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蕾絲糖 > 前夫宣言 > 第十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前夫宣言 第十二章

作者︰蕾絲糖

    即便滿肚子疑惑,季冬晴還是將餐點送出去,到她桌旁時,看到桌上有著藥袋,她拿起水杯正要吃藥,但看到她靠近,連忙收了起來,動作有點倉皇。

    她怕她看到,為什麼?

    說起來……之前她就有注意到了,她的臉色不是很好。

    季冬晴不敢亂問,畢竟身為服務人員要給客人隱私,可她將餐點放到桌上後,準備離開時,還是忍不住說︰「吃東西墊個胃,再吃藥吧。」

    貴婦的眼神看了過來,她連忙說︰「如果冒犯到您,我很抱歉。」

    貴婦收回眼神,沒多說什麼。

    她不回話,季冬晴也有點尷尬,只能說︰「祝您用餐愉快。」

    在她準備轉身時,貴婦突然開口,「我沒生氣。」

    她不禁看向貴婦。

    貴婦第一次對她露出淡淡的笑,有點傷感的那種,「我吃的藥,只是調養身體的。」

    她不知道她為什麼要解釋這個,卻忍不住問道︰「您身體不好嗎?」

    「是有一點……」貴婦口氣有所保留,好似不是很想說明白。

    「如果有什麼忌口的地方,可以先跟我說一聲,這樣點餐時,我會提醒您哪些不適合。」她想,高血壓或是高膽固醇,都有一些不太適合的食物要避免。

    貴婦說︰「謝謝,我沒有什麼需要忌口的地方。」

    望著貴婦的臉,果然還是有一股說不上來的熟悉感,她忍不住說︰「您來這已經一段時間了,我們兩人也不算陌生,以後您可以叫我小晴。」

    貴婦表情微微愣了下,然後眼神柔軟了幾分,說︰「我的名字是羅宜珊……以後,叫我羅姨吧。」

    「好的。」她露出笑容。

    她回櫃台繼續忙碌,期間又有幾名客人上門,她注意到貴婦還是像往常一樣,默默地拿出書來看。

    今天,羅姨還是會像之前一樣,在中午的時候離去吧。

    她由衷的希望她能康復,如果有一天沒看到她,她想,她會有點不習慣吧。

    在近中午的時候,那抹佔據她腦袋整晚的身影出現了,他推門而入,身後沒有秘書,體格本就好看的他身上穿著軍衣外套,格外帥氣,他手上提了不少袋子,素來梳得有型的頭發被外頭的冷風吹得微亂,有幾許落在頰邊,卻顯得有一絲慵懶的感覺。

    進來時,他望了一圈店里,對上她的目光時,露出笑容。

    季冬晴的心一跳。破冰後,面對這個男人,心情雖然不抗拒,卻也是裹足不前的。

    等待,觀望,被動,是她直覺采用的方式。

    明明手上沒什麼髒,她還是放下收拾的杯盤,在圍裙上擦了擦,神色有點緊張地迎向他,「歡迎光臨。」

    「看來,我還是客人呢。」對于她的招呼語,他自我揶揄地笑說︰「唔,所以目前的進度,是只比陌生人熟那麼一點?」

    她的臉微紅,「呃……我只是,工作上的習慣。」事實上,她還真不知道開口第一句話要說什麼。

    她羞澀的模樣落在他眼底,可愛得讓他很想狠狠親吻她,懲罰她看起來有如蛋糕般可口,不過他忍住了。他告訴自己,不能急躁,否則他的誠心在她心里會被大打折扣。

    「我只是開玩笑而已,只是如果你下次直接叫我的名字,我會很開心的。」他替她找台階下,感覺吸入肺部的空氣沒那麼冷,他問︰「店里有開暖氣啊?」

    「是啊。」她點頭。

    「那就好,這樣你就不會冷到了。」他仔細地觀察了一下她的臉,沒有凍紅的痕跡,很好。

    他逡巡在她臉上的專注眼神,和關心的話語,都讓她的臉頰更熱。

    他知道她怕冷呢……

    蘇少齊忽地塞了個溫熱的東西到她手里,「這是熱的姜汁奶茶,可以去寒。」

    手指相踫的瞬間,他注意她的手指還是沒什麼溫度,強調道︰「待會就喝吧。」

    「嗯。」望著手中的奶茶,她的心微暖。

    接著,他又將手中提袋的東西展示給她看,「我還買了一些東西給你,這件羽絨外套你晚上回公寓時就穿吧,質料好又輕薄,絕對保暖的。喔對了,還有啊,這是喀什米爾的圍巾,回家時也圍上吧,然後……」

    季冬晴眼花撩亂地看著他介紹完買給她的東西,最後听到他說︰「你的房間沒有暖氣機吧,睡覺時多蓋這件毛毯,至于暖氣機,我們約個時間,我可以帶你去挑。」

    「那個,謝謝你……」她真沒想到他會因為怕她被寒流冷到,特地買了這些給她,感覺受寵若驚。

    喀什米爾羊毛的制品都既輕薄又保暖,體寒的她的確需要。

    「要謝的話,我剛好肚子餓了,中餐就在這用了,服務我一下,幫我帶個位、點個餐吧。」他笑說。

    她不禁也微笑了。他輕易地將他們之間稍嫌生澀的氣氛轉為輕松愉快,雖然更顯出他當花花公子的手腕,但一方面也體現了他怕她不自在的體貼。

    很多不好的事情還在她的回憶里,但是,感覺一點一滴的,慢慢地被一股溫暖覆蓋。

    傷痕是能被彌補的嗎?她不是很清楚,但感覺已經不會那麼痛了。

    讓他幫她把這些衣物拿進休息室後,她替他帶位,回櫃台準備餐點時,歐婷婷接過菜單,瞄了一眼她擱在櫃台的姜汁奶茶,問︰「你給他機會重新來過嗎?」

    她看著歐婷婷溫暖的表情,分不出來歐婷婷是反對還是不反對。

    「嗯……是啊。」她最後還是坦承。

    一旁煮咖啡的余小雨表達意見,「千萬不要輕易原諒啊,要盡其可能的折磨他,在他快放棄時給他一點希望,然後再狠狠拋棄他。」

    「小雨,不要亂教啦!」歐婷婷說。

    「我覺得我的意見挺好的。」余小雨頗有自信。

    「真是的……小晴跟你個性不同,不適用這種方法啦!」歐婷婷連忙回過頭對季冬晴說︰「別把小雨的話當真了。」

    「嗯!」望著歐婷婷緊張的表情,她覺得有個將她的事情當自己的事情的朋友,真好。

    「小晴,別人的意見都只能當參考,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判斷。」歐婷婷拉著她的手說︰「我不覺得復合有什麼不好的,只要你確認仔細了,不是一時的意亂情迷,而他也真的改變了,已經懂得珍惜你,重新在一起也沒有什麼不好的。」

    「嗯。」她很認真地听進心里。

    余小雨不忘插一句,「我主張爛男人是改不了吃屎的動物!」

    歐婷婷哭笑不得,「小雨……」

    「你們的意見我都會參考的。」季冬晴微笑說。

    不管是歐婷婷還是余小雨的話,都沒有錯,都是出自關心。而歐婷婷說到很重要的一點,要自己判斷。

    她覺得自己心底深處的旁徨消失了。

    在將餐點送上桌的時候,她注意到蘇少齊表情沉思不知在想什麼,直到她將餐盤放到桌上,他才回神,「謝謝。」

    「你有煩惱的事情嗎?」在自己意識到之前,已經問出口。

    這不能怪她,她沒見過他表情沉肅地在想一件事情過,或許是因為他很聰明,加上富二代的光環,很多事情總是很順利,應付得游刃有余。

    他聞言一笑,「你在關心我,我真開心。」面對他,她總是靜靜地回應,縱然破冰了,但她的態度還是令他忐忑,直到現在,他才可以肯定她沒有很討厭他。

    「你開心?」她不覺得這點問候有什麼好開心的。

    「是啊。」他支著下巴,沖著她笑,「別忘了我是個還在贖罪的男人,你的任何反應,我都很在意。」

    「你覺得……自己在贖罪?」沒想到他這個天之驕子,也會有用這麼卑微的字眼形容自己的時候。

    「嗯,贖罪、補償、追求,三者皆有。」他說︰「一直以來你都過得很苦吧,我希望我的付出能夠慢慢的將你心里的苦稀釋掉,裝下更多甜美的事物,這樣你的回憶里就不會都是不好的片段了。對了,我有在音樂盒里留話……」

    「我听了。」想起音樂盒里真摯的道歉話語,她的眼眸含笑。

    她當晚就听了那個音樂盒?

    他心里很喜悅,「以後,你還有我,別一個人哭了,要記得。」

    她輕聲說︰「我知道了。」

    蘇少齊再問︰「以前你看中醫是因為體寒嗎?」

    她點頭,「是啊。」

    「我晚上帶紅豆湯給你當宵夜好嗎?」

    她微愕,「你工作很忙也需要休息吧,不用這麼費心,晚上還買東西來……」

    「別對我這麼客氣禮貌,我做這些根本不算什麼,無法和你曾做過的相比。」

    他笑,「當然,除了我主動為你做的這些以外,我還希望你能多依賴我,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就打電話告訴我吧,使喚男人,是女人的權利。」

    他疼寵的話語令她的心鼓動著,「嗯,我盡量。」

    「那我們就晚上見了。」

    「好。」

    在他準備用餐時,發現她還站在原地,「冬晴,怎麼了嗎?」

    「你還沒說你在煩惱什麼呢?」她說︰「我在等你說。」

    他先是微愣,然後喉頭發熱。婚姻里那個就算他不領情,也會堅持著關心他的她,回來了……

    本來不想說出口讓她煩心的,但她那份柔軟的固執,讓他悸動不已。

    他啞聲說︰「今天,姚姿華來找我和好,我拒絕和她繼續有感情上的牽扯,她惱羞成怒的離開,我猜想依她的個性,應該會想辦法讓我不好過。」

    對上她訝異的眼神,他又說︰「我會想辦法處理的,抱歉,這種事情,听了不是很好受吧。」要是她說你活該,他也會欣然承受。

    她沒多做責備,只是說︰「雖然不是很喜歡這種訊息,但我還是覺得,能傾听你的煩惱,很高興。」以前,對于他和姚姿華的事情,她確實是有埋怨的,但如今,經歷了許多事,而他也有所悔改,她不想計較這麼多了,多計較,累的人只會是她自己而已。

    目前就這樣吧,順從心的感覺,自然地和他相處,不帶任何往昔恩怨。

    她的話語,讓他覺得自己被她的溫柔包容著。

    他的眼眸滿載對她的喜愛,執起她的手親吻,深情的模樣像是她是他的公主,「冬晴,我每天都要告訴你,我喜歡你。」

    那天晚上,他帶紅豆湯來她家樓下找她,而她收下紅豆湯後,看著他被凍紅的臉,不禁心軟,邀請他上樓喝一杯熱咖啡再走。

    縱然寒流的寒風刺骨,但他們的心里,都流淌著淡淡的暖流。

    愛情,彷佛正要開始。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