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春神的祭品 第三章

作者︰風光

第二章

芳菲與雷公鳥對于降雨的驚喜並沒有持續太久,因為春神這場雨一下,就是一整個月,農人們趁機插的秧全部淹死不說,還造成了水患。

芳菲簡直快崩潰,拉著雷公鳥離京城有多遠逃多遠,上次春神不下雨鬧干旱,國師就把她丟到水里獻祭,這次鬧了水災,那還不把她放在架上烤?

據雷公鳥所說,春神早就離開了那個幻化的小世界,通常他會化身成平凡百姓躲在市井之中,尋找他在仙界所失去的那樣東西。而雷公鳥來到凡塵後,大部分的法力也都失去了,牠唯一可以做的,是探知春神大概的方位,只是牠也沒有辦法確認春神究竟幻化成了什麼人。

這下芳菲可苦惱了,不過反正都是要逃難,邊逃邊找也是個好主意,于是她與雷公鳥便踏上了尋人的旅程,在一個個的城鎮村莊中,探尋春神的足跡。

來到始源城,已經是開始下雨的兩個月之後。

雖然是座大城,但城里也沒有大城那種生氣蓬勃、熱鬧嘈雜的朝氣,反而有種暮氣沉沉之感。

因為,這雨已經下了好久,把人的希望及耐心都給澆滅了。小販的生意不能做;農人的作物不能種;文人讀書听雨心煩;武人練刀還得淋得一身濕,所以整個城顯得有些蕭條,大伙兒心里都是一腔無奈。

「春神大人的氣息,最後消失在這個城鎮。」雷公鳥左顧右盼地道。

芳菲睜大了美目,「這個城鎮應該也有個幾萬人吧?要如何找起?」

「只能靠機緣。」雷公鳥一副神秘的模樣。

「機你個頭!謗本就是要我們踫運氣,還得瞎貓踫到死耗子才行就對了?」芳菲沒好氣地數落了這只道貌岸然的鳥。

「但妳和春神大人有緣,說不定真讓妳踫上了呢?」雷公鳥哇啦哇啦地叫了起來,他雖然胡扯的成分大,但也不是沒憑沒據的。

否則怎麼連年不下雨,這丫頭一被獻祭求雨,春神就連續下了兩個月呢?

「我如果有那麼好的運氣,就不會被抓起來沉河了……」芳菲惱火地瞪了眼雷公鳥,無意間視線瞄到後頭的一家客棧,話聲戛然而止,整個人定在那兒,移不開視線。

「怎麼了?妳身上有什麼邪魅作祟嗎?」雷公鳥納悶地瞅著她,懷疑她中邪。

「等等,你說對了,我好像看到了……」芳菲轉了個方向,也不管雷公鳥,徑自大步朝客棧走去。

雷公鳥不明所以地跟著,待一人一鳥進到客棧時,看到大廳里人不多,只有三桌人在用膳,但掌櫃的抓著個算盤四處走來走去張羅上菜,忙碌得很,倒是那店小二打扮的年輕人,卻是坐在桌角的椅子上打盹,彷佛沒看到店里人手不夠的景況。

芳菲圓圓的眸子瞇了起來,縴手指向了那懶洋洋的店小二。「雷公,我跟你保證,那個就是春神!」

「妳怎麼知道?」雷公鳥一副看到鬼似的表情望著她。他都感應不出來了,她如何能這麼肯定?

而且春神大人是如此的俊美無儔,這店小二卻長得普普通通,丟在大街上都不會有人想回頭看一眼,怎麼會是他尊貴高雅的春神大人?

「我就是知道!」這倒不是胡謅,直覺告訴她,這就是正主兒了!

想到春神那家伙害她有家歸不得,逃了好久過得那麼慘,她一股氣就無處發,忍不住走上前去,一把推醒了那個店小二。

哪知店小二只是抬了下眼皮,隨即散漫地道︰「自己找位子坐,吃什麼跟掌櫃叫。」

「有你這麼當店小二的嗎?」芳菲倒抽了口氣。「什麼事都要掌櫃做,那他請你做什麼?」

「那自然是我有過人之處。」店小二這次索性連眼楮都不打開了。

「你……」芳菲深深吸了口氣,放緩了語氣。「春神大人,我與雷公鳥,這次是特地千里迢迢尋你而來,可以請尊駕听我一言嗎?」

「我听不懂妳在說什麼。」

「春神大人,你不用否認了,我只想請求你能不能別再下雨了?這場雨不下則已,一下又死了好多人,神祇不是慈悲為懷的嗎?死這麼多人你怎麼跟玉皇大帝交代啊?閻王爺的地府都快客滿了你知不知道?」芳菲胡說八道了一大堆,就是想說服這個她認為的春神,停止下雨這種慘無人道的折磨。

店小二又一次睜開眼,這次倒是認真地覷著她。「妳究竟吃了什麼藥?下次不要再找那個大夫開藥了,腦袋都吃壞了。」

不僅僅是店小二,連站在芳菲肩上的雷公鳥都質疑地望了她一眼。

「好,只要我證明你是春神,你就不能逃避了。」芳菲不懷好意地盯著那店小二,那目光讓人都有些發毛起來。

她想了想,自顧自地說︰「听說被人們祭拜的神明,只要人們願力夠強,信念夠虔誠,而且崇拜的時間夠久的話,那神像上的一些痕跡,也會顯現在神明本尊身上,以證明他接收到了人們的信仰……」

芳菲嘿嘿地笑了兩聲,那表情要多下流有多下流。「咱們普天王朝,要說祭拜春神香火最旺的,就數京城的春神宮吧?而春神宮的神像,我有幸目睹一次,那春神宮曾經遭遇過大火,所以春神的神像整尊是黑的,偏偏就那**沒有燒到,還是白的。所以你只要讓我看看你的**是不是格外的白,就能證明你是不是春神了……」

說完,她還真的伸手要去拉那店小二的褲子,那店小二再鎮定不住,連忙跳了起來,芳菲也是不依不饒,追著他滿場跑,而那雷公鳥飛在旁邊,也不知道該阻止芳菲,還是該幫她剝了那店小二的褲子,畢竟春神的**,他也沒看過啊……

兩人一鳥就這麼你追我跑,差點掀翻了桌子,還踢倒了幾張椅子,甚至雷公鳥的飛行技術不佳,還不小心撞到了一個客人臉上,整個場面只能說是雞飛狗跳。

就這麼鬧了一陣,芳菲突然停下來,臉蛋紅撲撲的喘息不已,那店小二見狀也停下,不過提防地離了她好幾步的距離。至于雷公鳥,又重新停回芳菲的肩上,居然連牠也在喘個不停。

「好了……」芳菲邊喘邊指著店小二說道︰「這下不用脫你褲子……也能證明你是春神了。」

那店小二皺起眉來,不知道她還有什麼把戲。

芳菲往左右看了一眼,聳肩說道︰「我們這樣你追我跑,大鬧了整間客棧,還翻倒了桌椅,打中了客人,可是居然沒有人興師問罪,每個人視若無睹,該吃的吃該喝的喝,客棧掌櫃的也不管,好像沒看到我們鬧成這個樣子,這已經不只是不尋常,而是太反常了。」

她定定地看著店小二。「除了你春神的法力能影響他們不去注意到我們,我也想不出其他理由了。」

雷公鳥一听,鳥眼也是一瞠。「是啊!春神大人下凡後法力雖然十不存一,但要隔離這些凡人的意識,還是輕而易舉的啊!」

店小二被這麼測出了底,也沒有惱怒也沒有不悅,只是有些意外地問道︰「妳怎麼會想到這麼猥瑣的方法?」

什麼要看春神的**,根本只是激他,她只是想要大鬧一場,看他怎麼收尾罷了,沒想到真的被她給試出來。

「從一開始,這家店里光是掌櫃的在忙,而你這店小二倒是睡得香,我就覺得不合理了。要知道一個當老板的心態,聘請你這個人,就是希望一個抵三個用,怎麼可能聘你來睡覺?更不用說這滿堂的客人,居然沒有人認為店小二偷懶貪睡不正常,這件事本身就是大大的不正常。」芳菲理所當然地分析著。

店小二……也就是春神,點了點頭,那張平凡至極的臉,也在這瞬間變回了俊美的模樣。「妳倒是有些小聰明。不過在凡間我不叫春神,我的名字叫蒼靈。」

「蒼靈蒼靈,蒼天有靈,所以求你別再下雨了吧!」芳菲很無奈地道。

「妳要本君下就下,要本君不下就不下,那本君的氣概何在?」雖然彼此的關系似乎近了一點,但蒼靈仍是很不客氣,因為這丫頭一再的讓他另眼相看,卻也一再的讓他失望。

每回見到她,他都會有那麼一瞬間錯認她就是他的楊柳,這種感覺是沒來由的。但他的楊柳可是以天池之水養大,日日吸收仙界的仙氣,優雅柔美……怎麼也不可能像芳菲這般粗魯啊!

「春神大人……啊不,蒼靈大哥,你這雨再這樣下下去,不僅成災,只怕連瘟神都要來了啊!這是你希望看到的嗎?」芳菲苦口婆心地勸著,為了拉近彼此的距離,甚至跟一個神祇稱兄道弟起來。

「妳一介凡夫俗子,竟是如此悲天憫人?」蒼靈看著她的目光,有一些改變,至少慈悲善良這一點,她與他的楊柳還有些相似。

想不到芳菲竟是翻了一記大白眼。「我是怕國師又把我沉進哪條河,或是架在火上烤好嗎?否則我才不管呢!你以為追著你跑我容易嗎!」

「妳……」即使淡然如蒼靈,听到這話都不由有種想吐血的沖動。這丫頭讓他興起希望又失望,失望後又興起希望,結果卻又是加倍的失望,要讓她這麼囂張下去,他這春神簡直白當了。

于是,蒼靈望著她,那淡漠的眼神中,出現了一絲不明的冷笑。

「既然如此,本君就再允妳一次,不想下雨,那就別下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