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兒 > 清風拂面之夫管嚴 > 第三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清風拂面之夫管嚴 第三十章

作者︰梅貝兒

    接下來的日子,逐漸回歸平靜。

    雲景琛還特地找來工匠,將封住那口水井的圍牆全都打掉,不再視它為禁忌,只留下深深的悼念。

    由于必須經常出遠門,雲景琛廣又從家族同輩里頭找出幾位能力不錯的,て辦他們一些事情,好讓自己能多點時間待在家中,陪陪家人。

    就這樣,冬天已經到來。

    十一月的某天早上,福嬸奉了葉老爺之命-其實是她自告奮勇,帶了好幾帖昂貴的補藥來到雲家,讓芝恩既開心又困惑,因為她的身子很好,又沒病沒痛,應該不需要吃這些東西才對。

    「……三姑娘嫁給姑爺都半年了,肚子還沒有消息,老爺當然會擔心,所以要我來問問,你們夫妻的感情好不好?姑爺疼不疼你?」

    芝恩喜出望外地問︰「爹真的擔心我?」

    「那是當然了,自從二太太替老爺生了個兒子,他就成天笑哈哈的,也更常提起三姑娘,想著何時能抱到外孫……還真是現實。」最後一句話,福嬸只是在嘴里咕噥,說得並不清楚。

    芝恩眼底閃著一抹淚光。「回去告訴爹,相公對我很好,也很疼我,這些補藥我一定會煎來喝的,請他不用擔心。」

    「知道姑爺待三姑娘好,我也安心多了。」見從小帶大的主子面色紅潤,也沒少塊肉,福嬸一顆懸在半空中的心才放下。

    于是,福嬸留在雲家住了幾天,直到回去之後,雲景琛才從外地回來,芝恩順口跟他提起這件事。

    「岳父太心急了,咱們才成親半年,孩子的事不必勉強,你也不要想太多,孩子要來,自然會來。」雲景琛不希望影響到她的心情,讓芝恩成天愁眉苦臉的,自己就是喜歡她溫溫的笑意,令人跟著全身放松。

    「不要去在意旁人說什麼,就算是岳父也一樣。」

    芝恩因為他的體貼,跟著放寬了心,而當家主母的工作,她也在學習當中,希望能慢慢上手。

    就在一個下雪的夜晚,雲家太夫人咽下最後一口氣,當時連伺候的婢女都不在身邊,直到天快亮,才被人發現,就這麼孤伶伶地走了。

    在幾位長輩的要求之下,雲景琛稈喪事辦得相當隆重,不只鄉親,就連官府都派人前來吊唁,一塊貞節牌坊,代表女人的一生,其中包含著血淚,以及榮耀,但是背後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待太夫人的喪事辦完,已經是春天了。

    這天,三房的媳婦兒宋氏被雲景行從娘家接了回來,就算她想一直待在娘家,長輩們也不會同意,只能怪自己當初不長眼,嫁錯人,怨不得誰,而曾在別莊「修身養性」過一段時日的雲景行,也被爹娘逼得指天誓日,絕不會金屋藏嬌,也不再去找那位寡婦,夫妻才和好。

    就在芝恩以為可以過太平的日子時,雲貴川夫婦又偏偏挑這時候提起分家的事,他們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好多年,決定用捐官的方式幫兒子買個五品官,心里盤算著到時再依靠拜門、拜干親的方式,來個攀附權貴,謀取更高的官位,總比在家里看佷子的臉色要強多了。

    雲景琛面無表情地听完之後,只丟下一句「只要二叔同意,佷兒便沒有意見」,心想遠在四川太平縣擔任知縣的二叔,為官耿直,又重視家族和兄弟感情,只要能說服他答應,自然就不反對。

    回到肅雍堂,他將這件事告訴妻子。

    芝恩輕磨眉心。「就算分了家,還是一家人,三叔他們若是出了事,咱們又不能袖手不管。」

    「景行的能力如何,我比誰都還清楚,別以為到時還能依靠大房和二房,頂多接濟他們一下……」雲景琛當著兩位長輩的面,也不想把話說得太白,加上還有個二叔在,就讓他來作主。

    「不過我看二叔也不會同意的,免得三叔他們將來落魄了,丟了整個家族的臉面,所以你不必去操這個心。」

    她抬眼看了下相公。「那麼我有一件事,想跟相公商量。」

    「什麼事?」他問。

    「我想讓謙兒暫時住在肅雍堂,我也好就近照顧,等他成年之後,再搬回永譽堂也不遲。」芝恩希望能盡自己的努力,多關心一下那個孩子,只要自己辦得到的,都願意用心去做。

    雲景琛豈有不答應的道理。「當然好,不過就是辛苦你了。」

    「我不怕辛苦。」她盈盈一笑。「以前在娘家,就算主動關心家人,也沒人會領情,如今出嫁了,相公的家人便是我的家人,有人可以關心,也願意被我關心,是件很幸福的事。」

    這番話令他為之動容,不禁伸臂圈抱住妻子。「你才剛進門時,我只當你是個不懂事的小丫頭,可是卻教會了我不少事,有你這麼好的媳婦兒,爹娘若還活著,一定會很喜歡你的。」

    芝恩淚光瑩瑩地偎在相公胸前,想著為了生下她,不惜用自己的性命來交換的親娘,看她過得這般幸福,也可以安心了。

    半個月後-

    一早,芝恩正在伺候相公用膳,想到他過兩天又要出門,該帶什麼東西,要記得事先準備,免得有所遺漏。

    「來!」雲景琛見她發呆,挾了一大片腌鮮鱖魚,放到妻子碗里。

    芝恩朝他笑了笑。「多謝相公。」不過才吃下一小口,就有點惡心想吐,連忙喝了口茶。

    「看你最近精神不是很好,是不是太累了?」他擱下手上的碗筷問。

    她連忙搖頭。「我一點都不累,只是這幾天沒什麼胃口。」可能最近真的事情太多了,忙到有些頭昏腦脹的,才會影響到食欲.

    「還是讓人去請大夫來瞧瞧,免得真的病了。」雲景琛有些擔憂,對妻子的依賴漸深,絕不能失去她。

    「是。」芝恩感受到他的心意,笑得眼兒都彎了。

    不期然的,外頭傳來小姑的叫聲。

    「二嫂!二嫂!」亭玉不由分說地闖進門來。

    堇芳忙不迭地提醒。「大姑娘跑慢一點,別跌倒了。」

    「亭玉才不會跌倒……」盡管已經想起那段可怕的過去,不過她的言行舉止還是像個稚齡的孩子,而不是個到了出嫁年紀的姑娘家,恐怕一輩子都是這樣,但是對雲景琛和芝恩來說,已經很感激老天爺垂憐了。

    「亭玉吃過了嗎?如果還沒有,也坐下來……」芝恩話都還沒說完,就被小姑的舉動給愣住了。

    亭玉彎下身子,把右手貼在她的小腹上。「小娃娃什麼時候出來?」

    「小娃娃?」雲景琛也愣住了。

    她用力點了點頭。「娘說等二嫂肚子里的小娃娃生出來,亭玉就可以跟他玩了,小娃娃什麼時候才會生出來?」

    雲景琛鴿信半疑地問︰「娘這麼告訴你的?」

    「嗯……娘在夢里頭跟亭玉說的……娘手上還抱著白白胖胖的小娃娃,要亭玉疼他,亭玉就跟娘說好……」她努力地表達。

    「阿瑞,馬上去請大夫。」雲景琛想到妻子食欲不振,加上小妹作的夢,說不定真是娘來暗示他們就要有孩子了。

    阿瑞急急忙忙地走了。

    「說不定二奶奶真的有喜了。」堇芳也不禁這麼猜,想到主子這個月的日子就是這兩天,不過還沒來,本以為是晚了,所以沒放在心上。

    這下子芝恩也緊張起來。「說不定只是夢……」萬一沒有,豈不空歡喜一場?

    「寧可信其有,再說原本就打算請大夫來一趟,正好把個脈。」他也顧不得用膳,只等著大夫來。

    亭玉還是摸著二嫂的小腹。「小娃娃快點出來,咱們一起玩……」

    「真是有了嗎?」芝恩也不禁升起希望。

    很快的,大夫被請到府里來了,馬上望聞問切。

    結果,居然真的有喜了。

    「娘說有小娃娃,亭玉沒騙人……」亭玉得意地說。

    「恭喜二爺三奶奶!」阿瑞和堇芳連忙跟主子道賀。

    雲景琛已經高興到說不出話來了。

    「相公,咱們有孩子了!」芝恩驚喜交加地說。

    他在床緣坐下,喉頭微哽。「娘把孩子送來給咱們……她原諒我了……」

    雲景琛對于沒有早點察覺到母親是含冤而死,這件事一直讓他耿耿于懷。

    「沒有一個當娘的,會生自己孩子的氣,我相信她根本沒怪過相公。」芝恩可以肯定地說。

    听她這麼說,雲景琛這才釋懷,不禁咧嘴大笑。「我要當爹了……」

    芝恩頭一回見到他開懷大笑的樣子,仿佛心底的陰霾盡數掃去,也跟著揚高嘴角。「第一次看到相公笑得這麼開心。」

    「娘子就別取笑我了。」他清了下嗓子,有些窘迫。「不過既然有了身孕,有事就交給下頭的人去辦,你已經不再需要為了證明能幫上我,和幫這個家,這麼拚命和努力了,因為你已經做到了,要是把身子給累壞,那我可要生氣了。」

    她一直希望相公能多了解自己,這個願望終于達成了。「是,相公。」

    「……還有亭玉也要多幫幫你二嫂。」雲景琛對小妹說。

    「亭玉會澆花,還有喂魚,等小娃娃生出來,也會陪他玩……」亭玉很高興受到二哥的托付。

    雲景琛稈重責大任交給她了。「那就拜托你了。」

    每個人都笑了。

    再過幾個月,等孩子出生之後,相信這座院子會更熱鬧。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