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陈毓华 > 淼淼的幸福剧本 > 第十八章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淼淼的幸福剧本 第十八章

作者:陈毓华

    寿宴的前一晚,纳兰老太爷把小孙子叫到书房。

    老太爷也不罗唆,开门见山的就问:“你说要带女孩子来给我看,明天就是寿宴了,你准备好的女伴还是同一个人吗?”

    “爷爷,听你的语气好像有点失望,我的女伴从来就没有说要换,明天会出现的,如假包换还是那个人。”

    “那女孩可是有过一段婚姻的人,她可是个寡妇。”这些天来,足够他把孙淼淼的家世,她身上发生过的蛛丝马迹全部调查清楚。

    那段婚姻即使陶家老太婆隐晦不说,但陶家是什么人家,自然会有八卦媒体嗅得出来它的八卦价值,有多少年,捕风捉影的新闻一直没断过。

    他要知道孙子的想法。

    “爷爷,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跟她,她都是我看中意的女生。你知道吗?跟着我这种前科累累的情场浪荡子,其实是委屈她了。”

    纳兰老太爷虎目一瞪,却也没否认纳兰燎火的自白。

    自家孙子是什么货色,他最清楚不过了,说难听点,就是一个靠着祖荫的花花公子,那些家世良好的大家闺秀不会想和这样的男人过一辈子,谁想把自己的青春浪费在这种人身上?

    “我不过就是说了一句,你就罗罗唆唆讲了一大堆。”他嘀咕。

    “我总是要让爷爷明白淼淼是个怎样的人,万一你误会她了,爷爷~我可是花了大把的工夫才追到人的,到现在,她还不肯松口说嫁我。革命尚未成功,你要是也搅和下去,是要我死守四行仓库,一辈子打光棍吗?我单身一辈子无所谓,你要看我成家立业可就有得等了。”

    “你这个混世魔王,是在威胁我吗?”老太爷吹胡子瞪眼睛,都是被他宠坏了,自作孽啊!

    “哪有,我不成材、不长进,住在外头的时间比在家里多,更没有在你膝下尽饼孝,爷爷,淼淼是我的底线,我爱她,我不管她的过去,她也不计较我的过去,我想和她携手过一辈子,一起留在爷爷的身边孝顺你。”

    “你自己说的话,自己要记得,明天带她一起过来吧!”

    既然他的心意那么坚定,连要孝顺膝下的话都搬出来了,那么他就看看那个女人吧。

    纳兰老太爷的寿宴没有大肆操办,也没有广邀亲友,请柬只给了少数亲近的亲朋好友,而且注明不收礼,纯粹是让大家来热闹热闹,走的是家庭风路线。

    宴会设在自家宅子一侧的花园,用好几个米色凉篷搭建出来一个空间,铺着雪白桌布的长桌上放着水酒餐点,还有高级的餐具,穿着制服的服务生来来去去,谨慎有礼的为宾客们服务。

    纳兰燎火牵着孙淼淼的手,走进了纳兰大宅。

    今天的她慎重的打扮了,浅紫缇花的宴会小礼服,和衣服同色系的晚宴包,紫色亮片刺绣鱼口鞋,长发别出心裁的往后挽,以深灰色的镶水晶短簪固定,露出圆润饱满的额头和五官,手腕上一只Balley木制黑色金属漆不规则圈圈合成的手环,搭上纳兰燎火一袭正式三件式西装,男的英俊挺拔,女的小鸟依人,简直就是一对发光体的金童玉女。

    “我跟你说,我家人口简单,就爷爷和大哥大嫂,平常大哥他们有自己的住处,除非年节,要不就周日才会回来,以后你根本不必担心有妯娌、婆媳的问题,今天只是见见我的家人,其他的都不重要。”把她带进自己的世界,是他一直想做的事,但是他感觉到他一直握着的小手一直不停的冒着汗。

    他带着微笑,停了脚步。

    “你很紧张?”

    “很明显吗?”她摸了下自己的脸。

    “只要你说一声,我们就回去。”他是认真的,他属螃蟹,就算天王老子在,他想横着走的时候,还是会横着走,那些喜欢嚼舌根,评论他的看法,他从来没在意过。

    也不是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非要带她回来见家人不可,他在意的是她的感受,只要她说想回家,他们就打道回府。

    “我只是太久没在这种场合出现,有点忐忑而已。”为了今天,她还特地在纳兰燎火的陪同下去换了隐形眼镜,为的就是希望能给老太爷一个好印象。

    “要不要我替你做人工呼吸?好让你呼吸顺畅一点?”

    纳兰燎火如愿以偿的得到一记美人锤和白眼。

    “要我说,你只要眼睛睁大大的,看着我的表现就好。”厚脸皮是他纳兰燎火的基本配备,反正只要和纳兰家有点关系的人都知道他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喜欢的人就会喜欢他,讨厌的人那就继续讨厌呗。

    被他这么一耍宝,孙淼淼心里的不安一扫而空。

    忐忑,是真的有那么一点,但是为了纳兰燎火,她必须来这一趟。

    她反手握紧他,给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随便你要怎么说,我不会扯你后腿的。”

    纳兰燎火牵着她,往人群中走去,既然今天是老太爷的寿诞,他必是大家瞩目的焦点所在,他往人最多的地方就绝对可以找到人。

    “那不是纳兰家的老么吗?他身边那个女孩子是谁?”三三两两的近亲开始讨论。

    纳兰燎火走过去,礼貌的朝他们点点头,也没有停下来叙旧的意思,唯我独尊的从旁边经过。

    只是总有那种不问上一问,心里就不舒坦的直性子,也不管人家是不是有重要的事,就晃着酒杯,拦住他们的去路。

    对方一走过来,本来还在聊天的人也跟着凑了过来。

    “燎火,好久不见。”

    “阿姨好,各位阿姨们都好。”他点头打招呼。

    她是母亲的姊妹,因为嫁了洋人,长年旅居国外,这次是专程为了爷爷的生日过来,人虽然已见白发,但爽朗的笑容依稀可以看得出来年轻时活泼的风采。

    “看到阿姨不打声招呼就想走,是因为太久不见生疏了吗?”

    “阿姨,我今天第一次带女朋友回来见家长,等她跟爷爷打过招呼之后,我再带她过来让你认识认识。”

    咦,这泼猴什么时候讲话这么有礼貌了?而且还听说他手下的事业也有起色,莫非真的洗心革面了?

    “知道了,我等着!”啧啧,保护得滴水不漏,她想旁敲侧击一点小道消息的机会也没有,这个小混蛋看起来是认真了。

    纳兰燎火把孙淼淼带走,经过修剪整齐贵气的树篱,指给她看自己小时候常从底下一个树洞逃家的地方。

    两人轻声的说笑,没注意到在温室的附近陪着女伴和同是主流社会精英在闲谈的陶斯。

    他看见了孙淼淼,脸上淡漠的表情一下子敛个精光,人变得森冷起来,身边挽着他胳臂的女伴察觉到他的紧绷。

    “怎么了?看见什么人吗?”名门淑女,说话也是细声细气,一双精心勾勒过的美眸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没事。”

    这边的纳兰燎火和孙淼淼并没有察觉到陶斯的存在,自然也无从知道他不为人知浮沉的心事。

    “你看,那就是我爷爷和大哥。”人群中被包围着的是他的家人。

    那对爷孙俩看起来有着七八分的相似度,站在一起,鹤立鸡群,若是再加上纳兰燎火,三个人,辨识度高到旁人一眼就能认出是一家人。

    她被带到了纳兰老太爷的面前。

    “爷爷,大哥,我给你们正式介绍一下,她是孙淼淼,我的女朋友。淼淼,这位是我爷爷,这位是大哥。”

    “纳兰爷爷,纳兰大哥。”孙淼淼必恭必敬的行了个礼。

    “孙小姐,只闻楼梯响,今天我可终于见到你了。”纳兰老太爷笑得颇有深意,看不出敌意,也看不出喜欢与否。

    “纳兰爷爷,祝你生日快乐!”她真挚的打招呼,双手递上自己带来的礼物盒。

    “难得你有这份心,不过……”他把眼光眄向纳兰燎火。“我不是说了,纯粹是家人聚聚,不收礼的?”

    “爷爷,你不收的话可就亏大了,你先打开来看看嘛,真不喜欢,转送给我好了。”纳兰燎火搂着孙淼淼的肩,对着爷爷挤眉弄眼的。

    纳兰老太爷看了眼双手依然高高举起的孙淼淼,终于伸手接过盒子,也从善如流的当着众人的面打开那盒子上的缎带。

    盒盖打开,露出软布里的一个公文包。

    那个包,非常眼熟。纳兰老太爷把拐杖交给了一旁伺候的大孙子,揭开了软布。

    “这……不是我的提包吗?!”他的声音有些颤了。

    纳兰老太爷想起自己新婚的那一年,他那娇小的妻子送给他的第一份生日礼物,就是一个公文包,他们感情浓密,只要出现在公共场合,经常羡煞许多人,那个公文包他每天提着上下班,提成了习惯。

    后来妻子怀孕生下儿子,他的事业也越加繁忙,他总以为一家三口只要能够在一起,平安喜乐,就是幸福,却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事业心太重,也以为妻子有儿子陪伴,不会太寂寞,不知不觉的,冷落了在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在无止境的忙碌中,他错过了很多事情,孩子的生日、孩子的母姊会……直到妻子猝逝令他伤心欲绝,也才幡然悔悟,可是为时已晚,在他印象中还在上小学的儿子,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了大人,他们父子之间只有一条自己划下来的横沟。

    他成了孤单老人,陪着他的只有那个公文包,可是那时候,他已经舍不得每天把它带来带去的了,于是很慎重的让人收了起来。

    接着儿子娶妻,生下两个孙子,有了这两个孙子,他好像又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可是,儿子和媳妇也走了。

    人再坚强,也有不能承受之重,那天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哭得老泪纵横。

    后来孙子们也大了,他却始终记得新婚妻子当初拿出公文包,小脸蛋上带着喜悦和娇羞的神情。

    老太爷摸了摸纸盒里几乎一模一样的公文包,针脚细致坚韧,皮革的味道还很新颖,片刻,他抬起头来,用温柔的声音对孙淼淼说:“这个提包我很喜欢,你的手艺真好,谢谢你!”

    他知道这肯定是自己小孙子出的主意,要不然孙淼淼怎么会送上这样的礼物?都说女心向外,照他看,男心也一样。

    纳兰燎火笑嘻嘻的对着孙淼淼邀功,“你看,听我的准没错,我就说爷爷和大哥都是很好相处的人。”

    “得了、得了,你带着孙小姐去和那些叔叔阿姨们打招呼,让她认认人吧。”老太爷让孙子收起盒子,笑着说。

    “YesSir!”纳兰燎火立刻把人带跑了。

    纳兰老太爷看着远去的两人,轻描淡写的问着后面的大孙子,“你觉得呢?”

    “是爷爷在看孙媳妇,又不是我。”明明就已经有了主张,还来拖他下水。“呿,要我说,我们家应该可以准备办喜事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