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蕾絲糖 > 前夫宣言 > 第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前夫宣言 第五章

作者︰蕾絲糖

    【第三章】

    蘇少齊覺得,從那天離開雨戀咖啡店後,他的日子就過得很恍惚。

    除了煙和酒以外,沒有印象吃了什麼。

    埋頭工作,睡公司的頻率越來越高。

    很多事情不想理會,包括父親作主放了弟弟出房間,還有姚姿華打電話罵他星期六沒赴約,以及母親念他婚戒還沒拔下來的事情。

    謝廷邦看著他的眼神越來越擔心,一向不管他私事的他,最近難得說了一句,「董事長,保重自己。」

    他好得很,需要保重什麼。

    他依然是過去那個外表受女人仰慕,身家富有到許多千金都妄想嫁給他的蘇少齊;在商場上,他還是個受人敬佩,實力備受肯定的富二代,不少長輩都肯定他的成就。

    什麼都沒變,沒有失去任何重要的東西。

    包括自己。

    某日,外出洽公回來,進辦公室時,他在秘書驚慌的目光下,抱著腹部,倒在地板上。

    「董事長,您怎麼了?!」謝廷邦連忙蹲下身扶他。

    他的臉色白得可怕,胃痛得冷汗直飆,眼神渙散。

    肉體的痛讓精神變得脆弱,他忍不住想起一個人。

    她無情的態度讓他沒有理由再出現在她的眼前,然而那張淡漠的俏臉,在他一空閑下來就會出現在腦海,折磨著他。

    雖然見面只會讓自己難堪,但是……見不到面更痛苦。

    他不得不承認,原來那些年來她的付出,自己不是那麼無動于衷,她像是罌粟,一點一滴慢慢地侵蝕了他的全部,讓他不能沒有她。

    但他的驕傲,讓他不能低頭承認自己需要她。

    從她的眼中,他明白了一件事情,是他給的傷害太多,讓她不再期盼他的愛。

    不只不再等待,她也……不愛他了。

    謝廷邦看他的狀況不對勁,連忙拿出手機,「董事長,您撐著點,我馬上叫救護車!」

    蘇少齊忽地有反應,緊抓他的手臂,「叫她來……叫季冬晴……」

    謝廷邦難得露出為難的表情,沒有立刻答應。

    「如果我見不到她……我就……開除你……」他說完,支撐不住地昏了過去。

    雨戀咖啡店里,謝廷邦深深地朝季冬晴鞠躬。

    「拜托你了。」

    季冬晴的表情很困擾,嘆了一口氣,「既然已經送醫,有醫生和護士在,我去有什麼意義?」

    她不懂蘇少齊為何要見她,居然還威脅秘書,是故意要為難她的嗎?

    才半個月沒見,他就把自己搞到低血壓和胃潰瘍昏倒送醫,她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

    「季小姐,董事長真的需要你。」謝廷邦誠懇地說︰「你們離婚後這段時間,他變得易怒,而和你在咖啡店談過後,他變得很消沉,不是抽煙就是喝酒。」

    「你是想說,這都是因為我嗎?」季冬晴輕擰秀眉,「謝先生,我知道你很盡責,但是請不要編謊話。」

    「季小姐是認為,董事長不可能因為你而病倒?」

    「你擔任他的秘書這麼多年,你應該很清楚,他不在乎我。」季冬晴實在不太想講這些事情,往事令人不堪回首,「既然不在乎,我就不可能影響他一分一毫。」

    「如果不在乎,他不會來雨戀咖啡店找你。」

    「那是因為他怕我拿沒拿贍養費這件事情威脅他。」這可是他親口說的。

    「那不是真心話,你听不出來嗎?」謝廷邦不相信將目光放在蘇少齊身上多年的她,連這一點也沒看破。

    「是真話還是假話,有差嗎?」她輕嘆,「過去我一直在猜測他的心思,終日惶惶不安,現在我已經無力去在乎他了。」

    「季小姐……」

    「回去跟他報告,就推說是我為難你吧,你這麼能干的秘書,他不可能開除你的。」她淡淡一笑,「謝先生,以前,你不會干涉這麼多的,這次也點到為止吧。」

    謝廷邦垂眸,「我確實只願謹守職務上的事情,董事長叫我來找你,我其實是不太願意的,但是,如果我再繼續袖手旁觀,董事長說不定會發生比這次更嚴重的事情。」

    她不說話,唇線緊抿。

    「季小姐,拜托您了,去看看他吧,就當賣我一個面子。」謝廷邦搬出人情壓力。他相信季冬晴會吃這套的,她是個容易因為小事而感謝別人的人,以往她總感激他願意幫她轉交東西或轉告一些話。

    兩人之間陷入沉默,在他以為她不會回答他的時候,季冬晴嘆氣,「下班後,我會過去看一下。」

    睡睡醒醒好幾次。

    他在迷糊中想起,以前好像也有過類似的事情。

    有次他發高燒,整個人昏昏沉沉,很難受,家庭醫師來一趟替他開了藥。後來每當他睜開眼,總有個溫柔的身影坐在他床邊,喂他吃藥和吃飯,幫他擦澡,還有換頭上的退熱貼片。

    那是他第一次正視她。

    她臉上疲憊的痕跡,始終溫暖的眼神,令他印象深刻,說不清楚心里的感受。

    她可以不必這麼做的,家里又不是沒有人手,僕人多的是,連他父母都沒這麼費工夫照顧他,以往交往過的女友,更不可能為了他做到這種地步,她們寧願花這些時間去逛街買東西。

    她無微不至的照顧,反而讓他覺得自己根本不是在關愛中長大的天之驕子,身邊的人和她一比,都變得虛情假意。

    他不想承認她是最關心他的人,如果承認了,不就表示,父母和女友們,都愛自己勝過愛他嗎?

    當他病好了,她卻累倒了。

    在家庭醫師離開後,他在她房門口看著睡著的她,心情復雜。

    他想起還沒結婚前,朋友和他聊天時,說自己認識了一個很有家的感覺的女人。他問,什麼意思?朋友說,像你這種花花公子不懂的,有個女人等你回家,為你做飯,時刻為你擔心,會讓你有安定的感覺。

    他是不懂,黃臉婆有什麼好的,女人就該保持著吸引力,像美酒一樣,帶著會讓人上癮的味道。

    但他又無法解釋,病倒的她,那張憔悴的臉,明明不美麗,為什麼卻深深吸引他的目光……

    「我特地來看你,你居然一點高興的表情都沒有,去死算了!我發誓我從今天開始就不會來找你了,失去我這麼好的女人,你就盡管後悔去吧!」

    提著水果籃正在找病房的季冬晴,被這道高分貝的聲音嚇到,望過去,一名眼熟的女人從病房氣沖沖地踩著高跟鞋出來。

    她一眼就認出那名女人是誰,當初姚姿華打電話嗆她這個元配時,她可是把緋聞報導仔細的看過了,也記住了那張美麗的臉蛋。

    她心跳得很快,躲到旁邊的茶水間,直到高跟鞋的聲音走遠。

    隨即,她笑自己,心虛什麼呢,她又沒有要跟她搶男人。

    他們竟然吵架了,不過,她不在乎,她只是因為謝廷邦的請托,不得已才來的。

    來之前,她有想過要不要煮雞湯帶來,最後還是決定到水果攤買水果籃就好了。

    她走到病房門前,輕敲門,開門的是謝廷邦,「季小姐,你來了?董事長很不舒服,剛剛醒了又昏睡過去了,我叫他一下。」他沒講剛才姚姿華來探病,不顧蘇少齊是病人把他叫醒,還變成潑婦罵了蘇少齊一頓這件事。

    「不用叫他,讓他睡吧。」不用面對他,她覺得松口氣。

    「可是……」

    「放心,我有在水果籃里的小卡上寫我的名字,他看了就知道我來過了。」她將水果籃交給他。

    謝廷邦面有難色地收下,「季小姐明天還會來嗎?」

    「不一定。」她不願意正面回答。

    「季小姐……」

    「謝先生,我無法再答應你第二次。」

    謝廷邦嘆氣。他把機會用完了嗎?季冬晴眼底的固執和害怕受傷的神情,他的良心讓他無法繼續勉強她下去,「我明白了,抱歉為難你了。」

    秘書關上門,她轉身欲離開,有名婦人迎面走來,看見她時,驚訝地說︰「你是……冬晴吧?」

    「請問……你是哪位?」季冬晴覺得這名婦人好似見過又好似沒見過,一臉困惑。

    婦人一臉愧疚,上前握住她的手,「你現在還好吧?」

    「還可以……」她對對方的熱情不是很自在,抽回手,「抱歉,我不太記得您,請問您是誰?」

    「啊……不好意思,我忘記你不太認識我。」婦人尷尬地笑了笑,連忙自我介紹,「我是少齊的姑姑,蘇桂瑛。」

    「您好。」她只能禮貌性地打招呼,畢竟她現在的身分,對前夫的親戚也沒什麼話好說的,「您是來探望佷子的吧,我就不打擾了,先走了。」

    「等等。」蘇桂瑛說︰「我想跟你道歉。」

    季冬晴停住腳步,不解地看著她,「道歉?」

    「是的,道歉。」蘇桂瑛臉上充滿歉意,「我听說你們離婚了,我真的很抱歉。」

    「那與您無關……」

    蘇桂瑛微訝,「少齊沒跟你提過嗎?」

    「我不懂您在說什麼。」

    「原來他沒告訴你啊……」蘇桂瑛嘆氣,「那我就告訴你吧,如果不是因為我,你不會和少齊結婚,我在一次的宴會看到你,觀察了你,我認為你適合他,所以我告訴他,如果選擇季家當對象,結婚對象不是二女兒季怡琳而是麼女季冬晴的話,我就把我在百貨公司的股份無條件送他。」

    她驚詫地听著。雖然她曾困惑過他為何不是選二姊,但沒想到……是這樣的理由。

    他沒對她說,大概是他高傲的性格在作怪吧……

    「抱歉,我會這麼做,是因為我想你溫柔的個性,應該能夠感化對感情不夠認真的他,沒想到……最後的結果還是離婚了,是我害了你。」蘇桂瑛嘆氣說︰「我長年跟著老公住在加拿大,若不是這次回台听說少齊病倒,還真不知道這件事,如果有什麼可以幫你的,你盡管說,我會補償你。」

    「不必了……」她苦笑,「誰都沒有欠我。」

    若不是婚姻失敗,讓她審視自己的人生,她想,她還是會像以前那樣卑微的活著吧。

    她雖然選擇原諒,但心底還是有一股酸澀蔓延。結婚前本來就知道這是立基于互利條件而結成的婚姻,但實際知道背後的原因,還是會有疼痛的感覺。

    她竟然是因為別人莫名的期待促成這場婚姻。

    為誰改變,前提是要有愛,蘇少齊不愛她,怎麼可能被她感化。他姑姑怎會沒想到這點呢?

    蘇桂瑛望著她嘴邊澀然的笑,更加愧疚了。這麼好的女人,少齊怎不懂得珍惜呢?

    病房內忽然傳來砸東西的聲響。

    蘇桂瑛心驚,連忙推門進去查看,季冬晴不放心地跟在後頭。雖然不想見他,但是,畢竟是認識的人……

    印入眼簾的畫面,讓她臉色刷白——

    她買的水果籃被他砸在地上。

    听到門口有聲響的他,怒眸掃過來,在對上她的眼眸時,表情瞬間僵硬,但沒開口道歉。

    她一句話也沒說,轉身就走。

    她依稀有听見秘書叫她的聲音,但她沒有回頭,快步離開。

    他果然是為了污辱她才叫她來的吧。

    她沒有相信秘書說的話,真是太好了。

    因為沒有相信,所以她心里,是沒有抱持任何期待的。

    走到電梯前,按下按鍵,電梯門開了,她一進電梯就用力按下一樓的按鍵。

    門關上後,她身軀有些無力地靠著牆。

    臉上濕濕的,她沒伸手去摸,也不敢看電梯里的鏡子。

    她還是不夠堅強啊。

    他睡了又醒,等的都是那抹溫柔的身影,希望下一次張開眼就能看到她,但次次失望。

    听秘書報告,說他已經錯過了,他怎麼能不惱怒。

    他多想象個小孩一樣,任性地耍賴,命令她照顧他。

    水果籃,別人送不算什麼,她送,代表的是疏離和應付,不願再對他用心。

    就連放在上面的慰問卡片,都只有潦草的幾個字。早日康復,下面署名季冬晴。

    他胸中的氣憤無處發泄,摔了水果籃。

    沒想到,她沒走遠,還撞見這一幕。

    她瞬間露出的受傷神情,讓他喉頭滾動,想說什麼卻說不出口。

    她走掉的身影,讓他恐懼。

    謝廷邦在季冬晴離開時,有跑到門口叫喚一聲,眼見對方逃開似的走遠,嘆了口氣回頭。

    蘇少齊使不上力下床,焦躁地對他命令道︰「把她給我帶回來!」

    「不。」謝廷邦肅穆地拒絕。

    一旁的蘇桂瑛搞不清楚狀況,「少齊,你和季小姐……是怎麼回事?」她听說是協議離婚的,怎麼感覺鬧得很不愉快。

    「姑姑,你來了?」蘇少齊扶額,「我很心煩,沒辦法招待你。」

    「沒關系,我買了一箱雞精,你要記得喝,補補元氣。」蘇桂瑛將手中的禮盒放到櫃子旁後,還是忍不住多嘴,「離婚了就別對她使性子,好聚好散。」

    蘇少齊覺得胸中一把火被點燃,「秘書,送我姑姑出去!」

    謝廷邦送蘇桂瑛離開後,回病房看到蘇少齊郁郁寡歡地看著地上被摔爛的水果。

    蘇少齊頭也沒抬地問︰「為什麼拒絕我的命令。」

    謝廷邦知道他問的是季冬晴的事情,「董事長,我已經盡最大的努力幫你,才讓季小姐願意來這一趟,但你輕易地就讓她對你死心,我無顏再面對她。」

    蘇少齊咬牙說︰「那是誤會,我不知道她還在外面!」

    「董事長,就算沒有剛才的誤會,你也跟之前沒有兩樣,不懂怎麼好好對待她,你有想過她來探病時,你要說什麼嗎?」

    蘇少齊被這一問,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想過這點,只是想要看到她而已。

    他自問。要是她在面前,他會說什麼?

    這一想冷汗就流了下來。如果沒有意外,大概……又是跟在雨戀咖啡店差不多的話。

    謝廷邦嘆口氣說︰「為了她好,別再打擾她了吧。」

    蘇少齊不能接受地說︰「不!」

    「你覺得折磨她,折磨得還不夠嗎?」謝廷邦實在看不下去他這副模樣,決定點醒他。

    他怒聲駭斥,「不是!」

    「那是為什麼呢,你是為了什麼不願意放過她?」謝廷邦冷靜而犀利地問,絲毫不退縮,「好好想清楚,再回答。」

    蘇少齊喘著氣,當情緒比較平復,他認真地思索這個問題。

    只要想著她決然的背影,還有自己的恐懼,答案便呼之欲出。

    他垂著頭像只戰敗的獅子,好一會兒後,頹喪地開口,「我想要她……回到我身邊。」

    謝廷邦看他終于想通,吐了一口氣說︰「出院後,去道歉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