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非正常相親 第六章

作者︰井上青

綁好頭發後,她來到他面前,清爽干淨的造型令他雙眼為之一亮。

她就該做這種打扮,清爽利落,符合她真誠單純的個性。

付完帳走出店門,她期期艾艾地對他說︰「溫醫生,那個,衣服的錢……我下個月再給你可以嗎?」雖然他說要負起全責,但她也不能真佔人家便宜,逮小兔兒和跟他午餐約會是兩碼事,不能混為一談。

他頓住腳步,納悶的問︰「為什麼要下個月?是不是你在道館當教練,沒有領薪水?」

「不,我有領,雖然少了點,但還是可以還你錢。」她尷尬一笑,「是因為我已經說要幫小兔兒繳午餐費,還有其他評量自修的費用,所以我最快要下個月才能還你錢。」助人是好事,但她本身積蓄不多,幫小兔兒繳完所有費用後,會自動列入月光族。

他爽朗咧嘴一笑,未多說什麼,點點頭。

「如果你要算利息,我沒異議。」她又正色道。

「好,我會請我的秘書幫我算一下利息。」見她一臉認真無比的表情,他笑了。

他都已說過買衣服的費用由他出,她還在心中認真盤算什麼時候能還他錢,看得出來她說的話不是謊話,他更覺得她個性耿直得很可愛,因此忍俊不禁。

她不佔人便宜這一點,再度打動他的心,若不是怕嚇壞她,他真想歡呼自己找到一個完美妻子人選。

「溫醫生,那個……手機和旗袍給我,我自己去修就好。」

「你不希望我跟你去?」

「不,因為你是醫生工作很忙,我是閑人……」怪,她是吃到奶奶的口水了嗎?說自己是閑人?

「我今天下午也是個閑人。」他輕笑。

原本下午排了一個貴婦全身抽脂,但一早秘書告訴他這個手術取消,他追問原因,秘書支吾半天遞了早報給他,他看一眼標題,才知道貴婦在外交小男友的事曝光,引起家庭風波。

他並不意外,因為這位貴婦客人也曾多次想約他私下聊聊,眼中還帶著某些為人妻不該有的暗示。

只不過他從不和女客人私下吃飯,就是想避開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蛤?」一個工作到晚上快十二點的人,居然會說自己是閑人?若是如此,她被當閑人一點都不委屈了。

「走吧,我們還沒吃中餐,第一次正式約會,就讓你餓了好幾個鐘頭……」他輕嘆了聲,「千萬別告訴春奶奶,我怕她會罰我晚上十二點,在你家庭院幫忙找手表。」

「我奶奶平常不戴手表的……」她順口接腔。想了想,不對呀,他這話……

「厚,溫醫生。」

居然這樣調侃她?她窘得兩手捂臉,忘了自己穿高跟鞋疾步往前走,腳因此拐了下,整個人往旁邊倒,但她沒倒在地上,因為他寬闊的胸膛和強壯的手臂撐住了她。

好強壯好溫暖的胸膛,可惜她暫時無福享受。

「我的腳,好痛……」

「應該是扭到了。對不起,是我的錯。」他只是想讓氣氛輕松點,沒想到一個玩笑會害她羞窘跑走,因而扭到腳。

「不,是我自己走路不小心。」為免他自責,她只好誠實招供,「我、我沒有穿過高跟鞋。」

他面露驚訝,隨即蹲下幫她脫下腳上的鞋,「你的腳扭到了,不要再穿著高跟鞋。如果你不介意,讓我背你到車上,我再載你去看醫生。」

「不用,其實沒有很痛,只有一點點痛。這點小傷不用看醫生,我爸他會處理。」

「那還是得回到車上。」說著,他背著她蹲,「就當是我負荊請罪。」

春多璦噗哧一笑。這人……怎麼說呢?有著一張酷臉,卻很體貼又會突然耍幽默,和他在一起,她很開心。

見有路人側目,她趕緊趴上他的背,將臉埋在背上。本是羞窘的心情,因緊貼著他寬闊的背、被一股獨特的男人味包圍,而變得心怦然輕跳,像沉浸在甜蜜的氛圍中。

今天是她和他的第一次正式約會,可是好好一個午餐約會,被她搞成一大堆雜事上身,還補上一個腳傷。

唉,她也不知為何會這樣,但確定的是,今天下午不論他或她,都不是閑人,因為他們忙得都還沒空吃午餐呢。

春多璦一個人在廚房煮粥,嘴角不時上揚,難掩好心情。將三尾曲腰魚擺盤放入鍋中蒸,想到什麼,一個大笑容在她臉上浮現。

溫醫生這人真是為善不欲人知,明明已經幫小兔兒繳了午餐費還有其他雜費,甚至還請學校教務主任把剩的費用留下,預繳小兔兒下學期的學費,但他卻沒告訴她,還讓她昨晚傻乎乎的盯著存折簿,盤算著自己可以幫小兔兒繳多少費用。

她是可以跟父親或奶奶借錢,相信他們若知她借錢的目的,一定會慷慨解囊,但這一條是她自己硬擔下來的,有種答應,就要一肩扛起,所以她不想麻煩他們。

原本一大早,她就要領錢送到學校,但奶奶突然說要出門,吩咐她煮中餐,她還在猶豫要先去學校還是先煮中餐時,听說她和溫醫生認識的學校教務主任就先打電話來,問她溫醫生的聯絡方式,說想送上感謝狀給他。

至此,她才知道他做了什麼好事,先和他通過電話,確定他堅決婉拒感謝狀後,她遂替他回絕校方的好意。

可是那個人啊,她都已知道真相,他還跟她打哈哈,說他只是替她代墊小兔兒的學費,叮嚀她下個月記得要還他錢。

思及此,她噗哧笑出聲,一抬眼忽地看見一個人,嚇了一大跳。

「大師兄?」

「多璦,你在笑什麼?」瞥見她的笑容,何志強反倒一臉悶悶不樂。他不笨,用膝蓋想也知道她臉上那個笑容為誰勾動。

「沒、沒有。」斂起笑容,春多璦納悶的反問︰「大師兄,你進來做什麼?」

大師兄何志強大她三歲,他的父親和她爸是好友,他從小就在春暉道館學空手道。前幾年,何伯父、伯母相繼過世,爸爸便將大師兄視如己出,言明他是春暉道館的接班人。

對此,她沒有異議,畢竟大師兄對空手道的執著和熱愛遠超過她,他願意接手春暉道館,她求之不得。

「師父要我進來,看有什麼地方需要我幫忙的。」

春多璦看看料理桌上的食材,「不用了,中午我只有煮蟹肉粥和清蒸曲腰魚。奶奶出門前已經將魚處理好,我把魚放進鍋中蒸了,等這鍋水滾、煮好蟹肉粥就可以吃中餐。」她指著蒸鍋旁的另一只大鍋。

見何志強杵著不說話,她低聲又問︰「大師兄,還是我再煎個蛋或炒個菜?」

平常家里都是奶奶在掌廚,她的廚藝普通,是以每回她掌廚,餐桌上最多就兩道菜,她吃是很足夠啦,但爸和大師兄是男人,食量本來就大,雖然他們都說沒關系,可如果他們想吃,她還是願意盡最大努力讓菜色豐富些。

「噢,不用了,這樣就好。」擔心她太累,何志強忙不迭說。

「對了,我記得奶奶有腌醬瓜,等會我拿一些出來吃。」

見她露齒一笑,何志強跟著微笑,隨即心里涌上一陣酸澀。如果多璦真的跟那個溫醫生交往、甚至嫁給對方,那她以後就不能像現在這樣煮粥給他吃了。

都怪他嘴笨,朝夕相處二十多年,卻連向她表白的勇氣都沒有。

以前師父還會出面幫他趕跑想追多璦的男生,但這回,連師父都幫不了忙,因為春奶奶似乎很滿意溫醫生,私自認定人家是未來的孫女婿,而多璦……見她常兀自傻笑,他再笨也知道她很喜歡溫醫生。

何志強垂頭喪氣。的確,和溫醫生相比,他的條件是差多了。

「大師兄,快點,水好像滾了,幫我把鍋蓋打開!」見鍋中不斷冒出水泡,快溢出的水在爐上滋滋作響,春多璦慌張起來,一時也不知自己要干麼,明明已請大師兄幫忙,她自己又去掀鍋蓋。

她一伸手,何志強的手剛好覆上,他僵了下,她則看他一眼,「大師兄,你干麼愣住?你的手壓到我了,我要掀鍋蓋……」

回頭看見兩人的手交疊在一塊,她突然想起溫少仁大掌覆上她手的感覺。

大師兄的手掌不比他小,空手道七段的掌力相較于他,肯定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為什麼她對他的觸踫比較有感覺,而大師兄就是大師兄,她從沒為踫到大師兄的手特別羞怯或喜悅。

大概是她和大師兄從小對打到大,手不知踫過幾百回了,自然沒什麼特別吧。

「噢。」回神後,何志強忙不迭收回手。

「大師兄,把那個白飯給我。」她指著一邊前一晚的剩飯。

依照奶奶教她的口訣——白飯入水加姜,水滾,加入蟹肉,加些許調味料,煮熟即可,不一會在小慌張之下,她總算順利完成中餐。

「大師兄,麻煩你幫我把鍋中的魚端到桌上。」

「好,我來。」

春多璦準備好碗筷時,已超過正午十二點,早上來道館學空手道的大叔老伯應該都回家了,她扯嗓叫著,「爸,吃飯了。」當然,也不忘順口問候隔壁家的汪爺爺,「汪爺爺,你吃中餐了嗎?」

「丫頭,我已經在吃了。你們今天中餐吃得晚,沒你奶奶在還真是不行。你得加油,要不然會嫁不出去。」

「是,汪爺爺,你說得是。」不管汪爺爺說什麼,都要恭敬的回答這一句,話題才會結束,否則沒完沒了,大家都辛苦。

盛好粥,待春父坐定開動,另兩人才舉箸。

春暉吃了一口粥問,「多璦,你奶奶去哪兒?」

她搖頭,「我也不知道,奶奶她不說,還很神秘。」想到早上奶奶硬是想要穿上昨天借給她穿的那件大紅旗袍,她便不由得輕笑。

奶奶不算胖,但和年輕時相比,身材還是走樣了,根本塞不進那件旗袍里,最後只好放棄,改穿相親那天穿的那件大紅襖出門。

想來她還真要感謝溫醫生,是他幫她找到會修補旗袍的老師傅,把裂開的地方縫補得天衣無縫,要不然,奶奶若是看到自己當年的嫁衣「受傷」,一定會很心痛,更遑論今天還心血來潮想再試穿。

溫醫生真是又帥又聰明又體貼……總之他的好,族繁不及備載。

想到他,她不禁吃吃笑起來。

春暉和徒弟面面相覷後,輕咳一聲,瞥了女兒一眼,「在笑什麼?女孩子家,吃飯要有吃相。」

「是,爸。」春多璦斂起笑容,低頭吃粥。「對了,爸,有件事我要跟你說,昨天我在街上遇到小兔兒……」

昨天等老師傅補好旗袍後,因為時間晚了,她是和溫醫生吃過晚餐才回來的,原想跟父親提小兔兒的事,未料昨天父親帶大師兄去參加一位老朋友的餐聚,回來時已晚,她就沒提了。

大概把小兔兒的事和父親說了一遍後,她不忘補上這兩句,「溫醫生真是為善不欲人知,他真的是個好人。」

春暉若有所思的點了頭,反應不大,倒是一旁的何志強,面色怪異。

「你奶奶有說什麼時候要請他來家里吃飯嗎?」春暉悶問了一句。

這件事的主導權全在他老母親手上,他一句話都不能吭,令他實在很悶,但想想,能過他老母親那一關,顯示這個醫生也的確優秀。

看了身旁默不作聲的徒弟一眼,他只能在心中輕嘆。唉,他原是打算讓多璦嫁給志強的,以後夫妻倆一同經營道館,多璦也不用搬出去,兩人婚後就住這兒,一家人也不會分開,一舉數得。

他一直沒開口提這事,是不想讓多璦有壓力,想讓他們年輕人日久生情自然發展,但這麼多年了,他這個笨徒弟連開口表白都不曾,每天只會傻傻的看著多璦發呆。

後來他想,反正多璦也沒交男朋友,大不了等她三十歲一到,他再作主讓他們結婚,也就沒什麼好急的,孰料他的老母親硬是找來個程咬金攪局,這下子,他的笨徒弟只能听天命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