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小说网
繁体版
登入注册
夜间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单细胞娇妻 第四章

作者:井上青

夏静香坐在客厅看着八点档连续剧,一边吃着鱼蛋,一边等着她的天,不,是她的丈夫齐天威。

连续一个星期她都这么做,看电视,吃鱼蛋,等丈夫归来,为的就是怕爷爷突袭,连这鱼蛋都是爷爷要佣人准备给她当零食吃,说她太瘦弱要吃些营养的,养好身子,才易受孕。

她压根不想怀孕,可又不能不吃,连吃七天,真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胆固醇妹给缠上。

盯着桌上那盘鱼蛋,眉头不禁皱起。有钱真好,每逃诩有新鲜鱼蛋,乌鱼子、鲫鱼蛋、鳗鱼卵、土虱鱼蛋,鳝鱼卵,连鲑鱼卵都有……吃太好,她会有罪恶感,她常去育幼院和一些独居老人的住所,他们常常三餐不济,能三餐俱全的,食物也没好到哪里去。

能有好东西吃,是她的福气,她应该大口大口吃光,不浪费一丁点,可她真的吃不下了。

念头一转,她只吃一小块应付佣人,其余的偷偷藏起,明天拿到学校请同学拿去给家境清寒的小朋友吃。

当然,她也不会忘了在餐厅打工、每回收盘子看到食物剩一大堆没吃光就会诅咒人家下地狱的高利兰,还有阿包,有不用钱的美食,那女人一定会乐死。

每天送出一盘,散播美食散播爱,这也算间接为齐家积德,她也不用害怕胆固醇过高,引发高血压,心血管病变,心脏病及脑中风……一举数得,普天同庆,皆大欢喜。

壁上的钟指着九点,他快回来了,心头莫名紧张起来,一个星期前他们不小心接吻一下下后,她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之前她可以落落大方和他聊一大堆杂七杂八的事,可现在,还没看到他她心里就紧张,一见他,尴尬脸红脑袋空白,什么话都说不出……想到那天他说“接吻不会怀孕”,她就囧到想撞豆腐自杀。她当然知道接吻不会生小阿,当时她满脑子都想着齐爷爷要她生小阿的事,一个意外之吻,让她思绪紊乱,才会混为一谈。

等他,只是做样子给爷爷看,每当他一进门,她总是借口太晚想睡觉一溜烟上楼,躲在房内直到天明。

匆匆收起桌上的书本,她不是完全在看电视,读书对她而言也是很重要的。

门铃声响起,这又是爷爷的规定,他认为当丈夫的回家,妻子必须亲自开门迎接,不可以让丈夫用钥匙开门,或自己推门进入。

深吸一大口气,快步走向门前,门开,笑脸迎进她的假老公,关门,笑容不见,换上一脸羞窘。

“我……我上楼了。”

“可不可以给我五分钟的时间?”他在她弯身抱起书本时,低哑出声。

“嗄?噢,可以。”将书本搂在怀中,她杵在原地。

“坐,我们聊一下。”他坐在单人沙发,将公事包放在桌上。

她一坐下,他马上出声,“关于生孩子的事……”

“我不可能答应的。”她急着声明,“我还在读大学,不想挺个大肚子去上课。”

“我知道,我不会要求你这么做。”原来这几天她是因为害怕他让她“不小心”怀孕,所以他一回来,她就躲进房里不敢出来?

他知道她不是那么无知,以为接吻就会怀孕,因为隔天爷爷又跟他提了生孩子的事,他才知她是被爷爷催促生孩子吓到。

“那你要怎么跟爷爷交代?”听他这么说,她的心情放松不少,毕竟依自己滥好人的个性,如果他真的要求,自己还心软答应他,到时挺着大肚子上课,同学异样的眼光不会少,再说社工系的活动多,肚里藏着娃娃很不方便的。

咦,她干么心软?不行,什么事她都能配合,唯独这事她态度坚决,不答应就是不答应!

“既然我们结婚是假,那怀孕……也可以假装。”一听到爷爷提生孩子,他这几天的确有认真想过要不要“离婚”,让她远离齐家台面下的风暴。

可想一想,半年的时间并不长,若她愿意配合,他会给她优渥报酬,他知道她的生活拮据,留下来对她未必不好。再者,短时间内他要再找人结婚生子,也是一件麻烦事,只要撑到半年后,这出戏就可落幕,对他们俩都是最好的。

其实,他觉得和她生活“在一起”挺好的,他喜欢她自然的一面,尤其明知两人是假结婚,却没趁机敲他一笔,他想,他再没这般好运能在大水沟里捞到一尾像她这样心思单纯的美人鱼。

“假装怀孕?”夏静香在自己肚上划了一个大弧线,蹙眉道:“这意思还不是一样!”

他懂她的难处,“不一样。不是现在,而是过两个月再宣布怀孕,爷爷八十大寿前,你只怀孕四个月,只要穿宽松一点的衣服,连塞肚装孕的苦差事都可省。”

夏静香慢了两秒才意会过来,嘴角缓缓扬起,“你很诈,不过也很聪明。”又是一次一举数得,皆大欢喜,她老公怎会这么聪明。

“所以,你答应?”见她脸上带笑,配合意愿极高,他心中欢喜,她愿意留下帮他省去再找“新妻子”的麻烦,自是好事,可真正令他感到最高兴的,是她愿意留下。

才一星期,他已经习惯每天回家有她开门迎接,甚至期待回家进门有她笑脸相迎的这一刻。虽然她总是开门后就匆匆上楼,但那几分钟里,他真的感觉自己是有爱妻的已婚男人。

她欣然点头,“看在你这么孝顺想讨爷爷欢心的份上,我愿意帮你。”

反正又不用在肚子里塞枕头,而且夏天到了穿宽松一点的衣服也比较凉爽,再说半年内她都住这儿,顺便帮一下忙,就当是挺“肚”之劳。

“孝顺?讨爷爷欢心?”说的是他?

“我知道半年后是爷爷的八十大寿,你和你的弟弟一定是想让爷爷欢欢喜喜过八十大寿,才会答应娶老婆,又想顺爷爷的意,生个小曾孙……”虽然他总是一脸严肃样,但她知道他是个极孝顺的人,要不,哪有人会答应娶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当老婆,惨的是新娘在结婚当天还跑了。

齐天威皱了下眉,“谁告诉你这些的?”他自己没向她透露结婚的真正原因,也许是私心隐瞒,但也绝不会编这样的谎骗她。

“是大康说的,他没把话说明,但,我知道。”她吃吃笑,有些男人就是这样,孝顺明明是一件大好的事,可他们却觉得让别人知道会很别扭。

“你知道?”这真是好大一个误会。

他曾经是一个孝顺的乖孙子,但那是国中以前的事,那时幼小无知的他任由爷爷摆布,说话老成稳重,成为大老头身边的小老头——但上国中后,才知当小老头很无趣,况且那年纪的女学生大都不爱沉稳不语的男生,嘻嘻哈哈不正经的男生把妹成功率百分百,他的弟弟天风就把一到三年级的美女正妹全把光,害他恨得牙痒痒,从此,他再也不听爷爷的话。

可惜他的个性已定,要他像天风那样疯癫,他做不到。

其实齐家最疯的人不是天风,而是最沉稳的爷爷,有一回他老大不高兴,觉得全家没人听他的话,一气之下,说要把一半财产过户给谈叔和家庭律师,家里没人把他的话当真,孰料没多久他真要那么做,还好家庭律师和谈叔都是自己人,暗中通知父母来阻挡爷爷。

他还记得他们一家四口在海陆阁前跪着请爷爷原谅,发誓大家以后都会听他的话,才免除一场财产减半的危机。

但之后他们真的听爷爷的话了吗?其实也没有,能做到的就做,做不到的阳奉阴违,能拖就拖。

这回结婚娶妻,还是爷爷下了重话,为免重蹈覆辙,兄弟俩只得乖乖履行。

要说齐家谁最孝顺,应该是他父亲齐青云当之无愧,他坚持爷爷只要仍在世,财产全由爷爷掌控,除非是爷爷主动要将财产交给他。

这回爷爷的意思是在他八十大寿当天,齐家财产会有两条去路,一是把财产掌控权递交父亲,二是财产全送给别人,成败因素就在他们兄弟有无娶妻,而现在爷爷又自动加码要抱曾孙,无妨,兵来将挡,能瞒过第一回,第二回自然简单……现在的难题不在爷爷身上,而是她……齐天威盯着她看,她把他想得太美好,这让他有罪恶感。

低头暗忖,想起自己为了公司利益,在商场上耍点小手段在所难免,被他击垮的对手若不是公司倒闭就是远赴异乡重起炉灶,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他从未对这些可怜的对手怀有一丝丝罪恶感。

脸色一沉,自己只不过没向她说明结婚的真正目的,她所说的那个以孝顺为名的终极目标,只不过是她个人一厢情愿的臆测,他并未骗她不是吗?可为何他心头会笼罩一大坨罪恶的乌云……见他不是很愿意提这事,她也不再多说,“好啦,我不提就是,反正我知道你的心意,我一定会挺你到底的。”这男人,孝顺自家长辈还怕人知,私底下一定做了很多为善不欲人知的好事。

“其实我……”她的情义相挺让他赧颜,一度冲动欲月兑口说出真正的目的。

“啊!我明天一大早要去育幼院,我真的得上楼睡觉,要不然明天我会爬不起来,晚安。”她急冲冲抱着书本跑上楼。

望着她朝楼上飞奔的身影,片刻后,他才喃喃说了声,“晚安。”

“老大,一大早你来这里做什么?”

打了个大呵欠,抓抓脖子,谈大康的眉头皱成一座小山丘。

才七点耶,老大平常八点就起床害他睡不饱已经很没人性,今天更“粗残”,六点半就起床,连早餐都没吃就要他载他来这里……一家育幼院。

突地想起什么似的,谈大康一脸瞌睡虫全跑光,惊得瞪大眼,“老大,你该不会是要……”

坐在车后座的齐天威,望着育幼院门口,犹豫要不要下车,目光被谈大康的惊声给拉回,见他双眼发亮直视他,一时间恍若心思被看穿,平常沉稳的他显得有些不自在。

“我,我只是……”两眼放空,语塞,脑袋全塞满夏静香的身影,连想骂大康多子诩找不到词。

怎会如此?他骂大康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何需脑袋……霎时,他暗自惊觉自己除了脑袋,连心头都被夏静香给占满。

接连三、四天夏静香都一大早就出门,他很好奇她早上六点到育幼院都做些什么?昨天他不经意地问了接送她来育幼院的另一名司机,回说只在车上等没进去,不过他倒是问到了育幼院的地址。

这几天,她和往常一样晚上等他回家帮他开门迎入屋,她就一脸困意回房去睡了,他想和她说说话都没时间,他大可像上回一样让她陪他聊个几分钟,但他不忍心打扰她的睡眠时间,她看起来似乎很累。

忍了三天,他终于跟来,他想看看她究竟在忙什么,每天累得连“晚安”都没跟他说就迳自上楼。他也不是来采查什么,说穿了,他只是……单纯想看她,每晚匆匆一瞥,早上又一大早出门不见人影,他……有种好几逃诩没见到她的感觉,那是一种……相思!

惊!自己竟然犯单相思!

“老大,你千万别冲动,这种事,一定要深思熟虑。”

皱眉,睐了谈大康一眼,丈夫来看妻子是天经地义的事,干么大惊小敝!

“如果你要领养小阿,不如自己生一个。”谈大康压低声音,“要是夏静香不配合,你可以找代理孕母……”

“领养小阿?”他不悦地眯起黑眸。什么时候说过要领养小阿?找代理孕母?

这个谈大康真是会乱出馊主意。

突地想起什么似的,齐天威嘴角微勾,开门下车,谈大康立即跟上。

“你在外头等我,不用进来。”丢了这句话,他一脸神清气爽步入育幼院。

“嗄?我、我不用进去?可,要领养小阿的话,我……我也可以帮忙给点意见——”杵在门外不敢越雷池一步的谈大康抓抓头,老大是在搞什么神秘,连他都不给跟。

“你想领养小阿?”

在育幼院的厕所内,夏静香一手拿刷洗用具,一手抓着水管,见到他来已让她很吃惊,听到他来的目的,更令她不敢置信。

“可是,这里目前没有婴儿。”

她猜,他可能想在爷爷八十大寿当天抱个婴儿给爷爷看、讨他欢心……不过,这样也不对,结婚才半年怎么可能马上生一个小Baby出来?

“喔,这样,那算了。”他盯着她看,她每天一大早就是来这儿洗厕所?

“算了?”

“我是说,我本想抱一个真实的宝宝给爷爷看,这样会比较有说服力,但我突然想到我们结婚才半年,怎么可能马上生一个小Baby?”他漫不经心解释,其实只是找个借口来看她。

“就是嘛!你该先问我,就不用白跑一趟。”她看了下腕表,“时间还早,你要不要再回去补眠?”

昨天半夜她下楼喝水,发现他房里的灯还亮着,想他一定还在忙公事没吵他,可是那么晚才睡,为了领养小阿一大早就来,没睡饱,今天工作会没精神的。

“不用。你每逃诩来这里洗厕所?”盯着她,他发觉自己舍不得移开目光,多看她一秒,心上就多一分满足。

“对呀,这家育幼院有收留身心障碍的特殊儿童,我是早疗服务义工队的一员,本来早上洗厕所的那位义工因为上大夜班没办法来,我就自告奋勇来了,反正我很早睡,早上一定爬得起来。”她露齿一笑,看得出来这真是她自愿的,没一丝埋怨。

“那上课呢?”

“我做完工作去学校还来得及,而且这里到学校有直达车,很方便的。”她叫了声,“天威,不好意思,我不能继续跟你说话,洗完厕所我还得去帮忙喂几个小朋友们吃早餐。”

说着,她蹲下来,刷洗着男生的小便池。

齐天威皱起眉头,虽然这是她自愿也乐意做的工作,但亲眼看她在刷小便池,一股浓浓的心疼不舍充塞他胸臆间……虽然他们是假结婚,但名义上她是他的妻子,是齐家山庄的大少女乃女乃,是外人口中称羡的贵妇,贵妇们通常都是睡到自然醒,没人像她这么早起还做佣人工作的——眉心紧蹙,大步上前,不由分说抓起她的手往外走。

“天威,你干么?”夏静香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一头雾水。

他在厕所门外停下,“明天起,你不需要来,我会另请佣人来打扫。”

“为什么要请佣人?我可以做,而且我是义工队的一员,这是义工的工作。”

她不明所以。

“你……”说他心疼她?这话若说出口还真难为情,“你现在是齐家的大少女乃女乃,如果让人知道你在这里洗厕所,那,爷爷会不高兴的。”

“对耶,我没想到这一点。”夏静香表情有些为难,“不过,这里没人知道我是你老婆,再说,这是做好事,爷爷若知道,他应该不会不高兴。”

“爷爷的脾气古怪,他也许不这么认为。”齐天威眉心微蹙,拿爷爷当挡箭牌还真是不错的办法。

“我不觉得爷爷的脾气古怪,他只是观念比较保守传统,不过好坏他分得清,”她换上一张大笑脸,“我这可是为齐家做公益,维护良好形象,我想爷爷若知情,一定会大力赞扬我的。”

被她大大的笑容给吸引,看傻了眼,他一时间忘了反驳。

见他没再反对,她端着笑容,软声央求:“天威,拜托嘛,不要反对好不好,让我留下来,再说我是读社工系,这是一个很好的实习经验。”

两眼瞅着她,那双端着央求的无辜眼神,软化了他的坚持,前一刻挤塞胸口的心疼霎时转化成满满的溺爱——“如、如果你真想这么做,那,就这样吧!”齐天威心突了下,还不自觉地结巴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真的?”她开心地大笑。

“嗯。”她笑起来真可爱……“天威,你真是个又帅,心肠又好的老公。”欢欣之余,伸手想抱他,赫然发觉自己戴着工作手套,而且洗便池的刷子还握在手中,重点是,他又不是她的真老公,自己怎会得意忘形就想乱抱人家。

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她缩回手,尴尬一笑,低头退了步。

小失望浮上他心间,眼神黯下,方才那一刻他竟希望她用力抱住他,不管她的手有无套着塑胶手套,不管那支刷过小便池的刷子会不会弄脏他的衣服——若他幼稚点,现在他可能坐在地上,两脚轮流屈弯滑动,大喊着“抱我、抱我、抱我”……“天威,你怎么不说话?”见他低头不语,脸色有些怪异,她颇担心地问:“你是不是反悔了?”

“嗄?”回神,见她盯着他,他不自在轻咳了声,“喔,没有,没事。”看来自己内心也藏有疯癫的一面。

“没事就好。”只要他不反悔,要她做一百件事都无所谓。想到做事,她还有一堆事没做呢!“天威,我要去打扫厕所,你先慢走。”

笑着和他挥挥手,她又钻进厕所内刷刷洗洗。

齐天威眉一蹙,啼笑皆非,叫他慢走,她是把这儿当她家,还把他这个老公当客人?

卑说回来,他老婆不愧是社工系的学生,爱心、热心十足……怪,他在骄傲什么,她又不是他的真老婆!

等半年后办完爷爷的八十大寿,他就得还她自由任她飞,他也可以找一个真正爱他的女人结婚……心头不知为何闷闷的,沉着一张脸,他缓步离开。

“来,把嘴张开,好好吃、好好吃的稀饭要来喽,哇……小奇好棒喔!”

夏静香和育幼院里一位身心障碍的特殊儿童坐在同一张餐桌,她耐心十足,一次又一次地鼓舞眼前的小朋友,乖乖张嘴把早餐吃下。

“哇,小奇真厉害,一大碗稀饭都吃完了耶,静香姐姐给你拍拍手。”放下碗,夏静香拉着小奇的手,两人一起拍拍手,小奇笑得很开心。

反观餐桌上的另一对,大眼瞪小眼,小朋友把第一口稀饭含在嘴里,有一些还垂下嘴角——“天威,喂小朋友吃饭,你要微笑,要跟他们有互动……”她见稀饭从小朋友嘴角流出,一点也不嫌脏,抽了张面纸擦掉,笑咪咪地说:“小天,你嘴里的稀饭要吃掉吗?”

小天一脸痛苦地摇头。

“那把它吐出来吧。”她又抽了张面纸准备接招。一口稀饭含在嘴里近二十分钟,食之无味,它挡住碗里稀饭的路,不如将它弃之,但她还是得教小朋友要爱惜食物,“小天,你看,这些稀饭它们想进去你的肚子让你可以快快长大,你不吃它们,它们都难过地哭了。”

把包着稀饭的面纸丢掉,从齐天威手中接过碗,她拿起汤匙弄了一口稀饭凑至小朋友嘴边,“小天,来,我们不要让稀饭难过地哭哭,好不好?”

小天点点头,乖乖地张嘴把稀饭吃下。

“小天好棒喔,哇,吃了一口稀饭,小天好像有长大了耶!”哄小朋友开心,第二口稀饭顺势入口。

一旁的齐天威见状,大感不解,不敢相信小朋友居然吃“睁眼说瞎话”这一套,他喂了他坑邺十分钟,他一口都没吃,她才接过手,短短几分钟半碗稀饭已送入肚!

“小天好棒喔,来,张嘴,最后一口稀饭谁都不能吃,只给小天吃好不好?”

她激情地喊着。

见小朋友张嘴吃稀饭,他突然又羡慕又嫉妒,他也好想让她喂稀饭。

喂完小朋友吃早餐,她收拾碗筷,抬眼看他,笑道:“天威,你真是有爱心,如果每个大老板都能像你一样,这些孩子就能获得更多关爱……”

她好开心,昨晚他竟然主动说要加入育幼院早疗服务义工队。今天一早,将理念化为行动,主动说要跟她一起到育幼院,于是一早他就开车载她来,早餐还没煮好前,他也跟着她一起刷洗厕所,她跟他说不用,但他坚持,还说最近企业主管都卷起袖子洗厕所,修“厕所修炼学”这一门学分。

她也看过电视新闻报导,真的有好多大老板带领主管们亲自刷洗厕所,所以她也不再阻挡他,只不过仍觉得怪,他到底还是个总经理,跟她一起刷洗育幼院厕所令她有些惶恐,而且,他要刷刷他公司的厕所就好,干么舍近求远跑来跟她抢刷育幼院的……但是,能跟他一起洗厕所,还真是甜蜜呢,两人一起出门,一起来育幼院,这感觉像真的夫妻,甜甜蜜蜜地同进同出,心头涌上一丝甜味。

“可我做得不好,连喂小朋友吃饭都……”和她一起收拾碗筷,他自嘲。

“不会,你做得很好,呃,再练习一下下就可以。”她的手自然地覆上他,鼓舞地安慰他,“我第一次来喂小朋友吃稀饭,他们还给我吐了一身。”

“真的?”他假装惊讶,偷偷地反握住她的手,绵绵柔柔的,触感真好。

“对呀,就是那个……”目光梭巡,找到目标,抽手指去,“是小天啦,他不喜欢陌生人,今天他没吐你,一定是你长得太有威严,他不敢造次。”

“噢。”她的手已不在他的掌心里,有些失落。

“我待会载你去上课。”洗好碗筷,他要载她去上课。

“不、不用啦……”她连忙婉拒,见他一脸受伤样,她才说:“我怕被别人知道自己是齐家媳妇,会平添很多困扰……”

“噢……”方才的甜蜜似乎烟消云散,他觉得更失落了。

看出他眼中的失落,她竟觉得有些心疼,“不过……我想只有一次,别人未必会看见你,那就……麻烦你喽!”

她一脸笑意,自圆其说,其实很羡慕一些女同学让男朋友载到学校上课,虽然她没男朋友,但她有老公,体会一下被爱人接送的感觉也不错。

爱人……双颊不由自主地发烫,她悄悄别过脸。

“就算有人看见,我也会掩护你的。”

不让她有反悔机会,他欣喜地连忙带着她上车,发动引擎。他想接送她上下课,这念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就是想,强烈地想。

银铃的笑声逸出,她拍了下他的手臂,“这样好像我们在偷情,我是正大光明穿着白纱嫁入齐家的。”

他似笑非笑地睐她一眼,她忙不迭改口,“呃,暂时性的啦。”

一时间,两人同时沉默,车内流转着一股敏感僵凝的气氛,到校之前,谁也没再开口。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