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左晴雯 > 就爱你的坏 > 第十章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就爱你的坏 第十章

作者:左晴雯

    程少筠实在不懂,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他分明拥有人人称羡的一切,都还如此幼稚蛮横的逼迫他的令扬,真是太过分了。

    “拥有飞鹰集团下任总裁宝座的是你,待在龚家享尽亲情之乐的是你,掌握无上权势的是你,受到世人钦羡的也是你,集荣耀光彩于一身的还是你,而令扬却什么都没有,还被你母亲逼得自动消失,你还要怎样!”心中的怒火无法遏抑的燃烧,怎么也无法平息。

    “不要说了,程程!”

    “你说什么?!”

    两个声音分毫不差的出自两兄弟口中。

    “她是说,当年你伟大的母亲,为了怕心爱的儿子终会犯下杀人罪,所以──”伊藤忍接续程少筠末竟的话,继续说下去。

    “忍──”“让他说吧!令扬,反正无论你再如何包容这家伙所做的一切,这家伙也不会感激你,更不会觉悟的。”雷君凡乘机点了龚李云的穴道,让他暂时“定”住不动,又“消音”。

    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伊藤忍恣情的揭露真相。“当年你母亲瞒著大家,私下雇用一流的职业杀手,以杀了我们六个人威胁,逼迫令扬自动消失,直到飞鹰集团的下任总裁人选尘埃落定为止,当然,如果令扬能永远不再出现,那就更好不过了,而令扬为了我们的生命安全,也为了不让你铸下大错,同时成全你伟大母亲的母爱,二话不说便答应了。如果是你,你做得到吗?”

    伊藤忍愈说愈气愤,若不是顾虑令扬的感受,他早一枪毙了这个该死一千万遍也不足惜的男人。

    “你胡说!你们这些混蛋别以为乱说一通就能从我手中死裹逃生,我才不上你们的当!”

    面对意外的真相,龚季仑显然受到相当大的震撼,因而变得有些疯狂。不可能的,母亲她怎么会──“当年分明是这个该死的家伙自己任性的离家出走,逃离龚家的;分明是他怕事,不愿负起总裁的重担,怕争不过我才夹著尾巴逃走的。而我也是因为这该死的家伙自认赢不过我,认输逃走才放过他、不再追杀他的。只要他永远躲在我看不到的不起眼角落,过著平淡无奇、一事无成的凡人生活,不再和你们这票和他一样自以为聪明抢眼的狐朋狗党厮混在一起,搞得轰虫烈烈、得意快活,我就打算放过他的。”

    “这些年来,我也的确一直没再找过他麻烦,只是暗中监视。就连他违反我的容忍极限,和你们这票狐朋狗党重聚,甚至和这个日本人握手言和,还重回展家去,我都宽宏大量的原谅他,没和他计较,也没去找他喳。”

    “只要他不要太嚣张抢眼,我是打算继续容忍他这些过分狂妄的行为,但是他却不知足,竟然抢了我老婆的弟弟看上的女人,这分明是冲著我来,和我过不去,所以我才会忍无可忍的先下手为强,这才是事实,你们休想再胡乱造谣骗我,否则,我马上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报季仑的理智,至此已完全消失殆尽,所存留下来的全是恨意与疯狂。

    “我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安凯臣正色的提出谏言。

    “我当然不会,我会等走出这里之后,再解决你们。”他向他们展示手上的摇控器,泛著一抹冷笑。

    “只怕你很难走出这道门。”南宫烈摇蔽著手中的特制扑克牌,颇具玩味的说道。

    “凭你们六个,想和我一屋子的手下斗?!”龚季仑几乎是用鼻子嗤哼。“别忘了,那个女的还在我手上。”

    他刻意将视线扫向被一名手下用枪抵住太阳穴的程少筠。

    “卑鄙无耻的小人,我本来还以为你对令扬并不是那么憎恨,甚至还对他有点手足之情,没想到我看错了,你根本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混帐,根本不值得令扬爱你,你要被就杀吧!你们几个不必顾虑我,快把那个混帐给杀了,省得他老是对令扬不利。令扬,我爱你,我们来生再聚吧!”程少筠自顾自的吼完,把眼睛一闭,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懊胆量,难怪令扬喜欢她!这是“东邦人”和伊藤忍此刻共有的心思。

    而不能动也不能言语的龚李云,则以一双充满激情与深爱的眼睛,死盯住她不放。

    不可以!不可以杀死程程,不行!他的心正在疯狂的呐喊。

    “很好,我就先成全你,来人,毙了那女的。”龚季仑一声令下。

    “那可不行,毙了这个小泵娘,令扬可是会哭著追杀我到天涯海角的。”那个用枪抵住程少筠的男人,以和悦的声音说道。

    他同时开枪射伤方才带龚李云一行人进来的那个男人,让他无法开枪反击。

    “你敢造反!来人,将他们全杀了。”出乎意料的情况让龚季仑更为疯狂。

    奈何那些属下全都文风不动。

    “你们聋啦!坑诏手啊!听到没!”龚季仑突然有种事态不妙的感觉。

    “所以,凯臣方才不是叫你别轻举妄动了吗?”向以农笑咪咪的趴靠在安凯臣肩上。

    “你别指望你这些手下了,他们没有我的命令是不会动手的。”曲希瑞气定神闲的说道。

    “你凭什么?!”龚季仑恶狠狠的瞪住他。

    “别那么冲,我只不过是事先给你那些亲爱的手下施过催眠指令罢了。”曲希瑞好人做到底的公布答案。

    “不可能!”

    “你真以为我们会笨到眼睁睁的看著令扬掉进你的陷阱?别傻了,老实告诉你吧!在你未到这儿之前,我们早已先行进来打过招呼,拆除所有的炸药,并对你所有的手下动过手脚,除了那个最后和你一起来的墨镜先生外。”南宫烈接著把全部的“真相”一古脑儿的抖出来。

    “喂!你们别把所有的功劳都抢光,我也是大功臣之一啊!”那个抵住程少筠太阳穴的家伙,把向以农以“易容术”为他精心“制作”的“假脸”除去。

    百!居然是IVAN!

    “你怎么不会学学正在庭园中指挥著“双龙会”的一大票手下,团团包围住这座大宅的宫崎耀司那样,安静的当个幕后英雄就好?!”雷君凡不怀好意的糗IVAN一记。

    “反正我就是爱出风头。”IVAN笑得自以为很“爱娇”。

    眼看几个笨蛋愈说愈离题,伊藤忍觉得有必要负起“导回正题”的神圣使命,他轻咳一声,正色的说:“你们别扯了。”接著转向龚季仑。“龚先生,你不会没听过日本“双龙会”总长宫崎耀司的大名吧!我劝你还是放弃算了!”

    “多余的家伙,你去死吧!”眼见形势逆转,龚季仑情绪失控,掏出预藏的手枪,瞄向龚季云射杀。

    “危险,令扬!”

    伴随著程少筠的惊叫声扬起的同时,所有人全有了动作──曲希瑞把手术刀射向龚季仑持枪的右手,南宫烈的特制朴克牌也不甘示弱的做出相同的攻击,而IVAN和安凯臣的枪则齐瞄准龚季仑那把枪射击,雷君凡、伊藤忍、向以农和自IVAN身边飞奔过来的程少筠四人,则争先恐后的护著被点穴而“定”住不动的龚季云。

    枪被夺走、右手略微擦伤的龚季仑,突然像发疯了一样不停的狂笑,久久不停,笑声中混杂著痛楚、憎恨、无奈、不平……各种负面的情愫。

    “为什么──从小就是这样,你从不曾付出心血去追求什么,却能轻易的赢得周遭人们的赏识和喜爱,总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达到我用尽心力也不一定追求得到的一切!报家上下,没有人不喜欢你,就连我自己同父同母的兄弟姊妹,也喜欢亲近你更甚于我这个大哥,董事会里的元老重臣、家族中的长辈也同一个鼻孔出气,连展家那个黑白两道通吃、令人生畏的黑道头子也把你当成宝,宠得无法无天,甚至爷爷和父亲纵容你去念那所烂大学时,都能轻而易举的交到一票狐朋狗党,成天惟恐天下不乱的胡搞瞎闹,还和日本的不良帮派老大厮混,到处惹事生非,爷爷他们不但不制止、不生气,还更加宠爱你,说你果真是天生的领导人材,一心希望你继承财团,董事会那票马屁精也愈来愈多人支持你。而我呢?我从小就为了继承财团而拚命用功读书,学习各种专业知识,一刻也不敢放松,甚至不敢有想玩的念头,就怕会辜负长辈对我的期望,本来情况一直很顺利,一直到你出现──”说到这儿,龚季仑的声调迅速转为悲哀自嘲。

    “你的出现粉碎了我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城堡和梦想,为什么上帝要创造出你这种人──你总是任性而为,什么都不必努力,一切的荣耀就自动集中到你身上而我呢?太不公平了,难道这就是天才和平凡却努力的人之间的差别吗?我不甘心,所以我告诉自己要加倍努力,但是,胜利女神怎么也不肯走向我。在你面前,我所拥有的永远只有失败感和无力感,还有愈来愈壮大的恐惧感──不论我怎么挣扎也逃不开那种无尽的恐惧……这算什么!所以,我要杀了你,只有你从这个世界消失,我才能得到安眠非杀你不可……”

    他的声音几近消音之后,沉默须央,又再度扬起。

    “但是后来我发现了转机,原来你也有弱点像你这种凡事都不在乎的人,居然那么重视围绕在你周围那六个形影不离的狐朋狗党,要对付你这种人,与其直接攻击你,不如攻击你所重视的人来得有效,谁知我才在策划中,母亲就先替我除掉你了──哈!真是太可笑了──”泪水在他的眼眶中打转,硬是不肯掉下来。

    程少筠气得发抖,幽幽带怨的说:“你别再自我怜悯了好不好,你以为地球是为你一个人而转的吗?为什么你就是无法了解令扬的用心良苦,难道你不知道令扬一直为了不让你痛苦,而在牺牲他自己吗?你有没有想过,当令扬为了不让你犯下杀人重罪,而忍痛挥别一票挚友时,是什么样的心情?你有没有想过,令扬为了不刺激你,有家归不得的心情?你又想过令扬长年漂泊异乡的孤寂吗?你更不可能知道,令扬为了怕你伤害我,而宁愿离开我,让我恨他的心情──你什么都看不见,也不可能知道,因为你看到的、知道的、在乎的永远只有你自己──令扬太傻、太不值得了!如果我早一点认识令扬,早一点知道这些事,我一定不顾一切杀了你,像你这种人反正活著也痛苦,又会带给周遭的人不幸和麻烦,不如早日投胎去,世界反而会美丽一些。你为什么就不能觉悟?!成熟一些好不好,大笨蛋!”

    她一席悲恸万千的泣诉,正是在场所有人的共同心声──当然,并不包括龚季仑和他那帮属下。

    “你们不会懂的。像你们这种和他一样,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轻易得到一切的天才,是不可能了解我的心情的……”龚季仑的精神十分恍憾,声音像在低泣般令人心酸。“无论我如何努力,爷爷和爸爸心里永远都有著“要是季云继承就好了”的遗憾,虽然他们从未说出口,但我心知肚明,他们是因为你不在,才逼不得已、退而求其次的把总裁宝座传给我;一直到现在都是这样。不论我再怎么尽心尽力,他们依然这么想──你知不知道,你一直失踪不在就好了──为什么你还要出现在我眼前!为什么?我妒恨你,真的好恨你……”

    多年来积压紧绷的情绪一旦决堤,便一发不可收拾。

    “你错了,你爷爷和父亲从来就没有后悔把财团交给你,反而因为他们一时疏忽而造成对你的伤害感到歉疚。他们早知道你对令扬所做的一切,原本他们想出面做主,却又怕带给你更大的刺激,再加上你母亲的求情,最重要的是令扬和他们约法三章,要他们不要插手你们兄弟之间的事,并让他离开龚家的势力范围消失,交换条件是他会私下定期和他们保持联系,他们也一直遵守和令扬的约定,一切都是为了补偿你。直到最近,他们怕你因令扬和他那票死党重聚,又大摇大摆的回到展家,而再受刺激,做出无可挽回的事,所以才委托我暗中监视一切,伺机行动,一切都是为了不让你铸下大错,大家都这么爱你、关心你,你该满足了吧!”说话的是IVAN,这正是他会“适巧”出现在香港启德机场的原因。

    “你说谎!”龚季仑剧烈的颤抖。

    “他说的都是事实。”意外的,开门进来的居然是龚夫人,很显然的,她一定听到了方才的一切对话。“IVAN的确是受你爷爷和爸爸委托而来的,别再做傻事了,孩子,和妈妈回去吧!”

    “听你母亲的话回去吧!大少爷,你也闹够了吧!不过,你最好记住,今后不要再有伤害令扬的念头,否则我向以农第一个不放过你,除非你想和欧洲三大航空业之一的“寰宇集团”为敌。”虽然他不喜欢拿家世压人,但在这种时候,寰宇集团现任总裁最小的儿子这个身分实在很有说服力。

    “还有称霸欧美海运业的“威京集团”也不会放过你。”说话的是威京集团首席接班人安凯臣。

    “别忘了,欧洲三大金融世家的“东陵财阀”也不会坐视不管。”雷君凡“恐吓”不落人后的表态,他正是东陵财阀现任总裁最宠爱的孙子。

    “再加上美国赫赫有名的石油大王也会和你对抗到底。”南宫烈追加一记,石油大王自然是指他那个在美国政、经两界举足轻重的外公。

    “再追加欧洲伊利斯公国王室所拥有的产业对飞鹰集团产品的抵制,如何?”别忘了曲希瑞可是不折不扣的王子哩!

    “最后再加上日本的“帝国财阀”和“双龙会”。”伊藤忍以现任总裁的身分表态。

    “如果你爱惜生命,就不要再做糊涂事。”国际超A级职业杀手IVAN如是说。

    最后总结的是程少筠。“你如果敢再对令扬乱来,就是“程氏财阀”的公敌。”

    报季仑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才毅然决然的走向门口,“我才没有那个闲功夫和你们乱搞,飞鹰集团的事就够我忙的了。”

    语毕,他头也不回的走向迎接他的母亲,内心似乎有了某种程度的变化。

    临走之际,他远远的去下一句“告别”。“或许我现在这么说,你不会相信,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这么多年来我真正的心情──“我嫉妒你、羡慕你、怨恨你,但我也比谁都爱你!””之后,龚季仑便带著一票属下迅速消失在他们眼前。

    “好了,警报解除!”雷君凡这才解开龚季云身上的穴道。

    “我从来不曾想过要和他争什么,他为什么总是不明白!”这是龚季云“解禁”之后的第一句话。

    “他今后会慢慢明白的,他不是说了吗?他虽然一直嫉妒你、羡慕你、怨恨你,但他也比谁都爱你,虽然他的做法令人无法苟同,我相信在场的大家想法都和我一样。”程少筠跪坐在他跟前,仰著脸甜甜的对他笑。

    “谢谢你们你们真是令我太讶异了,谢谢!”这是第一次,龚季云在人前落泪。

    “别说那些没营养的话了,呆瓜!”

    一票好朋友撂下这么一句,便很有默契的全部“出走”,把甜蜜的空间留给相爱的两人。当然,没有人取笑他的盈眶热泪。

    被留下来的龚李云和程少筠一直维持著方才的姿势。

    “不要看──”他的热泪怎么也无法遏止。

    她柔柔甜甜的说:“放心,人家今天眼睛正好公休,所以看不到。”

    言话之间,充满无尽的情爱。

    有生以来,她第一次发觉──原来心爱的人在自己眼前落泪是这么的令人感动。

    在无限的情意中,相爱的两个人一直持续著相同的共鸣。

    他不停的落泪,她默默的守著他的热泪。

    不知过了多久,他渐渐的靠近她,她毫不反抗的期待。

    然后,他以无尽的深情吻上她的唇、她的心。“我爱你!”

    程少筠呆愣了一下,双眸迅速泛红。

    “怎么了?”

    “我以为我这辈子都无法从你口中听到这句话呢!”

    “怎么说?”

    “你和我一样清楚,你不像会说这种话的男人。”她幸福的泪珠早已夺眶而出。

    他倾注所有的温柔,吻去她珍珠般的泪珠。“你不知道的事还多著呢!”

    “没关系,我会用一辈子慢慢去发掘的!”

    “这么说,你是打定主意嫁给我了。”百分之百的肯定句。

    “只要你肯开口求婚。”虽然俗套,但她就爱听那句古老的话语。

    他深情一笑,在她耳畔低吟般诉说:“我爱你,程程,所以,请你点头当我的新娘,好吗?”

    “好!”她倒是相当乾脆。

    “我就知道你会马上答应。”他又吻了她一下。“否则万一我又后悔,你岂不亏大了,对吧!”他爱捉弄人的本性马上又蹦出来兴风作浪。

    “你好坏!就不能让我在罗曼蒂克的气氛中,多陶醉一下吗?”纯粹是嚷著好玩罢了!

    反正她也是那种爱闹、罗曼蒂克不了多久的族类。

    “偏偏你就看上我这一点!”他早就看透她的心思。

    “果然坏透了!不过,我就宽宏大量的原谅你吧!没办法,谁教我“就爱你的坏”!”

    说著,她勾抱住他,主动吻他。

    “你又偷袭我了。”他深情的拥著她。

    “闭嘴,大坏蛋没有权利抗议!”她吻得更香甜了。

    “那我要求补偿总可以吧!”他反被动为主动。

    “特别通融!”

    幸福相拥的两人,共醉在爱情的国度襄,暂时不理“世事”。

    而门外那票“世事”的“制造者”,正在那边“偷窥”,不!是“默默”的祝福他们。

    “忍啊!你可别哭哦!”向以农就爱糗他。

    “谁会哭,我早说过,我希望令扬幸福,而那个小泵娘也够格陪伴令扬,我高兴都来不及了,干嘛哭──”才说著,泪水便自他的眼眶滑落。

    不知何时加入他们的宫崎耀司,自身后拍拍伊藤忍的肩,像个宠溺爱子的父亲般说:“好了,这正是你一直期望的结局,不是吗?”

    “嗯!”伊藤忍含泪笑道。

    一票人也笑著安慰他,难能可贵的友谊,就这么紧紧的包围著一票好伙伴。

    而门里那对新出炉的幸福佳偶,吻得正香甜呢!

    他们一样聪明、一样爱捉弄人、一样坏、一样出色又彼此心灵相契,称得上是“天生一对”,所以,我们就大方一点的祝福他们啰!OK?

    不准说NO!

    哦!对了!再偷偷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如果你身边有个像龚季云这样的男人,而你又想得到他,不妨学学咱们程大小姐。

    这也就是展岳华所说的“简单”只要把他当成“平凡”的“普通”男人看待就行啦!

    瞧咱们程大小姐不是永远的套牢她心爱的“后宫第一夫人”了吗?

    不过,可不保证一定有效哦!自已看著办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