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非正常相親 第十六章

作者︰井上青

腦袋混沌之際,門被推了開來,她等的人終于來了。她不確定自己有無揚起笑容歡迎他,只知道自己還處于剛才那則簡訊帶來的震撼中。

「多璦,等很久了嗎?」見到她,溫少仁工作的疲憊一掃而空,自然地揚起笑容。

「少仁,柯秘書她……她結婚了嗎?」愣愣看向他,她內心的疑問不自覺脫口而出。

脫下白袍的他心頭一突,納悶的看她,「為什麼突然問這個?」

「我……」春多璦一陣心虛,不善說謊的她老實招供,「我剛才看了你手機的簡訊。」她指著辦公桌的方向。

溫少仁走到辦公桌旁,拿起手機點開簡訊一看,神色頓轉嚴肅。他放下手機,走到她身邊坐下,微笑道︰「你今天煮了什麼好吃的料理?知道你要來,害我一整個上午都好期待,不到十點就肚子餓了。」

他明顯是在轉移話題,更令她疑心。「少仁,柯秘書傳的簡訊……她、她有兒子?」

斂起笑容,他露出一副為難的模樣,「多璦,這件事我暫時不能和你說清楚,過陣子我再跟你說明好嗎?」

「噢,好吧。」他都這麼說了,她再追問也問不出個所以然。

她壓下滿腹疑問,勉強露出笑容,既然答應了暫時不問,那就別讓疑惑的情緒壞了共進午餐的好心情。只是想歸想,真要做到還挺難的。

「好香。」

「我熬了一鍋蟹肉蛋炒飯和炒了一大盤豬骨豆腐味噌湯……」將提鍋的上層鍋子取下,她喃喃道。

「原來這蟹肉蛋炒飯是小火熬出來的,」他拿碗盛飯,照她方才說的話重述一遍,「豬骨豆腐味噌湯用炒的?多璦,你的廚藝很特別,非常有創意。」

「蛤?」她一臉不明所以,「豬骨豆腐味噌湯用炒的有什麼……」驚覺自己恍神說錯話,她掩嘴驚呼,尷尬一笑。

「多璦,我應該先吃你熬的蟹肉蛋炒飯,還是大火快炒的豬骨豆腐味噌湯?」尋她開心之余,他內心其實懷著歉意。他知道自己和她之間不該有隱瞞,但目前有些事不容許他隨口說出來,他得顧及當事者的顧慮及感受。

她羞窘得雙手捂臉,一會兒才放下手,笑睞他,「下回我再如你所願大火快炒一盤豬骨豆腐味噌湯給你吃,這回,你就暫時先吃我炒的蟹肉蛋炒飯。」和他在一起真的很開心,明明前一刻心情還很沉重,但他說個幾句話,她就心花朵朵開。

兩人相視而笑,他幫她盛飯,她為他盛湯,一起開心吃著飯。

飯吃到一半,他開口問︰「小兔兒最近還好嗎?」

「嗯,他現在很乖。自從我上回救他被打傷住院後,他似乎真正徹底悔悟了,表現得更好更乖。」

他點頭,「那他爸呢?」

「好像還是失業中,他有和我爸說要去找工作,可每回找到工作總是覺得老板很煩人,沒多久就自動請辭了。」

「那……小兔兒的……媽媽呢?」他喝了口湯,漫不經心的問。

「這我不是很清楚,在她離家之前,我很少遇見她。」見他湯碗的湯剩一半,她主動幫他加湯。「我听奶奶說過,小兔兒的媽是個善良嫻淑、任勞任怨的女人,年紀輕輕就嫁給小兔兒的爸,又要工作養家、又要照顧孩子,可小兔兒他爸卻一天到晚嫌她,嫌她丑、嫌她矮、嫌她打零工賺的錢太少……」

春多璦苦笑,又說︰「可他只會嫌老婆,從不自我反省,他也不帥、也不高,更沒賺錢養家,整天游手好閑只會和三姑六婆聊天……小兔兒的媽要工作賺錢,回家還得煮飯給他吃,只要一餐沒煮,他就到外頭嚷著他老婆都不煮飯。」

她不以為然的道︰「真奇怪,那他為什麼自己不煮呢?既然老婆外出工作賺錢,沒工作的他就應該接手家事,夫妻分工合作不是應該的嗎?」

他點頭,認同她的說法。

「少仁,我不是說你,不過如果以後你暫時失業,靠你的老婆工作賺錢養家的話,你會攬下煮飯的工作嗎?」她再幫他盛一碗飯,好奇的問。

「當然會。」接過飯,他笑著凝視她,「我會抱著感恩的心,炒一盤豬骨豆腐味噌湯,等著賺錢的老婆回家吃晚飯。」

「厚……你又笑話我!」她輕拍了他手臂一下,笑著繼續吃飯。「其實我奶奶早勸過小兔兒的爸,要好好珍惜小兔兒的媽,可這是他們的家務事,奶奶也不好說太多,令人感慨的是,最後小兔兒的媽真的忍無可忍被逼走了。」

溫少仁不發一語,靜心聆听,表情頗為凝重。

春多璦說到最後,手中的筷子仿佛有千斤重,小臉也黯了下來,語氣幽幽地說道︰「不知春光里是不是被某個嫉妒別人有幸福美滿家庭的女巫給施了咒語,要不然,怎麼好多人的媽媽都離家出走了……」

「多璦……」放下碗筷,他大手輕擱她肩上,黑眸露出一抹歉意和不舍。若他不問小兔兒家人的事,她就不會又想起自己生母的無情。

「我沒事,我又不是小兔兒。」不忍見他自責,她自我解嘲的一笑,「我已經大到只想交男朋友、想成天膩著老公,忘記爸媽是誰的年紀了。」

他輕笑,「好,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會很快如你所願。」

「什麼如我所願?我又沒說什麼。」她羞窘一笑,說得好像自己迫不及待想嫁他似的。低頭猛扒飯,半晌後,她突然有感而發,「其實,如果我媽像小兔兒的媽一樣是受了極大委屈,她不離家,我反而會主動勸她離開。一個不懂珍惜老婆的男人,根本不值得女人去愛。」忽地想到什麼,她急忙澄清,「不過我爸絕對是個好男人,他是個好老公,只是我媽……她不懂得珍惜。」

她再度低頭,他卻突然抓住她的手,她詫異抬眼,對上一雙深情的黑眸。

「多璦,我一定會好好珍惜你,當一個值得你愛的好男人、好老公。」低沉嗓音逸出溫柔堅定的話語,是他的肺腑之言。

「少仁,謝謝你。」偎入他懷中,她感激又感動,他滿滿的愛早已填補了她自小心上空缺的一角,她所擁有的愛,不再比人少。

「如果你親我一下當成謝禮,我會更滿意。」

「厚,你該不會對每個女客人都提出這種要求吧?」兩手擦腰,她假裝吃醋問道。

「不,因為你不是我的客人,是我心目中最美的女英雄,我才斗膽提出這種十分合理的要求。」他一臉正色的說。

還「十分合理」咧?說這種話都不臉紅的,不過,算他說得有理。

笑睞他一眼,她嬌羞的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春多璦小姐,難道我的承諾就只值這樣的‘回禮’?」他的表情明顯不滿。

「那不然呢?」

「至少……要像這樣。」換他抱緊了她,在她臉頰用力親一下。

她怔了下,感覺到他明顯忍耐的欲望,因為這里是他的辦公室,加上他又是副院長,自然不能太放肆、太熱情。

「少仁,你親得好用力哦,可見你吃得很飽。既然吃飽了,那我就該收拾東西走人了,免得影響你的工作。」她憋著笑,真的收拾起鍋碗準備走人。

「多璦……」他抓住她的手,一臉依依不舍。

她噗哧笑出聲,朝他眨了下眼,「晚上我們再去約會吧,現在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她若不快點離開,又會佔據到他的午休時間,這樣他下午工作會沒精神。

他起身送她,「讓我再抱你一下。」結果他不只抱,還情不自禁又吻了她。

「好了,你快點休息,要珍惜我就要養好精神努力工作。」她踮起腳尖,飛快在他臉上啄了下,「不要太想我,乖乖休息,再見。」

轉身快步跑離辦公室前,瞥見桌上的公事手機,她又想起柯秘書的那則簡訊。

那應該沒什麼,她無須做太多解讀,他說過陣子會向她說明的,不是嗎?

她只要知道他愛她、會珍惜她,這樣就夠了。

春多璦站在庭院圍牆邊的枇杷樹旁,目光和心思卻不時往道館方向飄。

最近她家的道館很夯,很多令她意想不到的人都跑來學空手道,走了一個劉心妮,又來一個柯安琪——是秘書柯安琪耶!

下午四點半,這時間她應該還在上班,可她偏要挑選這時段,而且很有毅力,已經連續來了三天,跌破她的眼鏡。

「多璦,你又想偷摘我家的枇杷是吧?」汪爺爺不知何時從隔壁庭院冒出來。

「沒有,我一顆也沒摘,不過汪爺爺,你家的枇杷老是跑過來我們家,你說這怎麼辦?」

「那也沒辦法嘍,你就把它吃了吧。」汪爺爺爽朗一笑,「但也不要吃太多,等它更熟一點,我要摘一些去送育幼院的小朋友。」

「汪爺爺你真有愛心,那今年我就只吃一顆,其他都送小朋友吃。」

和汪爺爺抬杠一會,她該進去煮飯了,奶奶最近很熱中參加各種公益活動,讓她這個道館唯一的女教練不但要兼事務長,還要兼廚娘——但臨進廚房前,她不禁又瞄了道館方向一眼。

柯秘書堅持和小兔兒一起學空手道,原本她還擔心柯秘書的冷面孔會遭小兔兒排拒,沒想到,和小兔兒在一起的柯秘書居然笑得好溫暖、好親切,就像個慈愛的媽媽……

沒錯,柯秘書本來就是個媽媽,她有孩子的。

懷著滿腹疑問進入廚房洗米煮飯,將洗淨的白米倒入黑金剛電子鍋中,按下炊飯鍵,小星星的音樂聲立即響起,一個鐘頭後飯就會煮熟。中餐的佛手瓜排骨湯還剩半鍋,晚餐她想簡單烤個鮭魚和杏鮑菇,不急著弄,索性就坐到一旁胡思亂想。

三天前,柯秘書跟她說要來道館學空手道,著實把她嚇了一跳,還自動解釋之前在屋外拍照,是在觀察道館的學習環境。

雖然她仍覺得這理由說不通,想看道館環境和她說一聲就好,為何要拍照?但既然柯秘書是這麼解釋的,她也不好再質疑,倒是她介意的兒子一事,怎麼都沒辦法問出口,畢竟這是人家的私事。

更怪的是,少仁居然答應讓柯秘書在這個時段來學空手道,也不怕此例一開診所員工起而效尤,屆時還未到下班時間,診所就唱空城計。

另外,她疑惑的是,柯秘書為何突然想學空手道?莫非是和劉心妮一樣,以為少仁喜歡會空手道的女生,所以她也跑來學?

最最最最怪的是,來學空手道的柯秘書,似乎變成另一個人,這個柯秘書更絕了,每天來道館都拎著一大盒蛋糕,還有一大桶炸雞給道館的小朋友當點心,活像把那些小朋友當自己孩子似的。

她尤其對小兔兒特別好,認識才三天,就送小兔兒成套的運動服和新球鞋,還有手表。

這個柯秘書究竟是怎麼了?少仁只說她想學空手道防身,真的是這樣嗎?

「多璦……」

恍惚之際,見何志強忽然跑進來,春多璦直覺以為他餓了,「大師兄,我才剛洗米,要等一個鐘頭……」

「不,我不是想吃飯……」他不時探頭看向道館,生怕有人走過來。

「大師兄,你這兩天很怪,是不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她家大師兄的個性比她還直,光看他表情就猜得到他有一肚子話想說。

「我,多璦……」何志強吞吞吐吐,確定沒人來,才神色不自在的問︰「你是不是找到……師母了?」

恍若被他硬實的拳頭擊中,春多璦心口一窒,「大師兄,你……」

「我听劉心妮提到師母的名字。」他記得師母的名字叫「況妙華」,小時候多璦想去找師母時,還給他看過照片。

「噢,對……對啊,我見過她了。」她不自在地一笑。她已打算將況妙華這個人從生命中徹底移除,當這人沒出現過,沒想到大師兄還記得這人,並發現她們見過面。「對了,大師兄,你千萬別和奶奶還有我爸提……提到她。」

「我不會說的,但是……」何志強一臉懊悔,「我跟劉心妮說了況妙華是……是你的母親。」

她瞠目吃驚地彈坐起身,「大師兄,你干麼跟她說?」

「那天你走後,她一直說恨不得在什麼專櫃那里讓你和師母打一架,她心情才會快樂,我一時生氣,就脫口告訴她真相。」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