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小说网
繁体版
登入注册
夜间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非正常相亲 第十六章

作者:井上青

脑袋混沌之际,门被推了开来,她等的人终于来了。她不确定自己有无扬起笑容欢迎他,只知道自己还处于刚才那则简讯带来的震撼中。

“多瑷,等很久了吗?”见到她,温少仁工作的疲惫一扫而空,自然地扬起笑容。

“少仁,柯秘书她……她结婚了吗?”愣愣看向他,她内心的疑问不自觉月兑口而出。

月兑下白袍的他心头一突,纳闷的看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我……”春多瑷一阵心虚,不善说谎的她老实招供,“我刚才看了你手机的简讯。”她指着办公桌的方向。

温少仁走到办公桌旁,拿起手机点开简讯一看,神色顿转严肃。他放下手机,走到她身边坐下,微笑道:“你今天煮了什么好吃的料理?知道你要来,害我一整个上午都好期待,不到十点就肚子饿了。”

他明显是在转移话题,更令她疑心。“少仁,柯秘书传的简讯……她、她有儿子?”

敛起笑容,他露出一副为难的模样,“多瑷,这件事我暂时不能和你说清楚,过阵子我再跟你说明好吗?”

“噢,好吧。”他都这么说了,她再追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

她压下满腹疑问,勉强露出笑容,既然答应了暂时不问,那就别让疑惑的情绪坏了共进午餐的好心情。只是想归想,真要做到还挺难的。

“好香。”

“我熬了一锅蟹肉蛋炒饭和炒了一大盘猪骨豆腐味噌汤……”将提锅的上层锅子取下,她喃喃道。

“原来这蟹肉蛋炒饭是小火熬出来的,”他拿碗盛饭,照她方才说的话重述一遍,“猪骨豆腐味噌汤用炒的?多瑷,你的厨艺很特别,非常有创意。”

“蛤?”她一脸不明所以,“猪骨豆腐味噌汤用炒的有什么……”惊觉自己恍神说错话,她掩嘴惊呼,尴尬一笑。

“多瑷,我应该先吃你熬的蟹肉蛋炒饭,还是大火快炒的猪骨豆腐味噌汤?”寻她开心之余,他内心其实怀着歉意。他知道自己和她之间不该有隐瞒,但目前有些事不容许他随口说出来,他得顾及当事者的顾虑及感受。

她羞窘得双手捂脸,一会儿才放下手,笑睐他,“下回我再如你所愿大火快炒一盘猪骨豆腐味噌汤给你吃,这回,你就暂时先吃我炒的蟹肉蛋炒饭。”和他在一起真的很开心,明明前一刻心情还很沉重,但他说个几句话,她就心花朵朵开。

两人相视而笑,他帮她盛饭,她为他盛汤,一起开心吃着饭。

饭吃到一半,他开口问:“小兔儿最近还好吗?”

“嗯,他现在很乖。自从我上回救他被打伤住院后,他似乎真正彻底悔悟了,表现得更好更乖。”

他点头,“那他爸呢?”

“好像还是失业中,他有和我爸说要去找工作,可每回找到工作总是觉得老板很烦人,没多久就自动请辞了。”

“那……小兔儿的……妈妈呢?”他喝了口汤,漫不经心的问。

“这我不是很清楚,在她离家之前,我很少遇见她。”见他汤碗的汤剩一半,她主动帮他加汤。“我听女乃女乃说过,小兔儿的妈是个善良娴淑、任劳任怨的女人,年纪轻轻就嫁给小兔儿的爸,又要工作养家、又要照顾孩子,可小兔儿他爸却一天到晚嫌她,嫌她丑、嫌她矮、嫌她打零工赚的钱太少……”

春多瑷苦笑,又说:“可他只会嫌老婆,从不自我反省,他也不帅、也不高,更没赚钱养家,整天游手好闲只会和三姑六婆聊天……小兔儿的妈要工作赚钱,回家还得煮饭给他吃,只要一餐没煮,他就到外头嚷着他老婆都不煮饭。”

她不以为然的道:“真奇怪,那他为什么自己不煮呢?既然老婆外出工作赚钱,没工作的他就应该接手家事,夫妻分工合作不是应该的吗?”

他点头,认同她的说法。

“少仁,我不是说你,不过如果以后你暂时失业,靠你的老婆工作赚钱养家的话,你会揽下煮饭的工作吗?”她再帮他盛一碗饭,好奇的问。

“当然会。”接过饭,他笑着凝视她,“我会抱着感恩的心,炒一盘猪骨豆腐味噌汤,等着赚钱的老婆回家吃晚饭。”

“厚……你又笑话我!”她轻拍了他手臂一下,笑着继续吃饭。“其实我女乃女乃早劝过小兔儿的爸,要好好珍惜小兔儿的妈,可这是他们的家务事,女乃女乃也不好说太多,令人感慨的是,最后小兔儿的妈真的忍无可忍被逼走了。”

温少仁不发一语,静心聆听,表情颇为凝重。

春多瑷说到最后,手中的筷子仿佛有千斤重,小脸也黯了下来,语气幽幽地说道:“不知春光里是不是被某个嫉妒别人有幸福美满家庭的女巫给施了咒语,要不然,怎么好多人的妈妈都离家出走了……”

“多瑷……”放下碗筷,他大手轻搁她肩上,黑眸露出一抹歉意和不舍。若他不问小兔儿家人的事,她就不会又想起自己生母的无情。

“我没事,我又不是小兔儿。”不忍见他自责,她自我解嘲的一笑,“我已经大到只想交男朋友、想成天腻着老公,忘记爸妈是谁的年纪了。”

他轻笑,“好,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会很快如你所愿。”

“什么如我所愿?我又没说什么。”她羞窘一笑,说得好像自己迫不及待想嫁他似的。低头猛扒饭,半晌后,她突然有感而发,“其实,如果我妈像小兔儿的妈一样是受了极大委屈,她不离家,我反而会主动劝她离开。一个不懂珍惜老婆的男人,根本不值得女人去爱。”忽地想到什么,她急忙澄清,“不过我爸绝对是个好男人,他是个好老公,只是我妈……她不懂得珍惜。”

她再度低头,他却突然抓住她的手,她诧异抬眼,对上一双深情的黑眸。

“多瑷,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当一个值得你爱的好男人、好老公。”低沉嗓音逸出温柔坚定的话语,是他的肺腑之言。

“少仁,谢谢你。”偎入他怀中,她感激又感动,他满满的爱早已填补了她自小心上空缺的一角,她所拥有的爱,不再比人少。

“如果你亲我一下当成谢礼,我会更满意。”

“厚,你该不会对每个女客人都提出这种要求吧?”两手擦腰,她假装吃醋问道。

“不,因为你不是我的客人,是我心目中最美的女英雄,我才斗胆提出这种十分合理的要求。”他一脸正色的说。

还“十分合理”咧?说这种话都不脸红的,不过,算他说得有理。

笑睐他一眼,她娇羞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春多瑷小姐,难道我的承诺就只值这样的‘回礼’?”他的表情明显不满。

“那不然呢?”

“至少……要像这样。”换他抱紧了她,在她脸颊用力亲一下。

她怔了下,感觉到他明显忍耐的,因为这里是他的办公室,加上他又是副院长,自然不能太放肆、太热情。

“少仁,你亲得好用力哦,可见你吃得很饱。既然吃饱了,那我就该收拾东西走人了,免得影响你的工作。”她憋着笑,真的收拾起锅碗准备走人。

“多瑷……”他抓住她的手,一脸依依不舍。

她噗哧笑出声,朝他眨了下眼,“晚上我们再去约会吧,现在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她若不快点离开,又会占据到他的午休时间,这样他下午工作会没精神。

他起身送她,“让我再抱你一下。”结果他不只抱,还情不自禁又吻了她。

“好了,你快点休息,要珍惜我就要养好精神努力工作。”她踮起脚尖,飞快在他脸上啄了下,“不要太想我,乖乖休息,再见。”

转身快步跑离办公室前,瞥见桌上的公事手机,她又想起柯秘书的那则简讯。

那应该没什么,她无须做太多解读,他说过阵子会向她说明的,不是吗?

她只要知道他爱她、会珍惜她,这样就够了。

春多瑷站在庭院围墙边的枇杷树旁,目光和心思却不时往道馆方向飘。

最近她家的道馆很夯,很多令她意想不到的人都跑来学空手道,走了一个刘心妮,又来一个柯安琪——是秘书柯安琪耶!

下午四点半,这时间她应该还在上班,可她偏要挑选这时段,而且很有毅力,已经连续来了三天,跌破她的眼镜。

“多瑷,你又想偷摘我家的枇杷是吧?”汪爷爷不知何时从隔壁庭院冒出来。

“没有,我一颗也没摘,不过汪爷爷,你家的枇杷老是跑过来我们家,你说这怎么办?”

“那也没办法喽,你就把它吃了吧。”汪爷爷爽朗一笑,“但也不要吃太多,等它更熟一点,我要摘一些去送育幼院的小朋友。”

“汪爷爷你真有爱心,那今年我就只吃一颗,其他都送小朋友吃。”

和汪爷爷抬杠一会,她该进去煮饭了,女乃女乃最近很热中参加各种公益活动,让她这个道馆唯一的女教练不但要兼事务长,还要兼厨娘——但临进厨房前,她不禁又瞄了道馆方向一眼。

柯秘书坚持和小兔儿一起学空手道,原本她还担心柯秘书的冷面孔会遭小兔儿排拒,没想到,和小兔儿在一起的柯秘书居然笑得好温暖、好亲切,就像个慈爱的妈妈……

没错,柯秘书本来就是个妈妈,她有孩子的。

怀着满腹疑问进入厨房洗米煮饭,将洗净的白米倒入黑金刚电子锅中,按下炊饭键,小星星的音乐声立即响起,一个钟头后饭就会煮熟。中餐的佛手瓜排骨汤还剩半锅,晚餐她想简单烤个鲑鱼和杏鲍菇,不急着弄,索性就坐到一旁胡思乱想。

三天前,柯秘书跟她说要来道馆学空手道,着实把她吓了一跳,还自动解释之前在屋外拍照,是在观察道馆的学习环境。

虽然她仍觉得这理由说不通,想看道馆环境和她说一声就好,为何要拍照?但既然柯秘书是这么解释的,她也不好再质疑,倒是她介意的儿子一事,怎么都没办法问出口,毕竟这是人家的私事。

更怪的是,少仁居然答应让柯秘书在这个时段来学空手道,也不怕此例一开诊所员工起而效尤,届时还未到下班时间,诊所就唱空城计。

另外,她疑惑的是,柯秘书为何突然想学空手道?莫非是和刘心妮一样,以为少仁喜欢会空手道的女生,所以她也跑来学?

最最最最怪的是,来学空手道的柯秘书,似乎变成另一个人,这个柯秘书更绝了,每天来道馆都拎着一大盒蛋糕,还有一大桶炸鸡给道馆的小朋友当点心,活像把那些小朋友当自己孩子似的。

她尤其对小兔儿特别好,认识才三天,就送小兔儿成套的运动服和新球鞋,还有手表。

这个柯秘书究竟是怎么了?少仁只说她想学空手道防身,真的是这样吗?

“多瑷……”

恍惚之际,见何志强忽然跑进来,春多瑷直觉以为他饿了,“大师兄,我才刚洗米,要等一个钟头……”

“不,我不是想吃饭……”他不时探头看向道馆,生怕有人走过来。

“大师兄,你这两天很怪,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她家大师兄的个性比她还直,光看他表情就猜得到他有一肚子话想说。

“我,多瑷……”何志强吞吞吐吐,确定没人来,才神色不自在的问:“你是不是找到……师母了?”

恍若被他硬实的拳头击中,春多瑷心口一窒,“大师兄,你……”

“我听刘心妮提到师母的名字。”他记得师母的名字叫“况妙华”,小时候多瑷想去找师母时,还给他看过照片。

“噢,对……对啊,我见过她了。”她不自在地一笑。她已打算将况妙华这个人从生命中彻底移除,当这人没出现过,没想到大师兄还记得这人,并发现她们见过面。“对了,大师兄,你千万别和女乃女乃还有我爸提……提到她。”

“我不会说的,但是……”何志强一脸懊悔,“我跟刘心妮说了况妙华是……是你的母亲。”

她瞠目吃惊地弹坐起身,“大师兄,你干么跟她说?”

“那天你走后,她一直说恨不得在什么专柜那里让你和师母打一架,她心情才会快乐,我一时生气,就月兑口告诉她真相。”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