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爾 > 偷香竊玉 > 跋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偷香竊玉 跋

作者︰梅貝爾

    寫這本書時,剛好遇到聖誕節,也收到了以前的同事ANNA的卡片。

    記得與她共事的那三年里,從她身上學習到許多工作經驗及做人處事的方式,她的獨立和能干一直是我由衷欽佩的,想到自己不過小她一歲,觀念和想法都還很幼稚,不禁覺得汗顏。

    ANNA在卡片中寫說非常羨慕我目前的工作性質,既自由又愜意,不像她現在雖升了官,但面對惱人的人際關系以及沉重的業績壓力,另外還得挨上司的白眼和責備,想來就全身無力。

    不只是她,其他過去的同事也心有同感,讓我不知該慶幸自己幸運,還是同情他們。

    不可諱言的,梅貝爾在未正式成為專職的文字工作者之前,是在一家有名的港商服飾公司擔任銷售小姐,工作的地點更是東區人潮最擁擠、生意最好的百貨公司。

    雖然業績向來不錯,MONEY也不少,那是因為付出的代價高,不只勞心又勞力,每一餐的便當幾乎只花十分鐘就吞進肚子里,搞到最後常常胃痛,而且在百貨公司大力宣導服務品質的同時,即使面對-澳洲來的客人-,也不能輕易得罪,否則就是一張申訴書,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綁來梅貝爾選擇離職,離開了那個五光十色的工作環境,最大的好處是每個月的卡費減少許多,不再買那些貴得嚇人的衣服、化妝品,就算是夜市拍賣的衣服也穿得很快樂,無法再像過去那樣刷起卡來眼楮眨都不眨一下,這種改變應該屬于一種好現象吧?!

    閑話就聊到這里,咱們再來談談這本-偷香竊玉-,起初是無意間翻到陸游的這闕詞,對-釵頭鳳-這三個字情有獨鐘,所以才有了寫這個故事的構想。

    在古代的社會里,不能生育的女人被休是理所當然的事,因為中國人最講究的是傳宗接代,為了生下子嗣,女人只有被迫接受丈夫納妾,或者讓出正室的寶座,那是多麼不公平的事啊!

    就連如今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仍無法改變女人是生孩子的工具,這種既落伍又悲哀的觀念。

    我喜歡小涪,不過並不特別想當媽媽,即使將來結了婚,也不想被孩子絆住,朋友都笑說那是因為我還是未婚的關系,等結婚後,在公婆和親友的催促下,不想生也得生,不管是兒子還是女兒,至少也要生一個,免得老來沒有人奉養。

    不過我實在很懷疑這種說法,與其將來靠兒女,還不如留一筆私房錢,再保兩個險,包管過得有尊嚴又愉快。(以上純屬個人意見,大家听听就算了)

    下回再見了,拜!

    (梅貝爾的信箱號碼是,台北郵政一零五四八號信箱)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