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非正常相親 第五章

作者︰井上青

奶奶說,女人矜持之余也要落落大方,男人才會愛,但,若有和她年紀相仿的女生和她一樣被打扮得活像是從古代穿越到現代——身穿紅蠟燭旗袍裝、頭綁兩束發辮,還能落落大方在街上行走。她願甘拜下風,俯首稱臣。

她身上唯一自己挑選的,就是腳下這雙白球鞋,幸好出門前奶奶遞給她的紅色高跟鞋太小,她的腳怎麼塞都塞不進去,才逃過一劫。只不過,旗袍配上白球鞋,怎麼看也都是不倫不類。

她和溫醫生的第一次正式約會,真的會被奶奶給搞砸。

然而既來之則安之,都已經這樣了,她還能怎樣?只好假裝自己是在玩C3,扮演動漫人物。

她會這麼想是有原因的,因為一路上已超過三組人馬要求和她拍照,還猛問她是在扮演哪一個動漫角色?天知道,這個問題應該去問她奶奶才對。

來到和溫醫生約會的餐廳附近,看看手表,離約定時間只剩十分鐘,先前她被拖去拍照,延宕了不少時間。

她小跑步往前,臨進餐廳,一個熟悉的身影晃過面前,三個小毛頭中有一個是她極熟悉的人——

「小兔兒!」

沒錯,這個小兔兒,就是早上汪爺爺口中那個「小兔兒他爸」的「小兔兒」。

小兔兒本名陳威廷,屬兔,今年十二歲,家人昵稱他小兔兒,是春光里有名的調皮搗蛋鬼,曾在道館學過一陣子空手道。可在父親失業後,他就沒再來過道館,春多璦也有一段時間沒看見他,沒想到會在這里遇見。

但是,這個時間點不對,這個時候,他應該在小學教室里準備吃營養午餐才對呀。

聞聲,三個小毛頭停住腳步回頭看她,另兩人竊笑的問——

「小兔,她誰?」

「你姐?」

「教……教練。」小兔兒看到她,心里一陣毛。

是的,這小表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她,因為她一出手,三兩下就能把他輕易制服。

「什麼教練?」

三個小表低聲竊語一陣,她兩手擦在腰際,好整以暇等他們講完。

「小兔兒,你是不是蹺課?你爸知不知道?」

「喂,你誰啊?會不會管太多了?」大概知道她是小兔兒「以前」的空手道教練,三人中長得比較高、看起來像國中生也像領頭者的少年,不耐煩地對她嗆聲。

「走了啦。」小兔兒拉著兩個同伴要離開。

春多璦一個箭步擋住他們的去路。「小兔兒,你馬上回學校去上課。」

「我、我不要……」

「你真的蹺課?我要打電話跟你爸說。」

她才掏出手機,馬上就被搶走。

「把手機還我。」她對著搶她手機的那個高個小表,露出警告意味濃重、殺氣騰騰的目光。

和奶奶相處了二十六年,她至少有從奶奶身上學到如何警告對方自己火氣正在上升的這點皮毛。

「大炮,把手機還她啦。」小兔兒緊張的道。教練的空手道功夫他可說是從小領教到大,每回總是被修理得慘兮兮,他不怕他老爸,只怕春家那一家人。

「怕什麼?你這麼沒膽還想出來跟我們混!」長得比春多璦高一個頭的大炮,仗著身高優勢一點都沒在怕她,還故意把手機舉得高高的。「好啊,手機還你,要就自己來拿。」

「對啊,要手機就自己拿。」另一個小表身高也比她高一點,一樣不把她放在眼里,「小兔兒,你們的教練都穿這種衣服教空手道?女學生也穿這樣?有沒有波很大的?有的話幫我報名,我也要去學。」說完,兩個小毛頭笑成一團。

「阿強,不要說了。」小兔兒一臉很剉的模樣,「大炮,手機還她,我們快點走。」

「小兔兒,你還想走去哪?馬上跟我回學校去。」怒氣沖天之余,春多璦沒忘主要目的,一把抓住小兔兒的手,一心只想送他回校,全然忘了今天是她和溫少仁的第一次約會。

「我不要!」小兔兒用力掙扎她的箝制,另兩人順勢擋在他面前,不讓她把人帶走。

「喂,八婆,小兔兒現在是我的小弟,他是我罩的,誰都不準帶他走。」大炮端出大哥的架式。

「你們兩個也蹺課對不對?告訴我你們讀哪間學校,我一起帶你們回去。」

兩人互看一眼,噗哧笑出聲,阿強洋洋得意的說︰「我們幾百年沒讀書了,而且也沒有學校敢收我們,你這麼雞婆做什麼?」

「說這種話,你們都不丟臉嗎?還笑得出來?有沒有羞恥心?」春多璦神色肅穆,「沒有學校敢收你們,你們就要自己反省是哪里出了問題,把壞習慣、壞行為改正,我就不信會有學校不收你們。」

「哼,你以為我們很希罕去學校讀書?我們是不想讀書才把學校Pass!」

「阿強,你跟她說那麼多做什麼?」大炮把她的手機丟在地上,「還你!小兔兒,我們走。」看見幾名路人慢下腳步注意這邊,擔心等會又有人雞婆加入,屆時他們會更難以脫身,所以他便急著走。

但他離去的腳步尚未跨出,春多璦一個凌空飛踢,一秒內就讓他趴在地上,哪兒也去不了。

大炮倏地倒下,阿強見狀嚇得拔腿就跑,小兔兒則是被她揪住衣領訓話。

「小兔兒,你才幾歲?不好好讀書跟這些人在街上鬼混,你以後的人生有什麼意思?」

「教練,不、不要打我……」小兔兒突地哭了起來,「我不想去學校,同學都笑我,我爸失業沒錢幫我繳午餐費,連自修評量講義費也沒交。同學每天都笑我,我當然就生氣打他們,我不想去學校……」

「小兔兒……」她沒想到小兔兒家境糟到連午餐費都沒法繳,他不想上學原來是因為被同學笑。「你先去上學,午餐費我來幫你繳。」

之前父親有向小兔兒的爸爸說過,小兔兒是練空手道的奇才,就算沒辦法繳學費,他一樣願意讓小兔兒來道館學空手道。但後來對方失業,這事便不了了之,真不知究竟有沒有人為小兔兒著想。他爸該不會連兒子沒去學校上課都不知吧?

小兔兒哽咽抹淚,「我不要,同學一直笑我是窮光蛋。」

「小兔兒,你只要用功讀書,長大後去賺錢就不會是窮光蛋了。」春多璦一邊安慰一邊開導他,「但如果你現在就不讀書,你可以做什麼工作?有讀書的你長大後可以去當老師、當教授,沒讀書的你,卻只能做童工的工作,而且以後老板有可能會因為你‘長大’了就不再雇用你,到時候你什麼工作都做不了。所以,你要讀書還是不讀書?」

「我、我不知道……」小兔兒只顧著哭。

「听我說,小兔兒……」春多璦一心勸導小兔兒,沒注意後頭趴在地上的大炮已站起,正齜牙咧嘴的掄拳準備攻擊她後腦。

「小心!」

一個低沉的警告聲音傳來,她警戒回頭,只見方才被她踢趴在地的大炮已然站起,單手高舉,緊握的拳頭正朝她襲來。

她反射性的防守,但有人已先一步幫她擋掉充滿暴力的拳頭。

「誰、誰啊?放開我!」大炮的手被人從後頭揪住,他想掙脫,卻甩不掉箝制他手腕的大掌。

「溫、溫醫生?」看到他,春多璦才赫然想起今天的午餐約會,同時也想起出門前奶奶千叮嚀萬交代,要她無論如何都要咬緊牙關裝淑女,千萬不要在他面前出拳、踢腿……

完蛋了!她又再一次破功。

大腿傳來一陣涼意,她低眼一看,只見旗袍的開叉一路從原本的小腿裂到大腿根,而她的白色棉質底褲,跑出來見光了……

她趕緊用手遮掩,羞窘之余也一陣驚慌,一定是方才飛踢惹的禍。唉,她這回死定了,沒听奶奶的話就已經很糟,還把奶奶的嫁衣——五十多年前訂制的大紅旗袍給踢裂,證據就在她身上,她想睜眼說瞎話都難。

這下子,兩條滔天大罪加身,她春多璦,絕對會死得很慘。

「溫醫生,你的外套還你,謝謝。」從試衣間走出來的春多璦面帶微笑,將蓄有自己身上溫度的西裝外套還給它原來的主人。

話說一個鐘頭前,她飛踢大炮導致旗袍裂開,見狀溫少仁二話不說,把身上的西裝外套脫下讓她穿上。

他很高,所以西裝外套夠長,掩住她三分之二的大腿,讓她大腿不至于光溜溜見人,可惜在他們拿西裝外套當道具互動之際,大炮趁機溜了,只慶幸小兔兒沒逃跑,這代表他是有心想回學校上課的。

他開車載她和小兔兒到學校,她不方便下車,便由他帶著小兔兒回教室。

不一會他回來,她本想就近回家去換衣服;但他堅持買衣服送她,理由是——

若不是因他約她吃飯,她也不會遇到蹺課的小兔兒,更不會因為要逮人踢裂了旗袍……總之,他肩膀強壯,一整個十二萬分願意擔起這一切責任。

他眼光特好,一眼就看出她身上的大紅旗袍裝是幾十年前的「特產」,猜出衣服是她奶奶的,還這麼說︰「這套旗袍保存得相當好,它對春奶奶肯定有特別意義,如果讓她看到旗袍裂了,她心里一定很難過。」

還是他想得周到,她只想到今晚自己極可能又要落得和黑毛在庭院賞月的淒慘下場,倒沒想過奶奶在頒布酷刑時,心有多揪痛。

「這套衣服你喜歡嗎?」溫少仁饒富興味看著她,換了套衣服,她看起來清爽多了。

但他有興趣的不只是她的穿著,還有她的人、她的心。

方才他載她和小兔兒到校前,她在車里和小兔兒說了好多「小道理」,無非是想勸那孩子好好讀書,那諄諄教悔的聲音輕敲他心坎,像她這個年紀的女子,很多都是花時間花心思在打扮自己或工作,別說鄰居小孩了,就連自己的弟弟恐怕也懶得理,但是她不同,鄰居小孩蹺課她當自己親人那般緊張,苦口婆心的勸導,還非得親眼見人回校上課她才安心。

這樣的她,的確符合他心目中「嚴母」的形象,他希望未來的妻子教導小孩能兼具慈愛和嚴厲,不能一味地溺愛孩子,當然,也不要夸張到上演家暴。

孩子是需要教導的,一個管教嚴格的母親,是養成品德兼優孩子的重要幕後推手。他的孩子不一定要很聰明,但一定要有好品德。

他相信,她一定會教出有品德的好孩子。

遇見她之前,他很難想象她一個外表天真清純、好像只比孩子大一丁點的女人,竟能這麼有耐心、愛心去勸導迷途的孩子,認真講一番道理給孩子听,衷心希望他們不要誤入歧途。

如果另外兩個毛頭小子沒逃,相信她一定也會硬拖著他們回學校讀書……思及此,他不禁莞爾。

在試衣鏡前仔細整衣一番,瞥見他嘴角勾笑,春多璦不安的問︰「這套不好嗎?」方才一進這家店,他就請店員幫她挑幾套衣服,她選了身上這套白襯衫黑長褲,和其他套相較,這套的確顯得非常樸素。

「不,很好,很適合你。」

「真的?」她心中欣喜,還好自己的品味有得到他認同,奶奶的特殊風格,日後她就有理由一律敬謝不敏。

「再換雙鞋子,應該會更好。」他衷心建議,回頭請店員選一雙適合搭配的鞋。」

她試了兩雙,決定選鞋跟較低的那雙,因為她沒穿過高跟鞋,怕等會走路會扭到腳。

「很好看,你應該多穿一些適合年紀的衣服。」她身材略瘦,站姿直挺挺,穿上這套衣服搭配高跟鞋,看起來很有OL的氣質,「還有,你願意把頭發放下來,或者綁成一束馬尾嗎?」

他猜,她昨天和今天的「精心打扮」,肯定是出自春奶奶的手。也許在春奶奶那個年代,這種打扮很漂亮,但真的不適合現代了。

「噢,對,頭發。」她一心在思考自己的品味是否能得到他認可,忘了她的發型還留在古代,未飛回現代。

店員面帶微笑,親切的上前,「小姐,需要我幫你綁頭發嗎?」

「這怎麼好意思……」春多璦有些難為情,但一想自己綁可能會很亂,于是笑道︰「那,麻煩你了。」

「不會,一點都不麻煩。」店員面露笑容,幫她綁發之際,還在她耳邊低聲建議,「小姐,你拿下眼鏡會更漂亮。」

「可是我習慣戴眼鏡,而且也沒帶隱形眼鏡出來。」平常她都戴眼鏡,只有以前出外比賽會戴隱形眼鏡,不過很久沒戴了。

「沒關系,我只是給你建議。」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