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陳毓華 > 淼淼的幸福劇本 > 第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淼淼的幸福劇本 第十八章

作者︰陳毓華

    壽宴的前一晚,納蘭老太爺把小孫子叫到書房。

    老太爺也不羅唆,開門見山的就問︰「你說要帶女孩子來給我看,明天就是壽宴了,你準備好的女伴還是同一個人嗎?」

    「爺爺,听你的語氣好像有點失望,我的女伴從來就沒有說要換,明天會出現的,如假包換還是那個人。」

    「那女孩可是有過一段婚姻的人,她可是個寡婦。」這些天來,足夠他把孫淼淼的家世,她身上發生過的蛛絲馬跡全部調查清楚。

    那段婚姻即使陶家老太婆隱晦不說,但陶家是什麼人家,自然會有八卦媒體嗅得出來它的八卦價值,有多少年,捕風捉影的新聞一直沒斷過。

    他要知道孫子的想法。

    「爺爺,我不管別人怎麼看我跟她,她都是我看中意的女生。你知道嗎?跟著我這種前科累累的情場浪蕩子,其實是委屈她了。」

    納蘭老太爺虎目一瞪,卻也沒否認納蘭燎火的自白。

    自家孫子是什麼貨色,他最清楚不過了,說難听點,就是一個靠著祖蔭的花花公子,那些家世良好的大家閨秀不會想和這樣的男人過一輩子,誰想把自己的青春浪費在這種人身上?

    「我不過就是說了一句,你就羅羅唆唆講了一大堆。」他嘀咕。

    「我總是要讓爺爺明白淼淼是個怎樣的人,萬一你誤會她了,爺爺~我可是花了大把的工夫才追到人的,到現在,她還不肯松口說嫁我。革命尚未成功,你要是也攪和下去,是要我死守四行倉庫,一輩子打光棍嗎?我單身一輩子無所謂,你要看我成家立業可就有得等了。」

    「你這個混世魔王,是在威脅我嗎?」老太爺吹胡子瞪眼楮,都是被他寵壞了,自作孽啊!

    「哪有,我不成材、不長進,住在外頭的時間比在家里多,更沒有在你膝下盡過孝,爺爺,淼淼是我的底線,我愛她,我不管她的過去,她也不計較我的過去,我想和她攜手過一輩子,一起留在爺爺的身邊孝順你。」

    「你自己說的話,自己要記得,明天帶她一起過來吧!」

    既然他的心意那麼堅定,連要孝順膝下的話都搬出來了,那麼他就看看那個女人吧。

    納蘭老太爺的壽宴沒有大肆操辦,也沒有廣邀親友,請柬只給了少數親近的親朋好友,而且注明不收禮,純粹是讓大家來熱鬧熱鬧,走的是家庭風路線。

    宴會設在自家宅子一側的花園,用好幾個米色涼篷搭建出來一個空間,鋪著雪白桌布的長桌上放著水酒餐點,還有高級的餐具,穿著制服的服務生來來去去,謹慎有禮的為賓客們服務。

    納蘭燎火牽著孫淼淼的手,走進了納蘭大宅。

    今天的她慎重的打扮了,淺紫緹花的宴會小禮服,和衣服同色系的晚宴包,紫色亮片刺繡魚口鞋,長發別出心裁的往後挽,以深灰色的瓖水晶短簪固定,露出圓潤飽滿的額頭和五官,手腕上一只Balley木制黑色金屬漆不規則圈圈合成的手環,搭上納蘭燎火一襲正式三件式西裝,男的英俊挺拔,女的小鳥依人,簡直就是一對發光體的金童玉女。

    「我跟你說,我家人口簡單,就爺爺和大哥大嫂,平常大哥他們有自己的住處,除非年節,要不就周日才會回來,以後你根本不必擔心有妯娌、婆媳的問題,今天只是見見我的家人,其他的都不重要。」把她帶進自己的世界,是他一直想做的事,但是他感覺到他一直握著的小手一直不停的冒著汗。

    他帶著微笑,停了腳步。

    「你很緊張?」

    「很明顯嗎?」她摸了下自己的臉。

    「只要你說一聲,我們就回去。」他是認真的,他屬螃蟹,就算天王老子在,他想橫著走的時候,還是會橫著走,那些喜歡嚼舌根,評論他的看法,他從來沒在意過。

    也不是在今天這樣的日子非要帶她回來見家人不可,他在意的是她的感受,只要她說想回家,他們就打道回府。

    「我只是太久沒在這種場合出現,有點忐忑而已。」為了今天,她還特地在納蘭燎火的陪同下去換了隱形眼鏡,為的就是希望能給老太爺一個好印象。

    「要不要我替你做人工呼吸?好讓你呼吸順暢一點?」

    納蘭燎火如願以償的得到一記美人錘和白眼。

    「要我說,你只要眼楮睜大大的,看著我的表現就好。」厚臉皮是他納蘭燎火的基本配備,反正只要和納蘭家有點關系的人都知道他是個什麼樣子的人,喜歡的人就會喜歡他,討厭的人那就繼續討厭唄。

    被他這麼一耍寶,孫淼淼心里的不安一掃而空。

    忐忑,是真的有那麼一點,但是為了納蘭燎火,她必須來這一趟。

    她反手握緊他,給了一個燦爛無比的笑容,「隨便你要怎麼說,我不會扯你後腿的。」

    納蘭燎火牽著她,往人群中走去,既然今天是老太爺的壽誕,他必是大家矚目的焦點所在,他往人最多的地方就絕對可以找到人。

    「那不是納蘭家的老麼嗎?他身邊那個女孩子是誰?」三三兩兩的近親開始討論。

    納蘭燎火走過去,禮貌的朝他們點點頭,也沒有停下來敘舊的意思,唯我獨尊的從旁邊經過。

    只是總有那種不問上一問,心里就不舒坦的直性子,也不管人家是不是有重要的事,就晃著酒杯,攔住他們的去路。

    對方一走過來,本來還在聊天的人也跟著湊了過來。

    「燎火,好久不見。」

    「阿姨好,各位阿姨們都好。」他點頭打招呼。

    她是母親的姊妹,因為嫁了洋人,長年旅居國外,這次是專程為了爺爺的生日過來,人雖然已見白發,但爽朗的笑容依稀可以看得出來年輕時活潑的風采。

    「看到阿姨不打聲招呼就想走,是因為太久不見生疏了嗎?」

    「阿姨,我今天第一次帶女朋友回來見家長,等她跟爺爺打過招呼之後,我再帶她過來讓你認識認識。」

    咦,這潑猴什麼時候講話這麼有禮貌了?而且還听說他手下的事業也有起色,莫非真的洗心革面了?

    「知道了,我等著!」嘖嘖,保護得滴水不漏,她想旁敲側擊一點小道消息的機會也沒有,這個小混蛋看起來是認真了。

    納蘭燎火把孫淼淼帶走,經過修剪整齊貴氣的樹籬,指給她看自己小時候常從底下一個樹洞逃家的地方。

    兩人輕聲的說笑,沒注意到在溫室的附近陪著女伴和同是主流社會精英在閑談的陶斯。

    他看見了孫淼淼,臉上淡漠的表情一下子斂個精光,人變得森冷起來,身邊挽著他胳臂的女伴察覺到他的緊繃。

    「怎麼了?看見什麼人嗎?」名門淑女,說話也是細聲細氣,一雙精心勾勒過的美眸含情脈脈的看著他。

    「沒事。」

    這邊的納蘭燎火和孫淼淼並沒有察覺到陶斯的存在,自然也無從知道他不為人知浮沉的心事。

    「你看,那就是我爺爺和大哥。」人群中被包圍著的是他的家人。

    那對爺孫倆看起來有著七八分的相似度,站在一起,鶴立雞群,若是再加上納蘭燎火,三個人,辨識度高到旁人一眼就能認出是一家人。

    她被帶到了納蘭老太爺的面前。

    「爺爺,大哥,我給你們正式介紹一下,她是孫淼淼,我的女朋友。淼淼,這位是我爺爺,這位是大哥。」

    「納蘭爺爺,納蘭大哥。」孫淼淼必恭必敬的行了個禮。

    「孫小姐,只聞樓梯響,今天我可終于見到你了。」納蘭老太爺笑得頗有深意,看不出敵意,也看不出喜歡與否。

    「納蘭爺爺,祝你生日快樂!」她真摯的打招呼,雙手遞上自己帶來的禮物盒。

    「難得你有這份心,不過……」他把眼光眄向納蘭燎火。「我不是說了,純粹是家人聚聚,不收禮的?」

    「爺爺,你不收的話可就虧大了,你先打開來看看嘛,真不喜歡,轉送給我好了。」納蘭燎火摟著孫淼淼的肩,對著爺爺擠眉弄眼的。

    納蘭老太爺看了眼雙手依然高高舉起的孫淼淼,終于伸手接過盒子,也從善如流的當著眾人的面打開那盒子上的緞帶。

    盒蓋打開,露出軟布里的一個公文包。

    那個包,非常眼熟。納蘭老太爺把拐杖交給了一旁伺候的大孫子,揭開了軟布。

    「這……不是我的提包嗎?!」他的聲音有些顫了。

    納蘭老太爺想起自己新婚的那一年,他那嬌小的妻子送給他的第一份生日禮物,就是一個公文包,他們感情濃密,只要出現在公共場合,經常羨煞許多人,那個公文包他每天提著上下班,提成了習慣。

    後來妻子懷孕生下兒子,他的事業也越加繁忙,他總以為一家三口只要能夠在一起,平安喜樂,就是幸福,卻不知道因為自己的事業心太重,也以為妻子有兒子陪伴,不會太寂寞,不知不覺的,冷落了在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人。

    在無止境的忙碌中,他錯過了很多事情,孩子的生日、孩子的母姊會……直到妻子猝逝令他傷心欲絕,也才幡然悔悟,可是為時已晚,在他印象中還在上小學的兒子,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成了大人,他們父子之間只有一條自己劃下來的橫溝。

    他成了孤單老人,陪著他的只有那個公文包,可是那時候,他已經舍不得每天把它帶來帶去的了,于是很慎重的讓人收了起來。

    接著兒子娶妻,生下兩個孫子,有了這兩個孫子,他好像又有了活下去的勇氣。

    可是,兒子和媳婦也走了。

    人再堅強,也有不能承受之重,那天他把自己關在書房里,哭得老淚縱橫。

    後來孫子們也大了,他卻始終記得新婚妻子當初拿出公文包,小臉蛋上帶著喜悅和嬌羞的神情。

    老太爺摸了摸紙盒里幾乎一模一樣的公文包,針腳細致堅韌,皮革的味道還很新穎,片刻,他抬起頭來,用溫柔的聲音對孫淼淼說︰「這個提包我很喜歡,你的手藝真好,謝謝你!」

    他知道這肯定是自己小孫子出的主意,要不然孫淼淼怎麼會送上這樣的禮物?都說女心向外,照他看,男心也一樣。

    納蘭燎火笑嘻嘻的對著孫淼淼邀功,「你看,听我的準沒錯,我就說爺爺和大哥都是很好相處的人。」

    「得了、得了,你帶著孫小姐去和那些叔叔阿姨們打招呼,讓她認認人吧。」老太爺讓孫子收起盒子,笑著說。

    「YesSir!」納蘭燎火立刻把人帶跑了。

    納蘭老太爺看著遠去的兩人,輕描淡寫的問著後面的大孫子,「你覺得呢?」

    「是爺爺在看孫媳婦,又不是我。」明明就已經有了主張,還來拖他下水。「呿,要我說,我們家應該可以準備辦喜事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