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蕾絲糖 > 前夫宣言 > 第十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前夫宣言 第十一章

作者︰蕾絲糖

    【第七章】

    下班回家後,她注意到矮桌上擺著一個精致的禮物盒,和插在水瓶里的槲寄生。

    她先是微愣,然後慢半拍地記起來,這是他給的聖誕節禮物。

    望了一圈房間,地上沒有了凌亂的衣物。床頭櫃上有著她昨晚身上穿的衣物,被人仔細地折好。

    離開前,他有順手整理一下啊……

    進浴室洗好澡後,她穿著睡衣出來,一邊用毛巾擦著濕漉的頭發,吹頭發前,她還是忍不住坐到矮桌前,打開禮物盒。

    禮物盒里,是一個作工精致的音樂盒,花紋很漂亮,她很喜歡。

    不過……送音樂盒?感覺不太像他……送首飾送名牌包,比較像他會做的事情。雖然她不稀罕那種東西……

    她把玩了音樂盒一會兒,沒找到開啟的訣竅,拿了說明書研究,才成功讓音樂盒發出音樂。

    當水晶敲擊聲般的樂聲靜靜地流淌在靜謐的房間內,她听著听著,不禁微訝。

    這一首……是孫燕姿「我要的幸福」的鋼琴版,她最喜歡的一首歌。

    她不禁陷入回憶里,在她邊做家事邊哼歌時,假如他在附近,他總是沒說什麼地繼續做自己的事情,其實,卻不是完全的無視她嗎?

    她原本平靜的心情悄悄地騷動著。

    望了一眼一旁的槲寄生,它不只是有幸福的意義……她記得它的花語,是「征服」。

    我喜你,季冬晴。

    她望著音樂盒,眼前浮現他告白時的迷人笑臉及誠摯的眼神。

    當音樂結束,她回神,苦笑。她是不是太容易因為一點小事感動了……

    當她想將音樂盒收回盒子里時,音樂盒竟然播放出他的聲音。

    冬晴,當面我說不出口,所以我只好藉由音樂盒來告訴你,我蘇少齊,鄭重地對以前沒有珍惜你、保護你,還傷害你這一點,我對此道歉。對不起!

    以後,你不要再一個人偷偷地難過,不管好的壞的,我都願意幫你分擔,所以,如果可以,想哭的時候就找我吧,我不會不耐煩的,我保證。

    她愣愣地听著。說明書上有說這是可以更換音樂和錄音的音樂盒,他竟然錄了音。

    他是怕她介意他沒正式道歉過,所以再說了一次嗎?

    他叫她不要偷偷難過,是心疼她嗎?他竟然有察覺到以前她不喜歡在他面前哭的原因……

    她的心微微發燙著。他對她,是真的有心。

    將音樂盒收好,她吹好頭發後,換了新的床單,才上床就寢。

    即使換了床單,她還是隱約覺得,他的體溫和味道還在上面,她不禁摸上自己的無名指。

    我圈住自己,告訴自己,我還是你的。

    他的聲音彷佛還近在耳邊。

    在床上翻來覆去一會兒,她下床開燈,望著垃圾桶。

    挽起袖子,在垃圾桶里探了一會兒,找到了戒指。

    她慶幸自己垃圾不多,所以現在還沒倒垃圾,否則就找不回來了。

    清洗過戒指和自己的手後,她沒有將戒指戴上,而是妥善地收在抽屜深處。

    為什麼撿回來?

    她想,她在期待。

    期待一個讓她重新相信愛情的奇跡。

    今早,蘇少齊從手機上看到google氣象說寒流晚上要來報到,想起季冬晴每當寒流來,總將自己包得像粽子一樣。

    印象中,她在寒流來的那段時間會看幾次中醫,她是不是有體寒的毛病?

    該死!他以前怎麼就不會多問候她幾句呢,對她的身體有什麼毛病都不清楚。

    他懊悔不已地想,待會買點御寒的東西,中午送過去好了。

    在謝廷邦的陪同下巡視樓層時,他順手買了新款的羽絨外套、手套、喀什米爾的圍巾及毛毯、背心。

    路過美食街,經過飲料店,他思考著,中午前往咖啡店前,順便買個熱姜汁奶茶給她好了……

    回辦公室時,被負責招待客人的公關告知,有個客人在貴賓室等他。

    一听到客人是誰,他不禁擰眉。

    命令謝廷邦將那些購物袋拿進辦公室後,他推門進貴賓室。

    里頭已經等候一陣子的美艷女子,看到他便攏了攏長發,風情萬種的站起身貼近他,自然地抱住他的右手臂,出口的第一句話就是抱怨,「齊,你們的招待人員真沒禮貌,以前都讓我直接進你辦公室的,現在竟然將我請到貴賓室,新來的就是不懂規矩。」

    他拿下她纏上來的手,面無表情地說︰「姿華,在醫院的時候你不是和我鬧翻了?」他沒有用分手兩個字,畢竟兩個人一直處在曖昧時期,他也沒有正式地給予對方女朋友的身分。

    公關有眼色,對于姚姿華已經一段時間沒出現的原因,已經心里有底,故意派新來的去敷衍她。

    姚姿華說到這就有氣,「你還有臉提,我鬧個脾氣,你哄哄我就沒事了!以前不都這樣嗎?你是怎麼回事啊,居然把我的氣話當真嗎?我一直在等你打電話道歉,結果等不到,我知道我說得有點過分了,現在不就拉下臉來跟你和好嗎?」

    話一說完,姚姿華抬高下巴,擺出高姿態,明顯地要他感謝她的主動求和。

    他挑眉。以前怎麼會覺得她的大小姐脾氣很有味道呢?

    他的腦袋很快就理出答案,自嘲地笑了笑。對于像他這種游戲人間的男人來說,面對既美麗又有性格的女人叫做挑戰,越是不順服,越會勾起腎上腺素。

    所幸他清醒了。

    「姿華,我們就到這為止吧。」他冷靜地說。

    「什麼?」姚姿華不敢置信地瞪著他。

    「若對我有什麼埋怨或是不能諒解的地方,我道歉。」他說︰「以後我們就別再有私下的來往了。」

    姚姿華沒想到他的態度強硬。她本來以為只要她主動來找他,他就會重新接受她,結果居然和她所想的不同,倒像是她自作多情了。

    難堪和丟臉的感覺令她惱羞成怒,「你是哪根筋不對勁啊!」

    他不願解釋太多,冷淡地說︰「抱歉。」

    「我要抱歉做什麼?」姚姿華不滿地尖聲說︰「我引頸期盼你離婚後跟我在一起,結果你離婚後就變得奇怪了……」話說到一半,姚姿華忽然瞪大眼,理解了原因,怒火飆漲,「該不會是你前妻故意勾起你的愧疚感,要你回到她身邊吧?!」

    蘇少齊眉頭皺得更緊,他不願意解釋太清楚,就是不想要把季冬晴牽扯進來,「別亂猜了,我已經道歉了,你還有什麼不滿的地方?我們都是成年人了,處理感情的事情留點風度吧!如果你繼續歇斯底里,我也只能叫警衛請你出去了。」

    姚姿華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的,咬著下唇。蘇少齊越是避開不談,就越是可疑,那代表他想要保護前妻!

    她吞不下這口氣,怒罵,「少裝了!怎麼?突然發現自己對前妻是有愛的嗎?我告訴你,像你這種人不配幸福!」

    撂完話,姚姿華旋風般地踩著高跟鞋離去,表情充滿不甘。

    她不會就這樣放過他的!

    看氣象預報,寒流明明晚上才來報到,季冬晴卻覺得自己好像快被冷死了。

    她想等待會工作後勞動身體,應該會好一點吧。

    吃完早餐後,她穿上三件衣服加外套,還用圍巾仔細地將自己的脖子包得緊緊的,步行到雨戀咖啡店。

    余小雨看到她夸張的穿著,好心的開了暖氣,這才讓她安心地卸下厚重的衣服。

    她進去員工休息室後將圍裙圍上,綁起頭發將頭巾系上,便開始例行性的開店準備。

    打掃店里,將桌子都擦過一遍,補齊每個位置上的衛生紙,然後將櫥窗的甜點上架,研磨咖啡豆,清點一下是否有需要補貨的材料,還有將餐具都擦過一遍。

    將門牌翻到營業中那一面,過不了多久,一名貴婦就上門了。

    認出那是天天來報到,還替她解圍過、鼓勵過她的貴婦,她微笑著接待她,「還是六號桌嗎?」

    那名貴婦從認識以來,就是坐六號桌,就算想帶位到別的位置,她也會提出要求要六號桌,所幸貴婦每次都是很早上門,所以讓她選位置沒有問題。

    她不知道是否因為她是常客,又是幫過她的人,所以對她總是倍感親切,即使她並不愛講話,表情也很冷傲,她還是喜歡她。

    「嗯。」貴婦淡淡應聲。

    替她帶好位,點好了餐,她便回櫃台準備。

    歐婷婷和余小雨已經讓她在咖啡店比較不忙的時間,自己嘗試準備餐點,所以她這次自己在咖啡機前斟酌好濃縮咖啡及鮮奶和奶泡的比例後,完成一杯卡布奇諾,然後再進廚房烤松餅。

    在松餅上放上一塊奶油,再放上一小弓的蜂蜜在餐盤邊,便大功告成。

    在她準備將餐點送出去時,余小雨望著貴婦的方向,忽地自言自語說︰「不知道是不是湊巧呢。」

    「嗯?」她疑惑地看向余小雨。

    余小雨跟她解釋,「小晴,你沒注意到嗎,六號桌的視角是可以注意到櫃台的一舉一動的。」

    她露出訝異的表情。

    「真不曉得她每次都坐那個位置是為什麼,或許是怕我們拿出隔夜的東西給她,有錢人就是難搞。」余小雨翻了翻白眼。

    真的是這個原因嗎?

    季冬晴覺得困惑。但是,她沒刁難過她這個外場人員啊……她不小心弄掉她的湯匙時她還鼓勵她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