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蕾絲糖 > 前夫宣言 > 第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前夫宣言 第七章

作者︰蕾絲糖

    將蘇耀迪的餐點送上桌後,她又忙了一會兒,有個她以為不會再踏入店里的身影推開店門,帶著秘書。

    那個男人不似在醫院時憔悴,已恢復了不少風采,縱然還是瘦了點,也足以迷倒不少女性,他走路帶著王者的架勢,身上的手工西裝呈現了他挺拔的身材,舉手投足有著一股高貴的氣質。

    季冬晴听見店里不少女性為他著迷的贊嘆聲,但也有人認出他是之前差點在店里和弟弟打架的男人,帶著看好戲的心情竊竊私語。

    她沒有嘆氣,撫著自己的胸口,心跳平穩,很好。

    季冬晴主動走上前,帶著微笑,「二號桌有空位。」

    蘇少齊沒想到她看到他的反應不是躲避,而是用歡迎的態度打招呼,表情有些意外,「好。」

    他心底慶幸地想,雖然不知道她為何突然不排斥他,但這是好的開頭,代表他和她能夠好好對談。

    一旁的謝廷邦則不樂觀的眯起眸。

    領他入座時,蘇少齊和蘇耀迪的座位雖然隔了一段距離,但兩人有對上眼,蘇少齊只是挑高了眉,蘇耀迪則是不屑地撇開眼。

    如果不想再像上次一樣惹季冬晴生氣,維持表面上的平靜,是不用明言的共識。

    蘇少齊坐下後,面對季冬晴,不自在的整了整領帶,素來有自信的眼眸視線有些飄忽不定。

    第一句話要怎麼開口?

    道歉,他沒什麼經驗,他向來我行我素慣了,哪有低頭認錯的分。

    但一想到她在醫院目睹他摔東西時流露出的受傷,還有自己過去對待她的種種差勁的言行,他的心頭就滿是懊悔。

    如果不道歉,在她心底,他恐怕永遠都是混蛋,再也沒有機會挽回。

    「冬晴,我……」他喉結滾動,聲音干澀,「我……」

    「什麼?」冬晴拿著菜單很有耐心地問。

    「我……」他的聲音艱難的像是用擠出來一樣痛苦。

    「嗯?」她微笑看他。

    「……我不知道有什麼好吃的。」話說出口,連自己都想唾棄自己。

    站在一旁的謝廷邦別過臉揉著太陽穴。

    她將Menu攤在他面前,「你不喜歡吃太甜的吧,那我推薦采用咸奶油的法式金磚,或者是提拉米蘇,至于咖啡,看你要美式咖啡還是濃縮咖啡。」

    「……提拉米蘇和濃縮咖啡。」

    「好的,待會替你送上。」她在菜單上勾選好後,轉身回櫃台。

    季冬晴一走開,蘇少齊注意到謝廷邦看向他,欲言又止,他自覺丟臉的伸手掩了半邊臉,尷尬地低吼,「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該死的,他在搞什麼東西,都是因為她像以前一樣溫柔,害他很想欺負她,裝作自己沒虧欠她,命令她跟他回家,他骨子里的惡質根本沒變!

    不行,待會她送餐點上來,一定要道歉,拖越久越難說出口。

    十分鐘後,她端著餐盤過來,「祝您用餐愉快,用餐完後再到櫃台結帳就可以。」

    他的喉嚨很緊,從她放好餐點到放好餐具,「對不起」三個字還是沒辦法順利說出口。

    她直起身準備離開,他瞪著她,緊張地想逼自己開口,嘴巴張開卻沒聲音。如果面前有鏡子,他一定會發覺自己現在的表情很遜。

    這時,她卻先開口了,「少齊,我有話想對你說。」

    他像是找到台階下了一樣,停止做出愚蠢的表情,傲然地輕咳一聲,「我也是。」

    「那……你先說還是我先說?」

    「你先吧。」

    她充滿真誠地說︰「祝你和姚小姐幸福。」

    他的臉有幾秒的怔愕,接著不敢相信地瞪著她。

    他覺得她這句話,像是突如其來狠狠捅了他一刀一樣,讓他痛不欲生。

    這是報復嗎?但她的表情,並不像。

    她從她的圍裙口袋拿出一袋糖霜餅干,遞給他,「抱歉,上次在醫院我其實有看到她和你吵架。你送她這個餅干,好好和她一起過聖誕節,一定會和好的。」

    他僵硬地看著那袋糖霜餅干。餅干上的糖霜上得很細膩,圖案也很討喜,看起來也很好吃,確實適合送人。

    聖誕節……如果他沒記錯,季冬晴對這個節日情有獨鐘。

    今晚就是平安夜了,難怪他覺得家里怎麼空蕩蕩的,很冷清……他今年將要度過一個沒有她的聖誕節,而她……一點也不在乎,反而要他跟別的女人一起過。

    也是,她和同事一起度過聖誕節,比較開心吧,她們不會像他或他的家人,反應那麼冷淡。

    但是他無法替她著想,因為他對于她的祝福,以及能平靜說出那種話的她,深惡痛絕。

    「我不收!」他拍桌站起來,俯瞪著她。

    「你……」她微愣,原以為他表情平靜地來她店里,不是要找她麻煩的,是她太樂觀嗎?

    謝廷邦想阻止他,「董事長!」

    蘇少齊不理他,「你以為你很寬容大量嗎?你以為我會感激你的祝福嗎?不,我不會!」

    季冬晴只能瞪大眼看他。

    他伸手抓緊她嬌小的雙肩,嘶吼,「我不會和姓姚的女人在一起,你該死的听清楚了嗎?如果你對我以前的所作所為不諒解,我道歉還不成嗎?不管你接不接受道歉,我告訴你,我是不會放過你的,直到你回到我身邊為止,我都會一直糾纏著你,你的男人只能是我!」

    蘇耀迪看狀況不對,上前拉著蘇少齊的手臂,「放開晴姊!」

    「滾開!」蘇少齊扯回自己的手臂,那力道讓蘇耀迪後退了幾步。

    余小雨從櫃台走出來,介入他們之間,強硬隔開兩人,板著臉對蘇少齊說︰「不好意思,可以請你出去嗎?」

    歐婷婷一臉緊張,也趕緊將季冬晴護在背後。

    蘇少齊不願走,固執地喊,「季冬晴,你听進去了嗎?!」

    「但我已經不愛你了。」在歐婷婷背後,她顫著嘴唇說︰「對你,已經無所謂了,就算你現在說這些,我也不在乎。」

    他的呼吸沉重,眼神像負傷的野獸。

    「蘇少齊,我不恨你,真的,我想開了,以前你對我不算差的,要是當年,我們不是夫妻,而是朋友,或許,相處得比較好。」

    他咬牙,「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你放心跟姚小姐在一起吧,我知道她很適合你。你和我是不可能的,就算重新在一起,還是會重復上演一樣的問題,你不喜歡我這種個性的人,是事實。」她努力揚起嘴角,「所以,你不要騙自己。」

    「我騙我自己?」他忽然扶額大笑出聲,但笑聲帶著蒼涼。

    她顫著眼眸,看他用一種彷佛她撕裂了他一樣的眼神看著她,然後握拳用力搥一記自己的心口,對她吼,「那你告訴我,我現在痛得像在滴血的心,是為了什麼,說啊?!」

    她覺得自己的呼吸不穩。

    「你為什麼不回答我,你以為我為什麼還要追過來,為什麼不好好過自己的生活,那都是因為失去你,我就像沒有水的魚一樣不能活了。」他一字一句充滿沉重的痛,「我才要問你,你是不是在我身上下了什麼蠱,不然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她不能接受的別開了眼,「……別說了。」

    她的閃避,讓他的腳下像是崩塌了一樣,懸空失去了重力感。

    唯一知道的是,要是讓她真的從此擺脫了他,他就真的輸得徹底。

    是因為自己領悟的太晚,所以,才會有這種結果嗎?

    「如果這是你的懲罰,好,我接受。」他忽然扯唇笑了笑,但眼底沒有笑意,「你就把你以前受的委屈全部都回敬給我吧,但是,不要再說像今天說的話了。」

    說完後,他轉頭走出店里,謝廷邦把錢放在桌上後趕緊追上去。

    他一離開,季冬晴腿軟的跌坐在地上,表情空白。

    「小晴,你怎麼了?」歐婷婷嚇了一跳。

    「晴姊,你還好吧?」蘇耀迪也趕緊過來關心。

    余小雨扶起她,「我想……你先進員工休息室休息一下吧。」

    在員工休息室,她手捧著剛才余小雨泡給她的熱紅茶,呆呆地望著自己的腳。

    她……傷了他嗎?

    她以為她的成全,她的坦承,對彼此都是好事,結果卻是相反的。

    他對她真的是愛情嗎,她不知道,也不敢相信。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的心,又亂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