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帝子吹簫逐鳳凰(上)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帝子吹簫逐鳳凰(上) 第四章

作者︰蔡小雀

    再度醒來時,已是燈火熒然……

    殿內幽幽燃著安神香,她眼皮微微顫動,勉力睜開了沉重酸澀不堪的雙眼,全身上下像是被誰狠狠毒打拆解過了一回般,虛乏掏空得難受。

    不過感謝上蒼,那驚心動魄的痛楚總算是消失了。

    「眠娘,你醒了?」始終守在榻邊寸步不離的趙玉短短幾個時辰內迅速地憔悴了,原來晦暗苦澀的眼神在見她蘇醒的剎那猛然明亮了起來,像是整個人又活了,緊扣著她小手的大手攥得牢牢的,可又怕弄疼了她地略松開了些,俯身過去輕聲地問,「可覺著好些了?餓不餓?還是渴了?爐子上溫著參茶,我喂你喝兩口可好?」

    她杏眼定定地凝視著他,喉嚨干澀,吃力咽了咽口水,勉強問道︰「玉郎?太醫怎麼說?我……可、可是身有……」

    一個至今未能有孕的太子妃,若又身有隱疾……李眠胸口如遭利刃重重劃過,痛縮得屏息難抑,卻再不敢想下去了。

    「瞎說什麼?」他疾言厲色低喝道。

    她一抖,親地望著他。

    見小妻子猶如迷了途的狸奴,睜著滾圓黑白分明的大眼楮,顯得憨態可掬又茫然無助,他的驚怒惶急、憤惱自責,霎時如日出雪融般塌化成了水,哪里還舍得對她吐出一字半句的責怪?

    更何況,最該怪罪嚴懲的人是他才對。

    他堂堂一國東宮太子,卻不能把自己心愛的妻子護得周密完好無缺,讓她再不受外頭霜風雪雨冷箭的侵擾……

    ——錢、傾、顏!

    趙玉眼神陰鷙凜冽,冷冷一笑。

    這賤人,還有她背後那個,真當父皇病重臥榻之際,孤就成吃素了的不成?

    李眠看得心驚肉跳的,也不知道又是哪個倒霉的被殿下點上名要收拾收拾了。

    ……只希望不是那個慈祥的太醫院葛老院使遭了她的池魚之殃才好。

    「殿下……玉郎?那個,你可用膳了嗎?」李眠被他牢握的小手輕輕牽動,見他臉色難看,也不敢再追問什麼了,只小小聲地關懷著問道,「臣妾是想,既然身無隱患,現下也都不疼了,那葛老院使也是大大有功……對吧?」

    李眠深知自己也是只自欺欺人的縮頭烏龜,只要那層薄埂的殼兒還在,便可躲著安生一日再一日,便也權當天下太平無事了。

    她知道自己很蠢,很傻,很沒出息,可放眼全東宮甚至後宮,比她聰慧精明的只舕uo毓 允牽 鍞 環蚓繞涫歉鮒星壇 鶿刀沸難鄱 吶卵劬χ皇欽I弦徽# 湍鼙壞釹驢賜噶誦乃肌


    趙玉自然是知道她的,這般乖巧小聲小氣兒地好言相求,不就是怕他遷怒葛老院使嗎?

    他都要被氣笑了,這小家伙誰都惦記上了?怎麼偏偏她自己……罷了罷了,討了這麼個心軟得不象話的媳婦兒,他自該好好兒受著護著一輩子,否則哪里放心?

    「你還擔心葛老頭子?」饒是如此,他依然故作冷冷地悶哼道,「還是先操心你自己吧!」

    她笑得可討好可甜了。「臣妾這不是有殿下嗎?」

    趙玉果然被她哄得「龍心大悅」,鳳眸明亮燦爛愉悅若驕陽,灼熱得仿佛能把人都盯化了,迫不及待坐上她榻邊,把妻子抱上了自己膝上掂了掂。「既然知道,那往後孤盯著你多吃些,你就得乖乖听從,否則像現在又瘦了,孤可是要重重罰你的。」

    「嗯。」她無比柔順依戀地偎在他懷里,小聲應了。

    一會兒後,趙玉讓人上了一整玉案她平時最愛吃的,還多了好幾盅湯湯水水各色滋補之物,他依然將她摟坐在大腿上,修長大手執著玉箸,夾著菜肴一一喂她。

    「臣妾……自己來吧?」盡管他平常待自己百般呵疼寵愛,但抱在膝上喂飯這事兒也太……太那個什麼了,就算李眠向來乖順得有點兒憨萌,可在百福和百茶一干宮人的服侍下,她的羞恥心都爆滿溢出來了,嬌小身子僵硬得在他大腿上一動也不敢動,努力挺直縴瘦小腰,試圖維持著端莊的姿態。

    他卻是喂上了癮,不為所動溫柔而堅定地將一筷子鮮口蘑塞進她小嘴里,只眼波流轉微微一掃——

    這一眼冷光電閃,百福、百茶和一干宮人立馬後頸汗毛直豎,縮頭縮腦地無聲悄然退得干干淨淨。

    「哼。」高貴傲然尊貴的太子殿下還嫌他們不夠有眼色,挺拔鼻梁隱隱哼出一聲冷氣兒。

    李眠直有撐額嘆息的沖動……

    突然有種自己面前的是個爹又是個兒的錯覺啊!

    趙玉直待喂完了一小碗胭脂米,好幾筷子的菜肴鮮魚,甚至逼著她吃下一整片軟爛燜香的玉泉紅糟肉,又哄著她喝完了小鴿盅雪蓮烏雞湯後,這才滿意地摸了摸她微微鼓起的小肚子,儼然一副瓜農在掂量自家種養的好瓜是否乖乖長大,發現成果頗為喜人,不禁愉快地勾起了嘴角。

    李眠在他懷里直打小嗝兒,撐得都有些昏昏欲睡了,忽然听他開口。

    「過些時日,待你身子爽利了,便回一趟德勝侯府吧。」

    她瞬間整個人都醒得透透兒的了,仿佛是被踩著尾巴的小狸奴,渾身豎毛警戒,一顆心懸得老高了。

    「殿下想要臣妾做些什麼?」她唯一聯想到的只有和她那個「父親」有關的兵權,神情嚴肅,語氣也恭謹了起來。

    趙玉凝視著她,片刻後,英挺的面容浮現了一絲酸澀和苦笑。「眠娘,孤不要你為了孤受任何委屈。」

    ……再不會了。

    她一愣,僵直緊繃的身子漸漸放松了一些。

    「孤想要的一切,都會自己去取。」他溫柔地撫摸著她的粉頰,「你只管好好地待在孤身邊,只管每日快快活活的。孤會讓你在這世上,這天下間,只有你欺負別人,再無別人欺負你的份兒——你信孤,可好?」

    她不知不覺間升起的戒備,也不知不覺間地消失無蹤了。

    「那……臣妾明日回德勝侯府做什麼?」她還是有點提不起勁兒。

    那一大家子,並沒一個是她真正的親人。

    趙玉眸底深情笑意閃閃。「自然是回去欺負人了。」

    「咦?」

    德勝侯府

    高挑挺拔的德勝侯李炎負手昂立,靜靜看著屋檐下大雨霖霖而落。

    書房內,沉香輕送,兩個嬌美小妾一個默默研墨,一個輕輕沏茶,還時不時紅著嫵媚的小臉蛋兒,滿眼崇拜地悄然偷瞄侯爺。

    李炎臉上略蓄短須,著一身暗青繡金勛爵侯服,盡管年近不惑之年,卻是帝王重臣,通身上下既有京師名門貴冑的氣勢,又有令人心折的英氣勁兒,也無怪乎這京里多的是想把女兒塞進他後院做二房的官宦人家。

    不說旁的,就連文淑妃和俞德妃都曾示意母家七彎八拐的親戚,精心挑選幾個美姿儀、嬌無雙的庶女送給德勝侯為貴妾——目的還不是要攏絡德勝侯,將人綁上自家這艘戰船嗎?

    可沒料想,皇上一朝賜婚,德勝侯成了當朝太子的親岳父,恨得文淑妃和俞德妃在各自殿內砸了一批珍貴擺設器物,更不知打罰了多少奴才出氣!

    只文淑妃和俞德妃雖不得不死了這條心,將目標轉向旁的文武大臣,可眼下卻有更多二三等文官武將迫不及待親近德勝侯這個未來的國丈爺。

    雖說京里哪家不知,這德勝侯可是為了心愛的表妹不惜漠視冷遇發妻,待發妻過世後又不顧世人非議,急急娶了表妹為繼室,可這不是十幾年前的老黃歷了嗎?

    德勝侯夫人姚氏再美,如今也是三旬婦人了,還能上新鮮嬌嫩的俏生生小姑娘?

    掌權的男人越老越搶手,至于女人嘛……哼哼,這就心照不宣了。

    李炎從來就是不動聲色的老狐狸,他非濫權濫情之人,故而對官員們的親近討好並沒有照單全收,但也深知水至清則無魚的道理,終究還是意思意思納了兩個背後勢力牽扯不多的小妾做個臉面。

    繞是如此,後院也因此起了好一番波濤動蕩。

    李炎濃眉微蹙,目露沉思,半晌後,揮退了兩名略顯哀怨的小妾,對外頭守著的貼身近衛長勇道︰「去請夫人來。」

    「是。」身是魁梧的長勇恭敬領命而去,不一會兒便回來了,卻是面有難色,遲疑道︰「侯爺,夫人……說身子不適,不得前來,請侯爺見諒。」

    德勝侯冷峻的臉龐一沉,目光微眯。「……她這又是在使什麼性子?」

    長勇低首躬身,不敢言語。

    德勝侯揉了揉眉心,終究搖頭道︰「行了,本侯知曉了!」

    「是。」長勇也隱下了一聲低嘆。

    想侯爺年輕時何等英武驕烈,可偏偏……

    雨聲落得更急了,李炎跨出書房門,沿著廊下大步往正院方向前去,長勇亦步亦趨替他打傘,直到越過月洞門踏進正院長廊的剎那,這才乖覺地收傘退到抱廈下。

    正院內布置得雅致幽香,又暗暗透著股叫人難以逼視的華貴。

    這內間無一處不是名貴精致之物,就連看似隨意懸著的一葛碧綠掛簾,案上一座燻香用的金蔥籠,角落那一架妝台銅鏡……皆非凡品。

    錦繡堆中,坐著一個縴細窈窕清麗的美婦人,眉眼容貌輕顰淺愁,說不出來的叫人生憐。

    李炎凝視著她,眼神軟化了些許,緊繃的肩背也略放松了下來,來到她身邊坐了下來。

    「夫人身子哪里又不適了?」

    姚氏美眸泛著淚光,幽怨又輕愁難抑地哽咽了聲。「侯爺還會關心妾的死活嗎?如今新人在側,侯爺正當快活之時,又何必來見妾這個人老珠黃的?」

    李炎伸手將姚氏摸入懷里,感覺到妻子的半推半就,嘴角微揚。「咱們夫妻多年情分,難道夫人還不知道我?」

    「侯爺謀略深,心思沉,又豈是妾琢磨得透的?」姚氏偎在他胸膛前,眉目淒楚,咬著下唇強忍淚意哼道︰「明知妾心中只有您一個,連兒女尚且要靠後,可侯爺又是怎麼待妾的?收下了那麼兩個妖嬈不知羞的東西,這不是生生打妾的臉嗎?」

    「夫人,德勝侯府如今看似勢頭正旺,實則身在風尖浪口之上,不求能做到與光同塵,至少也該收斂一二。」李炎溫言解釋。「收下兩名小妾便能攪渾了京城這一汪深不可測的潭水,這是為夫早前便同你說明白過的,你可是都忘了?」

    姚氏聞言,面色陰晴不定,忍了再忍,還是吞不下滿襟酸激忌妒苦楚,霍地推開他站了起來,顫聲道︰「炎郎,我沒忘,可我就是受不住這等難堪!」

    他抬頭仰視著她,眸色看不出深淺喜怒。

    「您可知妾這兩年來接帖應席都遭遇了些什麼酸言風語?」姚氏清麗面龐微微扭曲,滿心氣苦,落淚紛紛。「當年誰人不知炎郎待我情意至深,又滿京城誰人不艷羨妾?如今您因著前頭盛姊姊所誕下的眠姊兒所賜,一舉躍升為當今太子殿下的岳父大人,世家貴冑們已然暗地笑妾這些年來不過為他人作嫁衣裳……」

    李炎眉頭越皺越緊了,卻依然默不作聲。

    「妾,全為您都咽下了呀,可您回報給妾的又是什麼?」姚氏想起昨日在輔國公太夫人壽宴上,听到的明褒暗貶諷笑之語,還是氣得渾身打顫雙手發冷。「現下人人都說,妾這是自作孽不可活,昔日搶了旁人的丈夫,如今叫兩個小妖精奪了妾的丈夫,也是天理循環……」

    「別再說了!」李炎低沉一喝。

    姚氏一呆,不敢置信地瞪著他,清艷面容閃過了抹惶惶和懼色,隨即掩面嚶嚶痛哭起來。

    正院一片凝滯得令人喘不過氣來的僵硬靜寂……

    姚氏越哭越是心慌,可此刻已是將自己架在火上烤,進退也不是——難道、難道炎郎真的厭倦她了?

    李炎沉默很久,還是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輕輕安撫地一拍,還未開口,姚氏已經趁著這個態勢軟下了身子,嬌顫顫地靠在他肩上,嗚嗚咽咽道︰「炎郎,對不任,妾失態了,可、可誰讓您就是妾的天,妾的命啊……一想到有人同妾爭奪您,妾這顆心就跟油煎似地疼得都要不能活了。」

    李炎微微動色,垂下目光低啞道︰「我知道。」

    「炎郎,誰都不能跟妾搶你……」姚氏偎進他懷里,緊緊攀著。「以前盛姊姊不能,現下那兩個女子更不可以……炎郎,妾不過就想與你長相廝守,為何總有人看不得咱們好?」

    李炎摟著她,久久不言語,神情晦澀而莫名悵茫。

    下一瞬,他似是感覺到了什麼,鷹眸精光畢露,冷冽警戒地掃向正院大門外首——

    卻驀地呆住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