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陶樂思 > 舊愛回鍋炒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舊愛回鍋炒 第六章

作者︰陶樂思

    鐘換回了自己的便服,喲地拉開布簾,方才洋溢臉上的喜悅已被全然的憂傷憤怒給取代。

    「咦?怎麼換回自己衣服了?」

    剛從洗手間折回的向天闊,見鐘穿著方才穿來的雪紡復古連身洋裝,納悶不解的問。

    「再挑也沒意義了!」鐘氣沖沖地將手機塞回給他,瞪看他的目光滿是心灰意冷。

    「沒意義?這是什麼話?」

    他一把攫住轉身就想走的鐘,急躁追問。

    「你自己看看你做了什麼好事?」鐘拂開他的手,內心翻天覆地,表情冷靜,但眼色凝肅,以目光暗示他手上的手機。她等著看他的反應,看他牽扯到妙姿時會是什麼表情。

    向天闊一打開手機,看了未接來電的姓名,一顆心就已咚地下沉,再點開訊息一看,整個人像被潑了冷水一樣冷。

    他們對那晚的擦槍走火都絕口不提,在有些不得不見面的場合卻變得有些尷尬。沒想到今天,就在他與鐘挑婚紗的這天,妙姿果然打電話來破壞了……

    怎麼辦?該怎麼讓鐘明白那晚的錯誤?

    解釋有用嗎?

    依鐘的個性,不會接受他曾和別的女人上床的!

    可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甚至連事情怎麼發生的都莫名其妙……該死的,連他都無法接受自己犯了這樣的錯,又怎麼說服鐘接受?

    「為什麼不說話?」

    鐘見他沒有反駁,還一臉大難臨頭的震驚模樣,就算還有一絲絲希望,也宣告破滅。「好,你也不用說了,我明白了。」

    就算有孩子的事他不曉得,但沒有馬上否認,就證明的確有發生過「可能會有孩子」的事!

    「鐘,你听我解釋……」眼看著鐘氣憤地拂袖而去,向天闊心亂如麻,忙拉住她。「那是意外!」

    不是否認,而是「意外」——他的解釋,沒有為他解決困境,反而讓鐘愈加心灰意冷。

    「那就表示有了?」她走定看向他。

    向天闊張口結舌。說沒有,是騙她,她會更生氣;但是說有,她一樣也會更生氣……

    啪!

    一巴掌,狠狠落在向天闊的臉頰上,在此同時,鐘的心也碎了。

    在場的店員嚇得不敢吭聲,只睜大眼看著急轉直下的狀況。

    剛剛不是還卿卿我我地放閃光嗎?轉眼翻臉就算了,還呼巴掌?慘,這筆生意可能要飛了!

    向天闊怔看鐘,被打的臉頰不覺得痛,她溢出眼眶的淚水卻像是熔岩般灼傷他的心。

    鐘淚眼凝看著他,本來不想掉眼淚的,太不爭氣了,可實在沒辦法,她又氣又傷心又難過。

    這輩子,心還沒這麼痛過!

    這……居然就是她決定要愛一輩子的男人?

    她失望地搖頭,眼淚像斷線的珍珠般不停墜落,拉開他箍緊的手,頭也不回地離開這令人諷刺的地方。

    婚紗店,應該是記錄幸福的。

    可她的幸福,卻在此破滅……

    鬧出人命,意外懷孕,本想忍痛放手的凌妙姿也慌了,她考慮過墮胎,讓向天闊愧疚一輩子,好永遠記得虧欠了她,但猶豫許久,終究無法鼓起勇氣,也狠不下心這麼做。

    最後她換了個想法,之前她不知還能如何留住他,可現在她有籌碼了,她的肚子里孕育了他的骨肉,反敗為勝的可能大大提升。

    只要把事情鬧大,哥哥會為她出頭,向家長輩也會站在她這邊,而且以鐘那愛恨分明的個性,得知向天闊讓別的女人有了他的孩子,就算知道她是使了手段,恐怕也不會再嫁給他了吧?

    她相信不會。

    既然不會,那麼向太太的位置,理所當然就是向天闊孩子的母親——也就是她凌妙姿的了。

    後來事實證明,她的想法是對的,奉子成婚,果然是千古不變的終極逼婚手段。她成功了,向天闊在道德、友情、親情的壓力下,只能負起責任選擇她。

    至于他是怎麼跟鐘談分手的,她不管,也不想知道……

    經過幾天的心情沉澱,向天闊和鐘決走冷靜理智地溝通,但礙于內容私密,所以沒約在外頭見面,而是向天闊來到鐘獨居的住處,兩人才好促膝長談。

    事到如今,已是難以收拾的地步,為了取得鐘的諒解,向天闊明白不能再有絲毫的隱瞞,所以將意外發生的經過,一五一十地和盤托出。

    「……跟我鬧得不愉快,就非得再出去買醉嗎?」鐘無奈地搖頭。

    這些天,她哭過、怒過、怨過,強烈的沖擊已經緩和,心情雖仍低落,但已沒了激動。

    「對不起……那天的聚會我中途離開去找你,結果我們居然又吵架,所以我一氣之下就又回頭去找他們,沒想到後來妙姿也會出現……我真的不知道喝醉之後發生的事,甚至……和妙姿……我也完全沒感覺、不知道。」向天闊神情懊惱焦躁,再次急切辯解,連他自己也對那晚發生的狀況一頭霧水。

    「你們早就有關系,為什麼一直瞞著我?」鐘忍不住質問,想到被當成傻瓜蒙在鼓里,她內心忿忿難平。

    自首不見得無罪,但至少不會像現在這樣,伴隨著妙姿已有身孕的消息,一次就轟得她驚惶失措,魂不附體。

    向天闊懊惱後悔地抹臉,抬眸苦笑。

    「鐘,我這麼愛你,這麼在乎你,怎麼敢冒失去你的危險,把這樣的錯誤告訴你?」

    鐘看向下巴滿是鹿須,神情憔悴、眼楮布滿血絲的向天闊,明白他這幾日也過得煎熬……

    她當然知道他愛她,也清楚他在乎她,否則也不會答應嫁給他了!

    相同的,她也一樣愛他,愛到她曾經有個想法,就算知道他犯了錯,只要不是像現在這樣有了孩子的棘手狀況,她可能、或許可以選擇原諒,再給彼此重來的機會。

    然而,現在妙姿有了他的骨肉,偏偏正是她沒辦法接受的狀況,就算再愛他,也無法挽回了。

    鐘鼻間一酸,眼眶泛淚,揚起苦笑。

    「天闊,你已經失去我了。」

    這話一開口,她就不住哽咽。

    「你別這樣,我會想辦法……」

    她的眼淚令他心痛,她的話令他心慌,向天闊忙坐近她,緊握柔靈,抗拒兩人仿佛愈離愈遠的恐懼感。

    「想什麼辦法?」鐘嗤問,聰明地洞悉他的想法。「叫妙姿拿掉孩子嗎?」

    語落,她立刻堅決搖頭。

    向天闊說不出話來,臉色僵凝。

    他愛的人自始至終都是鐘,和妙姿發生關系是在渾然不知的狀態,他對妙姿就單純是朋友的妹妹這麼簡單,偏偏她又有了孩子……他知道該負起責任,可他對鐘也有責任啊!

    選擇了妙姿就辜負了鐘,選擇了鐘,就得對妙姿殘忍……現在的狀況,他著實是左右為難,無論怎麼做都不對!

    鐘沒拒絕他牽握的手,反而反手握緊他,深吸口氣,勉強牽唇再開口。

    「我知道你不是那種狠心的人,我也不是,妙姿肚子里的是一條生命,我們的結合不能建築在扼殺一條寶貴的生命上,這樣的幸福是有罪惡的。」

    這些話,她已經再三思量了好幾天,說出來不只是勸慰向天闊,也是再次說給她自己听。

    向天闊很清楚鐘敢愛敢恨的性格,當她這麼決走了,就難以再動搖,如果他真狠心對待妙姿,反而更換不來鐘的諒解。

    「鐘,我真的愛你……」意識到兩人必須分離結束了,向天闊紅了眼眶,哽咽地頓住。

    「我知道……但你犯了錯……」听到了他的哽咽與不舍,鐘整顆心揪緊,難受地無法呼吸。

    「我們怎麼會變成這樣……」

    向天闊低下頭,掩飾不小心垂落的淚水。他們明明相愛,為什麼因為一次的錯誤,就不能再在一起?

    鐘心里也同樣有這疑問,咬唇隱忍心酸,淚卻在無聲中奔流。

    時間在沉默中流逝,他們哀悼著必須遏止的戀情,感受著撕心裂肺的痛,卻不能再說出口。

    「去吧,去負你該負的責任,不要當作是犯錯的懲罰,這樣……才能幸福。」最後,鐘淒楚微笑地對他說。

    原來,要祝福心愛男人跟別人幸福,是這樣的心如刀割!

    向天闊眼楮紅腫,無奈揚唇,笑比哭還要難看。

    失去了鐘,怎還能奢望幸福?

    「答應我,你也要找到你的幸福。」這樣,他才能有那麼一點點的安慰。

    鐘沉重點頭,心里卻是茫然無依的。

    一失足成千古恨,就是這樣嗎?

    吵那一架,他們居然得付出那麼大的代價!

    一場晴天霹靂,他們的婚事告吹,戀情終結,從此走上分岔路……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