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慕楓 > 王樣溫柔男 > 第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王樣溫柔男 第七章

作者︰慕楓

    【第五章】

    喉嚨痛好像變嚴重了。

    早上起床的時候,她就覺得喉嚨有點不適,但是並沒有放在心上,太大意的結果,就是沒能及時控制住感冒病毒的侵襲。她自作自受,這下可好,得自食惡果了。

    好不容易撐到午休時間,但是喉嚨更痛了,而且頭也有點痛,所以她傳了訊息給席蒲月。

    五哥,我好像感冒了,喉嚨痛、頭也痛。

    高興的時候,她第一個想到的是席蒲月;難過的時候,第一個躍進她腦海里的也是席蒲月;發現好吃的東西,她也想立即和他分享;身體不舒服的時候,她更想有他陪在身邊。

    很快就收到席蒲月的回復——

    你先到保健室休息,我馬上過去接你。

    五哥說要馬上來接她!華笙趴在桌上,忍不住露出微笑,身體上的不適好像比較能夠忍受了。

    「華笙,你的臉色不太好……」可是卻在笑,感覺很詭異耶!羅敬鈞湊近打量她。

    她一把推開他的臉,「滾……遠一點!」

    「是不是……你的大姨媽來了?」他猜測。

    「大……你的頭啦!」是不是都跟他無關。她的喉嚨很不舒服,不想講話,沒有力氣和他斗嘴,他今天能不能好心點放過她?

    「對喔,你是人妖耶,怎麼會有大姨媽?抱歉抱歉,我失言了。」

    「你——」她現在生病,一講話,喉嚨就會痛,更遑論是大聲罵人了。等她病好,他就死定了。

    「你感冒了?該不會是禽流感吧!」他連忙掏出口罩戴上。

    「對啦、對啦,你離我遠一點!」只要能讓他和她保持距離,不管說她得什麼病都好。

    但是他並沒有退避三舍,反倒伸手將她從座位上拉起來。

    她掙扎著,「干……麼啦?」他該不會是想趁她虛弱的時候,把她拖到陰暗處,給她一頓「粗飽」吧!

    欸欸……趁人之危可不是英雄好漢該有的行徑——

    「我陪你到保健室去休息。」

    咦?華笙一愕。她沒有听錯吧!他是要陪她到保健室去休息,不是要把她拖到陰暗處去修理?

    「你走不動了嗎?真是沒辦法。」他轉頭看了她一眼,而後蹲下。「上來吧,我背你。」

    「不、不用了,我先把東西收一收……」他,真的是羅敬鈞嗎?

    「為什麼?」剩下的三堂課,她不回來上了?

    她將還在手機螢幕上的簡訊給他看。

    原來席蒲月要來接她。羅敬鈞的眼神微微一黯,隨即又恢復正常。「你先到保健室去,不要在這里散布病毒。」

    「喂!」這才是她認識的羅敬鈞。

    「你的東西我等一下再回來幫你拿啦。」

    既然他都這麼說了,她遂沒再有異議。

    羅敬鈞陪她到保健室,確認她有听從護士小姐的話,喝過涼涼的舒跑後,乖乖地爬上病床躺著休息,他才返回教室替她整理好書包,送來給她。

    他幫了她那麼多,她是應該跟他道謝。「……謝謝你。」

    當!當!當!

    「嗯。」他拉來一張椅子,在病床旁坐下。

    咦?鐘響了耶!她困難地吞咽了一口口水,「上……課了。」

    「我知道。」他還是坐著不動。

    她揮了揮手,「我、我可以自己待在這里,五哥應該快到了。」

    護理小姐也說︰「羅同學,華笙同學有我照顧,你待在這里也沒有什麼幫助,還是回去上課好了。」

    這所國中上從校長下至校工沒有人不認識他們兩個。

    「這家伙得罪過的人太多了,要是有人趁她不舒服來找麻煩,她肯定會被打成豬頭。」他得留在這里保護她。

    她嘲諷地道︰「你……還真看得起我。」她的頭更痛了。

    「這里是保健室。」護理小姐笑笑地提醒。校內的學生若在這里惹是生非,那簡直笨到可以拿金牌了。

    羅敬鈞聳聳肩,仍舊沒有離開的打算。

    護理小姐見他那麼固執,遂不再多說,轉身走開。

    「喂,你……」能不能讓她好好休息啊?她不需要人陪。

    他橫了她一眼,「你能不能閉上嘴,不要再荼毒我的耳朵?」

    厚!他以為她愛跟他說話啊?要不是看在他好心陪她來保健室,又替她把書包整理好送來,她才懶得跟他說話咧!

    說話的時候,她的喉嚨也很痛好不好!他竟然還說她在荼毒他的耳朵。

    華笙不爽地翻過身,背對他。

    周遭立即陷入一片靜默,只有操場上追球的吶喊聲遠遠地隨著風飄送過來。

    「我听說你和席蒲月在交往……」

    不是嫌她吵?那干麼還要跟她說話?華笙撇撇嘴。

    而且,她和五哥交往關他什麼事?

    羅敬鈞又繼續說︰「我真的不知道他看上你哪一點?如果不是他的眼光有問題,也沒有被雷劈到,那我只能說他的眼光真的非常獨特。」

    關他屁事!華笙的身體一僵,很努力地控制自己不要轉過身去踹他。

    「不管是什麼原因,他現在和你交往是事實,你最好想辦法抓住他的目光、抓住他的心,他才不會移情別戀。」

    是可忍,孰不可忍!「五哥才不會移情別戀!咳咳——」

    「你是對自己有自信還是對他有信心?」席蒲月可是集俊美、聰明、溫柔、多金諸多優點于一身的男人,不論擺在哪里都會讓女人垂涎覬覦,即使不擇手段也要將他據為己有。

    「都有,咳……怎麼樣?」她瞪視著他。

    「有信心是好事,不過要是過度自信就是自大了。」他一頓,「改天你若是失戀了,我可以免費出借我的胸膛,就當是日行一善。」

    他怎麼這麼壞心啊,竟然詛咒她和五哥會分手!

    她咬牙切齒,「不、必。」而後又轉過身去,不想再看他。

    壞人姻緣是會衰三年的。

    唉……羅敬鈞望著她的背影無聲地嘆息。他只是想讓她知道,當她傷心難過的時候,都有他願意陪在她身邊,給她安慰。

    他明明是關心她、喜歡她,為什麼說出口的話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即使她喜歡的是別人,他也希望她能幸福快樂。

    席蒲月和華笙的交往跌破了很多人的眼鏡,更狠狠地打碎了許多少女芳心。

    名義上,兩人雖然是在交往,不過他對她的態度一如之前的寵溺、包容,並沒有太熱情如火的親密舉止,所謂的交往,也只是讓他能夠名正言順地照應她、疼寵她,並擔待她的一切,更讓她可以理直氣壯地宣誓主權所有,不許其他人覬覦。

    七歲的差距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不過他並不急著要她跟上他的腳步,他可以放慢腳步,配合她的速度,跟她一起探索愛情、探索人生。

    他迅速地收拾好課本,準備離開電腦教室。

    「蒲月。」班上的女同學忽然叫住他。

    他停住,「有什麼事嗎?」

    「你能不能幫我看一下這個程序有什麼問題?」美女輕蹙著眉的模樣會讓許多男人的心糾結成一團,就算拼了命,也要幫她解決問題。

    葉子蓉,長相漂亮、個性溫柔、氣質優雅、家世顯赫,是集眾多優點于一身的天之驕女。

    據說,她還是他們系上的系花,他向來對八卦或什麼風花雪月之類的事情沒興趣,那個據說還是班上某一個「熱心」的同學告訴他的,也不管他是不是有興趣知道,就一古腦地說個沒完。

    他不著痕跡地朝螢幕投去一瞥,「明天吧。」

    「你待會不是沒課了?」她把他的課表都記在腦袋里了。

    「嗯。」他確實是沒課。

    若是平時,他幫她Run一遍那個程序,找出Bug是無妨,也用不了幾分鐘,但是就在剛剛下課鐘響之前,他收到小笙傳來的簡訊,說她不太舒服,好像有輕微的感冒癥狀。

    小笙的身體狀況一向不錯,也甚少感冒,除了三不五時會因為「意外」而受些皮肉傷外,套句荷月常說的話——她壯得跟頭牛似的。

    只不過,她不生病則已,每次一感冒,就一定會發燒。

    「只要幾分鐘就好,你連幫我這個小忙也不肯,太無情了吧。」葉子蓉神情哀怨地指控。

    「我不是不幫你,是真的有事。」

    「真的?」

    「小笙身體不舒服,所以……」

    葉子蓉立即道︰「那身體要緊,你快點去接她,帶她去看醫生吧。」

    「那我先走了。」

    「嗯,開車小心。」只要她能一直待在他身邊,就算是以同學的名義也無妨,總有一天會讓她等到機會的。

    席蒲月點點頭,沒再多說。

    現在葉子蓉對他的態度就像是好同學、好朋友,得知小笙是他的女朋友之際,她也很大方地給予他們祝福,沒有不甘、沒有不願,更沒有糾纏不清,他沒有理由疏遠她。

    所以,他們仍是好同學、好朋友。

    沒有人知道她曾經向他告白,但是被拒絕了。

    席蒲月用最快的速度趕到華笙的學校,和校門口的守衛點頭打過招呼之後,他便直接到保健室找人。

    他熟稔得猶如在走自家庭院,事實上,就連這所學校的校長、老師、守衛和工友都認得他了。

    在門口就遇見了保健室的護理小姐——

    「席同學,又見面了!」

    「你好。」他微微頷首,「小笙的情形如何?」

    「華笙同學的喉嚨紅腫,應該是扁桃腺發炎,扁桃腺發炎很容易發燒,你最好先陪她去醫院看診後再送她回家。」

    「好的,謝謝你。」

    「不用客氣。」雖然席蒲月才二十三歲,但是他沉穩內斂的氣質令人折服,要是她再年輕個十來歲,肯定也會倒追他。

    他推門而入,「小笙。」

    「五哥,咳咳……」華笙立即坐起身,下床拉了席蒲月就要走人。「我……要回去。」

    她一點都不想再和羅敬鈞多相處一秒鐘。

    「好。」

    「等等。」羅敬鈞將掛在椅子上的書包遞給席蒲月,「這是她的書包。」

    他伸手接過,「謝謝你照顧小笙。」

    「沒什麼。」

    「小笙,羅同學一直在這兒陪你,你是不是應該說些什麼?」席蒲月提醒她。

    雖然心不甘、情不願,她還是乖乖地開了口,「謝謝。」

    羅敬鈞倒退了兩三步,「你不要把病毒傳染給我就是最好的謝禮了。」華笙的個性沖動火爆,很多時候她動手比動嘴快,沒想到席蒲月輕輕淡淡的一句話,就能讓她溫馴地依言照做。

    由此可見,席蒲月在她心中的分量不容小覷。

    她朝羅敬鈞哼了一聲,挽著席蒲月的手臂。「我……們走。」

    她的聲音听起來很粗嗄,跟鴨子的叫聲差不多,說起話來也顯得有點吃力。「喉嚨很痛?」

    她點點頭。

    他掏出方才在來的路上順道去藥局買的喉糖。「藥劑師說這種喉糖可以稍稍紓緩喉嚨的疼痛不適。」

    她立即剝出一粒喉糖放入口中。

    他背著她的書包,被她拉著走向校門口。「小笙,你不覺得你對羅敬鈞太凶了嗎?」

    「哼。」

    听起來是不覺得。「其實他對你還不錯……他很關心你。」不然他不會注意到她的身體不適,也不會一直在保健室陪著她。

    華笙皺眉,「哼哼。」最好是啦!

    顯然她一點也不認同他的看法,不過他只能說這麼多了。在愛情里,不論男女都是小眼楮、小骨子,容不下一粒沙的。

    他不會再替羅敬鈞將心意傳達給小笙。

    席蒲月打開車門,讓她坐進前座,順手替她扣上安全帶,然後探了探她的額溫。唔,果然發燒了。

    他帶她去醫院看診,拿了藥之後才送她回家。

    這陣子華伯母的身體狀況好了很多,華伯父立即著手安排行程,帶她出國旅行去了。而這個時間,箏姊應該還在公司上班。

    席蒲月本想讓她吃點稀飯之後再吃藥,免得傷胃,但是又腫又痛的喉嚨讓她難以吞咽,吃不下任何東西,只好作罷。

    他動作輕柔地將用毛巾包裹著的冰枕放到她的頭下方,讓她枕著。「閉上眼楮,休息一下。」

    她很累,腦子有些昏昏沉沉的,卻不想閉上眼楮。「你要回去了嗎?」雖然管家和佣人會把她照顧得很好,但是他們都不是他。

    她想要五哥留下來陪她。

    他拉起棉被幫她蓋好,「我會在這里陪你。」

    「真的?」

    「真的。」他點頭保證,「現在,閉上眼楮休息。」

    「嗯。」她闔上眼,不一會便入睡了。

    不到半個小時,華笙就開始冒汗,枕頭、衣服、床單全都濕透了。

    雖然他們是交往中的男女朋友,但是到目前為止,他們仍是處于純純愛戀的階段,甚至連接吻都不曾,若由他來替她擦拭身體、換衣服,並不合宜。

    因此,他請管家上樓來替華笙擦拭身體,並把所有濕透的、該洗的、該換的都換掉,讓病人保持干淨清爽。

    將近七點,華箏回到家看見的便是妹妹安穩地在床上睡著,而席蒲月坐在一旁,腿上擺著一部筆記型電腦,十指在鍵盤上跳躍飛舞,雖然螢幕上的運算程序跑得飛快,讓人應接不暇,他仍不時會抬眼查看華笙的情形。

    房間內很安靜,只有敲鍵盤發出的細微聲響。

    她不經意地自眼角瞥見,床上的妹妹不知什麼時候醒了,正一瞬也不瞬地望著席蒲月,眸底流轉著愛戀的光芒。

    任誰都不會懷疑她愛他。

    席蒲月像是察覺到什麼,一抬頭,迎上華笙的目光。「醒了。」

    她坐起身,「我睡多久了?」窗外的天色已經黑了。

    「將近五個小時。」他將筆記型電腦關機,往旁邊桌上一擱,起身走近床邊,摸摸她的額頭、頸項。體溫很正常。

    五個小時?那麼久?「你一直都在這里?」

    「我說過要在這里陪你的。」他說到做到。「現在感覺怎麼樣?」

    「好多了。」雖然喉嚨還有些痛,但是心里盈滿了幸福,很感動。她伸手環抱住他的腰,「五哥,我們永遠都不要分開,好不好?」

    他打趣地道︰「說不定哪一天你會突然覺得我太老了……」

    「才不會!」她激動地大聲反駁。「咳……」

    「喉嚨不舒服別那麼用力喊叫。」他倒了杯水給她。「多喝點水。」

    「嗯。」她慢慢地喝著微涼的水,喝著喝著,忽然發現身上穿著的是睡衣!

    「咳咳咳……」她狠狠地倒抽了口氣,被口中的水嗆個正著,咳得滿臉通紅。

    「慢慢喝,又沒人要跟你搶,喝那麼急做什麼?」他輕輕拍著她的背,既無奈又心疼。

    她僵住。

    他發現她的身體一僵,「怎麼了?」

    「我、我的……衣服是、是你換的嗎?」她一臉驚恐,費了好大的勁才能把話說完整。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他忍不住想笑,「當然……」

    轟!她彷佛當場遭到雷殛,一陣暈眩,耳朵嗡嗡作響。

    那、那……他不就都看到了!看到她骨感偏瘦、沒幾兩肉的身材。

    她還沒做好要跟他「袒裎相見」的心理準備啊!

    要是因此讓他幻想破滅、倒盡胃口,從此對她一點「興趣」也沒有,那該怎麼辦?華笙欲哭無淚。

    他好笑地道︰「當然不是,是管家幫你換的。」

    她立即松一口氣。

    他狐疑地瞧著她,「你的小腦袋瓜里都在想些什麼啊?」臉上的表情變換可豐富迅速得讓人眼花撩亂呢。

    她干笑,「呵呵,沒事、沒事。」沒看見就好、沒看見就好,至少還可以保有一點點的幻想。

    小笙是很幸運的,能有蒲月陪伴、守候在她身旁。華箏沒有發出一絲聲響,悄悄地又將門帶上,不去打擾小倆口。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