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芳妮 > 貴婦命 > 第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貴婦命 第七章

作者︰芳妮

    【第四章】

    他以為她會因為施霈琳的嘲諷而偷偷躲在家里哭,沒想到他是白擔心了。

    韓哲才進屋內,巫佳樂爽朗的聲音就高高的揚起。

    「主人,你怎麼回來了?」

    只見她自沙發上站起來迎接他,一手拿著還冒著白煙的棒冰,臉上咧著大大的笑容。

    韓哲瞟了她一眼,逕自走進餐廳,將手上的提袋往桌上一放,對于自己多余的掛心有點懊惱。

    「你不是跟那位美女共進晚餐嗎?怎麼這麼快就回家?」她跟進了餐廳,還不忘舔一口棒冰。

    他沒好氣的瞅著她手中的棒冰,越發覺得自己眼巴巴的趕回家是件蠢事。

    「你想吃嗎?」他干麼這樣盯著她?好像她欠了他什麼似的。

    「你吃飽了?」他清淡的問。

    「嗯,雖然饅頭冷了,不過嚼起來還是挺香的。」總算讓她的肚子不再打鼓,「對了,我還順便買了碗蛋花湯回家,還有這根棒冰。」她滿足的晃了晃手中的棒冰。

    「真好打發。」瞧她笑得這麼開心,好像把施霈琳的奚落忘得一干二淨了。

    「這叫做容易喂養。」她眯眼笑笑,視線望向他放在桌上的提袋,納悶的道︰「這是?」

    她的話音才剛落,他的肚子便不爭氣的響了起來。

    「你還沒吃」她驚訝的瞪圓了眼,一邊還要忍住笑聲,風水輪流轉,現在換他出糗了。

    一抹尷尬的紅暈閃過韓哲英俊的臉龐,瞬間即逝,很快又冷淡起神色,「我剛剛不餓不想吃。」

    那肚子還響得這麼大聲?她眼底含笑,走向桌邊朝提袋內看了看,突然一愣。

    精致的竹盒上印著剛剛那間高級餐廳的名字,況且不多不少,剛好兩份套餐。

    難道……他是擔心她挨餓,所以才跟在她身後打包回家?

    一抹暖流霎時滑過心坎,讓她一時之間竟有股想哭的感動。

    「有一份我本來是打算當宵夜吃,不過看來我今晚應該只吃得下一份,而且你又一副很想吃的樣子,就賞你吧。」他看她瞪著提袋不動,還以為她是垂涎其中的精致菜肴,故意裝出施恩惠給她的模樣。

    「謝謝你。」

    她好像逐漸摸清楚他嘴硬心軟的個性了,這麼說來,他也不算太機車嘛。

    「我只是不想浪費食物,也不想讓你有機會跟張院長抱怨,我先上樓換衣服,你準備準備吧。」他粗聲道,轉身走上樓。

    這個男人好像不是很習慣人家跟他道謝呢。

    巫佳樂看著他挺拔偉岸的背影,心中涌起抹莫名的情緒,一邊吃著棒冰,一邊不自覺哼起了歌。

    當韓哲換上一身休閑的運動服走下樓時,桌上已經擺好他外帶回來的食物。

    「當當當,我擺得不錯吧?」巫佳樂獻寶似的道。

    「就只是把食物拿出來放在盤子上,這樣也能邀功?」他清淡的扯扯唇。

    「這你就不懂了,擺盤也是種功力啊。」她替他拉開椅子,做了個請的手勢。

    「這句話從一個沒廚藝的人口中說出來,實在沒什麼說服力。」他嗤笑了聲,配合入座。

    她站在一旁,笑咪咪的看著他。

    「你怎麼不坐?」他微微蹙眉。

    「我是佣人,怎麼能跟主人平起平坐。」她的表情擺明就是要故意調侃他。

    「不坐怎麼吃?你是笨蛋啊!」他用另一種方式示意她坐下。

    「我沒有要吃啊,這邊都是你的。」她微笑道。

    韓哲的臉色沉了下來,「我說過那是要給你的。」

    「我已經吃很飽了,放心,我不會向張院長抱怨的,你慢慢吃,我不會跟你搶,我先去忙了,有事再叫我喔。」巫佳樂彎彎腰,轉身就要離開。

    「你一定要吃。」他的臉都黑了。

    「為什麼?」她納悶的回頭。

    他煩悶的拉開身邊的座位,「叫你吃就吃。」

    「我沒那麼貪吃,連主人的宵夜都要霸佔。」

    「煩,那是特地買給你的啦!」這句話不由自主地就沖出喉頭,讓韓哲古銅色的臉龐漾起抹懊惱的赧色。

    賓果,她就是要逼他說出這句話!

    她想的果然沒錯,他是真的特地為了她趕回家的。

    巫佳樂感動的瞅著他,胸口一陣溫暖,突然覺得他真的越看越順眼了。

    「算了,不吃倒掉。」他手伸向盤子,準備站起身。

    「欸,等等,誰說我不吃的。」她一個箭步沖上前,按住了他的肩膀不讓他起身。

    他猛地抬頭,視線剛好對上她,又趕緊將視線垂下,心髒不平靜的漏跳了幾拍。

    「別動手動腳的。」他聲音干澀的道。

    「怕我吃你豆腐啊,放心,我對大叔沒興趣。」巫佳樂也發現自己的舉止太過親昵,連忙收回手坐下,用調侃掩飾自己的羞窘。

    「大叔?」他的聲音陰惻惻的響起。

    「是啊,我今年剛滿二十,你至少大我十歲吧?那不就是大叔嘍!」她理所當然的道。

    「我才二十八。」他冷冷的道。

    「喔?那可能是你老板著臉,所以看起來比較老吧。」她的眸底閃過抹淘氣,語氣倒是很平常。

    該死,韓哲驟地搶過她的筷子,「不許吃。」

    「噯,剛剛是你叫我吃的耶。」她無辜的搧搧長睫。

    「我現在又不想給你吃了。」他悶聲道。

    「好嘛好嘛,你挺多是大哥而已啦,不過,你該不會是更年期快到了,喜怒無常喔!明明剛剛還強迫我一定要吃,現在又反悔。」她搶回筷子,唇畔偷偷揚起抹笑。

    更年期?韓哲怔了怔,沒好氣的道︰「快點吃完去洗碗。」

    「收到,大——主人。」她笑彎了眼,開始大快朵頤。

    韓哲看著她得意洋洋的小臉蛋,這才意會到她是故意在逗他,不免好氣又好笑,不過,更年期?應該沒這麼快吧……

    這次交手,巫佳樂得分。

    他老嗎?

    韓哲對著鏡子左照照、右看看,側側身子,擺了個男模特兒常見的俊帥Pose,滿意的朝鏡子露出了帥氣的微笑。

    不錯啊,眼楮是眼楮、鼻子是鼻子,臉部線條堅毅緊致,哪有一絲一毫顯老的跡象。

    那個臭丫頭,真是一點欣賞的眼光都沒有。

    瞧,他這一身的肌肉,可是很多男人都望其項背,又妒又羨呢。

    韓哲站起身,將雙臂擺在前方,學著健美先生的動作,在鏡前展示著自己健壯的身軀。

    「韓先生——」

    巫佳樂邊喊邊推開了房門,在看到他對著穿衣鏡「搔首弄姿」時不禁愣住,然後臉龐倏地紅了起來。

    「誰準你不敲門就進來的?」

    該死,他英俊的臉上閃過抹尷尬,一手拉起大大的浴巾圍過腰際。

    「對不起,不過,請問你剛剛是在干什麼?」她偷偷瞄了他一眼,心跳卜通卜通加快了速度。

    「你有偷窺人更衣的習慣嗎?」他目光冷冽的掃過她。

    「當然不是,我只是想問你,今天是星期六,我可以請假一天嗎?」她趕緊說清楚來意,目光還是不由自主的瞟了好幾眼那古銅色的健壯身軀。

    「請假?」他微微蹙眉。

    「嗯,可以嗎?」她低垂著頭,雙手合十在胸前拜托。

    「你本來就可以周休二日,想干麼就干麼。」看她一臉哀求的模樣,好像他是個多嚴厲不講情理的雇主一樣。

    「真的嗎?」她小臉一亮,開心的道︰「謝謝你,我會盡快回來的。」

    「等等,你要去哪?」問出這個問題時,韓哲就覺得自己太多管閑事了,不過,話就是自然而然的脫口而出。

    巫佳樂神秘的扯扯唇說︰「約會。」

    「約會?」他的眉頭微微蹙起,心頭卡著股說不上來的感覺。

    她彎起唇點頭,轉過身,頓了頓又回首,脆聲安慰,「其實你一點都不老,身材就跟模特兒一樣好呢!」

    他愣了愣,還來不及反應,那道縴細的身影已經蹦蹦跳跳的閃了出去。

    就說吧,他哪里老啊!

    韓哲拍了拍自己的胸肌,唇線莫名其妙的咧了開去。

    不對,他干麼要這麼在意她說了什麼?

    簡直跟個傻瓜一樣。

    他看了鏡中的自己一眼,英俊的臉龐倏地恢復清冷,走離了鏡前。

    他絕對不承認他在跟蹤她。

    只是剛好他下午沒事,剛好他想出去走走,剛好他也想往這個方向去罷了。

    韓哲跟在巫佳樂身後,刻意落後她好幾步,臉上的墨鏡遮去他大半的臉孔。

    雖然他不斷在心中否認自己有意的尾隨,但那鬼鬼祟祟的行動卻讓真相不言可喻。

    「陽陽。」忽地,巫佳樂喜悅的呼喚聲隨著暖風飄了過來。

    他定楮一看,只見一個身材修長的大男孩滿臉笑意,迎了上前。

    「我好想你。」她一把攬住他的手臂,毫不掩飾自己對他的想念。

    「肉麻死了。」大男孩臉上還長著屬于青春的痘子,別扭尷尬的做了個鬼臉。

    「壞家伙,枉費我對你心心念念的。」巫佳樂佯嗔,踮起腳用手揉亂了他的短發。

    「我很好,你不用擔心啦。」大男孩閃躲著她親昵的舉動,臉上滿是羞赧。

    韓哲只看到這里就再也看不下去了,轉過身往反方向走去。

    這笨丫頭,難道看不出那個男孩根本就不領情嗎?干麼熱臉貼冷屁|股?就算她長得不是美若天仙,身材也差強人意,也沒必要這樣倒貼吧?

    他的俊臉隨著跨出腳步一步一步冷了下去,胸口卻盤旋著莫名的怒氣。

    怪了,她喜歡讓人糟蹋,與他何干?

    只不過想到她那張總是帶著爽朗笑容的臉孔,討好似的博取男孩的歡心,他就很不爽。

    難怪她之前會說他老,那男孩看起來頂多十七、八歲,連毛都還沒長齊吧?

    原來她也跟著趕潮流,學人家談起姊弟戀來了?

    嗤。

    韓哲自鼻子冷冷哼了聲,頓覺無趣的招了輛計程車回家。

    獨自坐在客廳,一如以往,倒了杯紅酒,拿起書,打開音響,由著輕快的鋼琴聲流瀉一室。

    照理說,這是周末時他最享受的時刻,但今天不知道怎麼了,總覺得哪里不對勁。

    似乎是少了些聒噪的吵鬧聲,也少了一抹在屋內轉來轉去的礙眼身影。

    該死,他是怎麼了,竟然習慣了她的存在?

    韓哲煩躁的自貴妃椅起身,再也無法靜下心來欣賞手上的小說,及耳邊悠揚的音樂。

    拿起手機,按下很少主動撥出的電話,出門去。

    「總裁。」

    汪汶郁揚起臉蛋,又驚又喜的看著走向自己的韓哲,她怎麼都沒想到,他今天會打電話給她。

    「我都不知道你周末還在公司加班。」他真的挺訝異的。

    「反正我也沒什麼事,索性來公司把下星期的事情先處理一些。」她不好意思的笑笑。

    「要是公司的員工都像你一樣,我就可以躺在家里數鈔票了。」韓哲慵懶的扯扯唇。

    她訝異的看著他輕松的模樣,這是在公司很少見到的一面。

    「總裁過獎了。」

    「別叫我總裁了,現在不是上班時間。」他揮揮手道。

    「那……韓先生……韓哲?」她受寵若驚,連聲音都嬌媚了起來。

    「走吧,陪我出去走走。」他沒有糾正她的稱呼逕自走了出去。

    「呃……可是我工作還沒做完——」

    她看了看桌上厚厚一疊的文件資料,想了想,抓起包包,小跑步追上前,坐上了韓哲的跑車。

    車子在車流中前進,汪汶郁轉頭看了看韓哲,見他沒有開口的意思,只好靜靜的坐在一旁,讓沉默充斥整個車內空間。

    他無法解釋自己到底在想什麼,開著車漫無目的地閑晃,最後竟然又開到方才巫佳樂跟那個年輕男友見面的地方。

    不過,他們兩個人的身影自然早就消失無蹤了。

    他是想證明什麼嗎?

    證明他韓哲可是魅力十足,隨便找都有女人奉陪嗎?

    突然,他失去了興致,將車頭調了回去,沉聲道︰「今天不要加班了,我送你回去。」

    汪汶郁怔了怔,但又不知道該怎麼反對,只能由著他送她回家。

    「上來坐坐好嗎?」下了車,她鼓起勇氣邀約,「我家有好茶可以泡給你嘗嘗。」

    韓哲原想拒絕,但看到她期待的神色,再加上反正回家也沒人等門,索性點了點頭。

    他也該試試跟汪汶郁私下相處的感覺。

    一進到屋內,汪汶郁馬上賢慧的替他準備拖鞋,甚至還跪在地上等他穿上。

    然後又招呼他在沙發上坐下,她則是進廚房忙了好一陣子後,端出一盤精致的茶點,還有一杯飄著茶香味的烏龍。

    「這茶點是我自己親手做的,你試試看。」她殷勤的將烘焙好的餅干放在他面前的小盤子上,順手又遞上了紙巾。

    「沒想到你不只在工作上表現出色,連家事都做得這麼好。」如果娶她,想必公司家里都不需要他操心吧。

    「從小我就暗暗決定,不管做什麼都要到位,更何況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要做的。」她溫婉的看著他,悄悄暗示。

    「你會是個好幫手。」他扯扯唇。

    「也是個好太太。」她自己補充,拿起餅干遞到他唇邊。

    韓哲垂下長睫,沒有拒絕,輕輕咬了口餅干,咀嚼著一口香甜。

    「的確是。」他附和著。

    汪汶郁受到鼓勵似的,一只手竟大膽的攀上他的胸膛,期待的看著他,「如果我喜歡的人也這樣想的話就好了。」

    「我相信他不會不知道你的好。」他微微一笑,沒有拒絕她的接近,反而將唇靠近她的耳畔輕吐著氣。

    她頓覺一陣酥麻,整顆心霎時融化,身體幾乎要貼上他的,迷蒙的視線閃爍著誘惑的嬌媚,唇瓣微微噘起,期待他的品嘗。

    女人都主動送上門了,他若不回應似乎很不禮貌?

    韓哲眸光熠熠,微微低頭,卻在幾乎觸上她時止住了,聲紋平靜無波,「我該回去了。」

    「呃……」

    她愣了愣,身子還來不及坐正,韓哲已經站起身。

    「星期一的股東會議該準備的都準備好了嗎?」在她怔愣之中,他又變回原來的韓總裁。

    「是的,我已經將資料裝訂成本,上班前會送到您桌上。」她也很快恢復專業的態度。

    他滿意的點點頭,扯出抹笑,「很好。」

    她恍惚的看著他性感俊帥的笑容,暗想自己若能成為這個人的妻子,才是真正的好。

    「我可以做得更好,只要你願意的話。」她忍不住沖口而出。

    他的笑容淡淡的,只說了句「星期一公司見」,便轉身走了出去,留下無限想象,讓她的心跳得更快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