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芳妮 > 貴婦命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貴婦命 第六章

作者︰芳妮

    「忘記吃」韓哲眉頭一皺,方向盤一個沒打穩,車頭晃了晃才又回到正軌。

    「老天,嚇死人了。」她的手緊握著一旁的扶手,心髒差點從喉頭跳了出來。

    「你是在減肥嗎?」他彷佛對方才的失控一點感覺都沒有,黑著臉問。

    「我還想增胖呢。」她失笑道,一百六十公分的身高,四十五公斤的體重,實在跟減肥扯不上邊。

    「那干麼不吃?你想害我被張院長誤會我虐待你嗎?」他口氣不好的質問。

    「我才沒這麼無聊陷害你呢,是我以前習慣了有一餐沒一餐,偶爾一忙起來就忘記了。」

    她說得雲淡風輕,可听在韓哲的耳中,不知道為何特別的揪心。

    氣氛頓時沉默了下來,她微傾著身子望向他,無法分辨他此刻的心緒,索性又坐正身子,努力克制肚子奮力的抗議,免得又引來他一陣責怪。

    「為什麼你還笑得出來?」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聲音突然在幽靜的空間響起。

    「什麼?」她一時之間沒有抓住他問題的重點。

    「我听張院長說了,你從小父母雙亡,跟你弟弟兩個人在親戚家間流浪,最後人家甚至只收留了弟弟,把你這個女孩給丟到了育幼院。」

    她的神情隨著他的話,一點一點黯了下去。

    「為什麼你不恨?為什麼你還笑得出來?」他微側過臉龐,目光在黑夜里宛若兩簇火焰直直燒向她。

    她垂下眼睫,濃密的黑扇在眼底投下一道陰影,靜默著。

    就在他以為她不會回答,準備收回視線之際,她卻突然揚起長睫,綻放出抹讓人炫目的粲笑,清脆的道︰「因為我很幸福啊。」

    「幸福?」在這種際遇下還能覺得幸福的,應該也只有她了。

    「雖然我父母早逝,但我曾經被他們深深疼愛過;雖然親戚將我丟到育幼院,但至少他們讓我弟弟有個家庭可以依靠,況且,張院長是個怎樣的大好人你應該也很清楚,在育幼院的生活雖然有時難免孤苦,但我好手好腳、身體健康,怎麼會不覺得幸福呢?」

    巫佳樂的聲音不帶一絲虛偽勉強,純粹得讓韓哲深深撼動。

    她真的是個正面樂觀的女孩,跟他就像光與影,是如此的不同,在他心中掀起一種連他都不明白的異樣波動。

    他如墨的目光動了動,淡淡道︰「該死的樂觀分子。」

    「我承認我是啊,人生短短,快樂是一天,痛苦也是一天,我干麼要把自己搞得像悲劇中的女主角一樣,哈。」她大笑出聲,同時肚子也助陣附和咕嚕咕嚕的響著。「欸,看來我真的很餓了。」她收起笑聲,不好意思的吐吐舌。

    韓哲的唇畔不自覺的微微扯了扯,大腳往下一踩,加重油門,聲音一如往常的清淡,「吃飯去。」

    彷佛劉姥姥進大觀園似的,巫佳樂好奇又有點局促的跟在韓哲身後,由著制服筆挺的服務生引領他們入座。

    優雅清靜的用餐空間,裝潢挑高寬敞氣派,中央高高懸掛著璀璨水晶燈,在悠揚的鋼琴演奏聲中,靜靜散發著如夢似幻的虹彩。

    她從來沒進來過這麼高級的餐廳,眼前的一切,只有在電視上才能看到的景象,而今卻身歷其境,讓她好像走入夢中似的。

    此刻,坐在對面的韓哲正氣定神閑的向服務生吩咐點餐,看服務生熱絡招呼的模樣,儼然他是熟客。

    今天的他,穿著米色針織衫與白色長褲,一派休閑,但身處這一室高貴繁華,卻絲毫不覺得突兀,反而更覺瀟灑,不像她……巫佳樂低頭看了看自己略微泛白的舊恤,還有一看就知道是廉價的卡其褲,突然有點自慚形穢的垂下頭來,開始坐立難安。

    「干麼一直看盤子?該不會餓得連盤子都想吃了吧?」

    他嘲謔的聲音自她頭頂飄來。

    她趕緊抬起頭來,臉上有些困窘,擠出抹僵硬的笑道︰「我沒想到你會帶我到這麼高級的地方吃飯。」

    「不用感謝我,是我自己想到這邊吃,你只是沾光。」韓哲淡淡的說。

    她撇撇唇,低聲嘀咕,「早知道你沒那麼好心。」

    「你說什麼?」他故意佯裝沒听到。

    「呃……我說,我真是上輩子不知道燒了什麼好香,才能當你家的佣人,還能沾這種光,真幸運。」她虛偽的笑笑。

    「你的確是很幸運。」他理所當然的道,眸底閃過抹輕快的光芒。

    「嘿嘿。」她故意眯起眼笑笑,聲音中卻明顯的充滿不以為然。

    切,真是自我感覺良好的男人。

    她暗暗翻翻白眼,心情輕松了起來,完全忘記方才的自卑不安。

    突然,一陣靈光閃過她的腦際,圓亮的大眼楮悄悄的瞟了他一眼。

    難道他是故意跟她斗嘴,好讓她放松心情,轉移那份不自在的情緒?

    她試著想要分辨他的意圖,但在那張清俊帥氣的臉龐上找不出任何破綻,只有一貫的淡漠。

    「看完盤子換看我,該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只是一頓飯而已,用不著以身相許。」他的雙眸突然抓到她打探的視線,唇畔揚起抹嘲弄。

    巫佳樂的臉蛋霎時燒紅,羞窘的解釋,「才不是,我、我才沒有喜歡你。」

    她這麼爽快的否認,讓他原本捉弄她的樂趣滲入一抹淡淡的不爽。

    「也輪不到你喜歡。」他有點扞衛自尊的反擊,從來就沒有女人對他如此避之唯恐不及。

    她怔了怔,還來不及開口,一旁卻先響起一道微慍的嬌嫩聲響。

    「韓哲,你為什麼會在這里?」施霈琳蹬著一雙火紅色高跟鞋走近,不悅的視線透過濃長的假睫毛,斜射向尚在怔忡間的巫佳樂。

    他冷淡的扯扯唇,雙眸掃過桌面,簡短道︰「吃飯。」

    「我不是在問這個。」她懊惱的皺起眉頭,「你明明告訴我你今天有點累,想早點回家,所以晚上不能陪我,但是……」她的目光狠狠的刺向巫佳樂,「你為什麼有時間陪她?」

    「霈琳,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他緩緩開口。

    「我現在就是給你機會解釋啊。」

    施霈琳一身艷紅,外雙的耳環顯眼的嵌在她的耳垂上,宛若個高貴的公主似的站在他們面前,氣勢非凡。

    「我想以我們之間的關系,沒必要跟你解釋。」他似笑非笑的道。

    原來他指的誤會,是指這個女人誤以為自己是他的誰了。巫佳樂看著對方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變化著,忍不住輕笑出聲。

    「你是哪來的小乞丐,穿得這麼破爛,連最基本的衣著禮儀都沒有,憑你也配取笑我?」施霈琳胸口一把怒火正愁沒地方發,剛好盡數轉嫁到巫佳樂身上。

    「這位小姐,我看你的確是裝扮高貴、婀娜多姿,連我是女人都覺得你很美。」巫佳樂收起心中被刺傷的感覺,武裝起自己道。

    施霈琳得意的揚起下巴,驕傲的說︰「算你還有眼光。」

    「不過你口出惡言,家教人品讓人不敢恭維,似乎也高尚不到哪去。」哼,她巫佳樂窮歸窮,可也不容許別人欺負打壓。

    「你——」施霈琳漲紅了臉。

    這下可是連旁桌的客人都響起竊笑聲了。

    「韓哲,你就這樣眼睜睜看著我被欺負嗎?」

    她委屈的轉向韓哲,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哪還有方才盛氣凌人的囂張,變臉之迅速,讓巫佳樂嘆為觀止。

    「有誰敢欺負你?」他唇畔翻起抹笑意,瞅向巫佳樂的視線卻是暗帶著抹贊賞。

    「就她啊。」施霈琳用手指指巫佳樂,「你沒听到她剛剛怎麼罵我的?連我爸媽都罵進去了。」

    「怎麼我好像是听到你罵人在先?」他側側頭故做困惑樣。

    施霈琳俏臉一紅,嘴硬道︰「我講的哪一句是錯的?」

    「夠了,你就別再鬧了,讓我好好吃頓飯吧。」他也不想讓施霈琳太過臉上無光,畢竟,她對他也並非完全沒用處。

    「你要吃飯可以,不過得跟我吃。」她又換上了驕縱的面貌。

    他眉頭緊擰,正要開口,巫佳樂已經一個跳起身,朝他道︰「我突然想到我還有點事情要辦,那我就先閃了。」

    「你有什麼事情?」他聲音一沉,不悅的問。

    「哎呀,總之就是有事嘛,反正這里的東西我也吃不慣。」她聳聳肩,學著他挑剔的口吻。

    「這種地方本來就不該是你這身打扮的人來的。」施霈琳在一旁冷冷的諷刺。

    巫佳樂的心又刺了刺,但臉上還是掛著笑容,「你說的沒錯,哪有主人對佣人這麼好的,還帶她到這麼昂貴的餐廳用餐,說不定回去會扣我薪水,我還是安分點,回家啃我的大饅頭比較實在。」

    「佣人」施霈琳描著眼線的眼楮驟地圓瞪,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巫佳樂彎腰鞠了個躬,灑脫的轉過身離去。

    但她臉上掛著的笑容在走出餐廳之後淡淡的隱去,仰頭望向天空,一輪昏黃明月高掛在黑綢般的夜幕之上。

    其實不用那個女人提醒,她也知道自己跟這里有多麼的格格不入。

    不過,誰說山珍海味才是真滋味?她就覺得家常小菜更合她的胃口。

    她深吸口氣,回頭看了眼格調高雅精致的餐廳外觀,笑容重新回到臉上。

    還是饅頭深得她心。

    走嘍,回家啃饅頭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