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蕾絲糖 > 前夫宣言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前夫宣言 第六章

作者︰蕾絲糖

    【第四章】

    當余小雨和歐婷婷從倉庫搬出去年聖誕節裝飾的物品,季冬晴驚訝,聖誕節居然要到了。

    她們三人趁著星期一公休日布置,在落地窗上噴上噴漆,裝飾聖誕樹,買了幾盆聖誕紅放櫃台,天花板上掛吊飾,每個客桌上還擺上應景小物。

    「小晴,我們的店每逢聖誕節,都會推聖誕節限定的餅干,其實沒什麼特別,就是糖霜餅干,只是餅干的圖案應景。」歐婷婷邊噴漆邊說︰「不難的,這次你跟我一起做吧。」

    「不難?」坐在梯子上裝飾聖誕樹的余小雨翻白眼,「小晴,別听婷婷那樣講,她設計的糖霜餅干,上糖霜的功夫要很好,我就做不來。」要不然怎麼會每年都被搶購光。

    「是小雨你不認真學啦,你拉花都能拉出麋鹿圖案了,糖霜難不倒你的。」

    「手感不一樣啦,你不懂,要不然你來拉花看看。」

    季冬晴听著她們一來一往的對話,嘴角噙著溫婉的笑。

    望著手里的裝飾品,她的心思忍不住飄遠。

    聖誕節,對了,她怎麼會忘記了呢,在蘇家其實不是只有難過的回憶的——

    在蘇家的第一個聖誕節,蘇少齊看她忙進忙出的裝飾家里,皺著眉頭問︰「季冬晴,你在做什麼?」

    她聞聲放下手邊的東西,臉頰因為勞動而染上淡淡的緋色,抬眼望著蘇少齊朝她走來。

    他那張英挺的俊臉十分迷人,她每每看到他總會害羞,縱然他對她沒什麼好臉色,但她相信這只是暫時的,畢竟他們是夫妻,是獨一無二的特別關系,也是彼此最親密的人,他有天會喜歡她的。

    她微笑著說︰「做聖誕節的準備啊。」

    他不客氣地說︰「聖誕節?我家不過聖誕節的。」

    她微愕,「啊,抱歉,我不知道……」

    他的眉頭皺得更深了,「我爸媽看到你在弄這些沒告訴你?」他知道父母因為她父親有幫忙關說一些事情,對她還算不錯,但沒想到還放任她搞這些。

    看到他不悅的表情,她像做錯事的小孩,縮著肩膀,「公婆沒說什麼……」所以,她以為他們有過聖誕節。

    「你家有在過這種西方人的節日?」

    「沒有……」

    他哼聲,「那你做這些干麼?多余。」

    「我家……不熱鬧。」她垂眸,沒繼續說下去。聖誕節是分享歡樂和歡笑的日子,是她心里小小的向往。

    在那個讓她覺得處處被排斥漠視的季家,她一直希望能夠有一個特別的節日讓自己融入家人之間,雖然這個想法從未實現過,但,她想在這個新家,度過這個節日。

    他冷冷地看著她流露出淡淡遺憾的俏臉一會兒,忽地扔下一句話就走,「隨便你。」

    「什麼?」她不明白他的意思,傻傻地在他背後追問。

    他不耐煩地回道︰「你不是要過聖誕節嗎,那就繼續布置啊,沒人攔你。」

    她望著他上樓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他的意思是……允許她在這個家過聖誕節了?

    在聖誕節前夕,不知道是不是湊巧,他有提早回家,望著滿桌的聖誕節大餐,還有充滿節慶氣氛的布置,沒說什麼。

    她像個要告白的小女生,將禮物遞到他面前,「聖、聖誕節快樂……」

    「我可沒有禮物回送。」他涼涼地說。

    她淡笑,「……沒關系。」她從公婆不熱情的反應,知道她為聖誕節做的這些努力,不過是她自得其樂,畢竟長輩不習慣過非傳統的節日。

    雖然小叔蘇耀迪有捧場,可是她心底還是失落的,原來聖誕節無法讓她融入任何一個地方,和所有人同樂。

    「我餓了。」他扯了扯領帶,在餐桌旁坐下開始吃起聖誕節大餐。

    她在一旁看他一一嘗過桌上的菜,包括火雞,最後吃了烤餅干。

    他吃飽後站起身,不以為然地說︰「聖誕節也不過如此,沒什麼特別的。」

    她灰心地垂著臉,連他都嫌棄,她是不是做了蠢事。

    他在經過她身邊時多說了一句,「不過,下一年你要是還想繼續過這個節日,我並不反對,偶爾熱鬧一下也不差。」

    這一句話,令她恢復精神,也讓她沒有立刻放棄過聖誕節,後來的兩年,他依然會湊巧在平安回家。

    現在仔細想想,他雖然不喜歡她,但他放任她在家做任何事情,沒有限制過她,這份自由,是在季家沒有的。

    他要是認真想和她離婚,多的是方法折磨她,讓她在這個家待不下去。

    他可以叫僕人給她難堪,可以把外面的女人帶回來羞辱她,也可以限制她參與家里的事情,不讓她做家事,讓她得憂郁癥。

    但他沒有。

    他留給她在家生活的空間和想做任何事情的自由,是她樂于當家庭主婦,想成為他不可或缺的人,將自己鎖在籠子里。

    因為期望得太深,心里累積的失望和怨懟越多,她過于在乎他不愛她這件事,而忽略了他除了愛情以外給予的東西。

    季冬晴不禁笑自己過去太鑽牛角尖,現在才想開。

    他只是不愛她而已。

    以他自我為中心的個性,對不喜歡的人,沒有不準她出現在眼前,只是諷刺她、忽視她,已經很包容了。

    除了這之外,他沒有做更殘忍的事情。

    她可以感覺到,在想開後,胸中的不甘心,慢慢淡化。

    「小晴,你在發什麼呆?」余小雨注意到她停下手邊的動作已經一會兒,不禁問。

    「沒什麼。」她深吸氣,露出打從心底綻放的微笑。

    雨過天晴了。

    原來放下沒這麼難,只在一念之間。

    要是還有機會遇到他,她想,她可以很自然的對他說,祝你和姚小姐幸福。

    充滿聖誕節味道的雨戀咖啡店,播放著應景的歌曲。

    「晴姊,我……我來了。」

    季冬晴對這個幾乎天天報到,還容易對她臉紅緊張的蘇耀迪,有些不知道拿他怎麼辦,只得像前幾次一樣,對他說︰「七號桌沒人,我帶你過去坐。」

    蘇耀迪跟在她背後,小心翼翼地問︰「晴姊,前幾天我說的事情……不能考慮一下嗎?」

    听到蘇耀迪再度提起,她不禁頭痛,領他入座後說︰「我那天拒絕得很清楚了。」

    「是因為你覺得太突然,還是因為不能接受蘇家?雖然我是蘇家人,但我喜歡你的心意是真的,要我說幾次都可以,我可以為你離開蘇家,請你跟我在一起。」

    季冬晴深深地嘆氣,「耀迪,我說過,我跟你之間是不可能的。」

    「是因為我的身體不好嗎?」他緊張地問︰「還是……因為我曾是你小叔,你怕別人說閑話。」他有注意到,季冬晴總和他保持著距離,她的心不為他打開,他們的關系比以前還疏離。

    「耀迪,這些原因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只把你當弟弟看待而已。」季冬晴拿出菜單勾選,「今天吃松餅和奇異果汁,好嗎?」

    「晴姊決定就好了。」蘇耀迪對餐點意興闌珊,慢半拍的注意到周遭都是聖誕節的裝飾,「聖誕節啊……晴姊,每當這個節日你會把家里布置得很漂亮,還有你的廚藝。」

    「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她的語氣無悲無喜,有雲淡風輕的味道。

    蘇耀迪充滿期盼的看她,「晴姊,你剛才幫我點的餐,可以親手幫我做嗎?」

    她面不改色地說︰「店里生意很忙,我要招呼客人,沒辦法。」

    「不然……店里有哪些食物是你做的?」

    「目前沒有。」她隱瞞自己有做一部分的聖誕節餅干。

    「真可惜……」他垂眸,一會兒又抬眸認真地說︰「晴姊,就算你只把我當弟弟也沒關系,我會努力讓你把我當男人看的。」

    「可是我——」

    蘇耀迪打斷她的話,「不要只是一味的拒絕,試著接受我,我知道我以前太懦弱,我會為你改變的,我已經跨出第一步了,找到了一份工作,很快的我就能成為能讓你依靠的男人。你現在不能接受我只是因為對我還有所顧忌,別忘了,我們是最相像的啊,所以是最能夠理解彼此的人,不是嗎?我們的像不只是背景,而是你能看出我的難過,我也能看出你受的傷害,我們在一起,能體諒、呵護對方,我和哥哥不同,不會讓你傷心。」

    季冬晴望著固執的蘇耀迪,沒再多說什麼,只是拿著菜單回櫃台。

    她覺得她彷佛看到以前的自己,那個深信愛情可以改變一切的自己。

    年輕的不解世事,赤luo的真心,為愛不顧一切,很天真卻很真摯。

    沒錯,他們是相像的,在某部分。

    但她不相信他的感情,因為這是錯愛。

    余小雨看她回櫃台,忍不住說︰「那位弟弟真不死心。」

    「他只是一時迷惘而已,等時間過去,他就會知道他對我的感情不是愛。」季冬晴淡然地說︰「七號桌,松餅和奇異果汁。」

    余小雨接過單子,「這麼篤定?」

    「他的身體不好,大部分時間在家,最常接觸的異性只有我,會有錯覺不奇怪。」

    「你的論點,感覺挺有道理的。」

    「我是這樣猜的,他看著我,就像在看一部悲劇電影,會對里面的人物覺得同情,然後腦中會想象著,如果是我,我會珍惜她。原本只是想法,現在是付諸行動。」她說︰「他對我或許會有憧憬,會有相知相惜的感情,但離愛有一段距離。」

    「你看得這麼透澈?」

    「只是因為對蘇家放下心結,能夠用旁觀者的角度分析而已。」她微笑,「我的過去,真的成了過去。」

    「那就再好不過了。」余小雨欣慰地說,將做好的餐點放上盤子,「好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