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小说网
繁体版
登入注册
夜间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爱妻养成 尾声

作者:井上青

七个月后。

“到了,眼睛还不能张开。”

“到底什么事?”

夏月坐在车子里,心头纳闷又好奇,方才东井哥陪她去产检,回程途中他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于是他们过家门而不入,车子一直往山上行驶,一分钟前他要她把眼睛闭上,说是要送给她一个惊喜。

他给她的惊喜还不够多吗?从甜点屋、故事屋,到已经住在她肚里七个月的小Baby,皆是他送给她的大惊喜。

“来,小心点。”他小心翼翼扶她下车,待她站定,他微笑道:“好了,现在你可以张开眼睛了。”

她的眼睫缓缓分开,一座童话般的城堡瞬间映入眼帘——

“这里是……”夏月惊讶的张望。这是哪里?他们不是沿着家里前方那条山路一直往上走,这地方她再熟悉不过,什么时候多了这栋建筑物?若非车程不远,要不然她准以为他偷偷抱她上飞机,来到欧洲某个城堡。

“我们俩的秘密基地。”扬唇,他搀扶着她,一步一步走向城堡。

夏月惊喜的四下张望,房子不大,四周有高大的树围着,若非是屋主,外人恐怕很难察觉这儿有栋房子,说是秘密基地,还真有几分名副其实。

“喜欢吗?”他问。

“当然,这里好美。”她眼里闪着亮采,宛如来到爱丽丝的仙境一般。

“过来这边。”他扶她步至一块覆上红布的物体前,以侍从般的姿态伸手做出邀请动作。“现在,请城堡的女主人仲夏月小姐揭下红布,为城堡启动幸福。”

她笑看他,他每天公司、家里两头忙,还有精神搞这些,她的老公真是精力充沛呢!

担心她力气小,太用力会动到胎气,他陪她一起拉下红布,一起为城堡启动幸福。

当红布缓缓揭下,一座弯月石雕呈现眼前,上头还有他亲手题的字——仲夏月之梦城堡。

惊喜之余,夏月眼泛泪光。这是以她为名的梦城堡……

她记起来了,有一年他们到国外旅游,途中经过一座城堡,当时她看着城堡以羡慕的口吻说,好希望有一座以她名字命名的城堡,那时还是少女的她总爱幻想,没想到他将她的话牢牢记下,并且真为她做到了。

“东井,谢谢你。”她满眼感激的看他。

不管他做什么总是以她为优先考量,甜点屋、故事屋,到这座梦幻的童话城堡,全都是以她为名,他从未替自己做过什么,却一再帮她实现梦想。

不管是阎夏月还是仲夏月,她都是幸福的。

“谢我的话,就别流泪。”为她拭泪,阎东井一脸无奈,“我为你盖这座梦城堡,是希望让你更幸福更快乐,不是想要见你流眼泪。”

她扬起大大的笑容,嗔道:“人家是太高兴了。”

亲吻了下水女敕芳唇,他搂着她,“我们要进入幸福的梦城堡喽。”

她笑着用力点头,不流泪,这是她唯一能回报他的方式。

仲夏月之梦城堡启动的半年后,幸福与日俱增,至少夏月是这么觉得。

“东井……”

“不准!”

“这个……”

“不准!”

“不然……”

“不准!”

“还是我……”

“不准!”

今天是他们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屏除一些杂事,丢下才三个月大的宝贝儿子,他拉着她来到秘密基地,声明今天是属于他和她共有的日子,谁都不许干扰他们,就算福气也不行。

埃气是他们儿子的小名,因为有他,他们一家人全都幸运并且幸福不已。

当初她肚里怀有福气时,美琴阿姨从鬼门关前奇迹式被救回,他们才得以知道爹地昏倒的真相,之后爹地病情迅速好转,也能开口说话,才告诉她,他不是气她才会每每见了她就情绪激动,而是知道古心亚想害她,他想告诉她却有口难言,越是说不出、表达不了他越急,才会让人误以为他不想见她、生她的气。

爹地说,刚听到东井哥说要娶她,他是真的生气,但一走出书房他就后悔了,他生气的原因是担心亲友会对他们结婚一事投以异样眼光,可其实他马上就想通了,有什么比一家人能永永远远住在一起还幸福的事?

她最幸福了,她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养女,也是最幸运的童养媳。

没错,她是阎家的童养媳。

她唯一能为爹地和妈咪做的,就是向亲友们声称她是阎家的童养媳,尽避家人觉得她不需要委屈自己对外这么说,但爹地和妈咪这么替她着想,她总是也要站在他们的立场为他们想,若她是童养媳身份,东井哥娶她就成了天经地义的事,他不娶她还不行咧!

得知她怀孕后,爹地也不管自己必须依靠轮椅才能行动,坚持让他们先完婚,他是在替她着想。毕竟阎家亲戚很多都很保守,若她还未结婚就挺了个大肚子,难免会遭亲友非议。

她受到这么多阎家人的宠爱,说自己是最幸运的童养媳,她很骄傲,一点都不觉得委屈!

而福气则是他们夫妻俩最感到骄傲的小宝贝,福气一出生,一直在做复健的爹地闻讯兴奋地在没有任何辅助器材下自己独立行走好几步,医生惊叹,认为爹地再过一阵子定能恢复得和正常人一样。

现在,阎家人幸福无比,福气更是爷爷和女乃女乃捧在手心疼爱的小孙子。

“确定不要我帮忙?”她坐在餐桌旁,目光直盯着穿着围裙在瓦斯炉前忙得团团转的老公。

埃气出生后,他们很少有时间来秘密基地,他说过,只要来此,三餐全由他张罗,许是太久没下厨了,她难得见到他慌乱的一面。

“不用,我来就好,再等等。”

她笑望着他高大的背影,他是个好老公,值得她疼,当初她借住王凤大伯家时,他舍不得她做家事,送了洗碗机、打扫机器人,同样的,她也会舍不得他。

他说这个秘密基地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是以连打扫仆人都没,虽然他自动请缨包办所有家事,但她可舍不得他一个人做这么多事。他不让她帮忙,她自然就学起他送来“爱的礼物”,洗碗机、打扫机器人,外加自动拖地机器人,他们来这里是想放松心情度假,她不想平日工作繁忙的他,整个假日都在家事中度过。

“虾子很新鲜。”她第二度来到他身边,方才她想帮忙,他一律“不准”,那陪着他用看的总行吧!

“东井,你看这个花蛤像不像压扁的玻璃珠?”她指着一粒外壳环着青蓝色的花蛤。

已顺利将洗碗机娶回家当三女乃的王爸,昨天寄了一大箱海产来给他们,有虾子有花蛤,今天他们来之前,他取了一些准备大展厨艺,但是目前的进度似乎有点缓慢。

“嗯。”正在挑虾肠的他眉心紧蹙,聪明绝顶的他显然被处理鲜虾的繁琐程序打败。

“你打算做什么料理?”

“鲜虾花蛤面。”他微笑看她一眼。

“听起来是一道很不错的料理。”她以崇拜的眼神看他。她老公做什么都很棒,她相信再给他多一点时间,定能端出色香味俱全的料理,可是……

“老公,面条放在车上吗?”所有食材都在眼前,但她没看到面条这个东西。

捉起一只虾子欲重复同样动作的阎东井闻言顿了下,环顾流理台,发现该躺在上头等他点名的面条竟然跷班没来!

它不在这里,也不在车上,最有可能待的地方是阎家的厨房。

巴她面面相觑片刻,放下虾子洗了手,他笑叹,“你再等我一下,我回家去拿,马上来。”幸好,家离这不远。

她笑着拉住他,温柔地帮他取下围裙,“早餐吃很饱,现在我还不饿,再说我们还有甜蜜的巧克力包不是吗?蒸一下就可以吃了。”她把头贴靠在他胸膛,“你为了煮饭给我吃,搞得这样匆忙来去,我可是会舍不得的。”

他搂着她轻笑,“好,中餐我们就吃巧克力包。”原本是拿来当下午茶点心的巧克力包子,因为面条跷班,只好请它提前上工代班。

他蒸巧克力包子之际,她偷偷的想打电话回家问福气有没有乖乖睡觉,但被眼尖的他逮到,他一把抱住她,用力的吻她。

“东井,我只是问一下——”她撒娇。

“不准!”他要她今天心无旁骛,全心全意只爱他一个。

“东井……”

“不准!”他板起脸,佯装生气。

她眯眼笑开,已模透他的底,他这模样可是骗不倒她的。

“东井……”撒娇的拉长音,在他用霸道的语气道出同样的话之际,她未道完的话尾和他同时间说出口。“我爱你。”

“不准……”紧急踩煞车,他的爱妻越来越顽皮,整到他头上来!但他可不是省油的老公,挑眉一笑,他神态自若的回应,“不爱我。”

笑睐他,这算是“妻高一尺,夫高一丈”吗?亏她方才还自信满满,认定他会错愕的哑口无言咧。

丙然,她老公是全天下最聪明的人。

“不准你不爱我!”

俊脸神采奕奕带着笑,重复胜利的标语,两人笑脸相对,他低首,紧紧的吻住了她。

他的吻深切而热烈,一寸一寸地燃烧着她,她情不自禁的热情回应,直到耳畔传来他体内蓄满即将爆发的粗喘,她羞得提醒他。

“东井,巧克力包子熟了,再……蒸下去会融化。”

氤氲的黑眸直瞅她,双手紧紧箝住她的细腰不放,“巧克力砖包在包子里,蒸得再熟,再怎么融化,它也不会爆出来,但是我……”俯首,他轻咬她的耳朵,低声道:“现在想要你,想得快爆炸。”

粗喘热息喷拂在她脸上,将她粉女敕双颊吹得绯红。

他身上热情的电源已启动,蒸巧克力包子的炉火可以暂歇,阎东井关掉炉火,紧搂着她,狂热的吻往她领口内深探,惹得她一阵羞吟。

他移开桌上的杂物,将她轻压其上,瞅着嫣红脸蛋,黑眸凝聚之火,低沉道:“今天,你是我的中餐。”

她羞涩一笑,娇吟了声,双手掩住脸。

拉开她的手,伏在她身上,他啄吻着她全身,坏坏一笑,“你,才是我最想吃的甜蜜巧克力包。”

热切深吻随即狂扫她身上每一寸肌肤,将浑身的热情化成一把火炬,蒸熟最雪白的甜蜜巧克力包,然后,慢慢品尝——

厨房里,爱火正烈,最美妙的一顿午餐,如火如茶地料理中……

今日午餐主厨,阎东井。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