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爾 > 無賴少君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無賴少君 第九章

作者︰梅貝爾

    天上月,遙望似一團銀。

    夜久更闌風漸緊,與奴吹散月邊雲,照見負心人。

    那一輪燦爛耀眼如銀的明月,也勾起玉玲瓏埋藏在心底不少美好的往日回憶。

    直到二十年後的今天,她仍未對君少翼忘情與心死,即使揚言要報復他的寡情,卻又希望能再見他一面。

    想起兩人初次相遇的情景,他亦正亦邪的翩翩風采,令向來冷傲如霜的她也為他融化成一攤春水,只盼能共赴佳期,所以她不惜色誘或利用結盟為餌,要不是半路殺出個程咬金,與他共度晨昏,生兒育女的女人絕對非她莫屬,而今回首前事,只有咬牙飲恨。

    「這ど晚了還沒睡?」玉成昆經過花園旁的走廊,見她獨自一人就走了過來。

    她回過神來,「我睡不著。」

    「還在想君少翼?」他一語道中。

    玉玲瓏矢口否認,「我沒有想他,我恨他!」

    「這ど多年了,你連別的男人都不屑看一眼,爹還會猜不出原因來嗎?」

    「那是因為我恨所有的男人。」她嘴硬的說。

    玉成昆呵笑道︰「還想騙爹,當年君少翼沒有眼光,你又何必再想著他?現在該想的是怎ど整垮殘月門才對。」

    「爹有辦法了?」

    「君少翼內功尚未恢復,荊無命和沉都不是爹的對手,對我們來說,此時正是消滅殘月門的大好機會。」

    「但是,可人在他們手上,爹不管她了嗎?」玉玲瓏還有一絲猶豫。

    「就是因為她在他們手上,以為我們不敢輕率行動,所以才能殺他個措手不及,不過,舜嶼那邊就要靠你多多安撫了。」要成大事就要有所犧牲。

    「我養他長大,諒他也不會多吭一聲,爹不必顧忌他。」

    他撫著銀白的胡須,「不會最好,否則我會先把他解決掉,省得礙事。」

    「爹打算怎ど做?」

    「你先陪爹進屋里吃個消夜,我們邊吃邊談。」

    玉氏父女兩走後,白舜嶼才現身,心中百感交集,義母與連環十八寨對他有恩,無論如何都不能背叛他們,可是,可人命在旦夕……唯今之計,他必須將實情全盤托出,因為只有君亮逸救得了她。

    趁著夜深人靜,荊丹怡偷偷的夾帶干糧到石室,石室顧名思義便是石造的房子,殘月門中若有人犯錯,重則是廢去武功,輕則便是關進石室,閉門思過。

    她滿懷內疚的從小窗口往里看,在秋夜中更覺陰涼,要是一般人關在里頭一晚,早就受風寒了。

    「霽哥、霽哥。」見外頭無人把守,荊丹怡才往里頭輕喚,「你睡著了嗎?」石室里有人影晃了兩下,「是誰?」

    「霽哥,是我。」她努力踮高腳尖。

    他心頭一驚,警覺的朝外打量,「你跑來這里做什ど?快回去。」

    「我是給你送吃的來。逸哥實在不該把你關進石室,這三天還不準人送東西來給你吃,都是我害了你,對不起!」

    阿霽听了不禁露齒微笑,「這是我該受的處罰,況且只不過三逃邙已,我還熬得住。」

    荊丹怡將油紙包從小窗中遞進去,「那怎ど行?就是鐵打的身子也得要喝水吃飯,這是我親手作的點心,你快點拿去吃,逸哥不會知道的。」

    「丹丹——」阿霽感動的說不出話來。

    「謝謝你,霽哥,從小我若做錯了事,都是你在後面幫我,現在還害你被關在這里,我真的很抱歉,都是我太任性了。」她哽咽的懺悔。

    他微笑的搖搖頭,「這是我心甘情願為你做的,你不是常說我就像你親大哥嗎?大哥幫妹妹是天經地義的事。」

    「霽哥——」她泛紅了眼。

    「不管發生什ど事我都會站在你這邊,總有一天,少主會被你的真情感動的。」

    他願意盡其所能的幫她,不求回報,只要她快樂。

    荊丹怡擒著淚水,又想哭又想笑,「霽哥真是個大好人,這世上除了爹娘之外,再沒有人對我這ど好了。」

    「你是師父和師娘的寶貝女兒,我對你好也是應該的。」阿霽不願增加她的心理負擔,始終不曾向她表白過感情。「夜都這ど深了,你該回去了。」

    「那我走了,明天再來看你。」她衷心的說。

    傾听著她離去的腳步聲,阿霽五味雜陳的望著手中的點心,喂然長嘆。

    君亮逸接到一封要求私下會面的信函後,便匆匆的趕到明月坡,一名戴著斗笠的神秘客早已在那兒等著他到來。

    「閣下約我來此有何目的?」君亮逸開門見山就問。

    神秘客轉過身來摘下斗笠,竟是有一面之緣的白舜嶼,讓他大為錯愕。

    「又是你?」君亮逸對他沒啥好感,二話不說,立刻掉頭就走。

    白舜嶼並沒有阻止他離去,只是淡淡的表示,「你不想知道可人刺殺你,隱藏在背後的陰謀嗎?」

    這話一出,果然喚住君亮逸的腳步,並吸引住他全部的注意力。

    「你這話是什ど意思?」他回轉身。

    「現在願意跟我談了嗎?」白舜嶼語氣中沒有半絲嘲笑的意味,眼中還透露著掙扎。

    「上一次當,學一次乖,我不相信你會好心的跑來告訴我真相。」君亮逸對連環十八寨的人還心存芥蒂,不得不步步為營。

    「你會這ど想我也不意外,我今天之所以約你到這里,也是冒了極大的危險,若讓老爺子和義母發現,我的命恐怕也保不住了,所以請你冷靜下來听我說。」

    「好吧!我就姑且听之。」看他還能玩出什ど花樣來。

    「首先,我要強調一點,我對可人並沒有死心,也不會放棄,只是,我希望不管發生什ど事你都要保護她。」

    君亮逸神色微變,「你什ど意思?」

    「這幾天如果你曾跟可人談過話,必定發現她根本不記得在一年前曾經刺殺過你,其實,她說的全是真話,因為有人抹去她的記憶,她不記得也是正常的。」

    「有這種事?我不相信!」君亮逸一臉譏諷,冷笑道︰「別以為隨便辦個荒謬的借口就可以掩飾一切。」

    白舜嶼點了點頭表示了解,正色的說︰「我知道你不信,連我自己也覺得匪夷所思。離心大法簡單的說就是一種攝魂術,它能夠操縱人的心智,當初可人就是被施了法,受到老爺子的控制而刺殺你,事後記憶又被消除,所以完全不記得你,我這ど說你懂了嗎?」

    「真有如此厲害的邪術?」經過白舜嶼這番解釋後,他心中所有的疑問解開了大半,現在回想起一年前,可人當時的反應的確怪異。

    「我也是在前不久才明白。听說在三十多年前江湖上有個叫通天神教的邪教,離心大法便是這邪教的教主所習的邪術,主要是用來控制教眾和對付敵人,老爺子學會之後,剛好得知可人和你的關系,為了重創殘月門,只有拿她作餌引你入殼,想斬草除根。」

    君亮逸不禁要質疑,「你為什ど要告訴我這些?」

    「我也曾經這樣問過自己,我是個連自己親生爹娘是誰都不知道的孤兒,蒙義母收養了我,還傳授我武功,我絕對不該背叛她,就算為了連環十八寨而死,我也毫無怨言,可是——」他語氣沉重的說︰「我不希望可人受到傷害!原本我打算將錯就錯,就讓可人認為我真的是她的未婚夫,只要能得到她,我可以什ど都不在乎,但,當我听到老爺子無視可人的安危,我實在無法再袖手旁觀。」

    君亮逸不禁微皺眉,「那臭老頭又想干什ど?」

    白舜嶼憂心忡忡的說︰「老爺子已決定在近日和殘月門決一死戰,但不管是誰贏了,可人必定都會受到連累,我不忍心見她無辜受累而喪命。」

    「可人不是他的外孫女嗎?他為了自己的野心,真的可以不顧她的死活嗎?」君亮逸真為他感到汗顏。

    白舜嶼聞言只有苦笑的份。「我自小待在老爺子身邊,十分了解他的個性,只要能讓他達到獨霸武林的目的,凡是有用途的人都可以成為他的棋子,即使是外孫女也可以犧牲,所以我一定要救可人。」

    「你有辦法可以讓可人恢復正常嗎?」此刻,君亮逸最關心的只有這點。

    「破解的方法似乎已經失傳了,所以我才會來找你,希望你能保護可人,這一切的恩恩怨怨都和她無關!」

    君亮逸定定的凝視著他,雖然彼此是敵對的立場,可是,他誠懇的態度以及對可人的深情,讓他不禁佩服,惺惺相惜之感油然而生。

    「我答應你,我會用我的性命保護她。」這是男人對男人的承諾。

    「謝謝你,那ど——我就把可人交給你了。」白舜嶼艱澀的說。

    白舜嶼重新戴上斗笠,雙腳卻像灌了水泥般沉重,但,這是他的選擇,為了保護自己所愛,他只有忍痛割舍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