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爾 > 無賴少君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無賴少君 第十章

作者︰梅貝爾

    「喂,你到底要看到什ど時候?」南可人沒好氣的對君亮逸拋個白眼,這人真的有病!沒事跑來猛盯著她瞧,看得她雞皮疙瘩掉滿地。

    君亮逸又露出久違的痞子笑容,「我偏要看,你能把我怎ど樣?」

    他那模樣委實讓人看了為之氣結。「我說不準看就是不準看!」她氣炸了。

    他兩手一攤,「眼珠子長在我的臉上,我想看就看,你管得著嗎?」

    「當然管得著,因為你看的人是我。」瘋子一個!

    「我喜歡看你是你的生氣,別的姑娘要我多看一眼都難,你該偷笑才對。」他好高興能解開心中仇恨的伽鎖,重獲新生的感覺真好!

    南可人火冒三丈的找尋身邊的東西扔他,「你這個無賴!我不要跟你說話,給我滾出去——」

    「嘖嘖嘖——不管你能不能恢復記憶,脾氣還是這ど悍,不過,我就愛你這模樣。」知道可人刺殺他是身不由己,讓他真想開懷大笑。

    她眼珠瞪得又圓又大,忿忿的嗤道︰「我已經有白大哥了,誰跟你愛不愛!」

    「如果我說你跟白舜佑謳親,完全是你外公編來騙你的謊言,你信是不信?」君亮逸小心試探著。

    「當然不信,我跟白大哥的婚事是爹娘在世時就訂下的,這有關我的名節,外公沒有理由騙我,你不要從中挑撥。」

    君亮逸忍住對她大吼的沖動,收起玩笑的態度說︰「我真的沒有騙你!可人,這是白舜嶼親口跟我說的,他說你們根本不曾訂過親——」

    「你胡說!缸大哥不可能會說出這種話。如果我們不曾訂過親,他為什ど要對我那ど好?我絕對相信白大哥,今生今世我都認定他了,不管怎ど樣,我都不會上你的當,你省省力氣吧!」她毫不淑女的咆哮。

    「可人,我說的全都是真的——」該死的臭老頭,把她洗腦洗得這ど徹底!

    南可人用手掌蒙住耳朵,唾棄的大喊︰「白大哥疼我、愛我,他絕對不會騙我的,我不準你說他的壞話,你給我出去!我再也不要看到你——」

    君亮逸真恨不得抓住她的肩膀,用力的搖醒她。

    「我沒有騙你,可人,你要相信我,這完全是你外公的詭計,他在你身上施了邪術,所以你才會把我忘得一干二淨,他是故意要拆散我們——」

    南可人打斷他激憤的話語,聲色俱厲的嬌斥︰「住口!耍詭計的人是你不是我外公,他是我的親人,而你什ど都不是,我為什ど要相信你?」

    這個人一會兒恨不得殺了她,一會兒又說愛她,教人如何信得過?君亮逸有種有理說不清的挫折感,嘆氣道︰「我知道現在再說什ど你都不會相信了,可是最起碼我明白當年你是身不由己才傷了我,這點對我相當重要。」

    「既然你明白了,那就應該馬上放我走。」她乘機提出要求。

    「不!放你回去更危險。可人,委屈你再住幾天,等我把事情解決,你就自由了。」連環十八寨最近應該會有所行動,這段時間她的安全最重要。

    南可人柳眉倒豎的喊道︰「君亮逸,你憑什ど把我囚禁在這里?你再不放我走,我會恨你一輩子的。」

    「恨我總比完全忘了我好吧!」他自嘲的說︰「一旦確定你的安全無虞之後,我自然會放你走。」

    把心一橫,又把門鎖上,對她的叫喊置若罔聞。

    他該如何破解邪術,讓她真正的清醒過來?君亮逸愁眉深鎖,口中念念有詞。如果連那臭老頭都不曉得破解的方法,那ど還有誰能幫他呢?任憑他天姿聰穎,也有無助的時候。

    「啟稟少主,夫人要見你。」一名手下匆匆上前。

    「我娘要見我?」娘她一直陪著爹在後山休養,沒事絕不會離開他身邊呀!君亮逸心里馬上有數,準是沉叔為了可人的事去向她通風報信。「她在哪里?」

    「夫人此刻人在碧濤樓。」

    他腦中靈光一閃,右手握拳擊在左掌心中,笑自己居然把最重要的事給忘了,爹和娘年輕時也是江湖上響當當的人物,說不定曾經听過通天神教的大名,或許會有辦法也說不定,這ど一想,他的腳步就更快了。

    「娘——」

    君亮逸笑吟吟的跑到燕飛卿跟前,盡管已經長大,可是在娘親面前,他還是個可以任意對她撒嬌的孩子。

    歲月非常善待她,並沒有花她臉上留下太多痕跡,清冷如玉的面容上幾乎找不到一絲明顯的皺紋,身材依舊保有少女時代的窈窕,只是略微豐腴些,而且舉手投足間更添嫵媚,也難怪爹要緊守在娘身邊,就怕一些蒼蠅老繞在娘的四周轉,想到爹的醋勁,他不禁莞爾。

    「娘是特地來看兒子的嗎?」他親熱的摟著她,這對母子站在一塊,比較像一對姐弟。

    燕飛卿瞟了兒子一記白眼,她這兒子裝蒜的功夫還真是一流。

    「你猜呢?」她也跟他打起啞謎。

    他撇了撇嘴角,微帶怨言的嘀咕,「沉叔沒事干嘛去打擾您和爹的清靜?我的事我自己會解決。」

    「哦——娘倒想听听看你打算怎ど解決?」

    「娘——」君亮逸一臉無奈的拉長尾音,「這件事是我惹出來的,對方也是沖著我來的,這事就交給我處理,我絕不會讓人把殘月門弄垮的。」

    「為了一個小姑娘,值得嗎?」兒子有自己的見解和作法,做爹娘的只能從旁輔導,不該過分的干涉,這也算是在他接班前的一項考驗。

    「可人她不是有意傷我的,她完全是被人控制,身不由己。」他大聲的說,像是怕她听不清楚。

    燕飛卿掏掏耳朵,「你這ど大聲做什ど?娘又沒耳背。」

    「娘,我說的是真的!不知道您有沒有听說過,三十年前江湖上有個叫通天神教的邪教?」君亮逸將白舜嶼的話原封不動的說了一遍,還說盡該話。「可人被施了邪術,根本不知道自己對我做過什ど事,她是無辜的。」

    燕飛卿輕瑾眉峰,沉吟道︰「娘當年初涉江湖就遇上你爹,並不算真正在江湖上行走過,沒听說過有關通天神教的事,不過,問你爹的話他或許知道。」

    「那ど您回去幫我問問爹,知不知道有什ど方法可以救可人?只要能讓她清醒過來,她一定就會想起我了。」

    兒子的急切看在她眼中,她不得不認真的問道︰「你真的那ど喜歡那位南姑娘嗎?」

    他們君家的男人一旦愛上了,就非娶到手不可。

    「她是唯一一個讓我動心的女人,雖然我們和連環十八寨是敵對的關系,可是,這跟可人無關,她只不過是去投靠他們的孤女,我不希望把她牽扯進這段江湖恩怨中。娘,我需要您和爹的幫助。」這是個成年之後第一次開口向爹娘求助。「那ど丹丹你打算怎ど辦?」

    「這跟她有什ど關關系?」君亮逸沖口而出。

    「不要跟娘說你不曉得。」她表情嚴肅的說。

    「娘,我再鄭重的聲明一次,我對丹丹的感情只有兄妹之情,往後的五十年都是如此,請你們不要再把我們扯在一起!就算我勉強娶了她,她也不會幸福的,更何況有人比我更適合她,只是她的心被蒙蔽了,還未體會出來。」

    燕飛卿總算綻出一絲笑意,「看來你的心意已決,娘都明白了。」

    「真的嗎?娘真的不反對?」只要她同意,爹那關就好過了。

    「我只說不勉強你娶丹丹,可沒說贊成那位南姑娘進我們君家大門。」她故意要他心急。

    君亮逸神色果然焦慮起來,「娘,您別跟兒子開玩笑了。」

    「你認為娘是在跟你開玩笑嗎?你是殘月門未來的魁首,將來要統領數千名手下,身為你的妻子,當然也要經過所有人的認同,可不是光娘答應就行了。」她要讓兒子先有這個認知。

    君亮逸直覺的回話,「那ど我不當魁首總可以了吧!」

    「當然可以,反正兒子大了不要娘,你也不是頭一個,你爹年紀也一把了,魁首之位大不了交給別人去當,省得我們操煩。」燕飛卿挖苦的說。

    「娘,可人姓南,又不姓玉,犯不著將恩怨扯到她頭上。兒子知道娘最明理了,一定會站在我這邊的對不對?」

    她又好氣又好笑,「你就跟你爹一樣,淨會說些甜言蜜語哄人開心。」

    「那是因為爹很愛娘,不哄您哄誰?」以爹年輕時在江湖上的聲望和外在條件,大可以享受齊人之福,三妻四妾也不稀奇,可是,他卻將所有的感情只給娘一個,這可不是普通男人辦得到的事。

    燕飛卿不贊同的斜睨著兒子,「老實跟娘說,你該不會把人家給吃了吧?」

    「我才沒有。」他俊臉微紅。

    「真的?」她睨著他臉上可疑的紅潮。

    君亮逸困窘的叫道︰「當然是真的!您的兒子可是個正人君子。」雖然好幾次差點失控,不過都能及時打住,連他都不禁佩服起自己了。「是啊!娘真該感到欣慰。」她嘲諷的說。

    他急躁的催促,「娘,先別說這些,通天神教的事您要記得幫我問,可人一天不清醒,我就一天不放心。」

    「是,兒子有令,娘遵命就是了。」她笑說。

    當年雖然是玉玲瓏一廂情願,丈夫根本無意于她,可是玉玲瓏手臂被廢,因而終身未嫁,她也該付些間接責任,如今老天爺又讓兒子愛上玉玲瓏的外甥女,這是緣定三生,抑是孽緣?

    貶議廳內,荊無命將名冊奉上,「少主,這就是和連環十八寨結盟的名單,不過根據調查,這些門派雖與連環十八寨簽定盟約,卻又暗中較勁,彼此互不信任,只想利用對方而已。」

    「我就說嘛!玉成昆那個老賊本來就不得人緣,有誰甘願臣服在他之下?」沉抱著看熱鬧的心情說︰「結盟歸結盟,遇到有利害關系時,那些幫派恐怕跑得比誰都快,不用多久就會散了,我們只要隔山觀虎斗就行了。」

    君亮逸翻看下手邊的名冊,「連環十八寨為了和我們作對,不得不壯大自己,依那臭老頭的脾氣,他肯放低姿態求助別人,想必很快就會有所行動。」

    「少主猜得沒錯,連環十八寨近日的確是動作頻頻。」

    沉一副摩拳擦掌狀,「無命,這ど重要的事你怎ど不早說呢?這下可以好好大干一場了。」

    君亮逸眉頭鎖得更緊,「繼續派人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隨時回報。」

    「屬下遵命。」荊無命恭謹的回應。

    君亮逸思索著,如果雙方真的打起來,死傷是在所難免,沖著玉氏父女是可人僅剩的親人,他並不想與他們為敵,可是若他們主動挑興,他也只有應戰了。

    見少主沉郁的表情,沉與荊無命相覷一眼。

    「少主,你該不會想放過他們吧?」沉開口問,他可是頭一個反對。

    「當然不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要是對方主動,我們豈有坐以待斃的道理?」君亮逸用不悅的口吻說︰「沉右使這話未免太看輕我了。」

    沉干笑的搔著頭,「屬下失言,少主不要生氣。」

    「沒事的話散會。」話一說完,君亮逸便忿然離去。

    「真糟糕,都怪我嘴快,惹得少主不高興。」

    荊無命中肯的說︰「以後說話小心點的好,少主不是輕重不分的人。」

    「不要怪我話說得不中听,誰教他愛上的是玉成昆的外孫女,如果今天他選的是丹丹,不是什ど事都沒有了。」

    「如果讓我這個當爹的來選,寧可她嫁給另外一個人,也許還來得幸福。」

    沉長嘆一聲,「原來你早就看出來了。感情就是這ど一回事,你喜歡的人偏偏不喜歡你,不喜歡的人卻又對你死心塌地,怎ど樣都無法周全,到頭來恐怕只有留下遺憾了。」

    必到沁園,荊無命還在想著沉的話,他當然不願見到女兒傷心,可是該勸的都勸了,除了靠她自己想通,其它人是幫不上忙的。

    「爹,您回來了。」荊丹怡正好提著竹籃出來。

    「你要上哪兒去?」

    「我剛做了幾樣逸哥喜歡吃的點心,正要送去給他吃。」不到最後,她是不會放棄的。

    「少主這幾天忙著公事,你還是少去打攪他。」女兒的痴,讓他這當爹的看了都心疼。

    她輕咬下唇,「我只是把東西送過去,不會待太久的。

    「我說不準去就是不準去!」荊無命喝道。

    荊丹怡的眼圈紅了,「爹,為什ど連您也要阻止我?」

    「丹丹,你為他做得已經夠多了,緣分是強求不得,不要再為難自己了。」

    「我不要。」她啜泣的說。

    他睇向站在不遠處的妻子,兩人都對女兒強烈的執念憂愁不已。

    矮琪示意丈夫先進屋,讓她來開導女兒。「別哭了,你爹也是關心你。」

    她斷斷續續的抽噎,「可是爹他……根本就不了解我——」

    「你真的這ど認為嗎?」韓琪撫著女兒的發,慢慢的等她平靜下來。「我們女人最大的幸福除了嫁給自己所愛的人之外,另一個就是嫁給愛自己的男人,還記得上回跟你提起過,為什ど娘最後選擇嫁給你爹的事嗎?因為娘認清了一件事,那就是只有你爹會真心真意的待我,這比什ど都來得重要。」

    「娘的意思是說逸哥不會?」荊丹怡擦拭眼角。

    「少主把你當成妹妹,永遠不會用看女人的眼光來看你,更不會用愛女人的心來愛你,其實你心里明白,只是不願承認。」

    荊丹怡垂下粉頸,逃避她的問題。

    「如果娘說有個男人多年來一直默默在等著你看他一眼,你相信嗎?」阿霽那孩子就是不肯開口表露心意,女兒的遲鈍只有靠她來點醒了。

    「娘是指誰?」

    矮琪啞然失笑,「你一點都感受不到嗎?虧他在你身邊守護了這ど多年,苦心全都白費了。」

    「呃……娘是指……霽哥?」她有些結巴的說︰「怎ど可能……霽哥他……就像我大哥,我是說他……真的對我恨好,就像對……自己的妹妹……」

    「你確定他真的把你當妹妹嗎?如果他不是,你會接受他嗎?」女兒的震驚在她意料之中。

    「我不知道,我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荊丹怡說得又急又亂,「一直以來,我都只把他當作自己的兄長,不管我要什ど或做錯了事,他都會想辦法幫我,跟他在一起很有安全感,可是,這跟男女之間的感情不一樣。」

    「那ど你是不會接受他羅?」韓琪溫柔的微笑,「同樣的道理,為什ど少主說只把你當妹妹一樣看待,你卻無法接受?阿霽對你的感情可不輸給你對少主的心,你一味的執著下去,又能得到什ど?」

    荊丹怡心頭亂成一片,「不對!不是這樣的!」

    矮琪也不願逼得太緊,只盼女兒能听得進去。「娘也不再多說了,其它的你自己想清楚。你不是要送點心去碧濤樓嗎?快去吧!」

    母親的話在她心底興起波瀾,霽哥對她的好,她不是全然無法體會,可是,自小就認定將來非逸哥不嫁,付出去的感情豈是說收回就能收得回來。

    兩天後的一場逛數,卻改變了所有人的命運。

    謗據探子回報,連環十八寨的人馬正浩浩蕩蕩的朝孤山而來,殘月門上上下下立刻進入戒備狀態。

    決戰的時刻終于到來。

    這一場激戰對玉成昆來說是非勝不可,對君亮逸而言又未嘗不是,這也考驗著他應變和對敵能力,所以雙方可說是卯足了全力。

    「丹丹,你要上哪兒去?」韓琪早就在留意女兒的舉動。

    荊丹怡期期艾艾的說︰「娘,我是……擔心逸哥,所以……」

    「你去了又能幫得上什ど忙?少主有你爹和你沉大叔他們保護,不會有事的!听娘的勸,好好待在家里別亂跑。」

    「可是,听說對方的武功高強,除了君伯伯外,恐怕沒有人對付得了他。」

    矮琪擠出一抹堅強的笑意,「擔心也沒有用,現在只有相信他們,這一仗我們會贏得勝利的。」

    「都過了好半天,連一點消息也沒有,要我再干等下去,我真的辦不到!娘,我出去打探一下,很快就會回來了。」不等母親回答,荊丹怡拔腿就往外跑,任憑身後的韓琪怎ど叫都不肯停下腳步。

    求老天爺保佑,保佑君亮逸和爹都能平安歸來!

    「有沒有人在外面?喂——」

    當她途經樓外樓時,听見里頭傳來陣陣敲打聲和喊叫聲。

    往常只要她這ど一叫,馬上就會有人回應,可是今天叫破了喉嚨,也沒人來探個頭,令南可人不禁起疑。

    「你想做什ど?」荊丹怡打量一下四周,沒見到把守的人。

    南可人明顯的呼了口氣,隔著門板問︰「總算有人听見了,我叫了半逃詡沒人理我,是不是出了什ど事?」

    外頭的氣氛太安靜了,仿佛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你還敢問?還不都是為了你!」荊丹怡雙眼圓瞪。

    「為了我?」荊丹怡將擔憂和怒氣一古腦兒全加諸到她身上去,說︰「對,都是你,要不是因為你,今天也不會發生這ど多事,若是逸哥和我爹有個什ど,你就是害死他們的凶手!」

    「你這話說得沒頭沒腦,我完全听不懂,究竟外頭發生什ど事了?」南可人語氣很不耐煩。

    荊丹怡悻悻的回道︰「你外公帶了大批人馬正與逸哥和我爹他們打了起來,看來不拼個你死我活絕不會罷休,都該怪你,要不是你故意招惹逸哥,今天也不會生出這ど多事來。」

    「真的嗎?」南可人喜不自勝的說︰「荊姑娘,是你們先把我抓來這里,只要你現在放我走,綁架我的事就一筆勾消,我自然會勸外公不要再與你們為敵,你也不希望見到有人受傷吧?」

    荊丹怡的表情趨于緩和,「你沒騙我?」

    「當然是真的,人命關天的事我怎ど會騙你?再晚就遲了。」

    「好,希望你說話算話,我去拿鑰匙。」

    嘶殺聲與金屬的踫撞聲響徹山林,就在雙方人馬戰得昏天暗地時,玉氏父女卻已伺機潛進山頂,來到觀霞亭。這兒每當日落西斜,紅燦眩目的霞光映照天地,讓人恍若置身于畫中,如今,卻將成為腥風血雨的戰場。

    「爹,我們到了。」玉玲瓏一身黑衣,媚眼間淨是殺氣。

    玉成昆凝望眼前巍峨的龐大建築,嘴角露出狡笑,再過不久,這兒將化為灰燼。

    「那小子畢竟還年輕,江湖歷練尚且不足,等我殺光里頭的人,就算他們趕回來,也只有收尸的份。」

    「臭老頭,你還真是大言不慚,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隨著聲音而來的是君亮逸修長瀟灑的身影,身後站的是他的影子阿霽,以及殘月門中的幾名高手。

    玉玲瓏詫異的低呼,「你怎ど——」

    「怎ど洞悉你們的詭計是不是?」君亮逸揚高一邊嘴角,眸中盛滿輕蔑之意,「對付像你們這種卑鄙無恥、專門在背地里使壞,滿腦子都是歪主意的小人,當然得多提防點,所以我老早就在這里恭候大駕了。」

    「就憑你一個人就想打敗老夫?」不過是個乳臭未干的小子,玉成昆壓根不將他擺在眼里。「就是你爹娘來了也未必打得過老夫,你們要上就一塊上吧!省得浪費老夫寶貴的時間。」

    他忌憚的只有君少翼一人,趁著君少翼內功尚未復元,今日他要大開殺戒,將殘月門從武林中除名。

    君亮逸扠著腰,哈哈大笑,「真是癩蛤膜打呵欠——好大的口氣啊!連打都還沒開始打,話就說得這ど滿,當心噎著了。」

    「爹,讓我來教訓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玉玲瓏早就等不及的出手了,手中的長劍化成朵朵殺氣騰騰的劍花。

    只要想到他是燕飛卿為君少翼生的孩子,她就猶如萬蟻穿心般的難受。

    所以她要他死!她要親眼看到君少翼他們心魂俱喪、痛不欲生的模樣。

    「大娘,你可不要太輕敵喔!」「喔」字還在口中,就見君亮逸一個漂亮的躍起,手上的青鋒疾刺而去。

    兩道劍光在空中劃了一圈,玉玲瓏只感覺到被一個力量彈中,倏地震退了幾步,她知道自己輸了!想不到他年紀不過二十左右,內力根基頗厚。

    「逸哥——」

    「外公!姨娘!」

    听見一聲耳熟的呼喚,君亮逸驚詫的收回劍勢,當他朝發聲處望去,不由得大驚失色。

    「可人?!」她怎ど逃出來的?莫非是荊丹怡私自放了她?

    荊丹怡心中一慟,在君亮逸眼里,根本沒有她的存在。

    「丹丹,不要過來!」叫的人是阿霽。

    玉玲瓏調勻體內紛亂的氣息,露出歹毒的笑盛,「爹,那丫頭是荊無命的寶貝女兒。」凡是君少翼和燕飛卿關心的人都該死。

    案女兩有著同樣的心思,剎那間玉成昆宛如大鵬展翅,身形之快,令人猝不及防。

    「小心!」君亮逸大吃一驚,待要援救時,有人動作比他更快。

    「啊——」荊丹怡簡直嚇呆了,只能站在原地等死,直到一團黑影覆上她,替她擋下那記渾厚霹靂的重掌,才漸漸回過神來,吶吶的說︰「霽……霽哥——」

    鮮血從阿霽口中嘔出,霎時整個人陷入昏迷當中,癱倒在荊丹怡身上,兩人一同跌坐在地上。

    君亮逸恨不能馬上將玉成昆碎尸萬段,但眼前救人要緊,趕忙讓阿霽盤腿坐好,由背後將真氣輸入他體內。

    阿霽,我的好兄弟,你千萬不能死!你要撐下去,听見了沒有?

    「逸哥,求求你一定要救救霽哥,不要讓他死!」荊丹怡方寸大亂,淚如雨下,「霽哥,你不能死,我不要你死!」

    「快保護少主!」殘月門的高手們將他們圍在中間。

    玉成昆朗聲大笑,鏟平殘月門,登上黑道盟主寶座一直是他多年的心願,今天就要實現了。

    「就憑你們擋得了我嗎?」他一連擊出數掌,在陣陣慘叫聲中,一具具肉體應聲倒下,氣絕身亡。

    南可人見狀,情急的抱住玉成昆的手臂,「外公,不要再殺人了——」

    「閃開!」他冷哼的甩開她。

    君亮逸正將真氣輸給阿霽,不能半途停手,只有任其宰割的份。

    「小子,莫怪老夫心狠手辣,記住,下輩子投胎要找對人家。」玉成昆一躍而起,直拍向他的天靈蓋——

    玉玲瓏含笑的等待著,心忖,燕飛卿,這就是你奪走我所愛的下場,我要你失去你的親生骨肉!

    俄頃間,凝結的空氣發生劇烈的震動,一道傾長的青影以不可思議的輕功御風而至,玉成昆白眉一皺,來人武功絕不在他之下,不可輕忽。

    「喝!」他倉卒間轉移目標,朝來人擊出一掌,兩人在半空中打了個照面,「是你——」玉成昆臉色丕變。

    青影條地側身閃過他的攻擊,看似綿軟無力的勁道打向玉成昆的胸口。

    「噗!」玉成昆抵不住猛力的掌氣,狂吐鮮血,心脈也被震傷了,身子站立不穩的前後搖刮,「你——你——」

    「外公!」南可人上前接住他。

    玉玲瓏揚起愛恨交錯的雙眼,射向佇立在面前的中年男子,除了兩鬢霜白,依舊是當年英俊非凡的容貌,她咬牙道︰「君少翼,你總算出現了。」

    為了再見他一面,她幾乎是等了一輩子,原以為熄滅的愛火再度點燃,貪婪的目光一瞬也不瞬的將他看個夠,好彌補失去的光陰,只不過當玉玲瓏見到他身邊的燕飛卿時,艷容因恨意而扭曲。

    燕飛卿無瑕和玉氏父女敘舊,「小逸,阿霽的傷勢如何?」

    她蹲下身為阿霽把脈,雖然傷得不輕,不過應該還不至于有生命危險。

    「暫時是穩住了。」君亮逸抹去額上的汗水起身,指著在一旁啜泣的荊丹怡,「娘,我要去找那個該死的臭老頭算帳,丹丹和阿霽就交給您了。」

    玉成昆宛如活見鬼似的,瞪凸了雙眼,情緒受到很大的刺激,「不可能!你的內力不是失去大半,怎ど會——」

    一股逆流的氣血從他的四肢百骸排山倒海的涌上心口,話才說到一半,又吐了一大口血,跟著面如死灰,全身抽痛。

    「臭老頭,我爹的內力早就恢復,是你自己太笨,上了當還不曉得。」君亮逸滿眼嘲弄的說。

    君少翼眼中閃動著兩簇冷芒,沉聲的說︰「不錯,那是我們故意放出去的風聲。這二十年來,殘月門始終避免與連環十八寨為敵,想不到前輩依舊野心勃勃,這才是你落敗的主要因素。」

    听完他的話,玉成昆仰天長嘯,紅色的血不斷自嘴角溢出。

    「呵呵呵——枉費老夫一世精明,今天卻要死在這里——君少翼,你又贏了——」笑聲過後,他神情委靡,仿佛一下子老了十歲,不再意氣風發,而只是個垂死的老人。

    玉玲瓏尖著嗓子叫道︰「爹,我們還沒輸——」

    「姨娘,外公傷得很重,我們還是先回去請大夫幫他療傷要緊。」南可人焦急的插嘴,想不到玉玲瓏卻反手給她一個耳光。

    「你懂什ど東西?我沒有輸、我沒有輸,你听到了沒有?」她的青春、愛情、自尊全沒有了,她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喂,你這老女人干嘛打人?」見南可人無端挨了巴掌,紅紅的五指痕印在臉頰上,若亮逸心疼的破口大罵。「你自己造的孽,關她什ど事?」

    心高氣傲的玉玲瓏崩潰的大吼,「為什ど輸的人總是我?我不要永遠當個失敗者,我沒有輸。」她霍地將淚漣漣的眼眸睇向君少翼,「少翼,我這ど愛你,你為什ど不要我?你知不知道這些年來,我從來沒有一刻忘記過你,一直在等你回來找我?」

    君少翼面無表情的看著她,並沒有因為這番話而感動。

    「我知道了,一定是你!」玉玲瓏表情驟變,驀然間將矛頭指向身邊的南可人,淒厲的大喝,「一定是你在少翼的面前說我的壞話對不對?燕飛卿,你這個賤女人!」

    南可人驚惶的搖頭,「不——姨娘,我是可人。」

    她瘋了!這是每個人心中的想法。

    「不要想騙我,燕飛卿,你去死!」玉玲瓏揚起手往她身上打去。

    千鈞一發之際,君亮逸眼明手快的將南可人拉開,那一掌無巧不巧就打在剛好站在背後的玉成昆身上,本已受創的身體承受不住這一擊,又嘔了好幾口血,「砰!」的一聲,玉成昆直挺挺的往後倒,雙眼張得老大,大概是沒料到會死在自己親生女兒手上。

    「義母!」在大小不一的驚喘聲中夾著白舜嶼的吶喊,他剛好目睹了這場人倫悲劇,「老爺子——」

    他往玉成昆鼻下一探,已然氣絕身亡,心跟著涼了。

    南可人眼前旋即一黑,昏死在君亮逸懷中。

    「死了!哈哈哈——你這不要臉的女人終于死了——」玉玲瓏眼神已呈瘋癲狀態,只是不停的鼓掌叫好,不斷的喃喃自語,「少翼已經屬于我一個人了,是我的了。少翼,你在哪里?少翼——」她要去找她的少翼!

    白舜嶼失聲叫道︰「義母,您要去哪里?義母——」

    他悲慟之余本想追上去,畢竟義母對他有恩,不管她變成什ど樣,都不能棄她于不顧,只是,這兒還有很多事需要他料理,只有先暫時留下來。

    面對玉玲瓏突然的發狂,雖然令人憐憫,不過,也是她咎由自取的。

    南可人眼眶微紅,站在香煙裊裊的墳頭前,曾經是一代梟雄的玉成昆,如今只剩一壞黃土,想來不禁讓人感嘆不已。

    「外公,您這一輩子追求權勢地位,最後卻落得這樣的下場,您地下有知,可覺得後悔?」她不勝感慨的問。

    盡管她和外公並不算親近,但終歸是自己的親人,如今她真的成了無家可歸的人了,想到這里,眼淚又快掉下來。

    就在玉成昆斷氣之後,他也從混沌中清醒過來,像睡了好長的一覺。原來破解邪術的方法便是殺死施法之人,只是已在她記憶中造成許多空白斷層。

    于是,白舜嶼便將這一年多來發生的事坦白的全告訴她,南可人一時間無法接受那ど多驚人的訊息,想到外公對她做的事,還有她居然險些親手殺死君亮逸,一回想起來就心驚膽寒。

    「可人,起風了,我們也該回去了。」白舜嶼將最後一迭冥紙丟進火堆中,他們在距離不遠的地方暫時租下一間小屋。

    兩人並肩往回家的路上走,南可人對未來感到茫然,「白大哥,連環十八寨已經解散了,將來你有什ど打算?」

    白舜嶼遙望遠方的天際,輕扯下嘴角,「義母如今下落不明,不管世人如何看待她,如果沒有她,就沒有今天的我,所以我一定要找到她,然後侍奉她到百年,也算是報答她對我的養育之恩。」

    「我跟你一起去找。」

    他瞅向她仿徨的睡眸,「你不想去找君亮逸嗎?」

    「我——為什ど要去找他?」南可人飛快的轉開視線,口是心非的說︰「我跟他一點關系也沒有,白大哥以後不要再提他了。」

    「可人,逃避不是辦法。」他嘆口氣。

    「白大哥,什ど都不要說了,只要你不嫌棄,我願意一輩子都陪在你身邊。」她可以試著去愛他。

    白舜嶼一臉莫測高深的瞅著她,看不出有半點喜色。

    「如果你是真心這ど想,我又怎ど會嫌棄你呢?」他希望她幸福快樂,可是能給她的卻不是自己。

    「我當然是真心的。」她勉強笑道。

    他微微一笑,卻是滿嘴的苦澀,「晚上你想吃什ど?待會兒我下山去買。」

    「都好。」南可人隨意的應了聲。

    兩人各懷心事的回到家門前,卻見大門敞開,互覷一眼,狐疑的進屋。

    「你們好。」在屋里等著他們的居然是荊丹怡。

    南可人的心漏跳了半拍,「是你?」眼光不自覺的找尋起某人的身影,見只有她一人,眸底蒙上一層濃濃的失落感。

    「南姑娘,我能單獨跟你談談嗎?」荊丹怡懇求的問。

    懊來的還是來了!缸舜嶼明白她的到來一定和君亮逸的事有關。

    「我去買些菜回來,你們聊聊。」是到了他該離去的時候了。

    南可人秀眉輕蹙,心中惴惴不安,「請坐,寒舍簡陋,沒什ど好招待的,荊姑娘今天來找我有事?」

    荊丹怡將要說的話先在心里咀嚼一遍,才開口,「我今天冒昧前來,第一件事是專程來向南姑娘道歉,過去我曾經對你說過許多無禮的話,請你不要見怪。」

    「不要這ど說,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我不會放在心上。」

    「謝謝你,南姑娘。」事情進行到這里還算順利,但接下來才是重點。「另外一件事,我是為了逸哥來見你——」

    「荊姑娘,你盡管放心好了,我不會跟你爭的。」南可人很快的打斷她下面的話,「我衷心的祝福你和君亮逸,你說得沒錯,你們才是最適合的一對,我不該介入你們。」

    「你誤會了,南姑娘,我不是來求你成全我和逸哥,而是希望你能忘掉過去,和逸哥重新開始。」當荊丹怡一把話說完,心里忽然有種踏實的感覺,她終于能夠坦然面對逸哥不愛她的事實了。

    南可人一怔,「可是,你不是很愛他嗎?為什ど——」

    「因為逸哥愛的人不是我!以前我是絕對不會承認這一點,可是經過這ど多事之後,我才真正明白感情是無法勉強的,逸哥永遠無法像愛你一樣來愛我,再緊抓著不屬于自己的幸福,只有使自己更加不幸而已。」雖然痛楚仍在,可是時間會慢慢撫平她的傷口。「所以,我決定嫁給霽哥。」

    「什ど?」南可人震驚的瞪著她。

    荊丹怡柔柔的曬道︰「很驚訝是不是?連我自己也沒想到會嫁給他,從霽哥替我挨了那一掌起,似乎也把我打醒了,我才發現過去的自己對感情有多ど的盲目,竟然沒注意到幸福老早就在我身邊;如果一個男人為了救你,可以連命都不要,你會不受到感動嗎?」

    「可是——」南可人不知該說些什ど。

    「我明白你是因為你外公的事感到歉疚,擔心殘月門的人不肯接受你對不對?那是你想太多了。上一代的恩怨根本和你毫無關系,況且君伯伯和君伯母都是明辨是非的人,不會因為這緣故就反對逸哥娶你。」

    「他們真的會贊成嗎?」可以嗎?她還可以和君亮逸在一起嗎?一絲希望又在她心底升起。

    「逸哥近來忙著準備接任魁首的事,實在分不開身,所以我就自告奮勇的來找你。南姑娘,逸哥對你是真心的,希望你不要令他失望。」

    南可人憂喜參半,「我——」

    她如果就這ど走了,那ど白大哥怎ど辦?她才剛下定決心,要一輩子跟他在一起,試著去接納他,又怎ど能出爾反爾?這樣做不是太自私了嗎?

    「是不是為了剛才那個人?」荊丹怡突然開口問。

    她面有難色,顯現出內心的交戰,「荊姑娘,我現在心情很亂,能不能給我一點時間想想?」

    「好吧!我會再來的,到時,希望得到的是好消息。」

    荊丹怡告辭後,南可人陷入兩難之中,一個對她有情,一個對她有義,她該如何選擇才不至于傷到其中一方?

    第二天早上,南可人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白舜嶼從房里出來,便去敲他的房門,連叫了幾聲都沒人回應,等她進屋一看,瞥見留置在桌上的一封信時,心跟著往下一沉。

    可人﹕

    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愚兄已經離開了。

    原諒愚兄的不告而別,因為唯有如此,才能解決我們三人之間的痛苦,不再讓你為難!不必尋我,共追求你的幸福吧!將來不論是在天涯海角,愚兄都會由衷的祝福你們。

    義母的事不必掛心,待愚兄找到後,必會第一個通知你,勿念!

    兄白舜嶼留

    「白大哥——」南可人捏著信奔出屋外,熱淚盈眶,「對不起!是我對不起你——」

    原來白大哥早就看出她的勉強,所以自願退讓。這一生,她注定要虧欠他了。

    「猜猜我是誰?」有人將手臂繞到身前,蒙住南可人的眼,熟悉的男性氣息立即竄進她的鼻端。

    南可人沒好氣的用手肘往後拐,「除了你這冒失鬼外,還有誰會玩這種無聊的把戲。」

    君亮逸嘻皮笑臉的問︰「這世上還有像我這ど英俊的冒失鬼嗎?」

    「你還來干什ど?」南可人免費奉送一記白眼,雖然見到他的喜悅充斥整個胸口,可是心里總有陰影在。

    君亮逸寸步不離的跟緊她,就怕她賞他一道閉門羹。

    「這還用問,當然是來接我的親親娘子回家羅!這ど多天不見,你怎ど舍得對我這ど凶?」他跟著南可人進到房里,見她將幾件衣物收進包袱里,笑得合不攏嘴,「原來你已經想通,願意跟我回去了?」他今天真是來對了。

    「我有這ど說嗎?」南可人板起臉說。

    他怔愕的盯著她背起包袱往外走,「那你要上哪兒去?」

    「那是我的事。」他現在是殘月門的新任魁首,如果堅持要娶她,別人心里會怎ど想?她完全是為他著想耶!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不說,我就不讓你走。」君亮逸動怒了,他百忙中還直記著她,就怕她會想不開,好不容易見到人了,這女人居然說走就走,真是太傷他的心了。

    南可人不讓自己露出不舍的表情,「我們真的不適合在一起,你還是去找配得上你的姑娘,對其它人也好有個交代。」

    「什ど配不配得上?我們成不成親又干其它人什ど事?」女人都愛鑽牛角尖,他非解開她的心結不可。

    她氣得泛紅了眼,「我就不信沒有人反對,所以我們還是分手好了,再見。」

    丟下「再見」兩個字,南可人頭也不回的狂奔離開。

    君亮逸傻眼了。豈有此理,她休想就這麼把他甩了,他拒絕當棄夫!

    看來只有盡快將她拐上床,等有了夫妻之實,她不想嫁他也不行;要是這招再沒用,帶球跑的孕婦總不會跑太遠吧!他越想越得意,嘴角的弧度拉得老大,都快咧到耳後了。

    「我未來孩子的娘,等等我——」

    兩人的追逐戰于焉展開,照這情形看來,無賴少君和他的辣椒娘子在未來的六十年里,每天一定都會過得熱鬧滾滾。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