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拐回前女友 > 第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拐回前女友 第三章

作者︰安祖緹

    「可是為此搬家真不甘心耶。」呂瑩華忿忿不平。

    而且這里是辦公室兼倉庫,想到搬家時會遇到的慘況,呂瑩華立時打了個哆嗦。

    「我一看到他、听到他的聲音,就想到那個小三跟我說的那些挑釁的話,我就氣得快要中風了。」

    即便過了兩年,米琪想到此事,還是會氣得全身發抖。

    「可是都兩年了,他對你的影響還是那麼深,感覺不太好耶。」

    呂瑩華覺得一直在心里積壓著對一個男人的仇恨和對小三的怨恨,是件很不健康的事情,表示她遲遲未從情傷走出來,而且米琪說不定就是對此事耿耿于懷,才會一直沒有新對象。

    她才不相信米琪沒艷遇呢。

    之前有次兩人一起去吃飯,明明就有人過來遞名片的說。

    「我覺得我就算過十年,還是很恨他。」米琪斬釘截鐵道。

    「是喔?」

    呂瑩華趴在桌上,看著米琪那張絕美容顏。

    說不定就是因為米琪長得太美了,所以那個男的才會糾纏不休,畢竟都過兩年了,對方又是劈腿的,照理當初戀愛的感覺已經不在了才是。

    「先忙吧,今天有不少訂單。」米琪霍然起身。「我去超商買兩杯咖啡回來。」

    「我要重乳拿鐵喔。」

    「我知道。」米琪白了她一眼。「都認識多久了,還不曉得嗎?」

    米琪早上開工時,習慣到對面的咖啡館幫自己跟呂瑩華買一杯咖啡振奮精神。

    「因為你在氣頭上時,很容易買錯東西。」

    當米琪生氣時,所有的焦點都在讓她氣的點上,衛生紙可以買成衛生棉,膠帶可以買成熱熔膠,還曾經買了黑咖啡回來,苦得跟藥沒兩樣。

    所以只要曉得她人不高興,呂瑩華一定會多提點。

    她有時覺得米琪根本就是個傻大姊,反差于那張漂亮的容顏。

    「呃……我沒有在氣頭上啦,不會買錯的。」米琪眼神游移。

    呂瑩華投以不信任的眼神。

    「好啦好啦,我出去了,我還要順便買信封。」

    結果米琪帶回來了卡布奇諾,讓討厭肉桂粉味道的呂瑩華當場眼神死。

    而且信封還買錯,買成了計算紙。

    「琪姊,你這是要自己用計算紙折成信封嗎?」呂瑩華故意調侃。

    「哈哈哈。」米琪干笑,「我現在去重買,卡布奇諾你放冰箱,給容雁下午來時喝。」

    呂瑩華把卡布奇諾放進冰箱前,福至心靈用小湯匙舀了一口。

    嗯,無糖的,她得提醒有螞蟻之稱的田容雁上班時記得帶糖包過來。

    米琪擔憂的事並未發生。

    不管是工作室、電話或是Line、email都沒有出現童上軒的蹤跡,這讓米琪大松口氣,相信那天只是巧合,而他也僅是無聊一問,並沒有把她放在心上。

    可不知為何又覺得有點不爽。

    她討厭這種感覺,好像是自己單方面在意著他。

    而且在那日聯誼之後的幾天上,她又接連不斷地做春夢。

    男主角全都是他。

    且既第一次的香腸春夢,後續也以詭異的結尾結束。

    夢境果然是毫無邏輯可言的啊。

    她嘆氣想著,不知這討人厭的夢還要騷擾她多久。

    她想她真的該交個男朋友了。

    但由于上回的不好經驗,讓她對婚友社的聯誼興趣缺缺。

    搞不好童上軒神通廣大到全台灣的婚友社老板都認識。

    「要不參加公司行號的聯誼?」田容雁推薦,「我有朋友就是去參加台電的聯誼,認識了她老公。這種聯誼的好處就是不會有造假的問題,而且女生要參加,還得繳交職員證,證明是有正當工作的。」

    「可是我就是老板,哪來的職員證?」米琪苦惱。

    「自己做一張就好啦。」田容雁心想這問題也太好解決了。

    「我幫你做一張。」

    本身還滿擅長使用Photoshop,後期網拍照片的加工都是出自她手的呂瑩華舉手自薦。

    「那就交給你了。」

    呂瑩華做好了一張精致素雅的職員證,讓米琪拿去報名。

    米琪先報名了行政院辦的聯誼活動,後來又參加了軍公教聯誼、科技公司的聯誼活動,收了不少名片與傳情小卡,也留過聯絡方式,甚至私下出去約會了,可是都沒有來電的。

    「要交個男朋友為什麼這麼難?」米琪捂著臉難過的說。

    「你才參加幾次?我有個朋友一年參加二十次,也沒交到男朋友啊,她現在還在努力中。」田容雁說。

    「你朋友怎麼能這麼厲害?」米琪心想她只參加三次就覺得好累了。

    每次聯誼時都要回答類似的問題,開啟類似的談話,她好想在手機錄一段檔案,叫男生自己拿去听就好。

    「因為她立志要找個優質老公,想找到優質對象一定要很有耐心,安西教練說的,如果放棄的話,比賽就結束了。」

    「安西教練是誰?你有日本朋友在當教練的喔?」米琪驚訝的小嘴張大。

    田容雁的交游廣闊到連日本都有認識的教練。

    「沒有啦,那是『灌籃高手』的名言啦。」田容雁干笑。

    「噢。」米琪頓了頓。「『灌籃高手』是什麼?」

    比較偏愛文字的米琪鮮少看漫畫。

    「是一部漫畫啦,滿久以前的了……」這時,田容雁的手機傳來震動聲,她拿起來,視線投往螢幕時,眼神閃爍了下。

    偷瞟了米琪一眼,確定她的視線落在其他地方,她方點開訊息。

    「琪姊,下個月有個百萬年薪優質男的聯誼活動,我朋友要去參加,你要不要去?」

    「我想休息。」她受夠任何聯誼活動了。

    「反正是下個月的啊,還有二十天,也差不多休息夠了。」田容雁極力說服。「而且這聯誼活動的男生都很優質呢,至少經濟能力配得上你。」

    田容雁勸說的時候,一直沒看著米琪,這與她平常說話一定看著對方眼楮的習慣大相徑庭。

    而人幾乎是疲累趴在桌上的米琪未發現她的異樣。

    「有什麼條件限制嗎?」米琪有氣無力地問。

    「沒什麼限制,」田容雁搖頭,「只要是未婚,然後一樣有正當工作就可以了。」

    「是喔?」米琪想了想,還要二十天,的確夠她休息調整情緒了。「那不然你跟你朋友聯絡一下,我跟她一起去好了。」

    「啊?」田容雁一臉驚愕。

    「干嘛叫那麼大聲?」米琪被她突然的叫聲嚇了一跳。

    「是啊,你干曦叫那麼大聲?一起去有什麼問題嗎?」呂瑩華好奇的問。

    「噢……沒有啦,只是沒想到琪姊要跟她一起去。」田容雁快速動著腦筋,「可是……可是她好像不太喜歡結伴去耶,說有認識的人很尷尬。」

    「我跟她又不算認識,而且我想順便請教她一些聯誼的招數跟技巧。」有前輩就該趁機討教討教,否則她這個聯誼菜鳥,感覺使用了很多力氣,卻都一敗涂地。

    「那、那我問問她好了。」田容雁語氣有些遲疑。

    「好啊好啊。」米琪笑咧開嘴。「她答應再跟我說。」

    田容雁拿著手機走出工作室。

    呂瑩華看著田容雁的背影,納悶田容雁為什麼還要特地離開工作室去詢問好友。

    以前她就算講比較隱私的電話也頂多躲去倉庫。

    看起來就像是怕被人听到談話內容。

    呂瑩華覺得有鬼。

    看了眼忙碌在工作上的米琪,粗枝大葉的她似乎沒發現這個小細節。

    于是,呂瑩華決定偷溜出去看看田容雁在搞什麼鬼。

    她故意不穿鞋子,僅穿襪子,踮著腳尖,探出頭張望。

    幸虧田容雁出去時沒把門帶上,否則拉啟門扇的合葉聲一定會讓田容雁有所警覺。

    她看到田容雁站在樓梯平台,面對著窗戶,貌似在打訊息。

    她小心翼翼的握著扶手一步一步走下樓。

    田容雁的手指忙碌的在鍵盤上操作,呂瑩華看到對方回了句——

    告訴她,你朋友長得沒她漂亮,怕被她比下去。

    這句話好奇怪。

    呂瑩華攢著困惑的眉。

    怎麼好像是第三者回的話,而不是直接跟朋友的對話。

    她再偷看上一句田容雁輸入的內容。

    琪姊說要跟我朋友一塊兒去耶,要怎麼拒絕她啊?

    還說要跟我朋友討教,我去哪生出來這個朋友。

    根本沒這個朋友?

    呂瑩華下意識驚喘一聲。

    田容雁迅速轉過頭來,神色驚惶,但一見是呂瑩華,立刻露出松一口氣的模樣。

    「你在干嘛?你騙……」

    眼捷手快的田容雁立刻捂住她的嘴。

    「別喊,我跟你解釋。」田容雁緊張的以氣聲在她耳畔懇求。

    「嗚嗚嗚嗚……」解釋什麼?

    田容雁抬頭看了看工作室,低聲道︰「我們去樓下。」

    她怕談話的聲音被米琪听去了。

    呂瑩華搖搖頭,然後指指自己的腳。

    田容雁這才看到她竟然只穿襪子沒穿鞋。

    「你去穿鞋,但什麼都不要跟琪姊說,知道嗎?」田容雁慎重交代。

    呂瑩華點點頭。

    田容雁這才敢松開手。

    穿了鞋後,呂瑩華向米琪表示想去買東西,便與田容雁一塊兒到對面超商買了兩瓶飲料,坐入超商的靠窗位子。

    「你剛在跟誰發訊息?你沒有朋友參加聯誼,為什麼要騙琪姊?」呂瑩華一入座後,劈頭就是一迭連聲的不滿。

    「我會跟你說,但你要保證,絕對不告訴琪姊。」田容雁嚴肅的神色無比慎重。

    「這我不能保證。」呂瑩華斷然搖頭。「萬一對琪姊有害,我不會答應的。」

    「拜托,誰會害琪姊啦!」田容雁翻白眼。「我也很喜歡琪姊的好嗎?」

    琪姊可是個好老板呢,不僅人好相處,沒有老板架子,給的時薪還比法定的高,常請她們吃飯喝咖啡,光是餐費不知省了多少。

    「那你干曦跟別人合謀騙她。」呂瑩華以責備的視線瞪著田容雁。

    「這人是……」甚覺冤枉的田容雁煩惱的嘆了口氣,然後點開剛才與她對話的人的大頭貼。

    呂瑩華看到一名長相十分俊俏的男子。

    「這誰?」呂瑩華滑動手指,將照片放大。「哇,長得真帥。」

    原來現實生活中竟然真的有像這樣生有一雙濃密劍眉、深邃長眸、高挺鼻梁,猶如模特兒一般氣質優雅俊逸的男人啊。

    怎麼她在路上都沒看過,偏偏田容雁的Line上就有一個。

    羨慕啊!

    「他是琪姊的前男友。」田容雁尷尬的笑。

    「什麼?」呂瑩華驚詫,「那個劈腿男?」她再一頓,驚愕地喊,「他劈腿到你身上?」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