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愛妻養成 尾聲

作者︰井上青

七個月後。

「到了,眼楮還不能張開。」

「到底什麼事?」

夏月坐在車子里,心頭納悶又好奇,方才東井哥陪她去產檢,回程途中他說要帶她去一個地方,于是他們過家門而不入,車子一直往山上行駛,一分鐘前他要她把眼楮閉上,說是要送給她一個驚喜。

他給她的驚喜還不夠多嗎?從甜點屋、故事屋,到已經住在她肚里七個月的小Baby,皆是他送給她的大驚喜。

「來,小心點。」他小心翼翼扶她下車,待她站定,他微笑道︰「好了,現在你可以張開眼楮了。」

她的眼睫緩緩分開,一座童話般的城堡瞬間映入眼簾——

「這里是……」夏月驚訝的張望。這是哪里?他們不是沿著家里前方那條山路一直往上走,這地方她再熟悉不過,什麼時候多了這棟建築物?若非車程不遠,要不然她準以為他偷偷抱她上飛機,來到歐洲某個城堡。

「我們倆的秘密基地。」揚唇,他攙扶著她,一步一步走向城堡。

夏月驚喜的四下張望,房子不大,四周有高大的樹圍著,若非是屋主,外人恐怕很難察覺這兒有棟房子,說是秘密基地,還真有幾分名副其實。

「喜歡嗎?」他問。

「當然,這里好美。」她眼里閃著亮采,宛如來到愛麗絲的仙境一般。

「過來這邊。」他扶她步至一塊覆上紅布的物體前,以侍從般的姿態伸手做出邀請動作。「現在,請城堡的女主人仲夏月小姐揭下紅布,為城堡啟動幸福。」

她笑看他,他每天公司、家里兩頭忙,還有精神搞這些,她的老公真是精力充沛呢!

擔心她力氣小,太用力會動到胎氣,他陪她一起拉下紅布,一起為城堡啟動幸福。

當紅布緩緩揭下,一座彎月石雕呈現眼前,上頭還有他親手題的字——仲夏月之夢城堡。

驚喜之余,夏月眼泛淚光。這是以她為名的夢城堡……

她記起來了,有一年他們到國外旅游,途中經過一座城堡,當時她看著城堡以羨慕的口吻說,好希望有一座以她名字命名的城堡,那時還是少女的她總愛幻想,沒想到他將她的話牢牢記下,並且真為她做到了。

「東井,謝謝你。」她滿眼感激的看他。

不管他做什麼總是以她為優先考量,甜點屋、故事屋,到這座夢幻的童話城堡,全都是以她為名,他從未替自己做過什麼,卻一再幫她實現夢想。

不管是閻夏月還是仲夏月,她都是幸福的。

「謝我的話,就別流淚。」為她拭淚,閻東井一臉無奈,「我為你蓋這座夢城堡,是希望讓你更幸福更快樂,不是想要見你流眼淚。」

她揚起大大的笑容,嗔道︰「人家是太高興了。」

親吻了下水女敕芳唇,他摟著她,「我們要進入幸福的夢城堡嘍。」

她笑著用力點頭,不流淚,這是她唯一能回報他的方式。

仲夏月之夢城堡啟動的半年後,幸福與日俱增,至少夏月是這麼覺得。

「東井……」

「不準!」

「這個……」

「不準!」

「不然……」

「不準!」

「還是我……」

「不準!」

今天是他們結婚一周年的紀念日,屏除一些雜事,丟下才三個月大的寶貝兒子,他拉著她來到秘密基地,聲明今天是屬于他和她共有的日子,誰都不許干擾他們,就算福氣也不行。

埃氣是他們兒子的小名,因為有他,他們一家人全都幸運並且幸福不已。

當初她肚里懷有福氣時,美琴阿姨從鬼門關前奇跡式被救回,他們才得以知道爹地昏倒的真相,之後爹地病情迅速好轉,也能開口說話,才告訴她,他不是氣她才會每每見了她就情緒激動,而是知道古心亞想害她,他想告訴她卻有口難言,越是說不出、表達不了他越急,才會讓人誤以為他不想見她、生她的氣。

爹地說,剛听到東井哥說要娶她,他是真的生氣,但一走出書房他就後悔了,他生氣的原因是擔心親友會對他們結婚一事投以異樣眼光,可其實他馬上就想通了,有什麼比一家人能永永遠遠住在一起還幸福的事?

她最幸福了,她是全天下最幸福的養女,也是最幸運的童養媳。

沒錯,她是閻家的童養媳。

她唯一能為爹地和媽咪做的,就是向親友們聲稱她是閻家的童養媳,盡避家人覺得她不需要委屈自己對外這麼說,但爹地和媽咪這麼替她著想,她總是也要站在他們的立場為他們想,若她是童養媳身份,東井哥娶她就成了天經地義的事,他不娶她還不行咧!

得知她懷孕後,爹地也不管自己必須依靠輪椅才能行動,堅持讓他們先完婚,他是在替她著想。畢竟閻家親戚很多都很保守,若她還未結婚就挺了個大肚子,難免會遭親友非議。

她受到這麼多閻家人的寵愛,說自己是最幸運的童養媳,她很驕傲,一點都不覺得委屈!

而福氣則是他們夫妻倆最感到驕傲的小寶貝,福氣一出生,一直在做復健的爹地聞訊興奮地在沒有任何輔助器材下自己獨立行走好幾步,醫生驚嘆,認為爹地再過一陣子定能恢復得和正常人一樣。

現在,閻家人幸福無比,福氣更是爺爺和女乃女乃捧在手心疼愛的小孫子。

「確定不要我幫忙?」她坐在餐桌旁,目光直盯著穿著圍裙在瓦斯爐前忙得團團轉的老公。

埃氣出生後,他們很少有時間來秘密基地,他說過,只要來此,三餐全由他張羅,許是太久沒下廚了,她難得見到他慌亂的一面。

「不用,我來就好,再等等。」

她笑望著他高大的背影,他是個好老公,值得她疼,當初她借住王鳳大伯家時,他舍不得她做家事,送了洗碗機、打掃機器人,同樣的,她也會舍不得他。

他說這個秘密基地不想讓太多人知道,是以連打掃僕人都沒,雖然他自動請纓包辦所有家事,但她可舍不得他一個人做這麼多事。他不讓她幫忙,她自然就學起他送來「愛的禮物」,洗碗機、打掃機器人,外加自動拖地機器人,他們來這里是想放松心情度假,她不想平日工作繁忙的他,整個假日都在家事中度過。

「蝦子很新鮮。」她第二度來到他身邊,方才她想幫忙,他一律「不準」,那陪著他用看的總行吧!

「東井,你看這個花蛤像不像壓扁的玻璃珠?」她指著一粒外殼環著青藍色的花蛤。

已順利將洗碗機娶回家當三女乃的王爸,昨天寄了一大箱海產來給他們,有蝦子有花蛤,今天他們來之前,他取了一些準備大展廚藝,但是目前的進度似乎有點緩慢。

「嗯。」正在挑蝦腸的他眉心緊蹙,聰明絕頂的他顯然被處理鮮蝦的繁瑣程序打敗。

「你打算做什麼料理?」

「鮮蝦花蛤面。」他微笑看她一眼。

「听起來是一道很不錯的料理。」她以崇拜的眼神看他。她老公做什麼都很棒,她相信再給他多一點時間,定能端出色香味俱全的料理,可是……

「老公,面條放在車上嗎?」所有食材都在眼前,但她沒看到面條這個東西。

捉起一只蝦子欲重復同樣動作的閻東井聞言頓了下,環顧流理台,發現該躺在上頭等他點名的面條竟然蹺班沒來!

它不在這里,也不在車上,最有可能待的地方是閻家的廚房。

巴她面面相覷片刻,放下蝦子洗了手,他笑嘆,「你再等我一下,我回家去拿,馬上來。」幸好,家離這不遠。

她笑著拉住他,溫柔地幫他取下圍裙,「早餐吃很飽,現在我還不餓,再說我們還有甜蜜的巧克力包不是嗎?蒸一下就可以吃了。」她把頭貼靠在他胸膛,「你為了煮飯給我吃,搞得這樣匆忙來去,我可是會舍不得的。」

他摟著她輕笑,「好,中餐我們就吃巧克力包。」原本是拿來當下午茶點心的巧克力包子,因為面條蹺班,只好請它提前上工代班。

他蒸巧克力包子之際,她偷偷的想打電話回家問福氣有沒有乖乖睡覺,但被眼尖的他逮到,他一把抱住她,用力的吻她。

「東井,我只是問一下——」她撒嬌。

「不準!」他要她今天心無旁騖,全心全意只愛他一個。

「東井……」

「不準!」他板起臉,佯裝生氣。

她眯眼笑開,已模透他的底,他這模樣可是騙不倒她的。

「東井……」撒嬌的拉長音,在他用霸道的語氣道出同樣的話之際,她未道完的話尾和他同時間說出口。「我愛你。」

「不準……」緊急踩煞車,他的愛妻越來越頑皮,整到他頭上來!但他可不是省油的老公,挑眉一笑,他神態自若的回應,「不愛我。」

笑睞他,這算是「妻高一尺,夫高一丈」嗎?虧她方才還自信滿滿,認定他會錯愕的啞口無言咧。

丙然,她老公是全天下最聰明的人。

「不準你不愛我!」

俊臉神采奕奕帶著笑,重復勝利的標語,兩人笑臉相對,他低首,緊緊的吻住了她。

他的吻深切而熱烈,一寸一寸地燃燒著她,她情不自禁的熱情回應,直到耳畔傳來他體內蓄滿即將爆發的粗喘,她羞得提醒他。

「東井,巧克力包子熟了,再……蒸下去會融化。」

氤氳的黑眸直瞅她,雙手緊緊箝住她的細腰不放,「巧克力磚包在包子里,蒸得再熟,再怎麼融化,它也不會爆出來,但是我……」俯首,他輕咬她的耳朵,低聲道︰「現在想要你,想得快爆炸。」

粗喘熱息噴拂在她臉上,將她粉女敕雙頰吹得緋紅。

他身上熱情的電源已啟動,蒸巧克力包子的爐火可以暫歇,閻東井關掉爐火,緊摟著她,狂熱的吻往她領口內深探,惹得她一陣羞吟。

他移開桌上的雜物,將她輕壓其上,瞅著嫣紅臉蛋,黑眸凝聚之火,低沉道︰「今天,你是我的中餐。」

她羞澀一笑,嬌吟了聲,雙手掩住臉。

拉開她的手,伏在她身上,他啄吻著她全身,壞壞一笑,「你,才是我最想吃的甜蜜巧克力包。」

熱切深吻隨即狂掃她身上每一寸肌膚,將渾身的熱情化成一把火炬,蒸熟最雪白的甜蜜巧克力包,然後,慢慢品嘗——

廚房里,愛火正烈,最美妙的一頓午餐,如火如茶地料理中……

今日午餐主廚,閻東井。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