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左晴雯 > 就愛你的壞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就愛你的壞 第十章

作者︰左晴雯

    程少筠實在不懂,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人,他分明擁有人人稱羨的一切,都還如此幼稚蠻橫的逼迫他的令揚,真是太過分了。

    「擁有飛鷹集團下任總裁寶座的是你,待在龔家享盡親情之樂的是你,掌握無上權勢的是你,受到世人欽羨的也是你,集榮耀光彩于一身的還是你,而令揚卻什麼都沒有,還被你母親逼得自動消失,你還要怎樣!」心中的怒火無法遏抑的燃燒,怎麼也無法平息。

    「不要說了,程程!」

    「你說什麼?!」

    兩個聲音分毫不差的出自兩兄弟口中。

    「她是說,當年你偉大的母親,為了怕心愛的兒子終會犯下殺人罪,所以──」伊藤忍接續程少筠末竟的話,繼續說下去。

    「忍──」「讓他說吧!令揚,反正無論你再如何包容這家伙所做的一切,這家伙也不會感激你,更不會覺悟的。」雷君凡乘機點了龔李雲的穴道,讓他暫時「定」住不動,又「消音」。

    在沒有「干擾」的情況下,伊藤忍恣情的揭露真相。「當年你母親瞞著大家,私下雇用一流的職業殺手,以殺了我們六個人威脅,逼迫令揚自動消失,直到飛鷹集團的下任總裁人選塵埃落定為止,當然,如果令揚能永遠不再出現,那就更好不過了,而令揚為了我們的生命安全,也為了不讓你鑄下大錯,同時成全你偉大母親的母愛,二話不說便答應了。如果是你,你做得到嗎?」

    伊藤忍愈說愈氣憤,若不是顧慮令揚的感受,他早一槍斃了這個該死一千萬遍也不足惜的男人。

    「你胡說!你們這些混蛋別以為亂說一通就能從我手中死裹逃生,我才不上你們的當!」

    面對意外的真相,龔季侖顯然受到相當大的震撼,因而變得有些瘋狂。不可能的,母親她怎麼會──「當年分明是這個該死的家伙自己任性的離家出走,逃離龔家的;分明是他怕事,不願負起總裁的重擔,怕爭不過我才夾著尾巴逃走的。而我也是因為這該死的家伙自認贏不過我,認輸逃走才放過他、不再追殺他的。只要他永遠躲在我看不到的不起眼角落,過著平淡無奇、一事無成的凡人生活,不再和你們這票和他一樣自以為聰明搶眼的狐朋狗黨廝混在一起,搞得轟蟲烈烈、得意快活,我就打算放過他的。」

    「這些年來,我也的確一直沒再找過他麻煩,只是暗中監視。就連他違反我的容忍極限,和你們這票狐朋狗黨重聚,甚至和這個日本人握手言和,還重回展家去,我都寬宏大量的原諒他,沒和他計較,也沒去找他喳。」

    「只要他不要太囂張搶眼,我是打算繼續容忍他這些過分狂妄的行為,但是他卻不知足,竟然搶了我老婆的弟弟看上的女人,這分明是沖著我來,和我過不去,所以我才會忍無可忍的先下手為強,這才是事實,你們休想再胡亂造謠騙我,否則,我馬上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報季侖的理智,至此已完全消失殆盡,所存留下來的全是恨意與瘋狂。

    「我勸你還是不要輕舉妄動。」安凱臣正色的提出諫言。

    「我當然不會,我會等走出這里之後,再解決你們。」他向他們展示手上的搖控器,泛著一抹冷笑。

    「只怕你很難走出這道門。」南宮烈搖刮著手中的特制撲克牌,頗具玩味的說道。

    「憑你們六個,想和我一屋子的手下斗?!」龔季侖幾乎是用鼻子嗤哼。「別忘了,那個女的還在我手上。」

    他刻意將視線掃向被一名手下用槍抵住太陽穴的程少筠。

    「卑鄙無恥的小人,我本來還以為你對令揚並不是那麼憎恨,甚至還對他有點手足之情,沒想到我看錯了,你根本是個不折不扣的變態混帳,根本不值得令揚愛你,你要被就殺吧!你們幾個不必顧慮我,快把那個混帳給殺了,省得他老是對令揚不利。令揚,我愛你,我們來生再聚吧!」程少筠自顧自的吼完,把眼楮一閉,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懊膽量,難怪令揚喜歡她!這是「東邦人」和伊藤忍此刻共有的心思。

    而不能動也不能言語的龔李雲,則以一雙充滿激情與深愛的眼楮,死盯住她不放。

    不可以!不可以殺死程程,不行!他的心正在瘋狂的吶喊。

    「很好,我就先成全你,來人,斃了那女的。」龔季侖一聲令下。

    「那可不行,斃了這個小姑娘,令揚可是會哭著追殺我到天涯海角的。」那個用槍抵住程少筠的男人,以和悅的聲音說道。

    他同時開槍射傷方才帶龔李雲一行人進來的那個男人,讓他無法開槍反擊。

    「你敢造反!來人,將他們全殺了。」出乎意料的情況讓龔季侖更為瘋狂。

    奈何那些屬下全都文風不動。

    「你們聾啦!坑詔手啊!听到沒!」龔季侖突然有種事態不妙的感覺。

    「所以,凱臣方才不是叫你別輕舉妄動了嗎?」向以農笑咪咪的趴靠在安凱臣肩上。

    「你別指望你這些手下了,他們沒有我的命令是不會動手的。」曲希瑞氣定神閑的說道。

    「你憑什麼?!」龔季侖惡狠狠的瞪住他。

    「別那麼沖,我只不過是事先給你那些親愛的手下施過催眠指令罷了。」曲希瑞好人做到底的公布答案。

    「不可能!」

    「你真以為我們會笨到眼睜睜的看著令揚掉進你的陷阱?別傻了,老實告訴你吧!在你未到這兒之前,我們早已先行進來打過招呼,拆除所有的炸藥,並對你所有的手下動過手腳,除了那個最後和你一起來的墨鏡先生外。」南宮烈接著把全部的「真相」一古腦兒的抖出來。

    「喂!你們別把所有的功勞都搶光,我也是大功臣之一啊!」那個抵住程少筠太陽穴的家伙,把向以農以「易容術」為他精心「制作」的「假臉」除去。

    百!居然是IVAN!

    「你怎麼不會學學正在庭園中指揮著「雙龍會」的一大票手下,團團包圍住這座大宅的宮崎耀司那樣,安靜的當個幕後英雄就好?!」雷君凡不懷好意的糗IVAN一記。

    「反正我就是愛出風頭。」IVAN笑得自以為很「愛嬌」。

    眼看幾個笨蛋愈說愈離題,伊藤忍覺得有必要負起「導回正題」的神聖使命,他輕咳一聲,正色的說︰「你們別扯了。」接著轉向龔季侖。「龔先生,你不會沒听過日本「雙龍會」總長宮崎耀司的大名吧!我勸你還是放棄算了!」

    「多余的家伙,你去死吧!」眼見形勢逆轉,龔季侖情緒失控,掏出預藏的手槍,瞄向龔季雲射殺。

    「危險,令揚!」

    伴隨著程少筠的驚叫聲揚起的同時,所有人全有了動作──曲希瑞把手術刀射向龔季侖持槍的右手,南宮烈的特制樸克牌也不甘示弱的做出相同的攻擊,而IVAN和安凱臣的槍則齊瞄準龔季侖那把槍射擊,雷君凡、伊藤忍、向以農和自IVAN身邊飛奔過來的程少筠四人,則爭先恐後的護著被點穴而「定」住不動的龔季雲。

    槍被奪走、右手略微擦傷的龔季侖,突然像發瘋了一樣不停的狂笑,久久不停,笑聲中混雜著痛楚、憎恨、無奈、不平……各種負面的情愫。

    「為什麼──從小就是這樣,你從不曾付出心血去追求什麼,卻能輕易的贏得周遭人們的賞識和喜愛,總是不費吹灰之力就達到我用盡心力也不一定追求得到的一切!龔家上下,沒有人不喜歡你,就連我自己同父同母的兄弟姊妹,也喜歡親近你更甚于我這個大哥,董事會里的元老重臣、家族中的長輩也同一個鼻孔出氣,連展家那個黑白兩道通吃、令人生畏的黑道頭子也把你當成寶,寵得無法無天,甚至爺爺和父親縱容你去念那所爛大學時,都能輕而易舉的交到一票狐朋狗黨,成天惟恐天下不亂的胡搞瞎鬧,還和日本的不良幫派老大廝混,到處惹事生非,爺爺他們不但不制止、不生氣,還更加寵愛你,說你果真是天生的領導人材,一心希望你繼承財團,董事會那票馬屁精也愈來愈多人支持你。而我呢?我從小就為了繼承財團而拚命用功讀書,學習各種專業知識,一刻也不敢放松,甚至不敢有想玩的念頭,就怕會辜負長輩對我的期望,本來情況一直很順利,一直到你出現──」說到這兒,龔季侖的聲調迅速轉為悲哀自嘲。

    「你的出現粉碎了我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城堡和夢想,為什麼上帝要創造出你這種人──你總是任性而為,什麼都不必努力,一切的榮耀就自動集中到你身上而我呢?太不公平了,難道這就是天才和平凡卻努力的人之間的差別嗎?我不甘心,所以我告訴自己要加倍努力,但是,勝利女神怎麼也不肯走向我。在你面前,我所擁有的永遠只有失敗感和無力感,還有愈來愈壯大的恐懼感──不論我怎麼掙扎也逃不開那種無盡的恐懼……這算什麼!所以,我要殺了你,只有你從這個世界消失,我才能得到安眠非殺你不可……」

    他的聲音幾近消音之後,沉默須央,又再度揚起。

    「但是後來我發現了轉機,原來你也有弱點像你這種凡事都不在乎的人,居然那麼重視圍繞在你周圍那六個形影不離的狐朋狗黨,要對付你這種人,與其直接攻擊你,不如攻擊你所重視的人來得有效,誰知我才在策劃中,母親就先替我除掉你了──哈!真是太可笑了──」淚水在他的眼眶中打轉,硬是不肯掉下來。

    程少筠氣得發抖,幽幽帶怨的說︰「你別再自我憐憫了好不好,你以為地球是為你一個人而轉的嗎?為什麼你就是無法了解令揚的用心良苦,難道你不知道令揚一直為了不讓你痛苦,而在犧牲他自己嗎?你有沒有想過,當令揚為了不讓你犯下殺人重罪,而忍痛揮別一票摯友時,是什麼樣的心情?你有沒有想過,令揚為了不刺激你,有家歸不得的心情?你又想過令揚長年漂泊異鄉的孤寂嗎?你更不可能知道,令揚為了怕你傷害我,而寧願離開我,讓我恨他的心情──你什麼都看不見,也不可能知道,因為你看到的、知道的、在乎的永遠只有你自己──令揚太傻、太不值得了!如果我早一點認識令揚,早一點知道這些事,我一定不顧一切殺了你,像你這種人反正活著也痛苦,又會帶給周遭的人不幸和麻煩,不如早日投胎去,世界反而會美麗一些。你為什麼就不能覺悟?!成熟一些好不好,大笨蛋!」

    她一席悲慟萬千的泣訴,正是在場所有人的共同心聲──當然,並不包括龔季侖和他那幫屬下。

    「你們不會懂的。像你們這種和他一樣,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輕易得到一切的天才,是不可能了解我的心情的……」龔季侖的精神十分恍憾,聲音像在低泣般令人心酸。「無論我如何努力,爺爺和爸爸心里永遠都有著「要是季雲繼承就好了」的遺憾,雖然他們從未說出口,但我心知肚明,他們是因為你不在,才逼不得已、退而求其次的把總裁寶座傳給我;一直到現在都是這樣。不論我再怎麼盡心盡力,他們依然這麼想──你知不知道,你一直失蹤不在就好了──為什麼你還要出現在我眼前!為什麼?我妒恨你,真的好恨你……」

    多年來積壓緊繃的情緒一旦決堤,便一發不可收拾。

    「你錯了,你爺爺和父親從來就沒有後悔把財團交給你,反而因為他們一時疏忽而造成對你的傷害感到歉疚。他們早知道你對令揚所做的一切,原本他們想出面做主,卻又怕帶給你更大的刺激,再加上你母親的求情,最重要的是令揚和他們約法三章,要他們不要插手你們兄弟之間的事,並讓他離開龔家的勢力範圍消失,交換條件是他會私下定期和他們保持聯系,他們也一直遵守和令揚的約定,一切都是為了補償你。直到最近,他們怕你因令揚和他那票死黨重聚,又大搖大擺的回到展家,而再受刺激,做出無可挽回的事,所以才委托我暗中監視一切,伺機行動,一切都是為了不讓你鑄下大錯,大家都這麼愛你、關心你,你該滿足了吧!」說話的是IVAN,這正是他會「適巧」出現在香港啟德機場的原因。

    「你說謊!」龔季侖劇烈的顫抖。

    「他說的都是事實。」意外的,開門進來的居然是龔夫人,很顯然的,她一定听到了方才的一切對話。「IVAN的確是受你爺爺和爸爸委托而來的,別再做傻事了,孩子,和媽媽回去吧!」

    「听你母親的話回去吧!大少爺,你也鬧夠了吧!不過,你最好記住,今後不要再有傷害令揚的念頭,否則我向以農第一個不放過你,除非你想和歐洲三大航空業之一的「寰宇集團」為敵。」雖然他不喜歡拿家世壓人,但在這種時候,寰宇集團現任總裁最小的兒子這個身分實在很有說服力。

    「還有稱霸歐美海運業的「威京集團」也不會放過你。」說話的是威京集團首席接班人安凱臣。

    「別忘了,歐洲三大金融世家的「東陵財閥」也不會坐視不管。」雷君凡「恐嚇」不落人後的表態,他正是東陵財閥現任總裁最寵愛的孫子。

    「再加上美國赫赫有名的石油大王也會和你對抗到底。」南宮烈追加一記,石油大王自然是指他那個在美國政、經兩界舉足輕重的外公。

    「再追加歐洲伊利斯公國王室所擁有的產業對飛鷹集團產品的抵制,如何?」別忘了曲希瑞可是不折不扣的王子哩!

    「最後再加上日本的「帝國財閥」和「雙龍會」。」伊藤忍以現任總裁的身分表態。

    「如果你愛惜生命,就不要再做糊涂事。」國際超A級職業殺手IVAN如是說。

    最後總結的是程少筠。「你如果敢再對令揚亂來,就是「程氏財閥」的公敵。」

    報季侖深深的看了他們一眼,才毅然決然的走向門口,「我才沒有那個閑功夫和你們亂搞,飛鷹集團的事就夠我忙的了。」

    語畢,他頭也不回的走向迎接他的母親,內心似乎有了某種程度的變化。

    臨走之際,他遠遠的去下一句「告別」。「或許我現在這麼說,你不會相信,但是我還是想告訴你,這麼多年來我真正的心情──「我嫉妒你、羨慕你、怨恨你,但我也比誰都愛你!」」之後,龔季侖便帶著一票屬下迅速消失在他們眼前。

    「好了,警報解除!」雷君凡這才解開龔季雲身上的穴道。

    「我從來不曾想過要和他爭什麼,他為什麼總是不明白!」這是龔季雲「解禁」之後的第一句話。

    「他今後會慢慢明白的,他不是說了嗎?他雖然一直嫉妒你、羨慕你、怨恨你,但他也比誰都愛你,雖然他的做法令人無法苟同,我相信在場的大家想法都和我一樣。」程少筠跪坐在他跟前,仰著臉甜甜的對他笑。

    「謝謝你們你們真是令我太訝異了,謝謝!」這是第一次,龔季雲在人前落淚。

    「別說那些沒營養的話了,呆瓜!」

    一票好朋友撂下這麼一句,便很有默契的全部「出走」,把甜蜜的空間留給相愛的兩人。當然,沒有人取笑他的盈眶熱淚。

    被留下來的龔李雲和程少筠一直維持著方才的姿勢。

    「不要看──」他的熱淚怎麼也無法遏止。

    她柔柔甜甜的說︰「放心,人家今天眼楮正好公休,所以看不到。」

    言話之間,充滿無盡的情愛。

    有生以來,她第一次發覺──原來心愛的人在自己眼前落淚是這麼的令人感動。

    在無限的情意中,相愛的兩個人一直持續著相同的共鳴。

    他不停的落淚,她默默的守著他的熱淚。

    不知過了多久,他漸漸的靠近她,她毫不反抗的期待。

    然後,他以無盡的深情吻上她的唇、她的心。「我愛你!」

    程少筠呆愣了一下,雙眸迅速泛紅。

    「怎麼了?」

    「我以為我這輩子都無法從你口中听到這句話呢!」

    「怎麼說?」

    「你和我一樣清楚,你不像會說這種話的男人。」她幸福的淚珠早已奪眶而出。

    他傾注所有的溫柔,吻去她珍珠般的淚珠。「你不知道的事還多著呢!」

    「沒關系,我會用一輩子慢慢去發掘的!」

    「這麼說,你是打定主意嫁給我了。」百分之百的肯定句。

    「只要你肯開口求婚。」雖然俗套,但她就愛听那句古老的話語。

    他深情一笑,在她耳畔低吟般訴說︰「我愛你,程程,所以,請你點頭當我的新娘,好嗎?」

    「好!」她倒是相當乾脆。

    「我就知道你會馬上答應。」他又吻了她一下。「否則萬一我又後悔,你豈不虧大了,對吧!」他愛捉弄人的本性馬上又蹦出來興風作浪。

    「你好壞!就不能讓我在羅曼蒂克的氣氛中,多陶醉一下嗎?」純粹是嚷著好玩罷了!

    反正她也是那種愛鬧、羅曼蒂克不了多久的族類。

    「偏偏你就看上我這一點!」他早就看透她的心思。

    「果然壞透了!不過,我就寬宏大量的原諒你吧!沒辦法,誰教我「就愛你的壞」!」

    說著,她勾抱住他,主動吻他。

    「你又偷襲我了。」他深情的擁著她。

    「閉嘴,大壞蛋沒有權利抗議!」她吻得更香甜了。

    「那我要求補償總可以吧!」他反被動為主動。

    「特別通融!」

    幸福相擁的兩人,共醉在愛情的國度襄,暫時不理「世事」。

    而門外那票「世事」的「制造者」,正在那邊「偷窺」,不!是「默默」的祝福他們。

    「忍啊!你可別哭哦!」向以農就愛糗他。

    「誰會哭,我早說過,我希望令揚幸福,而那個小姑娘也夠格陪伴令揚,我高興都來不及了,干嘛哭──」才說著,淚水便自他的眼眶滑落。

    不知何時加入他們的宮崎耀司,自身後拍拍伊藤忍的肩,像個寵溺愛子的父親般說︰「好了,這正是你一直期望的結局,不是嗎?」

    「嗯!」伊藤忍含淚笑道。

    一票人也笑著安慰他,難能可貴的友誼,就這麼緊緊的包圍著一票好伙伴。

    而門里那對新出爐的幸福佳偶,吻得正香甜呢!

    他們一樣聰明、一樣愛捉弄人、一樣壞、一樣出色又彼此心靈相契,稱得上是「天生一對」,所以,我們就大方一點的祝福他們!OK?

    不準說NO!

    哦!對了!再偷偷告訴你們一個秘密。

    如果你身邊有個像龔季雲這樣的男人,而你又想得到他,不妨學學咱們程大小姐。

    這也就是展岳華所說的「簡單」只要把他當成「平凡」的「普通」男人看待就行啦!

    瞧咱們程大小姐不是永遠的套牢她心愛的「後宮第一夫人」了嗎?

    不過,可不保證一定有效哦!自已看著辦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