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單細胞嬌妻 第四章

作者︰井上青

夏靜香坐在客廳看著八點檔連續劇,一邊吃著魚蛋,一邊等著她的天,不,是她的丈夫齊天威。

連續一個星期她都這麼做,看電視,吃魚蛋,等丈夫歸來,為的就是怕爺爺突襲,連這魚蛋都是爺爺要佣人準備給她當零食吃,說她太瘦弱要吃些營養的,養好身子,才易受孕。

她壓根不想懷孕,可又不能不吃,連吃七天,真擔心自己會不會被膽固醇妹給纏上。

盯著桌上那盤魚蛋,眉頭不禁皺起。有錢真好,每逃詡有新鮮魚蛋,烏魚子、鯽魚蛋、鰻魚卵、土虱魚蛋,鱔魚卵,連鮭魚卵都有……吃太好,她會有罪惡感,她常去育幼院和一些獨居老人的住所,他們常常三餐不濟,能三餐俱全的,食物也沒好到哪里去。

能有好東西吃,是她的福氣,她應該大口大口吃光,不浪費一丁點,可她真的吃不下了。

念頭一轉,她只吃一小塊應付佣人,其余的偷偷藏起,明天拿到學校請同學拿去給家境清寒的小朋友吃。

當然,她也不會忘了在餐廳打工、每回收盤子看到食物剩一大堆沒吃光就會詛咒人家下地獄的高利蘭,還有阿包,有不用錢的美食,那女人一定會樂死。

每天送出一盤,散播美食散播愛,這也算間接為齊家積德,她也不用害怕膽固醇過高,引發高血壓,心血管病變,心髒病及腦中風……一舉數得,普天同慶,皆大歡喜。

壁上的鐘指著九點,他快回來了,心頭莫名緊張起來,一個星期前他們不小心接吻一下下後,她總感覺哪里不對勁,之前她可以落落大方和他聊一大堆雜七雜八的事,可現在,還沒看到他她心里就緊張,一見他,尷尬臉紅腦袋空白,什麼話都說不出……想到那天他說「接吻不會懷孕」,她就囧到想撞豆腐自殺。她當然知道接吻不會生小阿,當時她滿腦子都想著齊爺爺要她生小阿的事,一個意外之吻,讓她思緒紊亂,才會混為一談。

等他,只是做樣子給爺爺看,每當他一進門,她總是借口太晚想睡覺一溜煙上樓,躲在房內直到天明。

匆匆收起桌上的書本,她不是完全在看電視,讀書對她而言也是很重要的。

門鈴聲響起,這又是爺爺的規定,他認為當丈夫的回家,妻子必須親自開門迎接,不可以讓丈夫用鑰匙開門,或自己推門進入。

深吸一大口氣,快步走向門前,門開,笑臉迎進她的假老公,關門,笑容不見,換上一臉羞窘。

「我……我上樓了。」

「可不可以給我五分鐘的時間?」他在她彎身抱起書本時,低啞出聲。

「嗄?噢,可以。」將書本摟在懷中,她杵在原地。

「坐,我們聊一下。」他坐在單人沙發,將公事包放在桌上。

她一坐下,他馬上出聲,「關于生孩子的事……」

「我不可能答應的。」她急著聲明,「我還在讀大學,不想挺個大肚子去上課。」

「我知道,我不會要求你這麼做。」原來這幾天她是因為害怕他讓她「不小心」懷孕,所以他一回來,她就躲進房里不敢出來?

他知道她不是那麼無知,以為接吻就會懷孕,因為隔天爺爺又跟他提了生孩子的事,他才知她是被爺爺催促生孩子嚇到。

「那你要怎麼跟爺爺交代?」听他這麼說,她的心情放松不少,畢竟依自己濫好人的個性,如果他真的要求,自己還心軟答應他,到時挺著大肚子上課,同學異樣的眼光不會少,再說社工系的活動多,肚里藏著娃娃很不方便的。

咦,她干麼心軟?不行,什麼事她都能配合,唯獨這事她態度堅決,不答應就是不答應!

「既然我們結婚是假,那懷孕……也可以假裝。」一听到爺爺提生孩子,他這幾天的確有認真想過要不要「離婚」,讓她遠離齊家台面下的風暴。

可想一想,半年的時間並不長,若她願意配合,他會給她優渥報酬,他知道她的生活拮據,留下來對她未必不好。再者,短時間內他要再找人結婚生子,也是一件麻煩事,只要撐到半年後,這出戲就可落幕,對他們倆都是最好的。

其實,他覺得和她生活「在一起」挺好的,他喜歡她自然的一面,尤其明知兩人是假結婚,卻沒趁機敲他一筆,他想,他再沒這般好運能在大水溝里撈到一尾像她這樣心思單純的美人魚。

「假裝懷孕?」夏靜香在自己肚上劃了一個大弧線,蹙眉道︰「這意思還不是一樣!」

他懂她的難處,「不一樣。不是現在,而是過兩個月再宣布懷孕,爺爺八十大壽前,你只懷孕四個月,只要穿寬松一點的衣服,連塞肚裝孕的苦差事都可省。」

夏靜香慢了兩秒才意會過來,嘴角緩緩揚起,「你很詐,不過也很聰明。」又是一次一舉數得,皆大歡喜,她老公怎會這麼聰明。

「所以,你答應?」見她臉上帶笑,配合意願極高,他心中歡喜,她願意留下幫他省去再找「新妻子」的麻煩,自是好事,可真正令他感到最高興的,是她願意留下。

才一星期,他已經習慣每天回家有她開門迎接,甚至期待回家進門有她笑臉相迎的這一刻。雖然她總是開門後就匆匆上樓,但那幾分鐘里,他真的感覺自己是有愛妻的已婚男人。

她欣然點頭,「看在你這麼孝順想討爺爺歡心的份上,我願意幫你。」

反正又不用在肚子里塞枕頭,而且夏天到了穿寬松一點的衣服也比較涼爽,再說半年內她都住這兒,順便幫一下忙,就當是挺「肚」之勞。

「孝順?討爺爺歡心?」說的是他?

「我知道半年後是爺爺的八十大壽,你和你的弟弟一定是想讓爺爺歡歡喜喜過八十大壽,才會答應娶老婆,又想順爺爺的意,生個小曾孫……」雖然他總是一臉嚴肅樣,但她知道他是個極孝順的人,要不,哪有人會答應娶一個素不相識的女人當老婆,慘的是新娘在結婚當天還跑了。

齊天威皺了下眉,「誰告訴你這些的?」他自己沒向她透露結婚的真正原因,也許是私心隱瞞,但也絕不會編這樣的謊騙她。

「是大康說的,他沒把話說明,但,我知道。」她吃吃笑,有些男人就是這樣,孝順明明是一件大好的事,可他們卻覺得讓別人知道會很別扭。

「你知道?」這真是好大一個誤會。

他曾經是一個孝順的乖孫子,但那是國中以前的事,那時幼小無知的他任由爺爺擺布,說話老成穩重,成為大老頭身邊的小老頭——但上國中後,才知當小老頭很無趣,況且那年紀的女學生大都不愛沉穩不語的男生,嘻嘻哈哈不正經的男生把妹成功率百分百,他的弟弟天風就把一到三年級的美女正妹全把光,害他恨得牙癢癢,從此,他再也不听爺爺的話。

可惜他的個性已定,要他像天風那樣瘋癲,他做不到。

其實齊家最瘋的人不是天風,而是最沉穩的爺爺,有一回他老大不高興,覺得全家沒人听他的話,一氣之下,說要把一半財產過戶給談叔和家庭律師,家里沒人把他的話當真,孰料沒多久他真要那麼做,還好家庭律師和談叔都是自己人,暗中通知父母來阻擋爺爺。

他還記得他們一家四口在海陸閣前跪著請爺爺原諒,發誓大家以後都會听他的話,才免除一場財產減半的危機。

但之後他們真的听爺爺的話了嗎?其實也沒有,能做到的就做,做不到的陽奉陰違,能拖就拖。

這回結婚娶妻,還是爺爺下了重話,為免重蹈覆轍,兄弟倆只得乖乖履行。

要說齊家誰最孝順,應該是他父親齊青雲當之無愧,他堅持爺爺只要仍在世,財產全由爺爺掌控,除非是爺爺主動要將財產交給他。

這回爺爺的意思是在他八十大壽當天,齊家財產會有兩條去路,一是把財產掌控權遞交父親,二是財產全送給別人,成敗因素就在他們兄弟有無娶妻,而現在爺爺又自動加碼要抱曾孫,無妨,兵來將擋,能瞞過第一回,第二回自然簡單……現在的難題不在爺爺身上,而是她……齊天威盯著她看,她把他想得太美好,這讓他有罪惡感。

低頭暗忖,想起自己為了公司利益,在商場上耍點小手段在所難免,被他擊垮的對手若不是公司倒閉就是遠赴異鄉重起爐灶,能躲多遠就躲多遠,他從未對這些可憐的對手懷有一絲絲罪惡感。

臉色一沉,自己只不過沒向她說明結婚的真正目的,她所說的那個以孝順為名的終極目標,只不過是她個人一廂情願的臆測,他並未騙她不是嗎?可為何他心頭會籠罩一大坨罪惡的烏雲……見他不是很願意提這事,她也不再多說,「好啦,我不提就是,反正我知道你的心意,我一定會挺你到底的。」這男人,孝順自家長輩還怕人知,私底下一定做了很多為善不欲人知的好事。

「其實我……」她的情義相挺讓他赧顏,一度沖動欲脫口說出真正的目的。

「啊!我明天一大早要去育幼院,我真的得上樓睡覺,要不然明天我會爬不起來,晚安。」她急沖沖抱著書本跑上樓。

望著她朝樓上飛奔的身影,片刻後,他才喃喃說了聲,「晚安。」

「老大,一大早你來這里做什麼?」

打了個大呵欠,抓抓脖子,談大康的眉頭皺成一座小山丘。

才七點耶,老大平常八點就起床害他睡不飽已經很沒人性,今天更「粗殘」,六點半就起床,連早餐都沒吃就要他載他來這里……一家育幼院。

突地想起什麼似的,談大康一臉瞌睡蟲全跑光,驚得瞪大眼,「老大,你該不會是要……」

坐在車後座的齊天威,望著育幼院門口,猶豫要不要下車,目光被談大康的驚聲給拉回,見他雙眼發亮直視他,一時間恍若心思被看穿,平常沉穩的他顯得有些不自在。

「我,我只是……」兩眼放空,語塞,腦袋全塞滿夏靜香的身影,連想罵大康多子詡找不到詞。

怎會如此?他罵大康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何需腦袋……霎時,他暗自驚覺自己除了腦袋,連心頭都被夏靜香給佔滿。

接連三、四天夏靜香都一大早就出門,他很好奇她早上六點到育幼院都做些什麼?昨天他不經意地問了接送她來育幼院的另一名司機,回說只在車上等沒進去,不過他倒是問到了育幼院的地址。

這幾天,她和往常一樣晚上等他回家幫他開門迎入屋,她就一臉困意回房去睡了,他想和她說說話都沒時間,他大可像上回一樣讓她陪他聊個幾分鐘,但他不忍心打擾她的睡眠時間,她看起來似乎很累。

忍了三天,他終于跟來,他想看看她究竟在忙什麼,每天累得連「晚安」都沒跟他說就逕自上樓。他也不是來采查什麼,說穿了,他只是……單純想看她,每晚匆匆一瞥,早上又一大早出門不見人影,他……有種好幾逃詡沒見到她的感覺,那是一種……相思!

驚!自己竟然犯單相思!

「老大,你千萬別沖動,這種事,一定要深思熟慮。」

皺眉,睞了談大康一眼,丈夫來看妻子是天經地義的事,干麼大驚小敝!

「如果你要領養小阿,不如自己生一個。」談大康壓低聲音,「要是夏靜香不配合,你可以找代理孕母……」

「領養小阿?」他不悅地眯起黑眸。什麼時候說過要領養小阿?找代理孕母?

這個談大康真是會亂出餿主意。

突地想起什麼似的,齊天威嘴角微勾,開門下車,談大康立即跟上。

「你在外頭等我,不用進來。」丟了這句話,他一臉神清氣爽步入育幼院。

「嗄?我、我不用進去?可,要領養小阿的話,我……我也可以幫忙給點意見——」杵在門外不敢越雷池一步的談大康抓抓頭,老大是在搞什麼神秘,連他都不給跟。

「你想領養小阿?」

在育幼院的廁所內,夏靜香一手拿刷洗用具,一手抓著水管,見到他來已讓她很吃驚,听到他來的目的,更令她不敢置信。

「可是,這里目前沒有嬰兒。」

她猜,他可能想在爺爺八十大壽當天抱個嬰兒給爺爺看、討他歡心……不過,這樣也不對,結婚才半年怎麼可能馬上生一個小Baby出來?

「喔,這樣,那算了。」他盯著她看,她每天一大早就是來這兒洗廁所?

「算了?」

「我是說,我本想抱一個真實的寶寶給爺爺看,這樣會比較有說服力,但我突然想到我們結婚才半年,怎麼可能馬上生一個小Baby?」他漫不經心解釋,其實只是找個借口來看她。

「就是嘛!你該先問我,就不用白跑一趟。」她看了下腕表,「時間還早,你要不要再回去補眠?」

昨天半夜她下樓喝水,發現他房里的燈還亮著,想他一定還在忙公事沒吵他,可是那麼晚才睡,為了領養小阿一大早就來,沒睡飽,今天工作會沒精神的。

「不用。你每逃詡來這里洗廁所?」盯著她,他發覺自己舍不得移開目光,多看她一秒,心上就多一分滿足。

「對呀,這家育幼院有收留身心障礙的特殊兒童,我是早療服務義工隊的一員,本來早上洗廁所的那位義工因為上大夜班沒辦法來,我就自告奮勇來了,反正我很早睡,早上一定爬得起來。」她露齒一笑,看得出來這真是她自願的,沒一絲埋怨。

「那上課呢?」

「我做完工作去學校還來得及,而且這里到學校有直達車,很方便的。」她叫了聲,「天威,不好意思,我不能繼續跟你說話,洗完廁所我還得去幫忙喂幾個小朋友們吃早餐。」

說著,她蹲下來,刷洗著男生的小便池。

齊天威皺起眉頭,雖然這是她自願也樂意做的工作,但親眼看她在刷小便池,一股濃濃的心疼不舍充塞他胸臆間……雖然他們是假結婚,但名義上她是他的妻子,是齊家山莊的大少奶奶,是外人口中稱羨的貴婦,貴婦們通常都是睡到自然醒,沒人像她這麼早起還做佣人工作的——眉心緊蹙,大步上前,不由分說抓起她的手往外走。

「天威,你干麼?」夏靜香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得一頭霧水。

他在廁所門外停下,「明天起,你不需要來,我會另請佣人來打掃。」

「為什麼要請佣人?我可以做,而且我是義工隊的一員,這是義工的工作。」

她不明所以。

「你……」說他心疼她?這話若說出口還真難為情,「你現在是齊家的大少奶奶,如果讓人知道你在這里洗廁所,那,爺爺會不高興的。」

「對耶,我沒想到這一點。」夏靜香表情有些為難,「不過,這里沒人知道我是你老婆,再說,這是做好事,爺爺若知道,他應該不會不高興。」

「爺爺的脾氣古怪,他也許不這麼認為。」齊天威眉心微蹙,拿爺爺當擋箭牌還真是不錯的辦法。

「我不覺得爺爺的脾氣古怪,他只是觀念比較保守傳統,不過好壞他分得清,」她換上一張大笑臉,「我這可是為齊家做公益,維護良好形象,我想爺爺若知情,一定會大力贊揚我的。」

被她大大的笑容給吸引,看傻了眼,他一時間忘了反駁。

見他沒再反對,她端著笑容,軟聲央求︰「天威,拜托嘛,不要反對好不好,讓我留下來,再說我是讀社工系,這是一個很好的實習經驗。」

兩眼瞅著她,那雙端著央求的無辜眼神,軟化了他的堅持,前一刻擠塞胸口的心疼霎時轉化成滿滿的溺愛——「如、如果你真想這麼做,那,就這樣吧!」齊天威心突了下,還不自覺地結巴起來。自己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

「真的?」她開心地大笑。

「嗯。」她笑起來真可愛……「天威,你真是個又帥,心腸又好的老公。」歡欣之余,伸手想抱他,赫然發覺自己戴著工作手套,而且洗便池的刷子還握在手中,重點是,他又不是她的真老公,自己怎會得意忘形就想亂抱人家。

意識到自己失態了,她縮回手,尷尬一笑,低頭退了步。

小失望浮上他心間,眼神黯下,方才那一刻他竟希望她用力抱住他,不管她的手有無套著塑膠手套,不管那支刷過小便池的刷子會不會弄髒他的衣服——若他幼稚點,現在他可能坐在地上,兩腳輪流屈彎滑動,大喊著「抱我、抱我、抱我」……「天威,你怎麼不說話?」見他低頭不語,臉色有些怪異,她頗擔心地問︰「你是不是反悔了?」

「嗄?」回神,見她盯著他,他不自在輕咳了聲,「喔,沒有,沒事。」看來自己內心也藏有瘋癲的一面。

「沒事就好。」只要他不反悔,要她做一百件事都無所謂。想到做事,她還有一堆事沒做呢!「天威,我要去打掃廁所,你先慢走。」

笑著和他揮揮手,她又鑽進廁所內刷刷洗洗。

齊天威眉一蹙,啼笑皆非,叫他慢走,她是把這兒當她家,還把他這個老公當客人?

卑說回來,他老婆不愧是社工系的學生,愛心、熱心十足……怪,他在驕傲什麼,她又不是他的真老婆!

等半年後辦完爺爺的八十大壽,他就得還她自由任她飛,他也可以找一個真正愛他的女人結婚……心頭不知為何悶悶的,沉著一張臉,他緩步離開。

「來,把嘴張開,好好吃、好好吃的稀飯要來嘍,哇……小奇好棒喔!」

夏靜香和育幼院里一位身心障礙的特殊兒童坐在同一張餐桌,她耐心十足,一次又一次地鼓舞眼前的小朋友,乖乖張嘴把早餐吃下。

「哇,小奇真厲害,一大碗稀飯都吃完了耶,靜香姐姐給你拍拍手。」放下碗,夏靜香拉著小奇的手,兩人一起拍拍手,小奇笑得很開心。

反觀餐桌上的另一對,大眼瞪小眼,小朋友把第一口稀飯含在嘴里,有一些還垂下嘴角——「天威,喂小朋友吃飯,你要微笑,要跟他們有互動……」她見稀飯從小朋友嘴角流出,一點也不嫌髒,抽了張面紙擦掉,笑咪咪地說︰「小天,你嘴里的稀飯要吃掉嗎?」

小天一臉痛苦地搖頭。

「那把它吐出來吧。」她又抽了張面紙準備接招。一口稀飯含在嘴里近二十分鐘,食之無味,它擋住碗里稀飯的路,不如將它棄之,但她還是得教小朋友要愛惜食物,「小天,你看,這些稀飯它們想進去你的肚子讓你可以快快長大,你不吃它們,它們都難過地哭了。」

把包著稀飯的面紙丟掉,從齊天威手中接過碗,她拿起湯匙弄了一口稀飯湊至小朋友嘴邊,「小天,來,我們不要讓稀飯難過地哭哭,好不好?」

小天點點頭,乖乖地張嘴把稀飯吃下。

「小天好棒喔,哇,吃了一口稀飯,小天好像有長大了耶!」哄小朋友開心,第二口稀飯順勢入口。

一旁的齊天威見狀,大感不解,不敢相信小朋友居然吃「睜眼說瞎話」這一套,他喂了他坑鄴十分鐘,他一口都沒吃,她才接過手,短短幾分鐘半碗稀飯已送入肚!

「小天好棒喔,來,張嘴,最後一口稀飯誰都不能吃,只給小天吃好不好?」

她激情地喊著。

見小朋友張嘴吃稀飯,他突然又羨慕又嫉妒,他也好想讓她喂稀飯。

喂完小朋友吃早餐,她收拾碗筷,抬眼看他,笑道︰「天威,你真是有愛心,如果每個大老板都能像你一樣,這些孩子就能獲得更多關愛……」

她好開心,昨晚他竟然主動說要加入育幼院早療服務義工隊。今天一早,將理念化為行動,主動說要跟她一起到育幼院,于是一早他就開車載她來,早餐還沒煮好前,他也跟著她一起刷洗廁所,她跟他說不用,但他堅持,還說最近企業主管都卷起袖子洗廁所,修「廁所修煉學」這一門學分。

她也看過電視新聞報導,真的有好多大老板帶領主管們親自刷洗廁所,所以她也不再阻擋他,只不過仍覺得怪,他到底還是個總經理,跟她一起刷洗育幼院廁所令她有些惶恐,而且,他要刷刷他公司的廁所就好,干麼舍近求遠跑來跟她搶刷育幼院的……但是,能跟他一起洗廁所,還真是甜蜜呢,兩人一起出門,一起來育幼院,這感覺像真的夫妻,甜甜蜜蜜地同進同出,心頭涌上一絲甜味。

「可我做得不好,連喂小朋友吃飯都……」和她一起收拾碗筷,他自嘲。

「不會,你做得很好,呃,再練習一下下就可以。」她的手自然地覆上他,鼓舞地安慰他,「我第一次來喂小朋友吃稀飯,他們還給我吐了一身。」

「真的?」他假裝驚訝,偷偷地反握住她的手,綿綿柔柔的,觸感真好。

「對呀,就是那個……」目光梭巡,找到目標,抽手指去,「是小天啦,他不喜歡陌生人,今天他沒吐你,一定是你長得太有威嚴,他不敢造次。」

「噢。」她的手已不在他的掌心里,有些失落。

「我待會載你去上課。」洗好碗筷,他要載她去上課。

「不、不用啦……」她連忙婉拒,見他一臉受傷樣,她才說︰「我怕被別人知道自己是齊家媳婦,會平添很多困擾……」

「噢……」方才的甜蜜似乎煙消雲散,他覺得更失落了。

看出他眼中的失落,她竟覺得有些心疼,「不過……我想只有一次,別人未必會看見你,那就……麻煩你嘍!」

她一臉笑意,自圓其說,其實很羨慕一些女同學讓男朋友載到學校上課,雖然她沒男朋友,但她有老公,體會一下被愛人接送的感覺也不錯。

愛人……雙頰不由自主地發燙,她悄悄別過臉。

「就算有人看見,我也會掩護你的。」

不讓她有反悔機會,他欣喜地連忙帶著她上車,發動引擎。他想接送她上下課,這念頭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他就是想,強烈地想。

銀鈴的笑聲逸出,她拍了下他的手臂,「這樣好像我們在偷情,我是正大光明穿著白紗嫁入齊家的。」

他似笑非笑地睞她一眼,她忙不迭改口,「呃,暫時性的啦。」

一時間,兩人同時沉默,車內流轉著一股敏感僵凝的氣氛,到校之前,誰也沒再開口。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