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石秀 > 奈何秘书不想婚 > 第九章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奈何秘书不想婚 第九章

作者:石秀

    【第五章】

    晚上七点,李心悦跟在陆定叙身后,走进了饭店的包厢。

    “陆总裁,你这不是想要我们眼红吗,之前带的是年轻貌美助理小姐,这回带的是身材正点的秘书小姐!”有个客户边说着,边上下打量李心悦。

    陆定叙看一眼李心悦,一把拉开椅子坐下,没好气地对那客户道:“王老板的身边明星嫩模不断,需要眼红吗?”

    李心悦礼貌地笑,在陆定叙身旁的位置坐下,她不知道陆定叙今晩为什么会反常叫上她,只想做好自己本分的工作。

    那客户笑道:“陆总裁,你可别给我乱扣帽子啊,我太太要知道,我就麻烦了!”

    陆定叙瞥一眼那客户身边衣着性感的女人道:“王老板要真惧内,就不会明目张胆带美女出席饭局了。”

    那王老板呵呵一笑,手搭在身旁的女人肩上,笑着对陆定叙道:“陆总裁真的眼光狠辣,没人能骗得了你,不过我身边的美女可比不上你身边的美女啊!”

    陆定叙嘴上一句哪里,心里却满是得意。

    几个人交谈的片刻,人都陆陆续续入席了。

    服务生从门外鱼贯而入,一道道美味佳肴上桌。

    “陆总裁,这杯酒我先敬你,前阵子多亏了你的关照,我们公司才会取得那么好的成绩,以后还是要多多关照。”饭局主人说道。

    李心悦忙起身帮忙挡酒,“许老板,我们总裁胃不好,不能喝酒,我来代他喝吧!”

    饭局主人看一眼李心悦,对陆定叙道:“陆总裁,你这秘书小姐,助理小姐对你都是忠心耿耿!”

    李心悦把那一小杯酒喝下,对饭局主人道:“过奖了,这都是我们的工作。”

    陆定叙不作声,他不知道李心悦是真的关心他,还是纯粹只为工作,他倒是希望李心悦喝醉了,他让她说说真心话。

    一场饭局下来,李心悦喝了三四杯的酒,可是脸颊绯红,已经醉得差不多了。

    “好了,她不会喝酒,你们差不多就好了。”陆定叙淡淡地开了口。

    “那李秘书不喝,陆总裁你亲自来。”那些人正在兴头上,怎么肯轻易放过陆定叙,已经让服务员给他倒酒。

    陆定叙没法,端起酒杯准备喝。

    “你喝酒,胃会痛的……”李心悦想要来夺酒去喝。

    “你都醉了,还有心思管我。”陆定叙没好气地说完,喝了酒。

    “再来再来,陆总裁,今晚难得高兴,我再敬你一杯!”王老板说完,眼神示意一旁的服务生续酒。

    “我来嘛!”李心悦喝多了,声音都有些撒娇的意味。

    “别闹,好好坐着!”陆定叙嘴上是命令的口吻,但所有人都听得出来,陆定叙语气里的宠溺。

    大家看陆定叙护着他的秘书,看得出来这秘书才是他在意的,都心照不宣。要知道,之前那助理喝再多,陆定叙也不怎么管的。

    李心悦强打精神坐在陆定叙身旁的位置陪应酬,好不容易等到饭局结束,她站起身,感觉脑子里面晕乎乎的,有点搞不清方向了。

    “走啊!”陆定叙离席后,发现李心悦没跟上他,回过头催促道。

    李心悦一双水眸亮晶晶的,看到陆定叙的脸,便扶着椅背要走向他,可脚下一个不稳,她就要倒地,陆定叙见状,忙过来扶她,她却一头撞入他的怀抱里面。

    “啧啧,陆总裁艳福不浅,可总得找个地方才好,这里大庭广众的……”旁边有人打趣道。

    陆定叙懒得理那人,都是平时玩笑开惯了的,可是那人倒是提醒了他,意识到自己大概也是喝糊涂了,他忙打消那念头。

    可一走出包厢,李心悦便忍不住吐了,身上很狼狈。

    陆定叙看着身上脏兮兮,像只流浪猫一般的李心悦,知道送她回家这一路上一定状况不断,不得已,他就近找了家酒店开了房,把她安顿下来。

    酒店客房里面,陆定叙把醉如烂泥的李心悦放到沙发上,感觉有点头大,他不是很会照顾人,看着李心悦躺在沙发上,小脸绯红,身上衣衫凌乱,他知道当务之急是让她清理一下身上,可是她醉成这个样子,怎么清理?

    不得已,他走到她面前半蹲下,轻拍她小脸道:“李心悦,醒醒,去洗个澡!”

    “唔,别碰我……”李心悦抬手推开他拍她脸的手,转过脸去继续睡。

    “你身上的衣服脏了,快去洗洗!”让她一个人住酒店,陆定叙放心不下,留下来照顾她,又受不了她身上脏兮兮的,只好催她去洗干净。

    “不要……”李心悦睡得正香,嘴里喃喃一句。

    陆定叙站了起来,双手叉腰看着躺在沙发上的李心悦,正在犯愁的时候,有手机铃声响起,听到声音是从她的包包里面传出来的,他从里面把手机拿出来,看到显示是李母打来的电话,他皱皱眉头。

    “喂,醒一下,你母亲打电话来了。”陆定叙伸手拍拍李心悦肩膀,可惜,她没反应。

    不得已,陆定叙接通了电话。

    “心悦,怎么还不回来呢,现在都几点了?”李母焦急的声音传来。

    陆定叙知道,如果照直说李心悦喝醉了,后果一定很严重,他瞥一眼李心悦,只能说谎了,于是对李母道:“你好,李心悦暂时不在,我是她上司,她今晩要通宵加班,不能回去。”

    “哦……”李母听到是男人接电话,一时反应不过来,片刻过后,她道:“可是她出门跟我说的是要应酬。”

    “改变计划了,没有应酬,让她到公司加班了。”陆定叙说完,轻叹一口气,他这人从不说谎,为了李心悦,他又一次破例。

    “没有应酬就好,你是她上司,她一个女孩子,麻烦你多照顾她,还有帮我转告

    她一下,不用再回电话,我先睡了。”李母嘱咐道。“好。”陆定叙应完,切断电话,把手机扔一边。

    看着躺在沙发上的李心悦,他知道他要不亲自来,她就只能这样脏兮兮地睡到天亮了,不得已,他上前把她捞起,往浴室走去。

    李心悦睡梦中感觉自己凌空了,突然没有安全感,伸出双臂,一下子便抱住陆定叙颈脖,梦中她张开双眸,看到陆定叙那么清晰又朦胧的一张脸,她以为自己在做梦,笑笑过后,她把脸埋在他颈窝……

    陆定叙只感觉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扎到自己颈窝里,很快,呼吸的气息便让他颈间痒痒的,可让他都有点惊讶的是,他没有排斥她。

    走进浴室,他把李心悦放下来,在头疼要怎么帮她脱下身上的衣物。

    李心悦靠在他怀里,晕乎乎地只想睡觉,伸手摸了摸她靠着的人,好想回到床上。

    陆定叙看到李心悦隔着衬衫摸他胸口,皱起了眉头,拍一下她的脸说道:“李心悦,清醒一下,洗个澡!”

    “不洗……”李心悦嘴里嘟嚷一声,继续靠着他睡。

    陆定叙不想再浪费时间了,她吐过,身上满是酒味,脏兮兮的,他要清洗她身上,还要叫人帮她拿衣服去干洗。

    他凑到李心悦耳边对她道:“那我就帮你洗了。”

    “呵呵……”看到陆定叙的脸,李心悦傻傻一笑,酒精作用下,她脑子里面混混沌沌的,只以为自己作梦了。

    陆定叙不知道李心悦在傻笑什么,伸手到她襟前,别开脸去,凭着手感帮她解上衣的钮扣。

    第二天一早,李心悦醒过来,孟力地从床上坐起,宿醉让她头疼得厉害,可身上的被子滑落,却让她心慌。

    陆定叙因为她的小动静醒过来,抬手揉揉眉心。

    李心悦转过脸,看到睡在一旁的陆定叙,前一夜的回忆片段断断续续的,她拼接不上,只结结巴巴地问道:“这是……怎么了?”

    陆定叙声音平静对她道:“抱歉,昨晚我有点失控,你想要什么补偿,随便提。”

    李心悦再傻也听得出来,陆定叙只不过把这次他们发生关系当意外,他没有喜欢她,也没对她动情,一股酸涩的感受涌上她心头。

    用力地压下心头的震惊与难过,她无所谓的样子对他笑笑,朱唇轻启道:“没事,昨晚我们都喝多了,就当什么事情都不发生过。”

    把话说完,她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去洗漱一下,也让自己难堪的心情平复下来。

    陆定叙一把握住她手腕,眸色复杂看着她道:“我是认真想要给你补偿的,你尽避提。”

    李心悦低头看一眼陆定叙紧握她手腕的大手,心中苦涩,她拿开他那只手,强撑笑颜对他道:“算了吧,我想要的,你给不了。”

    说完,她便头也不回地走进浴室,镜子里,她忙往脸上扇扇风,对镜子里眼眶泛红的自己道:“不许哭,他不喜欢你,你付出再多也没用……”

    眼泪忍住,用清水洗几把脸后,眼眶不再泛红,她拿毛巾把脸擦干,裹好浴巾走出浴室。

    陆定叙已经让服务生把他们的衣服送来,叠放整齐放在旁边。

    李心悦在陆定叙走进浴室后把身上的浴巾解开,把衣物穿上,准备赶回公司。

    陆定叙很快洗漱完,把自己的衣服穿好走出浴室,对她道:“昨晚我让司机把车停在停车场了,等一下我们一起回公司。”

    李心悦没有拒绝,睡都睡了,她不想太矫情,只是以后她不会再在外面乱喝酒了。

    陆定叙回到公司,便去忙他的事情,变回原来冷冰冰的样子。

    李心悦回到她工作的位置坐下,就不想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反应迟钝,她这才感觉全身酸痛,很难受。

    对着电脑,她有点心不在焉,她又担心他没做安全措施,可是想到他那么不在乎她的感觉,又怎么可能不做好安全措施?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一根手指在她桌面一角敲了敲,她抬头,看到陆定叙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正看着她。

    她感觉很尴尬,明明早上她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眼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清晰感受到他让自己身体产生的异样,她突然无法坦然面对他。

    陆定叙看到李心悦躲闪的眼神,他也有些难堪,目光所及,仍是她昨夜在他眼皮底下的样子,他别开眼神不看她,冷淡的语气道:“让各部门把上个季度的工作报告交上来,明天前交给我。”

    李心悦点点头,“好。”

    陆定叙离开前,意味深长地看李心悦一眼,却什么都没有说。

    李心悦忙借工作转移她那份尴尬心情,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她终于把陆定叙交给她的工作完成。

    回到家里,免不了让母亲问长问短的,她没想到陆定叙接过母亲的电话,还跟母亲撒了谎。她扯了扯嘴唇笑笑,原来再一本正经的男人,也会说谎骗人。

    回了房,走进浴室,她脱下身上的衣物,找了一件睡袍穿上,结合身上的各种不适,她不敢回想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一连几天,李心悦对陆定叙都保持好距离,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她决定了,不再招惹陆定叙。

    她在公司里面人缘好,吃饭有人陪,下班有人等,这就很好,这些难得的陪伴,让她多少可以减轻陆定叙的无情带给她的伤害。

    陆定叙也对那夜的事情避而不谈,可越是逃避,一些思绪还是千头万绪缠绕他,那晚每个细节,他都很深刻,偶尔瞥向落地窗外埋首工作的李心悦,看她动人的小脸,好看的颈线。

    他知道,她最近总约跟她要好的同事同进同出的,似乎忘掉了那晚他们发生的事情。

    但偶尔看她身影从他眼前走过,他很确定,李心悦这女人,他还想要。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