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石秀 > 奈何秘書不想婚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奈何秘書不想婚 第九章

作者︰石秀

    【第五章】

    晚上七點,李心悅跟在陸定敘身後,走進了飯店的包廂。

    「陸總裁,你這不是想要我們眼紅嗎,之前帶的是年輕貌美助理小姐,這回帶的是身材正點的秘書小姐!」有個客戶邊說著,邊上下打量李心悅。

    陸定敘看一眼李心悅,一把拉開椅子坐下,沒好氣地對那客戶道︰「王老板的身邊明星嫩模不斷,需要眼紅嗎?」

    李心悅禮貌地笑,在陸定敘身旁的位置坐下,她不知道陸定敘今為什麼會反常叫上她,只想做好自己本分的工作。

    那客戶笑道︰「陸總裁,你可別給我亂扣帽子啊,我太太要知道,我就麻煩了!」

    陸定敘瞥一眼那客戶身邊衣著性感的女人道︰「王老板要真懼內,就不會明目張膽帶美女出席飯局了。」

    那王老板呵呵一笑,手搭在身旁的女人肩上,笑著對陸定敘道︰「陸總裁真的眼光狠辣,沒人能騙得了你,不過我身邊的美女可比不上你身邊的美女啊!」

    陸定敘嘴上一句哪里,心里卻滿是得意。

    幾個人交談的片刻,人都陸陸續續入席了。

    服務生從門外魚貫而入,一道道美味佳肴上桌。

    「陸總裁,這杯酒我先敬你,前陣子多虧了你的關照,我們公司才會取得那麼好的成績,以後還是要多多關照。」飯局主人說道。

    李心悅忙起身幫忙擋酒,「許老板,我們總裁胃不好,不能喝酒,我來代他喝吧!」

    飯局主人看一眼李心悅,對陸定敘道︰「陸總裁,你這秘書小姐,助理小姐對你都是忠心耿耿!」

    李心悅把那一小弓酒喝下,對飯局主人道︰「過獎了,這都是我們的工作。」

    陸定敘不作聲,他不知道李心悅是真的關心他,還是純粹只為工作,他倒是希望李心悅喝醉了,他讓她說說真心話。

    一場飯局下來,李心悅喝了三四杯的酒,可是臉頰緋紅,已經醉得差不多了。

    「好了,她不會喝酒,你們差不多就好了。」陸定敘淡淡地開了口。

    「那李秘書不喝,陸總裁你親自來。」那些人正在興頭上,怎麼肯輕易放過陸定敘,已經讓服務員給他倒酒。

    陸定敘沒法,端起酒杯準備喝。

    「你喝酒,胃會痛的……」李心悅想要來奪酒去喝。

    「你都醉了,還有心思管我。」陸定敘沒好氣地說完,喝了酒。

    「再來再來,陸總裁,今晚難得高興,我再敬你一杯!」王老板說完,眼神示意一旁的服務生續酒。

    「我來嘛!」李心悅喝多了,聲音都有些撒嬌的意味。

    「別鬧,好好坐著!」陸定敘嘴上是命令的口吻,但所有人都听得出來,陸定敘語氣里的寵溺。

    大家看陸定敘護著他的秘書,看得出來這秘書才是他在意的,都心照不宣。要知道,之前那助理喝再多,陸定敘也不怎麼管的。

    李心悅強打精神坐在陸定敘身旁的位置陪應酬,好不容易等到飯局結束,她站起身,感覺腦子里面暈乎乎的,有點搞不清方向了。

    「走啊!」陸定敘離席後,發現李心悅沒跟上他,回過頭催促道。

    李心悅一雙水眸亮晶晶的,看到陸定敘的臉,便扶著椅背要走向他,可腳下一個不穩,她就要倒地,陸定敘見狀,忙過來扶她,她卻一頭撞入他的懷抱里面。

    「嘖嘖,陸總裁艷福不淺,可總得找個地方才好,這里大庭廣眾的……」旁邊有人打趣道。

    陸定敘懶得理那人,都是平時玩笑開慣了的,可是那人倒是提醒了他,意識到自己大概也是喝糊涂了,他忙打消那念頭。

    可一走出包廂,李心悅便忍不住吐了,身上很狼狽。

    陸定敘看著身上髒兮兮,像只流浪貓一般的李心悅,知道送她回家這一路上一定狀況不斷,不得已,他就近找了家酒店開了房,把她安頓下來。

    酒店客房里面,陸定敘把醉如爛泥的李心悅放到沙發上,感覺有點頭大,他不是很會照顧人,看著李心悅躺在沙發上,小臉緋紅,身上衣衫凌亂,他知道當務之急是讓她清理一下身上,可是她醉成這個樣子,怎麼清理?

    不得已,他走到她面前半蹲下,輕拍她小臉道︰「李心悅,醒醒,去洗個澡!」

    「唔,別踫我……」李心悅抬手推開他拍她臉的手,轉過臉去繼續睡。

    「你身上的衣服髒了,快去洗洗!」讓她一個人住酒店,陸定敘放心不下,留下來照顧她,又受不了她身上髒兮兮的,只好催她去洗干淨。

    「不要……」李心悅睡得正香,嘴里喃喃一句。

    陸定敘站了起來,雙手叉腰看著躺在沙發上的李心悅,正在犯愁的時候,有手機鈴聲響起,听到聲音是從她的包包里面傳出來的,他從里面把手機拿出來,看到顯示是李母打來的電話,他皺皺眉頭。

    「喂,醒一下,你母親打電話來了。」陸定敘伸手拍拍李心悅肩膀,可惜,她沒反應。

    不得已,陸定敘接通了電話。

    「心悅,怎麼還不回來呢,現在都幾點了?」李母焦急的聲音傳來。

    陸定敘知道,如果照直說李心悅喝醉了,後果一定很嚴重,他瞥一眼李心悅,只能說謊了,于是對李母道︰「你好,李心悅暫時不在,我是她上司,她今要通宵加班,不能回去。」

    「哦……」李母听到是男人接電話,一時反應不過來,片刻過後,她道︰「可是她出門跟我說的是要應酬。」

    「改變計劃了,沒有應酬,讓她到公司加班了。」陸定敘說完,輕嘆一口氣,他這人從不說謊,為了李心悅,他又一次破例。

    「沒有應酬就好,你是她上司,她一個女孩子,麻煩你多照顧她,還有幫我轉告

    她一下,不用再回電話,我先睡了。」李母囑咐道。「好。」陸定敘應完,切斷電話,把手機扔一邊。

    看著躺在沙發上的李心悅,他知道他要不親自來,她就只能這樣髒兮兮地睡到天亮了,不得已,他上前把她撈起,往浴室走去。

    李心悅睡夢中感覺自己凌空了,突然沒有安全感,伸出雙臂,一下子便抱住陸定敘頸脖,夢中她張開雙眸,看到陸定敘那麼清晰又朦朧的一張臉,她以為自己在做夢,笑笑過後,她把臉埋在他頸窩……

    陸定敘只感覺一顆毛茸茸的腦袋扎到自己頸窩里,很快,呼吸的氣息便讓他頸間癢癢的,可讓他都有點驚訝的是,他沒有排斥她。

    走進浴室,他把李心悅放下來,在頭疼要怎麼幫她脫下身上的衣物。

    李心悅靠在他懷里,暈乎乎地只想睡覺,伸手摸了摸她靠著的人,好想回到床上。

    陸定敘看到李心悅隔著襯衫摸他胸口,皺起了眉頭,拍一下她的臉說道︰「李心悅,清醒一下,洗個澡!」

    「不洗……」李心悅嘴里嘟嚷一聲,繼續靠著他睡。

    陸定敘不想再浪費時間了,她吐過,身上滿是酒味,髒兮兮的,他要清洗她身上,還要叫人幫她拿衣服去干洗。

    他湊到李心悅耳邊對她道︰「那我就幫你洗了。」

    「呵呵……」看到陸定敘的臉,李心悅傻傻一笑,酒精作用下,她腦子里面混混沌沌的,只以為自己作夢了。

    陸定敘不知道李心悅在傻笑什麼,伸手到她襟前,別開臉去,憑著手感幫她解上衣的鈕扣。

    第二天一早,李心悅醒過來,孟力地從床上坐起,宿醉讓她頭疼得厲害,可身上的被子滑落,卻讓她心慌。

    陸定敘因為她的小動靜醒過來,抬手揉揉眉心。

    李心悅轉過臉,看到睡在一旁的陸定敘,前一夜的回憶片段斷斷續續的,她拼接不上,只結結巴巴地問道︰「這是……怎麼了?」

    陸定敘聲音平靜對她道︰「抱歉,昨晚我有點失控,你想要什麼補償,隨便提。」

    李心悅再傻也听得出來,陸定敘只不過把這次他們發生關系當意外,他沒有喜歡她,也沒對她動情,一股酸澀的感受涌上她心頭。

    用力地壓下心頭的震驚與難過,她無所謂的樣子對他笑笑,朱唇輕啟道︰「沒事,昨晚我們都喝多了,就當什麼事情都不發生過。」

    把話說完,她掀開被子,準備下床去洗漱一下,也讓自己難堪的心情平復下來。

    陸定敘一把握住她手腕,眸色復雜看著她道︰「我是認真想要給你補償的,你盡管提。」

    李心悅低頭看一眼陸定敘緊握她手腕的大手,心中苦澀,她拿開他那只手,強撐笑顏對他道︰「算了吧,我想要的,你給不了。」

    說完,她便頭也不回地走進浴室,鏡子里,她忙往臉上扇扇風,對鏡子里眼眶泛紅的自己道︰「不許哭,他不喜歡你,你付出再多也沒用……」

    眼淚忍住,用清水洗幾把臉後,眼眶不再泛紅,她拿毛巾把臉擦干,裹好浴巾走出浴室。

    陸定敘已經讓服務生把他們的衣服送來,疊放整齊放在旁邊。

    李心悅在陸定敘走進浴室後把身上的浴巾解開,把衣物穿上,準備趕回公司。

    陸定敘很快洗漱完,把自己的衣服穿好走出浴室,對她道︰「昨晚我讓司機把車停在停車場了,等一下我們一起回公司。」

    李心悅沒有拒絕,睡都睡了,她不想太矯情,只是以後她不會再在外面亂喝酒了。

    陸定敘回到公司,便去忙他的事情,變回原來冷冰冰的樣子。

    李心悅回到她工作的位置坐下,就不想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反應遲鈍,她這才感覺全身酸痛,很難受。

    對著電腦,她有點心不在焉,她又擔心他沒做安全措施,可是想到他那麼不在乎她的感覺,又怎麼可能不做好安全措施?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一根手指在她桌面一角敲了敲,她抬頭,看到陸定敘不知什麼時候回來了,正看著她。

    她感覺很尷尬,明明早上她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眼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清晰感受到他讓自己身體產生的異樣,她突然無法坦然面對他。

    陸定敘看到李心悅躲閃的眼神,他也有些難堪,目光所及,仍是她昨夜在他眼皮底下的樣子,他別開眼神不看她,冷淡的語氣道︰「讓各部門把上個季度的工作報告交上來,明天前交給我。」

    李心悅點點頭,「好。」

    陸定敘離開前,意味深長地看李心悅一眼,卻什麼都沒有說。

    李心悅忙借工作轉移她那份尷尬心情,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她終于把陸定敘交給她的工作完成。

    回到家里,免不了讓母親問長問短的,她沒想到陸定敘接過母親的電話,還跟母親撒了謊。她扯了扯嘴唇笑笑,原來再一本正經的男人,也會說謊騙人。

    回了房,走進浴室,她脫下身上的衣物,找了一件睡袍穿上,結合身上的各種不適,她不敢回想前一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一連幾天,李心悅對陸定敘都保持好距離,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她決定了,不再招惹陸定敘。

    她在公司里面人緣好,吃飯有人陪,下班有人等,這就很好,這些難得的陪伴,讓她多少可以減輕陸定敘的無情帶給她的傷害。

    陸定敘也對那夜的事情避而不談,可越是逃避,一些思緒還是千頭萬緒纏繞他,那晚每個細節,他都很深刻,偶爾瞥向落地窗外埋首工作的李心悅,看她動人的小臉,好看的頸線。

    他知道,她最近總約跟她要好的同事同進同出的,似乎忘掉了那晚他們發生的事情。

    但偶爾看她身影從他眼前走過,他很確定,李心悅這女人,他還想要。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