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陳毓華 > 淼淼的幸福劇本 > 第十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淼淼的幸福劇本 第十九章

作者︰陳毓華

    【第十章】

    「淼淼。」

    那熟悉到入骨的聲音,震住孫淼淼往前走的腳步。

    陶斯成功的攔住了兩人的去路。

    「陶斯。」她訝異的看著陶斯,他濃眉重壓著深邃的瞳眸,表情像冬天的冰原。

    似乎感覺到孫淼淼不自在的全身緊繃,納蘭燎火立刻摟住她的肩,將她往自己身上靠。

    「陶斯先生你也來了,一切自便,不要客氣。」納蘭燎火知道老一輩有老一輩的交情,可老人容易凋零,有的卻因為年歲已大,只好派年輕人出來見世面,以後若是能混個臉熟,對生意絕對有一定的幫助。

    陶家如今僅剩一個陶斯獨撐大局,陶家奶奶不趁這機會讓他和這些有著實力後盾的長輩見面,將來她若是老去,就沒有人能幫得了了,這就是為什麼陶家人會在這里的原因。

    陶斯把目光挪到納蘭燎火身上,他那如同宣示主權的動作太明顯,明顯到想忽略都不行。

    可是他的視線只在納蘭燎火身上停留了一下,就轉向孫淼淼,「我有話跟你說,過來吧!」

    「不行哦,陶先生,淼淼要跟我去認一認我那些阿姨叔伯們,你想和她說話,恐怕要改天。」納蘭燎火摟緊孫淼淼的肩,用眼神向她保證,他不會讓陶家這個目中無人的家伙把她帶走的。

    陶斯還是堅持的看著孫淼淼,像是要從她臉上看出什麼來,那壓力,用文謅謅的話來說,方圓幾里的人都能感受得到。

    她動了動唇瓣,「我……」

    「我只是想問你,你確定要和這個花花公子走在一起?他不適合你。」納蘭燎火的臭名在外,根本不是良人。

    「你沒听過‘從良’這兩個字嗎?」納蘭燎火可惱了。我呸!他不適合,難道要配你這個冷凍人才叫適合?

    「謝謝你的關心,」孫淼淼靜靜的開口,「誰沒有過去?燎火有,我也有,在別人的看法里,他或許不是什麼一百分的男人,可是在我心目中,卻是最適合我的人,我這樣說,你能理解嗎?」男人跟女人,只有合不合適,只有喜不喜歡,沒有好跟不好。

    陶斯心中百轉千回,當年在哥哥過世後,他要是勇敢的站出來說願意照顧她,是否很多事情都會變得不一樣?

    「你真的決定是他了?」

    她堅定的點頭。

    「不會後悔?」

    「陶斯,無論一年兩年還是五年,也許他喜歡我只那麼幾年,就改而喜歡別的女孩子去了,那我也不能說什麼,又或許,我們的緣分長一點,可以一路攜手到白頭,那麼我會感謝上蒼給我一個真心愛我的良人,所以無論將來是怎樣,我都不會後悔認識他。」

    她知道這世上沒有永遠,只要珍惜未來的每一天、每一刻,那麼未來無論發生什麼事,她都能微笑度過。

    陶斯眼光深處暗潮洶涌,定定的看了她一眼後,轉身離去。這時候的他還做不到祝福這件事。

    孫淼淼看著他孤單的背影,她衷心希望,在她和陶斯之間這些錯綜復雜的感情淡了以後,可以隔著時間的河岸相視微笑。

    陶斯走遠了,遠得人都看不見了,孫淼淼僵直的身體才慢慢的放松下來。

    「還好嗎?」納蘭燎火撫著她挺得太直的背。

    她點頭。

    「如果不舒服的話我送你回家。」

    「怎麼會不舒服,只是看到陶斯總會讓我想起以前很多事情。」快樂的、不快樂的,悲傷的,心酸的……

    「那種討厭的人我們以後就少見他!」他的取舍一向很簡單,未來老婆討厭的人他也一並討厭下去,不必有什麼大道理。

    「嗯。不是要見阿姨們嗎?」

    「走吧!」

    六年後——

    納蘭大宅,主客廳的一組大沙發後頭,有兩道小小的人兒窩在那里。

    「你去跟媽咪說,說你也想去。」稚嫩的聲音听起來有點老氣橫秋,雙手叉著腰,唆使著另外一道更小的身影。

    「不要,明明就是你想去,要搭那麼久的飛機我會想吐,又很無聊。」更幼嫩的那個手里不停的轉著魔術方塊,並沒有被那個叫哥哥的人給拐了,腦袋清楚得很。

    兩人相差一歲,個性卻天差地別。

    一個可以待在玩具間里玩積木游戲,玩上半天也不吭聲;一個活潑好動,除了睡覺,沒一刻消停的時候。

    「叫你去你就去,因為你想和爸爸媽媽一起出國,我因為要‘照顧’弟弟也能跟著去,你知不知道?」

    原來,這滑頭打的是這個主意。

    躲在某處,居高臨下的人好氣又好笑,這小鬼的個性到底像到誰了?

    「不要!」嫩草拒絕得很干脆。

    「你那麼不听話,我要叫太爺爺不要跟你好了。」這種完全沒有殺傷力和威脅性的話居然也拿出來用了。

    「太爺爺不在家,他和朋友去南部進香了。」

    被個個擊破的希望讓身為老大的某個小鬼沮喪了起來。

    「你跟鄭嫵嫵吵架了對不對?」小只的一副窺知內情的表情,兩人同在一間私立幼稚園的鴨鴨班,有什麼風吹草動,哪可能不知道。

    「別跟我說那個臭女生!」老大不爽了。「她居然和別的男生說話!」

    就因為這樣,才要和即將因為公務而必須要出國的父母一起出去,好讓小女生急一急,真叫人發固。

    「原來是這個原因。」已經在沙發的扶手處听了半天牆角的爸爸出聲了,恍然大悟啊。

    兩個小不點听到爹地的聲音,一前一後的奔到了納蘭燎火的身邊,有志一同的撲了上去。

    穿著西裝的他也不怕兩個小鬼會弄皺他的衣服,任他們爬到大腿,攀住脖子,把他當大樹的搖晃著。

    「我們說的話,爹地都听到了?」大只的昂著和納蘭燎火相似度很高,卻是縮小告的可愛小臉問著。

    「嗯啊,你想和爹地、媽咪去米蘭?那要搭很久的飛機喔。」

    他嘟嘟嘴不作聲了。

    「要不然,給你選,一呢,是去米蘭,那麼你得和管家阿姨待在飯店,我和媽咪出席的場合沒辦法帶小朋友去,等我們把事情辦妥,再帶你去逛街;二呢,我記得學校有發通知,明天不是有外出教學活動?除了去動物園看熊貓,還要去南部的海生館看海豚?你覺得哪里比較想去?」

    「啊,我怎麼忘了這個!」大只的皺起了小眉毛。

    「嗯?」納蘭燎火挑高眉毛,父子倆挑眉毛的樣子簡直如出一轍,不得不讓人感嘆造物者的奇妙。

    「我要去看海豚。」小只的早早下定主意,他連要放在海綿寶寶背包里的零食點心都讓保母準備好了。

    納蘭燎火摸了摸小兒子柔軟滑順的頭發,他的個性完全遺傳到他母親,安靜,卻非常有主見,從不輕易搖崗。

    「那我也去看海豚好了。」鐘擺晃來晃去,和同學老師出去玩,有吃又喝,又不用被人管,他很快做出選項。

    「外出的話要注意什麼?」

    「安全!」兩只異口同聲。

    也許有人不贊成他的教育方式,讓這麼小的兩個孩子,在只有老師和保母跟隨的情況下出游,但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中,就只有那麼一次,他會放開呵護的手,讓他們離開父母的懷抱,去學著獨立是怎麼回事。

    「欸,你已經準備好了嗎?」從回旋梯下來的孫淼淼看見父子三人摟抱成一團,加快腳步,也想來參與。

    兩個本來黏在爸爸懷里的小不點一看到媽咪,立刻琵琶別抱,轉移陣地移到香噴噴的媽咪懷里。

    「媽咪。」

    「媽咪。」

    把兩個寶貝蛋分別香了香,又替他們拉拉衣服,整理頭發,這是孫淼淼永遠做不累的動作。

    納蘭燎火看著眼前的這一切,只覺得滿心歡喜,他幸福極了。

    這些年,他的眼界比以前更寬廣,努力奮斗的結果,沃荷已經不是昔日那間小小手感包工作室了,如今的沃荷,不只擁有自創的品牌包,在過去幾年間建立了相當高的知名度和評價,他也因此成了經常受商業雜志訪問的對象,成了家喻戶曉的男性典範。

    沃荷的事業版圖日漸壯大,不只躍升為國內第一家國際精品,銷售版圖更延伸到義大利、法國,這次他要和淼淼出國,為的就是替沃荷在米蘭的第九家分店開幕剪彩。

    他做到了對她的承諾。

    淼淼如今不只是他兩個孩子的媽,還是時尚界最閃亮的新星,人人以能手提她做出來的包包為榮。

    不過,納蘭燎火知道,他的淼淼已經不在乎那些了,要她和那些明星貴婦應酬夜宴,她寧可回家洗盡鉛華,陪著兩個孩子看海綿寶寶、疊積木,陪著他們一起成長。

    這次,要不是情況特殊,他想,她還是會選擇留在家里,等他回來,讓他從外面回家的時候可以看見窗戶透著一盞溫暖的燈光,打開門時,可以看見一擁而出的家人。

    他很高興,他在淼淼的幸福劇本里,有著舉足輕重的位置,而他的淼淼,在他納蘭燎火的幸福劇本里,是唯一的女主角……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