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可樂 > 美男如獸 > 第十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美男如獸 第十六章

作者︰可樂

    話一說完,易少凝轉身就要走出正廳,柳氏卻激動了起來,「吟姊兒,去叫護院來,把這大逆不道的丫頭給我關起來!」

    一直守在門外的梅香听到這吆喝聲,心里不知所措的一凜。

    大當家交代過、二當家也交代過,千萬得小心夫人娘家的人,可她真的不知道夫人家的老太太這麼嚇人哪!

    雖不知里頭發生了什麼事,梅香听到夫人要被關起來,嚇得轉身就要跑去搬救兵。

    卻不料她才轉身,易少吟卻擋在她面前,冷著嗓問︰「小丫頭,急著想上哪去?」

    易少凝不敢置信地看著這一切,心里有一股氣在沸騰,「母親,您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凝姊兒,你與人私訂終身家里也不計較了,可你這性子不教教,可是會敗壞咱們易家門風。」

    听著斥責,易少凝心里納悶不已,好半晌才開口說︰「我這個敗壞門風的庶女,如今是這個家唯一的浮木,想拿銀子又想把我關起來,母親到底是何用意?」

    柳氏被她直白的話給擠兌得臉一陣青一陣白。「你、你……越發不受教!」

    易少凝回家的本意很單純,卻未料及柳氏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

    可許是跟著冷烈經歷過太多次危難,加上有冷烈這個大靠山,她對于眼前的狀況並沒有太大的恐懼。

    柳氏想關就讓她關,等冷烈得到消息後,看柳氏還能把她關多久!

    親眼看著護院將易少凝及那嚇得全身發抖的小丫頭帶進她昔日住的小院落,上了鎖後,柳氏這才讓易少吟進屋子說話。

    「娘,你關著她做什麼?」

    柳氏氣定神閑的品著身邊丫鬟送上的熱茶,好一會兒才開口,「女兒呀,你甘心嗎?」

    柳氏沒想到易家竟會淪落到如此地步,這叫人看輕、瞧人眼色的日子她過不下去。

    易少凝給的那一萬兩的確可以讓易家過一段時間的好日子,可之後呢?

    兒子不爭氣,夫君有了年紀,這一病就算是身體痊愈了,還撐得起易家往日好風光嗎?

    正巧易少凝嫁得好,人都親自送上門了,她不好好盤算,可就浪費老天給的機會。

    不知娘親心中盤算,易少吟撐著香腮嘆息。「不甘心又能如何?人家命好,強過咱們,我能怎麼辦?」

    瞧女兒那不爭氣的模樣,柳氏惱斥了聲,「沒半點出息。」

    被娘親斥責,易少吟委屈的撇了撇嘴,氣悶的不答話。

    柳氏又嘆了口氣才說︰「你去跟凝姊兒夫家那頭說,凝姊兒跟你爹醫堂里的大夫跑了。」

    易少吟驚詫的看著娘親,一臉迷茫。「啊?」

    看女兒那蠢樣,柳氏耐著性子解釋,「就說凝姊兒與那大夫早有私情,這次再見,舊情復燃,才會干下傷風敗俗之事,你讓你姊夫親自過來一趟,我同他談,讓你嫁過去給他當二房。」

    易少吟一听急了。「娘!我不當二房……」

    柳氏恨不得把眼前蠢笨如豬的女兒給掐死,她氣得拍了拍桌子。「嚷什麼?當家主母都跟人跑了,你還怕嫁過去沒好日子過嗎?學學你娘,耍耍小心機,黏纏著讓他納不了三房、四房、妾室什麼的,還不坐穩二房的位置,再說了,你是嫡女,論樣貌、才情都遠勝過那庶出的丫頭,他也沒道理不接受。娘已經讓人查過了,听說冷鷹生得極為俊美,體格、武功樣樣都好,在北方古城還有一句『要嫁當嫁鷹郎』的話在閨女間流傳;他開設的鏢局用不到兩年的時間,名號便響遍大江南北。如果攀上這大枝,咱們以後就再也不用仰人鼻息的過日子,看誰還敢小瞧咱們。」

    易少吟靜靜听著娘親的盤算,心微微騷動了起來,卻仍有些良心不安。「六妹妹怎麼辦?我們這樣是不是有些不妥?要不同六妹妹商議,讓我做小,日後進了門再想辦法……」

    她話還沒說完便被柳氏氣急敗壞的打斷。「要人消失還不好辦?等冷鷹允了親事,就讓人把她給處理掉。你可得想想,凝姊兒會有今日風光,不就是咱們給她的機會?要不她今天就還是那個關在院落鎮日與那些藥草為伍的庶女。她不知感恩,就休怪為娘的無情。」

    易少吟想著易少凝身上的穿戴,那風風光光的派頭都將屬于她,她腦中勾勒著美好未來,這當下完全被說服了。

    「嗚……嗚嗚……嗚嗚嗚嗚……」

    易少凝听著那回蕩在耳邊,足足有一個時辰之久的哭聲,實在難以忍受的放下手中的書,「梅香,你到底還要哭多久呀?」

    家里的僕役、丫頭全是冷烈親自挑選後才能鏢局里干活,當冷烈將這丫鬟派到她身邊時,她一眼就喜歡梅香純僕、實在、堅韌的性子,也因為如此,這一次回易家,她才挑了不會武功卻極細心的梅香帶在身邊。

    但她完全不知道,這丫頭居然這麼會哭,都抽抽噎噎哭了一個時辰了,居然還在哭?

    梅香哭得一雙眼都成了核桃,听主子這一說,抽噎著問︰「夫人可是被關起來耶!也不知道老夫人會使什麼手段來謀害咱們,梅香死了不足惜,可夫人是大當家最最最愛的人,你死了,一百上梅香都賠不起啦!」

    听梅香說得很認真,可不知道為什麼,易少凝竟有些想笑。

    這些人都被冷烈寵她的行徑給感染了,說話的模式、嘮叨的程度,分毫不差的復制她家那夸張的男人。

    「梅香呀,你覺得大當家的武功好不好?」

    梅香停止抽噎,有些摸不著頭緒,但還是乖乖回答了。「大當家不但是古城里長得最好看的美男子,武功還是一等一的好……」

    听到自個兒的夫君被稱贊,易少凝與有榮焉,但她不是只問一句嗎?怎麼這丫頭有種她不制止,便可說出一牛車關于冷烈優點的話來?

    她啼笑皆非,「那便是了,我相信不久我們就可以出去了。」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若大當家趕不及呢?」

    「不是還有二當家在客棧等你回報消息,等不到你,他自會傳遞消息給大當家,我相信大當家收到消息後,他會用最快的速度來救我們的。」因為知曉自己在冷烈心中的重要性,所以她不等梅昋反應,也不讓她有時間再胡思亂想,易少凝接著又說︰「這里是我未出嫁前住的屋子,你不想瞧瞧嗎?」

    梅香用哭得糊糊的淚眼張望,只見小小的閨閣中,什麼都沒有,就是書多得幾乎要把整個寢房給淹沒,而那些書隨手拿起一本看,不是藥書典籍就是醫理之類的。

    她瞅著瞅著,原本止住淚水的眼眶又重新冒出淚水,「嗚……夫人……原來夫人以前過得這麼辛苦……」

    易少凝沒想到這樣也能惹她再度掉眼淚,無言的撐額嘆息,直接放棄繼續哄這個沒用的小丫頭。

    只是她也被梅香哭出了愁思,不自覺涌現一股說不出的思念。

    回到京城已經有幾個月了,這是她與冷烈在一起後,兩人第一次分開這麼長一段時間。

    就算是鏢局開業之初,他也鮮少接下需要走上一個月的鏢務,這一次少了他伴在身旁,那彷佛滲進骨子里的思念讓她心底涌動著想見他的渴望。

    她不知道柳氏想做什麼,卻很肯定只要她在易家多留一日,梅香一日沒出現,楚浮雲便會采取行動。

    或許她能藉此早一點見到他,一解心里的相思之苦!

    她期盼能早日見到他!

    楚浮雲見過易家來送消息的奴僕後,立即捎了封急信給冷烈。

    半個月後,收到消息的冷烈在快馬加鞭日夜兼程下,終于回到久違的京城。

    一踏入楚浮雲落腳的客棧,他闖進客房劈頭就問︰「她還好嗎?」

    楚浮雲正和幾個隨行的伙計討論著事情,被他這一闖入,直覺抄起家伙對付來者。

    楚浮雲眼捷手快,見到那張寒冰似的閻王臉,忙收了勢,驚聲問︰「大當家,你、你也太快了吧!」

    「嗯,魯大直的騰雲寶馬被我跑死了幾匹。」

    知道易少凝被娘家困住,冷烈忙完手邊的事準備出發,魯大直便主動獻上已培育了幾年、價值連城的寶馬給他。

    魯大直夫妻與他們有過命交情,知曉他和易少凝的感情,貼心的不只送上一匹馬,甚至在沿途驛站都打點好一匹馬,讓他可以用最短的日程,帶著心愛的娘子歸鄉。

    一旁的伙計听得可是驚得掉下巴。

    早就听說過魯家配殖出的騰雲寶馬極好,可日行千里,奔馳起來如閃電,大當家一連跑死了人家幾匹如此珍貴難求的寶馬,這回魯大直損失可不少啊!楚浮雲打發伙計下去,直接稟報。「我天天夜夜潛進去,夫人倒是適應得極好,翻著屋里的藥書看得入迷,與梅香丫頭天天來上幾回的哭聲,形成極大的反差。」

    不行動,暗地守護,為的就是想看看柳氏葫蘆里賣什麼藥。

    若不是馬上就要進易府,準予烈是恨不得馬上將人給帶回來。

    听到她沒事,他一顆懸在胸口的石頭才稍稍落下。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