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謝璃 > 伏藏 > 第六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伏藏 第六章

作者︰謝璃

訪客相繼離開,四周顯得更為安靜。他結束通話後,母親與嬸婆的零星對談無意納入耳中。  

「老先生真是老了,不明就里把房子過給莊嚴……」  

莊母言若有憾︰「真的不記得了嗎?小年以前很可愛喲,小小一個,你常帶著她玩啊。」  

他微怔。他母親是在做什麼?刻意攀熟是為哪樁?還是上了年紀記性差了?他和巫綺年差距至少七、八歲,他再怎麼隨和,兩人也混玩不到一塊。  

他當然記得幼時的她,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娓娓道來。可惜在莊嚴的概念里,話當年是件極無意義的事,他毫無興致以愚蠢的童年往事娛樂別人;坦白說,那個總跟在嬸婆後、眨巴著一雙幽幽黑眼珠的小女孩令他印象深刻極了;原因絕非他缺乏手足窮極無聊,勉為其難把小女孩當成玩伴;更非她自小就出脫成美人胚子,惹人憐愛;而是小女孩經常一副迷惑的表情瞪著老屋某個並不稀奇的角落老半天,然後似驚弓之鳥般嚎啕大哭,如果他剛好倒霉經過她附近(屋里只有他和她堪稱小孩,還有誰比他更適合當箭靶?),他就成了欺凌弱小的代罪羔羊,被以明理自居的母親狠狠數落一頓。巫綺年幼小口齒不清,他則是有理說不清,三不五時吃足暗虧,論誰都不會發神經緬懷這段過往吧?  

他從不知道她的全名,只記得小女孩經常神出鬼沒,不見蹤影,整棟大宅子不時听見嬸婆扯著嗓子氣急敗壞地到處尋她。「小年——小年——跑哪里去了?」在房里溫書的他听若不聞,無動于衷。偶爾上門來的家教听見高分貝的叫喚聲,多會好奇問︰「小年是誰?」他翻個白眼。「我家小狗。」  

在年少的莊嚴眼里,她就和一只神經質的馬爾濟斯犬差不多。不幸長大後的巫綺年似乎沒有進化得更優質一點,要他美化那段歲月,實在欠缺動力。  

他聳肩。「不好意思,我記性差。」  

「呃——沒關系,我也不記得了。」巫綺年識趣地附和。她為莊嚴感到尷尬,那僵硬的表情根本是巴不得立刻消失在此地吧?  

「秀菁,我會和小年商量。你們忙,先回去吧。」嬸婆半眯著眼說話,臉龐皮肉耷拉下垂,像是要打盹了。  

莊母獲得口頭承諾,仍不放心地站在原地。莊嚴面有不耐,恭敬地向嬸婆頷首道別後率先踏步離開,莊母慈愛地拍拍巫綺年的肩,隨後跟上。  

巫綺年盯著莊嚴的背影笑了兩聲,喃喃道︰「唔,他每天這麼正經八百一定很累吧,真佩服他。」  

「是啊,他自小就這樣了,和他爸完全不一樣。」老人微睜眼,眯笑。「所以你以後得多忍耐點,別把他有些話放在心上。」  

「奶奶你糊涂啦,」她自行打開點心盒,挑了顆草莓口味的大福盡情咬了一口,含混不清地說︰「他說什麼都沒關系,倒霉的又不是我,是他那個漂亮女朋友,還有仲薇。奶奶記得仲薇嗎?她現在是莊嚴的助理喲。」  

「是嗎?」老人摩挲她的頭頂。「記住,看一個人不能只看表面,得看進他的心里去,你會發現他和你想象的不一樣。」  

「不一樣又怎樣?」她兩三口解決了一顆大福,又盯著盒里的其它口味,看準後挑了顆抹茶紅豆餡,放進嘴里放膽品嘗。  

「想辦法了解他才能喜歡他啊。」  

她停止咬嚼,兩眼瞪圓圓,腮幫子鼓得飽滿,費了好些勁才把整顆吞下肚。「您老人家想噎死我也不用急,我才吃兩顆,剩下還多得很,我沒吃中飯嘛。」  

「誰理你這些東西,我怕黏牙你不知道嗎?」  

「哎呀,一時忘了。」她拍拍嘴邊的粉末,歉然地咧嘴笑。「那您也別亂說話啊,沒事喜歡他做什麼?」  

「沒亂說。他是好孩子。」  

她縮縮肩,打了個冷顫。「噫,別鬧了。老實跟您說,我最近見過他幾次,前兩次看見他我渾身起雞皮疙瘩,怪不舒服的,今天才好一些;還有,我看到了那個……算了我不想提,總之最好離他遠點。」  

「綺年,我從前跟你說過多少遍,看得見是緣分。」老人無預警板起圓面孔。「下一句是什麼?」  

她往後瑟縮一下,不自覺端正脊梁,心跳加快。「……助人為快樂之本。」  

「還有話說嗎?」  

她泄了氣,頹下雙肩,激動道︰「可是奶奶,告訴你一件事,我覺得我快完了,我一點也不快樂。我最近和男生約會,沒結果就算了,竟然感覺乏味到只想看北極熊跳海。跳海沒關系,還抓不到半條魚,真的很不妙,一定是我全身充滿了陰陽怪氣,所以我不能再『助人』了,我最近要再次參加考試,要很專心,你跟媽說讓我放個假,別再煩我了好不好?」  

她奶奶撐著頭閉上眼沉吟,如化石般動也不動。巫綺年等了許久,不見動靜,想是老人家下逐客令,不理會她,她喟嘆口氣,舉手正要招呼看護前來,老人忽然張開眼,笑道︰「啊,時間差不多了。伏藏了這麼久,終于要收尾了。」兩臂朝上伸展,打了個舒愜的哈欠。「叫你媽來一趟吧,我有要緊事告訴她。」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