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風光 > 春神的祭品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春神的祭品 第十章

作者︰風光

    四目相交的時候,幾乎都要迸出火花了。現在的芳菲可不像過去的楊柳,會害羞地回避他的注視,反而定定地迎視他,雙眼中對他的迷戀明顯的映在了蒼靈的瞳孔中。

    他笑了,低下頭,輕輕的在她頰上吻了一下,那種備受珍惜的感覺,險些讓芳菲動容的落下淚來。

    「看來上天讓我孤伶伶一個人活在這世界上,也不是完全沒有好事啊!能夠得到春神的青睞,我可以含笑九泉了!就算死後下地獄都有底氣跟閻王爺討價還價,下輩子要投胎當有錢人啊……」她在口中低聲喃喃自語著,一手撫著泛紅的臉頰,那是蒼靈吻過的地方,還是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真能得到他的愛情。

    「怎麼了?」蒼靈沒有听清她的呢喃,只是覺得她這可愛的小動作非常有趣。

    「不,我是說……」她突然想起了正事。

    「你如果……如果真的對我有那個意思,更應該幫平城王了啊!」

    「為什麼?」蒼靈再次皺起了眉,他不喜歡听到平城王這三個字。芳菲理直氣壯地道︰「因為我們缺錢啊!我們這一路走來,都是化身幫人打工的身分,吃喝用度都很簡陋,可見你這春神也不怎麼有錢,唯一一次白吃白喝,還是為了打擊黑店!所以只要撈了平城王這一筆,以後任憑我們海闊天空,大搖大擺的享樂啊!」

    蒼靈听得內心苦笑,他哪里缺錢了?只是他懶得變銀兩出來!而且他根本不需要吃凡間的五谷雜糧就能活著,任何生活用品衣服鞋子只要用法術變就有,何需用到錢?

    或許就是活得這麼隨興簡樸,才會一直讓她誤會他很窮吧?芳菲可不覺得自己誤會他了,還有些沾沾自喜自己的細心觀察。

    「我告訴你,剛才平城王一出現我就注意到了。他腰上掛的那塊溫玉,絕對是上好的東西!稈十個我賣了都換不到那塊玉!這麼有錢的家伙,不坑他一筆太違反天理了,所以我出血,你幫我出個太陽,你覺得怎麼樣?」

    蒼靈的表情瞬間變得古怪。

    「所以你方才一直打量那平城王,就是看上了他那塊玉?」

    「那當然!難道我還看他帥嗎?有你在旁邊,誰還敢說自己帥?」芳菲翻了一記大白眼。

    在她以為還要花費許多唇舌說服蒼靈時,沒想到他一听完她的話之後,心情大好,很直接地回道︰「好,我幫你。」

    在他這句話一說完,原本陰霾的天空突然亮了一點,之後越來越亮,陽光迅速地穿過了雲層,化開了雲氣,普照大地,沒多久就天朗氣清,連芳菲都覺得背上曬得暖烘烘的。

    而這些變化,花不到一刻鐘的時間。

    她有些目瞪口呆地望著他。

    「哇靠,這麼厲害?咱們不拿天氣來斂財真是浪費了,上次我們一起合伙詐騙的提議,你真的不考慮嗎?」

    有了蒼靈幫忙出太陽,王府天空上的邪惡氣息果然一下子散去許多!兩天之後,芳菲著手替平城王治病。

    她逼出了一滴具有療效的血液後,悄悄地加在了要給朱宇的藥湯之中,讓他服下。本來朱宇還不太相信他這難纏的病真的能夠一帖見效,然而在他喝下藥湯,睡了一覺起來之後,他只覺得神清氣爽,以往身體那種窒悶虛弱之感一掃而空。他試著打了套拳,又試著大叫了幾聲,果然都沒有引起任何不適,似乎真的完全好了。

    不過為了謹慎起見,他又觀察了兩天,直到確定自己真的完全沒有大礙了,才欣喜地宴請了救他的芳菲及蒼靈兩人。

    席間,朱宇起身向芳菲一揖。

    「本王的怪病能有痊愈的一日,多虧了芳菲姑娘,請受本王一拜。」他這是真心誠意的感謝。如果沒有她,他不知道還要病多久,說不定就要撒手人寰了。他還年輕,還有大好前程,就這麼死去,他真的不甘心。

    「好說好說,救人本就是醫者的天職,芳菲哪里禁得上王爺一拜呢!」芳菲難得客氣地說道,目光卻不經意地在他腰間的暖玉上掃了一下。

    不知道她是裝模作樣假客氣,還以為她真的如此清高,朱宇更是欽佩,對她的好感也越來越深。

    「像芳菲姑娘這般人品高潔之士已經很少了,本王佩服。」他說的沒有一點虛偽,看著她的目光,也是毫不掩飾的欣賞。

    一個男人會這麼看一個女人,已經不只是謝意這麼簡單了,可是芳菲渾然不覺,因為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一方暖玉身上。

    「唉喲王爺你不要一直夸獎我,我會驕傲的……」她隨口謙讓了兩句,但眼楮卻隨著朱宇身形的移動而跟著移動……當然是盯著那塊玉。

    朱宇卻誤以為她也有意,心頭一喜,便想靠近她一些。

    「咳咳!」突然間,一道輕輕的咳嗽聲,傳入兩人之間。

    蒼靈什麼也沒說,只是發出了一聲清咳,便讓朱宇一下子反應過來,這俊美沉默的男子應該是芳菲姑娘的追隨者,或許對芳菲姑娘有著情意,所以對他恭維親近芳菲感到不滿。

    朱宇見過的世面多了,一下子猜出了蒼靈的心態,不過他的確欣賞芳菲,也不想掩飾什麼,區區一個平民的情緒反彈他還不會在意,自古英雄愛美人,他不認為自己會競爭不過一個平民,不需要與其一般見識。

    不過朱宇沒有再試圖靠近芳菲了,他有的是時間與她熟悉,不必在這時候唐突佳人。于是他不再說那些不切實際的客套話,而是直入重點。

    「芳菲姑娘,不知道本王究竟患的是什麼病呢?」這也是他一直以來的疑惑,因為沒有一個大夫答得出他這個問題。

    「這就要問王爺你在生這個病之前,發生過什麼事?去過哪些地方?」芳菲沒有直接回答,反而奇怪地反問他。

    知道這個問題很可能與他的病情有關,朱宇老實回答,「本王在生這個病之前,剛從京城述職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特別的事……」

    「京城?」听到是京城,芳菲總覺得不太妙,鬼使神差地與蒼靈對視一眼後,才又問朱宇道︰「那當時京城發生了什麼大事嗎?」

    朱宇說道︰「因為驚蟄無雷,連年干旱,所以皇上請國師跟春神溝通了,找來一個女子獻祭給春神,本王當時就是去參加獻祭大典的。之後在京城待了一個月就回來了,其中也沒發生什麼事。」

    獻祭?那不就是她被沉到河里那時候嗎?芳菲這個苦主听得有點哭笑不得,不過她直覺認為纏著朱宇的那股邪惡氣息,跟京城應該有什麼關聯。

    「所以是……」她望向蒼靈,當時他正坐鎮京城,說不定知道些什麼。

    「唯一的可能就是,獻祭之後本君……呃,春神離開了京城,再也沒有回去,所以那股魔氣趁機彌漫開來。」蒼靈接下了芳菲的話,面色有些凝重起來。看來他一走,京里就開始作怪了啊!蒼靈越說,語氣越沉。

    「現在京城估計也有不少人患了與平城王一樣的病。而平城王能將魔氣帶回王府,足見沾染得不輕,在留京那一個月,你去哪里了?」

    朱宇被這麼一問,有些遲疑地道︰「這是本王私事,不便吐露,只是你說的魔氣是怎麼回事?」

    「魔氣是一種邪惡的氣息,對人體有害,而且被糾纏上了之後,沒有特殊手段無法去除。」蒼靈簡單地解釋了一下。

    「你的身體會漸漸虛弱,就是你將魔氣從某處帶了回來,那魔氣只親近你,所以才會在你王府上空滯留不去。短時間只對你有影響,但時間一長,這府里的人只怕都會死絕!」蒼靈難得回應了朱宇的話。

    「而能沾染這麼重的魔氣,你應該與那魔氣之源有多次近距離的接觸,所以為了斬草除根,你還是說出留京那一個月的去處比較好,否則不保證你還有下次染病的可能。」蒼靈可不像芳菲那麼客氣,朱宇不說他也會去查清楚,頂多麻煩一點罷了。

    「那個月,本王與皇上的一個妃子走得比較近,所以常偷溜進後宮,要說有什麼比較出格的,應該就是這個了。」朱宇尷尬地承認,他年少輕狂,自詡多情,而他的皇兄早已老態龍鐘,納那些年輕貌美的嬪妃簡直是糟蹋人,所以那些美女向一些青年才俊傅地招手,也不是什麼秘密。

    「不過,本王與那名妃子只是常見面,談天說地、吟詩賞月罷了,可沒有做過什麼越軌之事。」在芳菲面前,朱宇仍是要替自己留幾分顏面,且與那嬪妃沒有苟且倒是真的,因為他知道那名嬪妃似乎不只和他一個人走得近,所以他有所保留,只怪她的魅力著實驚人,他總是會不由自主的被吸引,才會不時相會。蒼靈似乎明白了什麼,進一步地追問︰「那妃子該不會美貌驚人,而且身上有一種極為勾人的氣息,會讓人不自覺沉溺,不可自拔……」

    「你怎麼知道?」朱宇有些訝異,這男子的問法,簡直像親眼看到一樣。

    「她叫什麼名字?」蒼靈忽略他的問題,倒是反問起他。

    朱宇思索了一下,「本王不太清楚她本家的姓名,不過皇上都叫她陰姬……」听到這個名字,芳菲不知為什麼心頭抽了一下,覺得相當不舒服。倒是蒼靈沉下了臉,深深嘆了一口氣。

    「陰姬,連名字都不改,看來真是沖著本君來的……」

    當初他與陰姬在天上大戰一場,她重傷而退,至少要上百年的休養才能恢復。他以為她會消停一陣子不再興風作浪,想不到她拼著傷竟也下凡來了。本君?朱宇對蒼靈有些側目了。他原以為蒼靈是個普通人,後听他說話頗有條理氣勢,便覺此人應不簡單,現在听到這個自稱,更是不敢小覷于他。

    「既然事情從本君而起,那就由本君解決吧!」蒼靈轉向了芳菲。

    「芳菲,本君要回一趟京城,你就留在這里……」

    「我當然是和你一起去!」芳菲可不等他說完,要丟下她,門都沒有!

    「但是……」

    芳菲打斷了他,義正辭嚴地道︰「既然和那魔氣有關,你這次去定是要處理一些棘手的事。我雖然不濟,但至少也有能力替你先探查一些事,省去一些麻煩,甚至緊要時刻,搞不好還能救你一命呢!」

    她說的有道理,沒有人比蒼靈更明白她的能力了,他猶豫片刻。

    「你確定要和本君去?」

    「從你在這里……」她點了點自己的臉,臉色有些緋紅。

    「你就拋不下我了。」

    她說得理所當然毫不扭捏,反正不管什麼都是借口,她跟定他就對了。難得她喜歡的男人也喜歡她,她當然不能錯過!不管上刀山下油鍋她都跟定了!

    「好吧!事不宜遲,我們即刻啟程!」蒼靈起身,召來雷公鳥就要離開。

    「等一下!」芳菲喚住了蒼靈,卻是轉向了朱宇,令蒼靈眉頭幾不可見的一皺。

    但听到她下一句話,他的眉頭一舒,差點沒笑出來。

    「王爺,你已恢復健康,我們也聊了好一會兒的天了,你的感謝、贊美也說完了,所以現在可以把告示上的巨額獎賞給我了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