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蕾丝糖 > 前夫宣言 > 第七章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前夫宣言 第七章

作者:蕾丝糖

    将苏耀迪的餐点送上桌后,她又忙了一会儿,有个她以为不会再踏入店里的身影推开店门,带着秘书。

    那个男人不似在医院时憔悴,已恢复了不少风采,纵然还是瘦了点,也足以迷倒不少女性,他走路带着王者的架势,身上的手工西装呈现了他挺拔的身材,举手投足有着一股高贵的气质。

    季冬晴听见店里不少女性为他着迷的赞叹声,但也有人认出他是之前差点在店里和弟弟打架的男人,带着看好戏的心情窃窃私语。

    她没有叹气,抚着自己的胸口,心跳平稳,很好。

    季冬晴主动走上前,带着微笑,“二号桌有空位。”

    苏少齐没想到她看到他的反应不是躲避,而是用欢迎的态度打招呼,表情有些意外,“好。”

    他心底庆幸地想,虽然不知道她为何突然不排斥他,但这是好的开头,代表他和她能够好好对谈。

    一旁的谢廷邦则不乐观的眯起眸。

    领他入座时,苏少齐和苏耀迪的座位虽然隔了一段距离,但两人有对上眼,苏少齐只是挑高了眉,苏耀迪则是不屑地撇开眼。

    如果不想再像上次一样惹季冬晴生气,维持表面上的平静,是不用明言的共识。

    苏少齐坐下后,面对季冬晴,不自在的整了整领带,素来有自信的眼眸视线有些飘忽不定。

    第一句话要怎么开口?

    道歉,他没什么经验,他向来我行我素惯了,哪有低头认错的分。

    但一想到她在医院目睹他摔东西时流露出的受伤,还有自己过去对待她的种种差劲的言行,他的心头就满是懊悔。

    如果不道歉,在她心底,他恐怕永远都是混蛋,再也没有机会挽回。

    “冬晴,我……”他喉结滚动,声音干涩,“我……”

    “什么?”冬晴拿着菜单很有耐心地问。

    “我……”他的声音艰难的像是用挤出来一样痛苦。

    “嗯?”她微笑看他。

    “……我不知道有什么好吃的。”话说出口,连自己都想唾弃自己。

    站在一旁的谢廷邦别过脸揉着太阳穴。

    她将Menu摊在他面前,“你不喜欢吃太甜的吧,那我推荐采用咸奶油的法式金砖,或者是提拉米苏,至于咖啡,看你要美式咖啡还是浓缩咖啡。”

    “……提拉米苏和浓缩咖啡。”

    “好的,待会替你送上。”她在菜单上勾选好后,转身回柜台。

    季冬晴一走开,苏少齐注意到谢廷邦看向他,欲言又止,他自觉丢脸的伸手掩了半边脸,尴尬地低吼,“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该死的,他在搞什么东西,都是因为她像以前一样温柔,害他很想欺负她,装作自己没亏欠她,命令她跟他回家,他骨子里的恶质根本没变!

    不行,待会她送餐点上来,一定要道歉,拖越久越难说出口。

    十分钟后,她端着餐盘过来,“祝您用餐愉快,用餐完后再到柜台结帐就可以。”

    他的喉咙很紧,从她放好餐点到放好餐具,“对不起”三个字还是没办法顺利说出口。

    她直起身准备离开,他瞪着她,紧张地想逼自己开口,嘴巴张开却没声音。如果面前有镜子,他一定会发觉自己现在的表情很逊。

    这时,她却先开口了,“少齐,我有话想对你说。”

    他像是找到台阶下了一样,停止做出愚蠢的表情,傲然地轻咳一声,“我也是。”

    “那……你先说还是我先说?”

    “你先吧。”

    她充满真诚地说:“祝你和姚小姐幸福。”

    他的脸有几秒的怔愕,接着不敢相信地瞪着她。

    他觉得她这句话,像是突如其来狠狠捅了他一刀一样,让他痛不欲生。

    这是报复吗?但她的表情,并不像。

    她从她的围裙口袋拿出一袋糖霜饼干,递给他,“抱歉,上次在医院我其实有看到她和你吵架。你送她这个饼干,好好和她一起过圣诞节,一定会和好的。”

    他僵硬地看着那袋糖霜饼干。饼干上的糖霜上得很细腻,图案也很讨喜,看起来也很好吃,确实适合送人。

    圣诞节……如果他没记错,季冬晴对这个节日情有独钟。

    今晚就是平安夜了,难怪他觉得家里怎么空荡荡的,很冷清……他今年将要度过一个没有她的圣诞节,而她……一点也不在乎,反而要他跟别的女人一起过。

    也是,她和同事一起度过圣诞节,比较开心吧,她们不会像他或他的家人,反应那么冷淡。

    但是他无法替她着想,因为他对于她的祝福,以及能平静说出那种话的她,深恶痛绝。

    “我不收!”他拍桌站起来,俯瞪着她。

    “你……”她微愣,原以为他表情平静地来她店里,不是要找她麻烦的,是她太乐观吗?

    谢廷邦想阻止他,“董事长!”

    苏少齐不理他,“你以为你很宽容大量吗?你以为我会感激你的祝福吗?不,我不会!”

    季冬晴只能瞪大眼看他。

    他伸手抓紧她娇小的双肩,嘶吼,“我不会和姓姚的女人在一起,你该死的听清楚了吗?如果你对我以前的所作所为不谅解,我道歉还不成吗?不管你接不接受道歉,我告诉你,我是不会放过你的,直到你回到我身边为止,我都会一直纠缠着你,你的男人只能是我!”

    苏耀迪看状况不对,上前拉着苏少齐的手臂,“放开晴姊!”

    “滚开!”苏少齐扯回自己的手臂,那力道让苏耀迪后退了几步。

    余小雨从柜台走出来,介入他们之间,强硬隔开两人,板着脸对苏少齐说:“不好意思,可以请你出去吗?”

    欧婷婷一脸紧张,也赶紧将季冬晴护在背后。

    苏少齐不愿走,固执地喊,“季冬晴,你听进去了吗?!”

    “但我已经不爱你了。”在欧婷婷背后,她颤着嘴唇说:“对你,已经无所谓了,就算你现在说这些,我也不在乎。”

    他的呼吸沉重,眼神像负伤的野兽。

    “苏少齐,我不恨你,真的,我想开了,以前你对我不算差的,要是当年,我们不是夫妻,而是朋友,或许,相处得比较好。”

    他咬牙,“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你放心跟姚小姐在一起吧,我知道她很适合你。你和我是不可能的,就算重新在一起,还是会重复上演一样的问题,你不喜欢我这种个性的人,是事实。”她努力扬起嘴角,“所以,你不要骗自己。”

    “我骗我自己?”他忽然扶额大笑出声,但笑声带着苍凉。

    她颤着眼眸,看他用一种彷佛她撕裂了他一样的眼神看着她,然后握拳用力搥一记自己的心口,对她吼,“那你告诉我,我现在痛得像在滴血的心,是为了什么,说啊?!”

    她觉得自己的呼吸不稳。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你以为我为什么还要追过来,为什么不好好过自己的生活,那都是因为失去你,我就像没有水的鱼一样不能活了。”他一字一句充满沉重的痛,“我才要问你,你是不是在我身上下了什么蛊,不然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不能接受的别开了眼,“……别说了。”

    她的闪避,让他的脚下像是崩塌了一样,悬空失去了重力感。

    唯一知道的是,要是让她真的从此摆脱了他,他就真的输得彻底。

    是因为自己领悟的太晚,所以,才会有这种结果吗?

    “如果这是你的惩罚,好,我接受。”他忽然扯唇笑了笑,但眼底没有笑意,“你就把你以前受的委屈全部都回敬给我吧,但是,不要再说像今天说的话了。”

    说完后,他转头走出店里,谢廷邦把钱放在桌上后赶紧追上去。

    他一离开,季冬晴腿软的跌坐在地上,表情空白。

    “小晴,你怎么了?”欧婷婷吓了一跳。

    “晴姊,你还好吧?”苏耀迪也赶紧过来关心。

    余小雨扶起她,“我想……你先进员工休息室休息一下吧。”

    在员工休息室,她手捧着刚才余小雨泡给她的热红茶,呆呆地望着自己的脚。

    她……伤了他吗?

    她以为她的成全,她的坦承,对彼此都是好事,结果却是相反的。

    他对她真的是爱情吗,她不知道,也不敢相信。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的心,又乱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