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拐回前女友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拐回前女友 第四章

作者︰安祖緹

    【第三章】

    田容雁快瘋了。

    便利超商里的人包括店員皆朝她們投以好奇的視線,田容雁微紅著尷尬的小臉,食指就唇。

    「你小聲點!」

    意識到自己的確喊得太大聲的呂瑩華連忙掩嘴。

    「什麼劈腿到我身上,你電視看太多?」

    「我家沒電視,我都看網路。」呂瑩華淘氣的笑。

    田容雁狠瞪裝傻的呂瑩華一眼。

    「那你快說到底怎回事啦!」呂瑩華催促。

    對于田容雁為什麼會跟米琪的前男友扯在一塊兒,她好奇的快死掉。

    田容雁說明了一下她跟童上軒認識的由來。

    那天,在聯誼會場,米琪起身要走,田容雁自然也跟著走。

    沒想到手突然被拉,回頭,就看到童上軒在她掌心塞了張紙條,面露祈求的眼色,拜托她別扔。

    只能說,人帥真好。

    被長相那樣俊俏的男子拜托,就算知道他是個渣,心也會在那個當下發軟,不過她告訴自己,只是想知道紙條里寫了什麼,才勉為其難收下的。

    絕對不是受男色所惑!

    「最好是!」听到這兒的呂瑩華忍不住吐槽。「你就是被男色所迷惑,背叛了琪姊!」

    呂瑩華食指狠狠朝田容雁額心戳了下去。

    「真的沒有啦……」在呂瑩華凌厲眼色逼迫之下,她微蹶了蹶嘴,微乎其微的點了下頭,「好啦,是有那麼一點。」

    她相信今天換成呂瑩華,她也會收下的。

    童上軒那個男人有魔性的魅力,像她們這種平素鮮少見到帥哥的市井小民是很難抵抗誘惑的。

    「那紙條寫了什麼?」呂瑩華好奇。

    罵歸罵,紙條的內容還是要知道。

    「那紙條是一張名片……」

    名片上頭有童上軒的公司名稱地址跟手機號碼。

    請打電話給我。

    手機號碼上頭寫了這句話。

    「他字真好看。」田容雁流露出神往模樣。

    人帥,字又漂亮,實在完美過頭。

    就像琪姊人美得像白玫瑰,卻一點都不機車一樣的稀罕。

    以上都是田容雁的個人偏見。

    「誰管他字好不好看!」呂瑩華真想揍發花痴的田容雁兩拳。「然後呢?你就打電話給他了?」

    「我當然要知道他想干嘛啊,」田容雁理直氣壯。「晚上回家後洗完澡我就打電話了……」

    「為什麼還要洗完澡?」呂瑩華指控,「你想干曦?」

    她只听過祭祀前要洗澡,沒听過打電話也要沐浴的,當在進行什麼神聖的儀式嗎?

    田容雁打掉礙眼的手指,「你再插嘴我就不講了。」

    「你不講我就去跟琪姊打小龔告!」呂瑩華威脅。

    「好啦!」田容雁嘖了聲妥協。

    打電話過去之後,童上軒聲明他當年並沒有劈腿,一切都是誤會,是他們公司新來的一個下屬干的好事,不信的話,他可以傳截圖給她看,證明他真的是無辜的。

    于是田容雁給了童上軒Line,而他也傳了跟那個女下屬的對話來,證實一切都是那女下屬想奪人所好的陰謀。

    「這樣你就相信他喔?」呂瑩華翻白眼,「當初那個小三不是也有傳照片跟對話截圖給琪姊,證實他真的劈腿,還跟他沒穿衣服躺在床上呢。」

    「對啊,」田容雁點頭,「這點我當然有問過。」

    田容雁滑開手機,搜尋了一下照片,點出一張放大。

    「你看,這就是那個小三當年傳給琪姊的照片。」

    呂瑩華低頭仔細瞧。

    「沒錯啊,兩人就是沒穿衣服躺在一塊兒。」真惡心。呂瑩華不屑撇嘴。

    「但是童上軒的眼楮是閉上的。」田容雁再滑了兩張出來,「你看,有兩人靠在一起的、抱在一起的,但童上軒眼楮都是閉上的。哪有這麼巧的事,快門按下的時候他都剛好閉眼楮?」

    「對耶。」呂瑩華這才發現的確事有蹊蹺。

    「抱人的也是小三,童上軒根本是條死魚。你有听過男人像死魚的嗎?」田容雁把臉部放大到極限。「這臉分明是睡著了啊,還紅紅的,就是喝醉睡著了,然後小三趁他意識不清,偷偷拍照。」

    「可是對話怎說呢?小三真的跟那個男人有親密對話啊。」

    琪姊說過都是一些非常下流的字眼,打死她也講不出來,呂瑩華那時還猜會不會就是那個小三,才有辦法從琪姊手中把男人搶走,否則她相信鮮少男人舍得放棄琪姊這朵美麗的白玫瑰。

    「他說,他懷疑那也是小三自導自演,可是那個小三死不承認,而琪姊又不肯相信他,一收到小三的訊息,立刻跟他分手斷了聯絡,完全不給他辯解的機會。」

    「這就是我佩服琪姊的地方,快、狠、絕,不像一般女生遇到這種事都會拖拖拉拉,甚至還原諒男生,歹戲拖棚,忍受一次又一次的出軌。」呂瑩華同仇敵怕的握著拳頭。

    「可是都沒給他辯解的機會,不也有可能冤枉好人嗎?」

    「但是人證、物證都有了,就算當面對質,也很難有反轉的機會吧?」

    畢竟出軌一事已被認證,說再多也只會被當成狡辯。

    而且那個童上軒是業務,想必口才極好,擁有把死的說成活的功力,所以米琪當時才不願跟他見面,听他講廢話,動搖她的決心。

    「所以他才叫我幫他啊。」田容雁無奈道。

    「你說假冒你朋友的名義把琪姊驪去聯誼會場喔?那沒有用吧,琪姊一看到他,一定又會像上次一樣,馬上翻臉走人。」

    「對喔。」田容雁嘆氣。「那要怎麼辦啊?」

    這時,手機傳來輕柔的Line聲。

    「有新訊息了。」呂瑩華催促田容雁,「快看他傳什麼。」

    「怎麼現在變成你比我還急?」田容雁忍不住取笑。

    「我想看他想使什麼把戲啊。」呂瑩華理所當然道。

    「八卦耶你!」田容雁打開Line。

    把你那個朋友介紹給她。

    「那個朋友?」呂瑩華納悶,「不是說沒那個朋友?」

    「對啊,那個朋友就是他啊!」

    接著,田容雁的訊息頁面上,跳出一個陌生人的資料。

    把這個人的資料傳給她,就說是你那個朋友,我會用這個人跟她聯絡。

    田容雁好奇的點開那個人的資料,只見名字叫「輕羽」,照片是一張短發女孩側面照,坐在窗邊閉著眼楮迎向陽光,窗根的陰影在頰上烙下溫柔的倒影,十分有意境的一張照片。

    「這名字還真文青。」呂瑩華催促,「問他這是誰。」

    我辦的另外一個帳號。

    「……」兩人不約而同無言。

    要在Line上冒充另一人很容易吧。

    兩人互看一眼,呂瑩華還不太明白他指的是什麼,田容雁倒是很快的想通了。

    「原來那個小三就是用這樣的方法啊!」田容雁頓悟的點頭。

    「什麼方法?」呂瑩華一臉懵。

    「辦假帳號,假裝是童上軒,然後自己跟自己對話啊。」

    「原來如此!」呂瑩華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采用這樣的手法。

    「我趕快把資料傳給琪姊。」

    「等等。」呂瑩華阻止她就要轉傳的手。

    「干嘛?」

    「我才不會這樣就相信他咧。」呂瑩華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他說什麼你就信什麼喔?萬一他還想騙琪姊呢?我們不就變成幫凶?」

    提出反辯的證據,不代表他就真的沒外遇啊。

    「但我覺得他說得應該是真的。」

    看田容雁那樣子,分明是被迷得理智全失了。

    呂瑩華不予認同的搖頭,慶幸還好自己沒受「美色」迷惑。

    「你叫他出來,我要他親自給我看他的確是被那個女人陷害的證據,否則,我不會幫忙的!」

    周六,三人約在一家咖啡館見了面。

    童上軒一入門,呂瑩華第一個就看到他了。

    田容雁見她雙眼發直,只差沒口水直流,笑著推她一把。

    「怎樣?驚呆了?」

    「不是啊,他比照片好看耶!」呂瑩華激動得拍田容雁的肩,田容雁痛得連忙將她手推開。「跟琪姊根本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這對俊男美女在一起,只會讓人迫不及待希望他們趕快結婚生下基因優秀的孩子啊!

    「我也覺得很搭啊,讓他們復合,我們的眼楮就可以保齊得閃亮亮。」

    田容雁最近可能因為書念太多,眼楮常花花霧霧的,非常需要可以顧眼楮的帥哥美女。

    「能不能復合不是臉長得好看就行了。」

    說到復合一事,呂瑩華立刻收起花痴臉,抹掉嘴角口水,一臉正經。

    穿著黑色窄版西裝,玉樹臨風的童上軒四顧環繞了一圈。

    這樣一站已經引起咖啡館不少客人的注意。

    「先生,請問找人嗎?」服務生漾著微害羞的笑顏上前問。

    「對……我看到了,謝謝。」

    童上軒低下頭來對嬌小的服務生微微一笑。

    服務生的心髒當場受到爆擊,腦子暈眩,差點站不穩。

    「條件這麼好,一定很多女生主動送上門吧?真的會專情嗎?」呂瑩華托著腮,以理智的口吻咕噥。

    「長得丑的也有花心的啊,不能用臉論斷吧。」田容雁還是站在童上軒那邊。

    「但是帥哥誘惑比較多啊。」

    「琪姊也長得很漂亮,但她竟然連男朋友都得靠聯誼相親,所以什麼長得好看的一定花心根本是謬論。」

    「琪姊宅啊,又是工作狂,那個人是業務經理,接觸的人很多,誘惑也多,環境差異這麼大,不能相提並論。」呂瑩華搖頭反駁。

    「好好好,不爭論這個,等你認識他再說吧。」懶得吵的田容雁打出停戰牌。

    「好吧。」呂瑩華聳肩,不過在她心中已經有先入為主之見了。

    童上軒走過來打了聲招呼,「點了嗎?」

    「點了。」兩人不約而同點頭。

    「那我先去點我自己的。」他頓了下。「要吃蛋糕或松餅點心嗎?」

    呂瑩華看向田容雁,征詢她的意見,田容雁大方點頭。

    「那一起去看要吃什麼吧。」他微笑邀請。

    三人點好餐點後,童上軒直接買單了。

    這人出手大方干脆又殷勤,實在很難沒好感。

    回座後,三人自我介紹了一番,再閑聊了一下,便直奔主題了。

    「你說你沒有劈腿,證據是什麼?」呂瑩華嚴肅著臉兒問。

    「我先給你看那個時候我跟米琪的對話吧。」

    「你還留著?」呂瑩華詫異。

    畢竟那都兩年前的事了。

    童上軒苦笑,「之後她就不跟我聯絡,對話自然還在,也沒機會洗掉。」

    「你都沒換手機喔?」

    「我的訊息對話一向有備份,直接轉過去。」

    「噢。」

    童上軒點出聊天頁面,直接把手機給兩個女孩看。

    米琪傳給他不少對話截圖,全都是小三傳給她的,包括上床照。

    對于童上軒在照片里都是閉眼一事,米琪亦有提出質疑,小三泰然自若回答——

    我是趁他睡著時偷拍的啊,他偷吃你不給我知道,怎麼可能答應在清醒的時候讓我拍照?你不是也跟他在一起很久了,難道會不曉得他的個性謹慎?

    最後的這句話十分挑釁,暗指米琪根本不了解童上軒,自是讓米琪大受刺激。

    小三強調他是個小心謹慎的人,所以跟他交往了兩年,才知道原來他勾搭上米琪,還痛罵米琪勾引她老公,用詞十分難听。

    童上軒知道這件事,第一時間就去質問小三,小三可憐兮兮地說她什麼都不知道,不曉得這誤會哪來,可轉身又另外傳了她與童上軒的對話截圖,其內容跟童上軒傳給米琪的截然不同。

    小三傳的是童上軒跟她悔恨道歉,說自己是一時意亂情迷,最愛的還是她雲雲。

    而米琪信了小三,直接與童上軒撂話分手,並斷了所有聯系,還辭職搬家,讓他找不著她。

    呂瑩華看完之後,腦子一團混亂。

    「你的意思是說,小三傳給琪姊的兩人對話是假的?」

    「對!」童上軒斬釘截鐵點頭,「那個不是我的帳號,雖然頭貼跟昵稱都一樣,可是你也知道要造假並不難。」

    一旁的田容雁附議點頭,「只要有號碼,甚至有個FB帳號就可以再申請其他帳號了。」

    「可是……」呂瑩華困擾的撓著額際,「這也表示說,造假的也可能是童上軒啊。」

    「我知道你會有這樣的顧慮,但我也沒法叫那個女人出來跟你們對質。」童上軒無奈道。

    「為什麼?」呂瑩華問。

    「她把我的感情生活搞得一團亂後,隨即爆出她跟主管搞不倫,接著就辭職了,後來听說她嫁給一個小開,現在住在美國。」

    「真假?」不知道這段的田容雁傻眼。「真的是禍害遺千年耶!好人反而慘兮兮。」

    「其實我也不要求你什麼,只要不要告訴米琪我跟容雁的計畫就好。我要的只是一個可以讓我跟米琪說清楚講明白的機會。」童上軒皺著眉頭,神色很是嚴肅。「她一直都不肯給我這個機會,寧願去相信一個不知從哪來的女人,這是讓我最難過的地方。」

    「是啊!」田容雁感同身受的點頭,「如果你男朋友誤會你,卻不給你辯解的機會,又不相信你,你感覺怎樣?」

    「我會氣死!」呂瑩華咬牙切齒。

    「童上軒就是這樣的感覺啊。」

    呂瑩華沉吟一會兒,「你只是要一個說明解開誤會的機會?」

    「我還愛著米琪,我沒有辦法忘記她。」

    「你還愛著琪姊?」呂瑩華震驚。

    這人真這麼長情?

    「這兩年接近我的女人也不少,但沒有一個像米琪一樣給我悸動的感覺。」他淒苦一笑。

    呂瑩華覺得她被打動了,因為童上軒的眼中充滿誠摯,眼眶微紅,似乎還薄覆淚霧,讓人看了很不忍。

    「所以你是想把琪姊追回來?」呂瑩華問,嗓音很溫柔。

    童上軒點頭。

    「你不在意她誤會你的事。」

    「只要能復合,那些都是小事。哪對情侶不吵架的?」

    突然被斷了聯系,童上軒也很氣米琪,他想著既然要分手就分吧,天下女人有三十五億,難道他只能吊在米琪這棵樹上?

    可沒想到,他還真是別無選擇。

    跟其他女人來往時,他想的是米琪的笑容。

    跟其他女人交談時,耳中出現的是米琪的輕聲笑語。

    他發現他沒有辦法交其他的女朋友,他的心自從裝了米琪後,就再也無法容納其他女人了。

    她始終未從心中走出。

    他的說法讓呂瑩華傻眼。

    問題是他們吵架之後將近兩年沒見面耶。

    這麼長的時間,孩子都會走路說話了,而他卻還心心念念著一個躲避他兩年的女人?

    可再一想,說不定米琪也是這樣的狀況。

    她其實也是忘不了童上軒,所以即便再宅,即便沉迷于工作,還是有男人來搭訕的她,卻沒再交過半個男朋友。

    只是童上軒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而米琪渾然未覺?

    呂瑩華心想要是童上軒沒說謊,幫忙推一把,說不定反而是玉成好事?

    「其實你只要假裝不知道這件事就好了。」田容雁合掌懇求。「萬一將來被琪姊發現,我會扛下所有責任的。」

    「別這麼說。」童上軒對田容雁道,「你就說全是我的主意就好,說你是被我要脅的吧。」

    語調雖然很像玩笑,但呂瑩華卻見他眼神十分認真。

    真糟糕,她覺得她對他已經有七成的信任了。

    「嗯……好吧,我就先暫時不說,但如果後面被我發現不對勁,你就等著瞧。」呂瑩華威脅,做出凶狠猙獰的表情。

    「我一定找人來打你!我朋友很多,你別想糊弄我。」

    「我不會給你打我的機會的。」童上軒感激的一笑。

    這溫煦的笑容殺傷力太強,呂瑩華的戰斗值頓時歸零。

    「如果真的是無辜的,我也、我也是樂觀其成你跟琪姊和好啦。」

    呂瑩華不知為何覺得有些不太好意思,故拿起咖啡啜飲,遮擋無端發熱的雙頰。

    「那我現在可以把『輕羽』這個帳號介紹給琪姊了吧?」田容雁問。

    「嗯。」呂瑩華點頭,「是說,為什麼要叫『輕羽』啊?這名字好文青。」

    「隨便翻字典翻到的。」

    她的名字據說也是父母隨便翻字典翻到的,怎麼就翻不出這樣一個文青的名字?不過至少不是菜市場名。

    呂瑩華自我安慰。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