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夏娃 > 哇啊!見鬼了 > 第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哇啊!見鬼了 第八章

作者︰夏娃

    唐論一只手越過桌面。她決定要翻臉了,「給我三十五塊,我不請你吃豆花了。」

    林大荷摸了摸口袋,剛好有零錢,就把零錢掏出來給她。「小氣鬼,那袋子是你做的?你不是只賣口罩嗎?」

    看她羞得想找地洞鑽,他瞥了一眼麻布手提袋,轉移話題。

    「嗯,本來是啊,最近從你這里得到靈感,看你設計衣服又設計內衣,我就想我也不一定只能設計口罩,所以我把我的小攤子取名叫『小荷手創雜貨攤』,做些不一樣的東西來賣,拓展客源。」說起她的手作,她的精神馬上回來了,拿起手提袋展示給他看,「這個手提袋啊,它有名字的,叫做『心情寶袋』。你瞧,它不只這兩面哦,里頭還有乾坤呢!」

    唐論把內里往外翻,從米白色的麻布手提袋變身成黑色的棉布手提袋,袋子兩面也是都有圖案,用麻繩線縫了一個笑臉和一個鬼臉。

    「嘻嘻,可愛吧?要不要買?這個賣你兩千九百五十塊就好了。」

    「你拿來裝保溫瓶的環保袋賣我兩千九百五十塊?」林大荷看著她充滿生氣的眼楮,她飽滿水潤的嘴唇,突然想起他沒見過她的臉……他居然連她的長相都不知道,就每天拿起電話打給她?

    ——他果然是被她下蠱了吧!

    「對啊,很便宜吧,這上面有我滿滿的創意,所謂創意無價,賣你三千塊還有找,你怎麼說也是林大集團副總裁兼林大服飾總監兼林大服飾首席設計師,頭餃落落長,我找你五十塊都還覺得不給你面子呢。」唐論把手提袋攤平,折疊整齊。

    她才折好,林大荷就拿過來攤開看,「一面是笑臉,對照另一面應該是哭臉,為什麼是鬼臉?」

    「因為我想不出來有什麼事情好哭的,遇到難過的事情,擠一個鬼臉就過去了。」唐論一直以來都是這麼生活的,她也把她的論調用在她的商品上。

    「遇到感動的事情你不哭?」林大荷喜歡和她唱反調,和她抬杠。

    唐論越過桌面,把手提袋翻到笑臉那一面來,「感動的事情當然哭啊,不過那又不是難過的事,是值得開心的事,用這一面才對,所以它才叫心情寶袋啊。」

    「說得也是,你這種小丫頭能遇上多難過的事?再難過的事都有家里那兩個哥哥幫你頂著,有人給你撐腰,我看哭的是別人才對。」林大荷想到這十幾年走來,為了成功、為了理想吃盡苦頭,有時候還真想哭,但咬牙也得撐下去,這種心情小丫頭是不會明白的。

    「哪有,我也遇到很難過的事啊……像某天突然遇見以前的大哥哥,本來覺得他很帥、很帥的,卻看到他在家里面穿著胸董,那瞬間所有的幻想都破滅了,真是相見不如懷念,這種時候我就很難過了。」唐論干干的說,邊說邊搖頭。

    「你說這個叫心情寶袋?也就是說,當下什麼心情,就換哪一面拿?」林大荷拿著提袋仔細研究,直接把她的唉聲嘆氣當耳邊風。

    「是啊,有時候你很閉俗,不善表達,那就可以拿這個寶袋來逗樂對方,就像我剛剛那樣子,你就不生氣了。嘻嘻,我是不是很天才?」

    唐論一言,觸動林大荷的靈感,他眼楮一亮,若有所思地說︰「那麼,如果能夠把心情穿在衣服里面,用來宣泄不想讓人知道的壓力,又或者表達難以言喻的喜悅——」「如有了暗戀的對象,女孩們會有興趣嗎?」

    「穿在衣服里面的……那是心情內衣?嗯……每個人都會有心事,有心情不想讓人知道的時候,也許說了也不見得有人了解,有時候無奈又失落,有時候只想偷偷開心……嘻嘻,像中了幾千塊的統一發票不想給哥哥知道的時候,穿一件自己喜歡的內衣——只有內衣知道我的心情!哈,這句不錯吧?你要是拿這句話來打廣告,要付我使用費哦!」唐論馬上把她討錢的小手伸出來了。

    林大荷深深望著她,眼里流動著激光,如果不是隔著一張桌子,他一定會忍不住用力抱住她,大力贊揚她果真是深得他的心!

    「唐小荷!你來加入心情內衣的設計團隊吧。」林大荷找到了方向,決定用她來為內衣加入新的元素。

    「哈哈!我可是小荷手創雜貨攤首席設計師,我很貴的,你請得起嗎?」唐論以為他在開玩笑,她也跟他打哈哈。

    「要進入林大服飾設計團隊可沒你想得這麼容易……不過我可以破例,給你一次機會。」林大荷眼神誠懇而認真,表示他是決定要任用她。

    唐論自從知道她的「大河哥哥」是林大集團的副總裁之後,生活周遭開始出現林大集團的訊息,從眼楮看到、耳朵听到,陸陸續續收集了很多情報,所以她當然知道林大服飾設計團隊里頭都是集學歷、經歷、資歷于一身的頂尖設計師,而她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所以才沒把他的話當真。

    「你是說真的?」唐論確實是嚇了一跳。

    「嗯,你的年輕創意、活潑設計,還有你精致的手工刺繡,對公司準備要開闢的新戰場,我相信能帶來很大幫助。如果商品開發成功,銷售成績好的話,你馬上就是公司的大紅人了。」林大荷有把握才敢說,事實上這陣子他也在觀察她的作品,並不是臨時起意,他喜歡她的創作和手工,本來的想法是她的創意可以用在他下一季開發的服飾布料上,只是今天她帶來的提袋成為讓她提早加入的契機,同時也解決了他的煩惱。

    「……那意思是說,我要進入你們公司上班嗎?」

    「不錯。」林大荷揚起嘴角。

    說起他們林大兄弟攜手創立的林大集團,林大荷滿臉驕傲,現在年輕人擠破頭都想進公司,她也不用太感謝他,他只是給她一個機會,如果做不好,他照樣是要請她走人的。

    唐論心髒不停地加速跳動,說不心動是騙人的,她其實也想要加入人群里,到公司上班,過著和一般人一樣的團體生活,而現在有了機會……她只要點頭就能夠抓住這個機會,但是……

    「我不能去,謝謝你的好意。」唐論深深的吸了口氣,又嘆了口氣。

    林大荷听到她的拒絕,摔破了眼鏡,瞠目瞪著她,又掏了掏耳朵,他以為自己听錯了。

    「讓我猜猜你拒絕的理由……你沒自信、沒把握自己能做好,所以才拒絕?」林大荷忍不住為她找理由,但他所認識的唐小荷又不是這種人。

    唐論搖搖頭,「我也知道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如果加入了,我能夠看得更廣,學習到更多的東西,幫助我成長,對我來說是很好的磨練,不過……我有……類似人辭恐懼癥……之類的……總之,就是無法進到公司去和一群人正常的上下班。」

    「……你?……人群恐懼癥?」林大荷再一次跌破眼珠子。

    唐論扔給他一個白眼,「是人群看到我會產生恐懼,這樣說你滿意嗎?」

    如果她不是賣口罩的,還在公司里整日戴著口罩,連吃飯都不拿下來,早晚會被當怪人看,然後就會有人對她產生好奇,有人會開始想惡作劇,想方設法拿下她的口罩,終究她的秘密會保不住……哥哥們是這麼說的,所以不讓她到外頭去。

    「噗……」林大荷笑了出來。不過他也看到她確實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拒絕他,而兩人的交情還不到他應該逼問她的程度,但是他又實在是很好奇……

    難道,跟她不把口罩拿下來有關系?

    那你干嘛在家里穿內衣?還不都是為了工作踴!這樣也不懂?

    為了工作……他記得以前在那間古早味粉圓冰店里見到她的時候,她就已經戴著口罩了。

    所以分明跟工作扯不上邊,顯然是她口罩底下藏著秘密……

    「那真是可惜了,林大集團薪水高、福利好,有全勤獎金,三節獎金、年終獎金,還有業績分紅,員工旅游,社團活動,你不再考慮看看?」林大荷起身繞過長桌。

    唔……確實是很令人扼腕……但她總要為哥哥們著想……

    唐論目光跟著他繞了一圈,看他走到她身後的飲水機倒水

    「你一碗豆花要吃到什麼時候?快點吃完,要工作了。」林大荷今天把她叫過來幫忙整理公司女職員們試穿內衣的報告,當然只是一個名目,這種工作秘書做就可以了,真正叫她過來的原因……天曉得,只是電話里聊一聊,突然想看看她那雙會說話的眼楮,在他還沒回過神來時,他已經開口問她了。

    「哦……」唐論這才回頭繼續吃。其實她也想要有一份能夠跟哥哥們炫耀的工作,早點賺到錢,早日獨立,讓哥哥們刮目相看。

    她咬著湯匙,邊吃邊想……有什麼方法可以拿到工作,又能夠保住她的秘密……

    「大荷哥……我不進你們公司,一樣可以幫你工作啊,我可以不拿全勤獎金,不去員工旅游,不參加社團活動,那你讓我在家工作怎麼樣?」

    林大荷倒了一杯水,在她身後回答她說︰「唔……如果薪水砍一半,不算三節獎金、年終獎金、業績分紅,是可以考慮看看。」

    「至少把年終獎金跟業績分紅留著吧,以後遇到鄉親我一定跟每個人說大荷哥有多照顧同鄉來的小妹妹,感動到小妹妹我痛哭流涕了。」

    「我怎麼只看到你的鬼臉呢?」林大荷拿著水杯,身體前傾,優閑地靠在椅背上,兩手橫到她身前,前臂靠在她肩膀上,聲音落在她耳畔。

    唐論一怔,突然莫名打背脊發涼,過去哥哥們千叮萬囑的話響起來,帶著很嚴肅的眼神警告她——

    論,你分秒都得打起精神、提高警覺,絕不能讓任何人有機會拿下你的口罩,知道嗎?

    小論,哥哥還是相信多數人心是善良的,大多數人都能夠正面看待你,給予你溫暖的眼神,但是……還是有少部分的人,他們不了解你是多麼可愛、多麼美的女孩,那些少部分的人可能會用眼神、語言來傷害你,萬一發生這種情況,哥哥們是會很心疼、很受傷的,所以你一宦要把自己保護好,好嗎?

    「……我吃飽了。」唐論把口罩的小開口撥下,順勢捂住口罩。

    她還想起身,但是椅子無法往後挪,她被困在桌子和椅子的縫隙里,只好轉過頭去望著林大荷……

    「大荷哥,我要去洗碗了。」

    「嗯,順便把這個杯子拿去洗。」林大荷眯眼瞅著她小心翼翼顧著口罩的那只手,把水杯遞上去。

    「嗯。」唐論壓著口罩,用另一只手接過水杯。

    林大荷站在她的身後,輕輕扣著她拿水杯的那只手,並把她的另一只手壓到身後,制住她兩只手。

    唐論在哥哥們耳提面命和實際戰術指導下,她也不是省油的燈,她把水杯往後潑,潑到林大荷的臉上,趁機掙脫另一只手,把椅子往後推倒,一溜煙就能跑——

    只要她肯把水往後潑,甚至她把水杯往後砸,趁他閃身的空檔她都有機會開溜。

    但是杯子拿在手里,已經燙了手。

    「小丫頭,不是想拿水潑我嗎……不敢潑?」林大荷見杯里熱燙的開水搖晃,他也知道她想做什麼,這是……一個測試。

    他想知道她口罩底下究竟藏了多緊要的秘密,而她是否會為了保住秘密把熱水潑向他。

    「……廢話嘛,換你來拿這杯水看看,看你敢不敢潑入!」唐論手心都熱紅了,「大荷哥,你這樣抓著我要做什麼?如果你是想要做點什麼,你自己要先想清楚,我家什麼都沒有,窮得跟鬼一樣,我跟唐元姊長得一點都不像,我還長得像鬼一樣,你是大公司副總裁,你有錢有勢有名有利長得也不錯,還曾經是我崇拜的白馬王子,萬一發生什麼事,我肯定是會賴著你不放,到時候你想甩也甩不掉我。」

    「所以說,如果我想跟你……做點什麼,最後吃虧的人是我?」林大荷听到自己曾經是她崇拜的白馬王子,並不感到意外,反倒是對她使用「曾經」的字眼挑起毛病來,心里很存疑。

    「那當然,你不娶我的話,我就去告你,告到你身敗名裂,鬧到人盡皆知,讓你在地球上混不下去啊……好痛!干嘛打我?」

    唐論還沒說完,林大荷已經放開了她的手,一個拳頭往她頭頂敲下去。

    「我要是真對你起色心,你以為憑你一張嘴就能消我心念嗎?笨蛋!心腸這麼軟,真讓你遇到**,你就死定了!」林大荷從她手里取下那杯燙手的水,砰地擱到桌上,莫名來氣。

    「……你是『大河哥哥』啊。」她七歲、八歲、九歲……一直到十四歲都默默看著的人,雖然她眼里開了花朵,看不清他喜歡的人是唐元姊,起碼她還看得清楚他是好人還是壞人——

    「啊……痛……干嘛又打我!」

    「好人跟壞人有寫在臉上嗎?我看在你眼里根本就沒有壞人,你以後皮繃緊點。」

    「……是是是,三號哥哥。」家里已經有兩個很會說教的哥哥了,現在又來一個。

    唐論起身把托盤拿來,碗收收、杯子收收,默默的、乖乖的離開餐廳,走進廚房,遠離「魔手」,順利脫身——

    嘿嘿嘿……

    她一張嘴還是挺管用的啊,不能消**心念有什麼關系,能轉移大荷哥的心思就夠了。

    唔,還是哥哥們說得對,人總是會有好奇心的,相處久了看她從沒拿下過口罩一定會起疑,最後一定會想辦法要拿下她的口罩,所以她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這個順便洗洗。」

    「嗯,好……」唐論兩手都是泡沫,正清洗著流理台堆滿的碗盤、杯子,接過他遞來的咖啡,忍不住要念他,「我昨天才來過,今天又一堆,你不洗的話起碼泡在水里,我比較好——咦,這個咖啡沒用過……」

    唐論前一刻還提醒自己要小心,話都還沒說完,已經來不及了。

    唐論瞪大了眼楮,瞪著……林大荷的臉。

    騙子……這個騙子——

    林大荷趁她卸下心防,趁她兩手都是泡泡,拿著干淨的咖啡晃進來,等她接過去時,一把將她抱上流理台順勢壓住,單手一扯就抓下她的口罩,整個動作一氣呵成,讓她擋都來不及擋!

    唐論倒抽了口氣,吸了一口涼氣,沒了口罩她像沒了衣服面對他——

    她緊緊閉上眼楮,不敢看……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