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陶樂思 > 舊愛回鍋炒 > 第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舊愛回鍋炒 第七章

作者︰陶樂思

    【第四章】

    下午四點半,快樂幼稚園門口,接孩子回家的家長絡繹不絕,向天闊也是其一,四歲的向晨晨是小膏成員,放學後總愛留在園區內的游樂區玩上一會兒,才願意乖乖回家,因此,向天闊來接晨晨時就陪在一旁看著。

    「爸爸!」

    晨晨抵達高處,開心朝父親招手。

    「小心哦。」向天闊揚了下手,微笑回應,看著女兒紅撲撲的隻果臉,內心脹滿溫柔慈愛。

    每個孩子都像是天使,怎麼會有人不愛自己的孩子呢?

    想到了晨晨的媽,向天闊原本平淡的心情糾結起來。

    和妙姿生活的那兩年,他只能說是在一團混亂中度過。她經常大吵大鬧,拿鐘來說嘴,他一有簡訊、一說電話,她就懷疑他是在跟鐘聯絡,甚至他一發呆失神,她就說他在想鐘,只要他有任何行為令她不滿意,她就會說「如果是鐘,你就不會這樣」……

    這讓一結婚就和鐘斷了聯系的他不勝其煩,怎麼解釋都沒有用。

    他不敢否認心里的確還有鐘,畢竟硬生生地被迫分離,怎麼可能說忘就忘,尤其在那麼短的時間,但他絕對沒有再和鐘藕斷絲連。

    他發誓他曾經想過要好好經營他和妙姿的婚姻,就算不能把她當情人愛,也會把她當親人愛,一輩子就這樣過下去。

    然而,妙姿給人的精神壓力可不是普通的大,她極端的作為教人不敢恭維,但沖著他來也就罷了,她居然把氣出在孩子身上,想借此博得他的關注!

    當然,他也不是全然無錯,他對她的態度平淡,把溫柔與熱情都投注在晨晨身上;不過,大人的事歸大人的事,拿孩子作為要脅的籌碼就是不對。

    後來,妙姿或許明白了從他這里得不到愛情,也或許同樣是想博取他的關注,在美國認識了一個華裔男人,發展了婚外情,主動提出離婚,並表示不要晨晨的監護權。

    完全就是凌妙姿的風格——說風是雨,做事從不瞻前顧後,一整個任性不羈,以自我為中心。

    也好,他們分開之後,孩子起碼是安全的,反正他一個人帶著晨晨,也不會有問題。

    現在,因為工作關系,他請了保母,每周日到四把晨晨托給保母看顧,周五晚上和周六則是他們的親子時間,分配得很妥當。

    就在此時,音樂鈴聲響起,向天闊斂神,看了來電顯示的名字,眉心下意識一皺。

    「喂,找我有什麼事?」他冷著嗓音開口。

    「一走要有事才能找你嗎?難道我就不能找晨晨嗎?」凌妙姿在電話彼端撇嘴應道。

    「晨晨在溜滑梯,要叫她來听嗎?」他順著她的話說,就不信她是真的打來跟晨晨聯絡感情的。

    「不用啦,我是要跟你說,我大概下下個月會回台灣。」

    就知道她不會主動找晨晨,不過,她要回台灣……向天闊眉心皺得更緊了,覺得還有下文。

    「所以呢?」他防備地問。

    「你現在住的地方……」凌妙姿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不方便。」向天闊斬釘截鐵,清楚她不是沒地方去。「你可以回你家住,我們已經離婚了,再住一起不太好,而且平常日晨晨不在,你回來若是想看晨晨,我會安排。」

    「嘖,你還是這麼無情。」凌妙姿嗔怨。

    「還有其他的事嗎?」他並不想和她抬杠,說多余的事。

    「你……怎麼不問問我過得好不好?」凌妙姿試探地問,至今仍舊希望得到他的關注。

    「我相信不論在何種情況下,你都一定會想辦法讓自己過得好。」向天闊冷冷一笑,他已經非常了解她了。

    說穿了,她是個為了達到自己目的也不惜毀滅、傷害周圍一切的人,試問,這樣自私的人,還會過得不好嗎?就算會,也是自找的。

    「你還真了解我。」凌妙姿不否認地哼笑出聲。

    其實,她最近的戀情不太順利,令她不禁想起了曾給過她一個安穩的家的向天闊……

    「我要帶晨晨放學了,就不多說了。」向天闊找了借口,毫不留戀地結束與她的通話,揚聲叫喚女兒。「晨晨,我們回家嘍。」

    「好。」向晨晨溜下滑梯,咚咚咚地奔向父親。

    「晨晨晚上想吃什麼?」向天闊一把抱起女兒,一手提起她的書包,詢問的嗓音特別溫柔。

    「想吃……」晨晨歪頭認真想。「PIZZA。」

    「好,就吃PIZZA。」他寵溺地應允。

    「YA,爸爸最好了!」晨晨歡呼地摟住父親的頸項,開心地啾了一個吻。

    「那當然……」向天闊朗笑。

    父女倆說說笑笑地伴著夕陽放學返家,向天闊懷里抱著可愛的小女兒,因方才那通電話而受到影響的心情暫時好轉。晨晨是他割舍摯愛換得的寶貝,自然是疼進心坎里了。

    不過說起他無奈割舍的那個女人……講好要走期報告進度的,怎麼好些天沒消沒息了?

    看來得提醒提醒她。

    客戶的要求,含糊忽略可不行哦。

    「哈——啾!」

    大大的噴嚏聲冷不防地在辦公室里響起,鐘很窘地抽來面紙,揉了揉發癢的鼻子。

    「主任,有人在想你哦。」

    周圍的人被嚇到,助理莎莎打趣揚聲。

    「不是耳朵癢才有人想嗎?」鐘失笑,怎麼連噴嚏也有?

    「無端打噴嚏也是啊,打一聲是有人想你、連打兩聲是有人在罵你。」莎莎說得煞有介事。

    「那三聲呢?」鐘莞爾地接著問。

    「三聲就代表你差不多要感冒看醫生了,哈哈哈……」莎莎說完,自己捧場先笑。

    「很冷耶。」

    旁邊的同事額頭滑下三條線,全都不約而同地賞她大白眼。

    鐘的笑點和別人不一樣,莎莎這話倒逗笑了她。

    「那還好我只打一聲噴嚏,不過我想不出誰會想我。」她現在孤家寡人的,有人會想她的話,倒是一件還不錯的事。

    才這麼想,腦海中竟莫名浮現了向天闊那張臉……她眉心蹙了一蹙,暗斥自己想太多。

    他們倆已在五年前結束,現在再有交集已經是巧到不能再巧,怎麼可能還……

    如果還單身,那就太好了!

    驀地,他說的話躍上心頭,攪亂她的心湖。

    那時,她曾問過他這話是什麼意思,後來也沒再多想,現在想來,似乎別有深意。

    照理說,她單身與否,根本不關向天闊的事,可他卻說太好了?

    為什麼?難道……

    臆測到那種可能,她心跳快了,無法確切形容掠過心頭的感覺是什麼,只知道,內心深處似乎對那種可能不是全然的排斥……

    「咱們鐘主任,美麗大方又能干,欣賞你的人那麼多,誰都有可能。」專員小趙嘴甜地拍馬屁。

    「謝謝你哦,等會兒請你吃糖。」

    鐘無暇細思心中涌現的莫名感受,哂然瞥看小趙,做公關、拉業務,需要的就是這種舌粲蓮花的人才,不過光出一張嘴也不行,會說也得會做。「不過,冠品洋酒的主持人選挑好了沒?」

    話鋒一轉,談起公事。

    提起工作,小趙神色一整,緊張兮兮地連忙拿出處理過的資料,送到鐘桌前,做起報告說明。

    「因為你交代要以經驗、相貌、氣質做考慮,再扣除檔期,所以目前篩選下來,只有兩位。」

    「才兩位啊……好吧,就這樣送去給冠品選好了。」鐘迅速閱覽了下資料。已先去蕪存菁,人選少是必然的。

    就在此時,她的手機鈴聲響起,大伙兒各自轉回位置忙碌去,鐘拿出手機接听。「喂,我是鐘,你哪里找?」

    「向天闊。」彼端低低道出姓名,听著她元氣十足的聲音,向天闊仿佛也精神一振。

    「哦……」鐘心悸一怔。才剛提到他就打來了,這人是有順風耳嗎?「找我有什麼事?」

    「說好的進度報告呢?」

    裝傻咧,向天闊揚唇笑問。

    鐘暗暗咋舌,怎麼有一種被討債的FU?

    唉,向天闊兼具了前男友和客戶的身分,讓她有時會反應不過來,遲疑著要用什麼態度面對他,但不管怎麼說,還是以客戶身分為優先。

    「有有有,已經準備了。」她連忙應道。「今天周五了,我下周一……」

    她打算周一再親自到冠品做報告,但話才說一半,向天闊就搶了白。

    「約周日中午吧,地點就在……」他不容拒絕地徑自決定踫面時間和地點,教鐘傻眼。

    「呃……周日是假日。」鐘遲疑地說。

    干麼周日逼她工作?

    「順便一起吃個午餐啊。」他講得理所當然,以掩飾提出邀約的忐忑,不以公事為由,他擔心無法成功約出鐘。

    「可是……」鐘猶豫,假日她只想好好休息,睡到日上三竿再起床,如果約中午,她還得提早起床準備。

    「還有什麼好可是的?說好的進度報告已經夠遲了,你們公司處理事情難道都這麼不積極嗎?」向天闊不接受她的猶豫,故意挑剔,好讓她自覺心虛,不好意思再有微詞。

    拿公事壓她,又牽扯到公司的聲譽去了,還能拒絕嗎?鐘垮下眼角,悻悻然地撇嘴。

    好你個向天闊!

    看來五年的時間讓他變得更狡猾世故了,氣人的是,他居然把這些招數用在她身上!

    「好,我準時赴約。」

    咬牙答應,犧牲假期了。

    彼端向天闊是滿意地收了線;這頭的鐘是一臉的心不甘、情不願,形成強烈對比。

    誰說打噴嚏是有人在想念?

    錯錯錯!

    照她說,打噴嚏是不好的兆頭,衰事降臨的預告。

    這不,她閑適慵懶的美好假日就這麼飛了!

    周日,陽光普照,天氣涼爽宜人,連氣氛都充滿了悠閑愜意,無疑的,這是個很適合約會踏青的好日子。

    可鐘卻匆匆忙忙、跌跌撞撞,一路混亂地抵達向天闊邀約的地點,遠遠瞧見他大老爺喝咖啡、看報紙,一派閑適悠哉的模樣,再對照自己狼狽忙亂的德行,她不平衡的心里就涌現一股怨意火氣。

    可惡啊!就說了不要約假日嘛!害她差點爬不起來,連妝都來不及化就趕著出門來赴他的約。

    瞧他神清氣爽的,她卻一團混亂,兩相對比,教人情何以堪啊?

    來到座位前,鐘顧不得什麼禮貌,一**坐下,生怕遲到的她氣喘吁吁,需要調勻氣息。

    「干麼這麼喘?」

    向天闊體貼地遞上水杯,素顏的她像鄰家女孩,比起上妝後干練的距離感,平易近人得多。

    鐘抬眸睇看他。

    始作俑者啊,還好意思問?

    「還不是為了赴你的約,睡過頭,怕遲到。」她沒好氣地應,拿起水杯咕嚕嚕地喝。

    都已經素顏現身了,接下來就用不著顧慮形象了。

    「是不是因為今天要來跟我見面,昨天緊張得沒睡好,才會來不及起床?」向天闊調侃她。

    「噗……」鐘差點嗆到,杏眸圓瞠地看向他。「我不知道你現在自我感覺良好的癥狀這麼嚴重!」向天闊被吐槽了,反而漾開爽朗笑容。她還是一樣,不矯揉造作,率直慧黠,和她在一起,他自然就

    覺得開心。

    「先點東西吧,這里的早午餐還不錯。」向天闊打開MENU遞向她,兩人召來服務生點好了餐,才繼續話題。

    「喏,這是活動主持人的人選,你看看中意哪位?」

    鐘交出資料,向天闊接過手翻閱,她立刻盡責地做起分析報告。「你現在看的這位呢,已經有過多次主持活動的經驗,口才和反應都不是蓋的,就是樣子沒那麼討喜……」

    「何止不討喜,你太客氣了,這簡直是……」向天闊厚道地沒再加以形容。「不行,主持人是控制場面的人,這次推出的酒款講究品味、質感,配上這樣的主持人,整個就low掉了。」

    鐘睞他一眼,倒是無從反駁,他的顧慮的確也是她曾經考慮的問題。

    「那另一位……」

    「這個也不OK,這種類型比較適合去電玩展、內衣展之類的。」他很快就有評論。

    「因為有檔期的因素,有些人選雖然更不錯,但是日期時間上無法配合,所以這兩位已經是篩選出來之後比較好的了。」鐘解釋道。

    向天闊默然地瞅著她,腦袋里一個念頭逐漸成形。

    「不然,我把那些篩掉的名單也全都拿來給你挑好不好?」鐘思索著解決方法。

    「去蕪存菁後的結果都不能滿意了,其他的更不用說了。」向天闊相信鐘的眼光,她覺得不行就絕對不行。

    「那怎麼辦……」

    鐘忍不住咕噥,卻發現向天闊已經瞅著她看好一會兒了,不禁納悶地問︰「干麼一直看我?」

    「由你來主持。」向天闊道出想法。

    「我?!」

    鐘反指自己,詫異地提高分貝。

    「沒錯,就是你。」他微笑確認。「你在公關公司擔任主任,應該是有主持活動的本事和經驗才對吧?」

    「有是有,但不是很熟練……」她退縮遲疑,主持活動都是外聘專業的主持人居多,這不是她所擅長的。

    「多練練就熟了,還有半個月的時間,對聰明的你來說,綽綽有余了。」他截斷她的猶豫。

    「有專業主持人不用,竟要我主持?」她直接把內心想法坦承出來。

    「我相信你。」他定走望住她,擲地有聲。「你只要接手,就肯定會做到,而且會盡力做到最好。」他莫名其妙的信任和了解,令鐘心口涌現一股暖流。

    被人無條件的相信與理解,是一件好幸福的事情!

    而這個人,竟是向天闊?

    她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內心感受,只覺得多年以前,那種「對的人」的感覺依舊存在。

    鐘感到意外,經歷了這麼久的歲月,感覺應該要淡掉才正常,可她還是覺得他是特別的。

    這……究竟是她念舊,還是她仍對他有愛?

    一時之間,她也厘不清了。

    「你確定要我?」她沒多想地問。

    她的問話令他哂然,她肯定還未覺察這話說得是一語雙關。

    「我一直都很確走要的就是你。」低醇嗓音答得堅定,不論是感情上的選擇,或是現在的主持人選。

    從他口中說出這樣的話,鐘心悸,仿佛有道電流在血液中流竄……她听出來其中的曖昧了,但不能怪他,是她話問得不好,所以只能裝傻以對。

    「到時候搞砸了,可別怪我哦。」

    她未雨綢繆地為自己留後路。

    「我怎麼可能怪你?」他莞爾失笑。

    他虧欠她的那麼多,就算她要他赴湯蹈火,他都在所不辭,怎麼可能會因為搞砸上市活動記者會就怪她?

    再說,鐘的做事態度從以前就是認真盡責,由她負責,他再放心不過了。

    「好吧,這樁CASE我就自己賺起來。」既然推不掉,索性大方接受,鐘點頭同意了。

    「禮服的挑選,我也要參與。」向天闊立刻提出要求,把握和她接觸的機會。

    「禮服你也有意見?」鐘愕問。

    太龜毛了吧?管那麼細!

    「那當然,要選配合我們品牌氣質的禮服,可不能隨便。」向天闊把理由說得名正言順,教人無以反駁。

    「好好好,隨便你,我們以客為尊,你時間多我也不反對。」鐘沒轍地攤攤手。

    以前,她似乎也還不夠了解向天闊;現在才知道,原來他在工作上是這樣事必躬親,連細微末節都不忽略。

    也或許,是他改變了。

    彼此間隔了五年的空白,各自填上了對方所不知的色彩,此刻看來,竟是新鮮豐富,值得探索欣賞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