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慕楓 > 王樣溫柔男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王樣溫柔男 第六章

作者︰慕楓

    【第四章】

    她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報應這回事。

    所以,她的生命中才會出現羅敬鈞這號人物。

    從國小認識開始,一直到國中,她始終擺脫不了他,兩人之間的孽緣持續糾纏到現在。這樣的報應會不會太Over了?

    是,因她而起的大小麻煩從沒間斷過,偶爾,她的見義勇為會荒腔走板成了一場鬧劇,誤揍了無辜的人,但是五哥都已經陪她去道過歉了啊,對方也原諒她了,老天爺為什麼還要這樣懲罰她?

    「你又惹麻煩了?」他一走進訓練室,看見的就是華笙盤腿坐在榻榻米上,臉皺成一團,活像……嗯,便秘了三天解不出來的痛苦。

    或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緣故,他的用詞好像有點被她影響了。

    她把眼楮閉上,「我在冥想。」

    呼吸吐納這麼紊亂,再想下去只會走火入魔。「說吧,是不是你又沒把事情弄清楚,打錯人被臭罵了一頓?還是仇人找麻煩找到學校去了?」

    「才不是那樣!」

    「不是?」他伸出手帶點寵溺地輕戳她的臉,另一手始終放在身後。「那你的臉怎麼會像捏壞的包子?」

    什麼嘛!他竟然用包子來形容她,而且還是捏壞的包子,好過分!忙著自怨自艾的華笙無暇注意那麼多。

    先是羅敬鈞說她是小魚干,要她別奢望席蒲月會看上她,然後五哥現在又說她像捏壞的包子。她更悶了,「對啦、對啦,我就是長得丑,行了吧!」

    「誰說你長得丑了?」他的嘴角微微揚起。

    「除了羅敬鈞還會有誰……而且你剛剛也說我的臉像捏壞的包子……」她大受打擊。

    過了三年多,他還是一點長進也沒有,老愛惹得小笙氣鼓鼓的,像只河豚。

    說不出為什麼,但這一回他不想客串月下老人牽起他們之間的紅線。

    「其實包子很可愛啊。」

    亡羊補牢來不及了啦!她別開臉,「你不要管我,我是捏壞的包子。」

    耍自閉了?他淡笑,「只要你不生氣,就是可愛的包子。」

    兩人之間的差異那麼大,他已經是個成年人了,身邊圍繞著美麗成熟、風情萬種的女人,她卻還只是個乳臭未干的黃毛丫頭,他會看上她嗎?

    雖然很生氣、很火大,但是她不得不承認羅敬鈞說的是實話,就因為是實話,所以更殘忍。五哥可以選擇最好、最完美的對象,為什麼要退而求其次、其三、其四、其五的劣質品?華笙越想越頹喪,像顆泄氣的皮球。

    她就是不看他。

    「你這麼生氣,應該沒有食欲……」他有點惋惜地從身後拿出一盒泡芙。「那御酥坊的泡芙……只好給荷月吃了。」

    御酥坊的泡芙!華笙咽了口口水,終究還是抗拒不了泡芙的誘惑,立即飛撲過去。「我要吃。」怎麼可以便宜了荷月那個家伙!

    席蒲月趕忙將手里的那一盒泡芙提高,接住她。「小心點,我可不確定御酥坊的泡芙壓扁之後還會一樣美味好吃。」

    她接過盒子,小心翼翼地打開來。幸好每一粒泡芙都毫發無傷。

    她兩口就解決掉一粒泡芙,還意猶未盡地舔舔手指。「這個真的很好吃,你要不要吃吃看?」

    他敬謝不敏地搖頭。

    小笙吃東西很豪邁率性,不像很多女孩子在他面前總是小小口地進食,胃口比小鳥大不了多少,他很懷疑那樣的分量吃得飽嗎?

    她這才有了笑意。「不好意思,那就只好我獨享了。」

    他買回來的甜點糕餅哪一次不是進了她的肚子!這幾年來,她吃得可順口了,有時還會理直氣壯地要求「續盒」呢,什麼時候看她不好意思過了?

    她吃得津津有味,好半晌才想起——「我……真的很丑嗎?」再怎麼灑脫、不拘小節的女孩子在心儀的對象面前,還是會介意自己外表的美丑。

    他在她的對面坐下,凝睇著她。「怎麼會?你一點都不丑。」

    「真的嗎?」她先是精神一振,像是即將枯萎的花朵逢甘霖,隨即又垮下肩膀。「算了,你不用安慰我了。」

    「我不是在安慰你,我說的是真心話。」他一貫溫和的語氣里多了一絲讓人心醉的寵溺。

    她悄悄地豎起耳朵聆听。

    「你的眼楮圓滾滾的,雙眼皮很漂亮,笑起來很可愛。」最迷人的是眼里散發的光彩,只不過她通常都是恰貢北的凶樣,讓許多同齡的男生退避三舍。

    她的眼楮悄悄地彎成新月。

    「你的皮膚雖然不是時下流行的白皙透亮,不過另有一種健康、活力充沛的性感。」他覺得她這樣很好。

    「還有沒有?我的嘴巴呢?」她喜歡听他的贊美,那會讓她的心情愉悅飛揚得彷佛置身在雲端。

    「你的嘴唇粉嫩潤澤,唇型很漂亮,適合……」親吻——毫無預警地躍入腦海中的兩個字讓他驀地一愕。

    她滿臉期待地望住他,「適合什麼?」

    他在想什麼啊席蒲月搖搖頭,「適合去拍口紅廣告。」

    「真的!那你覺得——」她問得興起,不打算輕易罷休。

    席蒲月的手機響起,打斷了她的興高采烈,他瞥了螢幕一眼,是一組陌生的電話號碼。「喂。」

    「席同學嗎?我是余隻。」

    「你好,有事嗎?」溫和的語氣斂去了寵溺,多了一絲淡然疏離。

    余隻是星期日的聯誼里最受矚目的女生,身旁始終圍繞著好幾個男生,他想不知道她是誰都很難。

    那天,他並沒有把電話號碼給任何人,此刻余隻會打電話來就表示他被出賣了。

    華笙好奇地看著他。

    「我想問你明天下午有空嗎?」星期日的聯誼過後,她接到他們系上三分之二的男生打來的電話,一通又一通,幾乎癱瘓了她的手機,但,就是沒有他的。

    「恐怕沒有,我手上有個程序趕著完成。」閑暇時,他會寫些小程序來測試自家公司的保全系統是否有漏洞,然後加以改善,讓自家公司的保全系統更加地嚴密堅固。

    時間上並沒有那麼急迫。

    余隻不確定他是真的有工作要忙抑或者只是推托之詞,又問︰「那……這個周末呢?」

    「抱歉,我有報告要寫。」聲音仍是淡淡的,連一點點細微的起伏也沒有。

    他不喜歡有人侵入他的生活、不喜歡改變目前的安定。

    「真是不湊巧,改天你有空再打電話給我吧。」她要是再不明白他的意思,未免遲鈍到沒得救了。「再見。」

    「再見。」他一掛斷電話,對上的就是那雙散發光彩的眸子。

    「剛剛和你講電話的人是誰?」雖然沒有听到電話里的聲音,但是直覺告訴她,對方是女人。

    「星期日聯誼認識的女同學。」

    果然沒錯。「她喜歡你,想約你出去?」心中的警鈴驀地大作。

    他既不承認也不否認。

    對五哥有好感的女孩子簡直多如牛毛,情書也從沒少收過,如果有一天他交了女朋友,他要寵溺、要疼愛、要照顧的人將不再是她。

    她不再是他生命中唯一沒有血緣關系卻和他很親近的女生。

    她不能在遇到問題或麻煩的時候就跑來找他。

    她也不能再霸住他的人、霸住他的時間。

    她當然更不能再在他的床上滾來滾去……

    她——不——要!

    那全都是專屬于她的權利,她不會出讓。「五哥,你剛剛說我的眼楮圓滾滾的,雙眼皮很漂亮,笑起來很可愛,對吧?」

    他點頭。

    「你還說我的皮膚雖然不是時下流行的白皙透亮,不過另有一種健康、活力充沛的性感?」

    他沒有健忘癥,他記得自己說過什麼,十分鐘前才說過的話不必再復述一遍。

    「還有我的嘴唇粉嫩潤澤,唇型很漂亮,適合拍口紅廣告,雖然現在我的身材不怎麼樣,可是未來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嗯?」很大的發展空間?這一點,咳咳……有待商榷。

    她的臉微微一紅,「不是有人說青春期多吃青木瓜炖排骨就可以擁有傲人的上圍?從明天開始,我請廚師天天幫我準備,要是沒有效果的話,也還有針灸可以試試……」方法有很多,總會有一個能讓她變成身材惹火的辣妹。

    席蒲月沉吟地道︰「嗯……每個女孩的發育狀況,除了和遺傳基因有關系,還得攝取足夠所需的營養之外,其他的順其自然就好。」原來,個性一向大剌剌的小笙也到了在乎身材曲線的年紀。

    只不過,這個問題不應該和他討論才是。

    「所以,你不會介意我的身材不夠好?」

    「不會。」有什麼好介意的?從以前到現在,她的個子是抽高不少,至于身材……好像沒什麼長進。

    「我要當你的女朋友。」她霸道地宣告。

    她,到底是要向他告白還是下戰帖啊!「為什麼?」

    「當、當然是因為喜歡你。」血液在她的皮膚底下加速奔流,心髒也在胸腔內鼓噪著。

    「所以你剛剛才大費周章地把我稱贊你的話重復了一遍,是想要說服我接受你當我的女朋友?」

    他平靜的嗓音听不出一絲端倪,讓她著實有些擔憂、有些慌,忙不迭地道︰「我知道我不夠溫柔、不夠漂亮,身材又平板,可是——」

    他一點也不想拒絕。「好。」

    「可是我真的喜歡——什麼」不是幻覺吧?

    他噙著一抹笑,「我說好。」

    她興奮地撲向他,「答應了就不能反悔!」

    席蒲月猝不及防地被她撲倒在榻榻米上。「我不會,呃,你這麼熱情是很好,不過泡芙被壓扁了。」

    現在她哪還有心思去管泡芙的死活啊!

    「從現在開始,我是你的女朋友了?」

    「對。」

    「我想見你的時候隨時都可以來找你?」

    「隨時都可以。」從來也沒有人攔阻過她啊。

    「我可以昭告天下你是我的男朋友,不準其他女人垂涎?」

    「當然。」

    「你可以說你有女朋友了,拒絕再去參加聯誼?」

    「可以。」正合他的意。

    「你會一直寵我、疼我?」

    「我會。」

    她要一輩子霸住他不放,誰也不讓。

    如果說羅敬鈞是她做錯事的報應,那麼五哥就是她鋤強扶弱、見義勇為的福報,這麼看來,老天爺還是待她不薄的,她應該心存感激。

    往後她會繼續做好事的。

    今年就要升高中了,她有把握她和羅敬鈞的孽緣絕對會在國中生涯里畫下休止符,哈哈……光是想到未來高中三年的生活里不會再有羅敬鈞這號人物,她就興奮得想仰天狂嘯。

    為什麼?

    因為她要選一間女校就讀,她就不信他還能繼續和她當同學。

    有種,他就男扮女裝來就讀女校呀!

    席荷月站在樓梯口,在她上樓之前堵住她。

    「老實說吧,你用了什麼手段陷害我五哥?」他雙手環胸地瞪視著她。

    手段?陷害?現在是在演哪一出?她完全摸不著頭緒。

    「要不然我五哥怎麼會變成你的男朋友?」即使已經過了一個星期,他仍舊無法接受,更遑論,得知消息的那一瞬間有多震驚錯愕了。

    用惡耗來形容他當時的感覺一點也不為過。

    「什麼意思?」

    他眼神輕蔑地瞟了瞟她,「如果不是你用了什麼卑鄙的手段,我五哥怎麼可能會變成你的男朋友?」

    「那是因為我喜歡他,他也喜歡我,所以我們才會成為男女朋友。」听听!他說的是人話嗎?

    「你對我五哥霸王硬上弓了?」

    「你——」生平第一次,她想飆髒話。「最好我有那個能耐啦。」

    這麼說也有道理,五哥只是外表看起來像文弱書生……要制伏他、對他為所欲為,可不容易。「還是你耍賤招,故意露了不該露的地方讓五哥撞見,硬是賴上他,要他對你負責?」

    現在是怎樣?她只是粗魯了點、野了點,所有奸yin擄掠、卑劣無恥的事情就都要算在她頭上了嗎?

    華笙氣極反笑,「對啦,我就是不擇手段要一輩子賴上五哥,你準備叫我五嫂吧!」

    正準備出聲制止老六的席蒲月微愕。他——被求婚了嗎?

    「五哥……」

    五哥華笙立即抬頭,速度之外差點當場就扭斷脖子。他、他听到了?天吶!她沒臉見他了……

    席蒲月走到她的身邊,哂然地道︰「你願意嫁給我,我是很高興,不過你現在還太年輕了,至少等你二十歲之後再談結婚的事比較適當。」

    「五哥!」有沒有搞錯啊?

    「荷月,小笙是我的女朋友,你至少該給她基本的尊重。」

    席荷月湊上前打量。

    席蒲月迎視他的目光,「看什麼?」

    他才不會讓她太好過。「五哥,你的眼楮看起來很正常啊,沒有斗雞眼、青光眼、白內障之類的眼疾……那肯定是神智不清才會看上她!」

    明明多得是才貌雙全又溫柔似水的名門閨秀排隊等著五哥欽點,沒想到他竟然挑了一個賣龍眼的,真的會令人吐血。

    太污辱人了!華笙氣忿地出腳踢了過去。

    席荷月猝不及防,被踢個正著。

    「唔,你這個凶殘暴力的女人!」他悶哼了一聲。「我五哥肯定是卡到陰、鬼遮眼,才會被你迷惑。」

    連卡到陰、鬼遮眼這種怪力亂神的話都從他嘴里說出來了,看來荷月是真的很不爽。不過他仍然必須說句公道話,「只要你別老是一開口就要刺她兩刀,小笙就不會對你那麼粗暴。」

    就是說嘛,他不來踩她的尾巴,她也不會咬他的頭。「還是五哥對我最好!」她感動地挽住席蒲月的手臂,罕見地出現了少女的嬌態。

    「噢,我要吐了。」席荷月不給面子地抖抖身體,「妖氣沖天,我還是趕快找個道行高深的法師來鐺一下比較妥當。」

    「席、荷、月。」

    他們兩個大概天生犯沖,無解。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