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爾 > 偷香竊玉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偷香竊玉 尾聲

作者︰梅貝爾

    就在農歷夏至剛過完,一對中年夫婦意外的來到聶府,門房在得知兩人身分之後,盡速讓人進屋通報主人。

    宋晉德臉色不豫的坐在正廳,憋了滿肚子的火無處發,而坐在身邊的宋夫人既擔憂又無奈,也不曉得該怎麼辦。

    沒過多久,聶廷軍便偕同妻子到來。

    宋雨薔未語淚先流,含淚的睇著久未謀面的雙親,心情是悲喜摻半-

    爹!娘!-她被丁家休離再嫁的事始終不敢讓他們知道,看來紙還是包不住桂,早晚都會曝光。

    一見到女兒的面,宋晉德暴跳起來,指著她的鼻子,-你……果然在這里!丁家跟我說,我還不敢相信,沒想到……——

    老爺,先別生氣,有話慢慢說-宋夫人情急的叫道-

    事實都擺在眼前了,還要說什麼?-他氣得臉紅脖子粗,-咱們宋家沒有她這種不要臉的女兒!我這張老臉都被她丟光了-

    宋雨薔被罵得無力辯駁,只有低頭飲泣的份。

    聶廷軍心疼妻子懷著身孕,怕情緒過于激動會動了胎氣,趕忙出聲維護-

    岳父,您和岳母遠道而來,難道就只為了責罵自己的女兒嗎?難道你們不想知道前因後果嗎?——

    你是什麼人?我跟我女兒說話,沒有你插嘴的余地!-宋晉德將氣都發在這摟著他女兒的男人身上-

    爹,求求您先听我解釋,您要罵再罵我……——

    沒什麼好說的,咱們宋家好歹也是書香門第,卻出了你這個不知廉恥的女兒,叫我這張老臉往哪兒擺?-他一把拉住宋雨薔的手腕,作勢朝廳外走,-走!馬上跟我回去-

    她哭嚷著,-爹,我不能跟您回去……-

    聶廷軍實在看不下去,將妻子攬回身邊,-岳父,雨薔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她肚子里也懷了我的孩子,除了這里,她哪兒也不能去——

    這是真的嗎?雨薔,你真的有喜了?幾個月大了?-宋夫人聞言臉上愁雲盡散,想到的是未來的外孫,早就將丈夫擺到一邊。

    宋雨薔輕按著微微隆起的小腹,臉上閃動著為人母的喜悅-

    已經四個多月了-雖然外表還看不太出來,可是她能感覺到孩子的存在-

    什麼?你們連孩子都有了!-宋晉德一張老臉都漲紅了,喘著氣說︰-難怪丁家會不要你,你……我真要被你這不肖女給氣死了-

    聶廷軍听了他的話,霎時找出不對勁的地方,-岳父,您剛剛那句話是什麼意思?您說難怪丁家會不要雨薔,究竟丁家都跟你們說了些什麼?——

    我不是你岳父,不要叫得那麼好听!-他不會承認的-

    岳母?-聶廷軍只好故問宋夫人。

    宋夫人沒有夫婿那麼死板,只要女兒能幸福就夠了-

    還不是因為咱們太久沒見到雨薔,所以突然想去看看她,誰曉得一進丁家,親家母就說……-她有些難以啟齒的說︰-就說雨薔不守婦道,所以便把她給休了,過沒多久,雨薔就跟別的男人跑了,後來咱們探听的結果,知道雨薔在杭州,所以就找了來——

    她怎麼可以這麼說?-宋雨薔又驚又怒,-娘,不是這樣的,我怎麼會做出那種事來,您要相信女兒啊!——

    你是娘生的,娘當然相信你了-

    宋晉德冷哼,-如果沒那種事,人家親家母為什麼要誣賴你?——

    那是因為理虧的人是她,為了面子,她當然要說謊了-聶廷軍想不到丁家這麼惡劣,當初真不應該輕易的饒過他們母子-

    你是說丁家有意騙咱們的?-宋夫人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雨薔,你是不是受了什麼委屈,快跟娘說——

    岳母,還是由我來說吧!-聶廷軍了解妻子不好說丁家的不是,于是由他主動說明-

    因為雨薔嫁進丁家三年,一直沒辦法幫丁家生個孩子,丁夫人就以這個理由想幫兒子納妾,不料,對方卻要求必須休了雨薔,好讓女兒坐上正室的位置,才肯答應這樁婚事,所以雨薔就被犧牲了-

    一向好脾氣的宋夫人一听也動了氣,-太過分了!丁家居然這樣對待我的女兒,老爺,你現在可听到了吧!女兒被人家欺負,你這個當爹的竟然還怪她——

    我……-宋晉德頓時語塞-

    娘,這不能怪爹會生氣,要不是因為大夫說我不宜遠行,否則咱們也想回天津去跟你們說明白-

    宋夫人朝丈夫投以埋怨的一瞥,-不!這都要怪你爹,當初挑來挑去,最後怎麼會挑上丁家,才會讓你受這麼多的苦,要是娘能早點知道,也會派人去接你回家。你這傻孩子,這麼大的事怎麼不跟娘說呢?——

    女兒只是不想讓爹娘操心-她朝雙親屈膝跪了下來,懇求的仰首,-爹,請您原諒我,我現在已經是聶家的媳婦兒了,求您成全-

    聶廷軍也陪同妻子跪下,-岳父、岳母,我發誓會一輩子愛護雨薔,請你們安心的把她交給我——

    老爺,女兒、女婿在跟你說話呢!-宋夫人扯下丈夫的袖子,催促的說-

    你……-宋晉德有些尷尬,畢竟剛才還對他大吼大叫,一時也拉不下臉來-咳……你真的不在意?——

    早在第一眼見到雨薔時,我就對自己說,不管她是不是曾經嫁過人,我都要她!這個想法這輩子都不會改變-聶廷軍再次宣告自己的決心。

    宋夫人用袖口拭著淚,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這下宋晉德終于服了他,臉上的線調也放柔了-你們都起來吧!——

    爹,您肯原諒女兒了?-宋雨薔淚中帶笑的問。

    他逞強的板著臉,-不原諒也不行,連孩子都有了,我還能說什麼?——

    你爹已經不生氣了,只是臉上掛不住,不好意思承認罷了-宋夫人故意扯丈夫的後腿。

    宋晉德臉上微紅,-夫人,你……——

    岳父、岳母大老遠的從天津到這兒,不如留下來多住幾天,順道瀏覽一下杭州的山明水秀……-

    在聶廷軍誠摯的邀請下,宋晉德漸漸敞開心扉接受這個新女婿,他也不能不承認,這個女婿可比丁書恩強上幾百倍。

    翁婿倆越聊越投機,說得越多就越起勁,宋雨薔覺得自己像是被幸福的雲彩所包圍住搞,心底涌起無限的甜蜜。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