挑眉,卻是沒有說什麼。倒是芳菲相當興奮地看著人來人往,各色的攤販店鋪,以及衣著華貴時興的士子仕女們,都令她目不遐給。

    「哇!那個女人的發髻,都快頂到天了啊!還有那個包子,是我家鄉的三倍大啊!該不會塞進去了整頭豬吧……」芳菲的嘴簡直闔不攏了,圓圓的眼都舍不得眨一下。

    雷公鳥沒好氣地噴了聲氣。

    「土包子!」

    「難道你看過更熱鬧的?」芳菲可不依了。

    「哼!我怎麼沒看過?別忘了本鳥可是雷公!咕鳥在仙界時的派頭,見過的場面你想都想不到……」

    雷公鳥正想開始大吹特吹時,想不到芳菲語氣揶揄地道︰「還能有什麼場面?也就需要下雨的時候,蒼靈變根槌子讓你去打雷,你才能耀武揚威一番,但那也是你得自己拎著槌子,進出南天門還不是一樣要被天兵天將盤查,還有你頂著那顆鳥頭啊,漂亮的仙女姊姊們都懶得看你一眼……」

    「你怎麼知道?」雷公鳥瞪大了眼,連蒼靈都忍不住對她側目,難道她還留有仙界的記憶?

    芳菲愣了一下,隨即聳肩。

    「我怎麼知道我怎麼知道?反正我就是知道,就算不知道,用想象的也能知道。」

    她一連串的知道,讓雷公鳥頭都快暈了,不過她話里倒是透出了點玄機,這些畫面,她隨口就說了出來,好像曾經身歷其境一樣,連她自己都不了解原因是什麼。

    可是蒼靈與雷公鳥,倒是很清楚她為什麼會看過那些畫面啊!或許她慢慢想起了什麼?想到有這種可能性,蒼靈的心情瞬間惡劣起來。他一點都不希望她想起在天庭時、瀕臨散靈前對他的那些失望及怨慰……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